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兩百八十四章、睚眥必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八十四章、睚眥必報!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下一頁

第兩百八十四章、睚眥必報!

預想過最壞的可能,但是當事實呈現在面前時,李牧羊和千度仍然有種要崩潰的感覺。

千度眼眶紅潤,站在原地不肯靠前。

可能她所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那具屍骸不是林滄海而是其它人——但是,萬一那個人就是林滄海呢?

這樣的事實是她所不願意接受的。

李牧羊的心中也難受之極,他和林滄海相識時間不長,也只是在來/到星空學院之後才認識,但是兩人感情極好,在自己遭遇危險時,林滄海數次出手相救。

想到那張俊俏可愛的臉,有可能兩人今生再難相見,實在是一種很糟糕的感覺。

但是,身在險地,這個時候他必須要堅強。

李牧羊拍拍千度的肩膀,沉聲勸慰著說道:「不要著急,我們先看看到底是不是滄海——」

此時千度已經淚流滿面,眼淚大顆大顆的順著美麗的臉頰滑落。

「這裡是水之幻境,平時根本就沒有人會到這裡來,蠱雕也只是在我們面前抓走了滄海——除了他還能有誰?」千度聲音哽咽,悲傷的難以自已。

她的父母只有她這一個女兒,堂兄弟雖然不少,但是每一個人都野心勃勃,笑容好看又虛偽。

林滄海是她姑姑家的孩子,從小就寄居在她的家裡,兩人幾乎是同吃同住一起生活。稍大一些之後林滄海被家裡接了回去,但是仍然和她保持著頻繁的音信往來,相約一起進入星空學院。

有好吃的,他都是先給自己吃。

有好玩的,他都會拉著自己一起去看。

有危險的時候,他總是第一個擋在自己的面前。

他不是自己的親弟弟,但是在千度的心裡,親弟弟也不過如此吧。

現在他被蠱雕抓走,留下來的只有這樣一堆屍骸,她將如何向家族交代?如何向姑姑交代?

想到林滄海對自己的種種好處,千度的眼淚就流敞的更加急快了。

李牧羊輕輕拍拍她的肩膀,然後一步步的朝著那堆屍骸走了過去。

那隻蠱雕是神洲十大凶獸之一,不僅僅兇惡威猛,極難對付,而且還奸詐狡猾,誰知道它是不是在這屍骸上面又做了什麼陷阱手腳?

李牧羊慢慢靠近屍骸,朝著那半具屍體看了過去。

屍骸的衣服被撕得破碎,那殘存的大片讓人看得出來是星空學院為學生特製的星雲袍。這次學生出門歷練,大多數都穿得是星雲袍這種極度華麗好看的衣服。

屍骸的腹部被剖開,大半肉已經被吃了個乾淨。

看不清長相,因為臉上的肉也被吃了個乾淨。

全身血肉模糊,不過身材倒是和林滄海有幾分相似,都是中等個頭,身體偏瘦——

李牧羊的心也開始往下沉了。

「是不是滄海?」千度站在原地問道,她仍然不肯上前。

「不能確定。」李牧羊出聲說道。仔細的打量著那具屍骸,說道:「沒有看到滄海的配劍。」

「配劍可能在被那凶獸抓走時脫落,你看看他的手臂——滄海的手臂上面有一塊梅花斑。」

「左手還是右手?」

「右手。」

李牧羊就走了過去,掀開遮掩住手臂的一角,然後仔細的尋找千度所說的梅花斑。

「沒有梅花斑。」李牧羊滿臉驚喜的喊道。「而且他沒有滄海白——滄海的皮膚很白,是我們星空學院最白的男生。」

千度大喜,也顧不得抹掉眼角的淚水,快步跑了過來,出聲問道:「真的嗎?」

她蹲下身體認真的觀察一番,也高興的大笑起來,說道:「不是滄海。滄海比他白,而且滄海因為長期練劍的緣故,手上生滿了厚繭。」

「也不知道是誰。」李牧羊出聲說道。這具屍骸不是林滄海,也是他們星空學院的同院學生。李牧羊不忍心看到其死在這荒蕪之地,強忍著噁心伸手去搜索他那堆被撕扯破爛的衣服,從裡面掏出來一些丹藥、一份摺疊起來的羊皮書卷,還有一塊不知名材料製作而成的名牌,上面刻有兩個古樸厚重的字體:九霄。

李牧羊瞬間明白了此人的身份,他在入水之前,鐵木心曾經再三阻攔,說是之前有一個九霄劍派的人就已經落水了,瞬間沉沒,直到現在也沒有任何的動靜。

李牧羊還記得那個同學的名字叫做吳愁,吳愁沒有死在弱水裡面,卻在進入弱水之後被蠱雕發現捕捉,然後葬身岩洞。

他是這群學生之中第一個有勇氣下弱水的,李牧羊對他的勇氣表示尊重。

只是這幻境之地,危險重重,生死未知。

除了實力,還需要運氣——如果沒有千度的琉璃鏡,他們之前就很難抵禦那岩漿的攻擊?如果不是自己能夠化龍的實力,也沒辦法在體力衰竭的情況下去和那千萬隻飛雕火拚。

「生死由命,富貴在天。」

李牧羊的心裡想起了這樣的話。

「他叫吳愁。」李牧羊對千度說道。

他把丹藥和書卷收起來放進自己的懷裡,他把那塊名牌擦拭乾凈,也放進自己的懷裡。

既然遇見了,他就要把這些東西給帶回去。送給他的親人,送給他的門派宗師。

這是他唯一也是最後能夠為自己的這位陌生的同校同學所能夠做的事情了。

千度已經把這巨大的洞穴給搜索了一遍,除了裡面有幾株很有藥用價值的金瓣人蔘和吃了之後能夠對身體有益的火岩果之外,就只有大堆大堆的白骨。那些骨頭被堆積在一起,還有一些被壓斷成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根本就分不清楚都是哪些人的。

「滄海不在這裡。」千度出聲說道。

李牧羊面露思索之色,說道:「滄海是被蠱雕抓走的,我們以最快的時間趕到這裡。現在蠱雕被我們趕走,滄海理應在這裡才對——難道說蠱雕有另外一個洞穴?」

千度臉色大變,說道:「有可能。這些凶獸都能夠活到千百年,智商原本就很高。狡兔三窟,蠱雕有其它的洞穴也是應有之事——」

李牧羊懊惱不已,說道:「早知道這樣,剛才無論如何也要把蠱雕給留下來或者跟在後面追蹤,不應該就讓它那麼逃跑了。」

李牧羊當時想著把蠱雕殺掉或者趕走,他們好抓緊時間上來救滄海。現在發現滄海不在這裡,如果把蠱雕抓住做鳥質就好了。

「這不是你的錯。你當時也是一心想要救人。」千度安慰著說道。她掃視四周,說道:「既然我們知道蠱雕喜歡居住高山岩洞的習性,那我們就繼續尋找吧。」

她看著那地上的屍骸,說道:「只要滄海還活著,只要我還沒有看到他的屍骨,我就永遠不會放棄。」

「好。」李牧羊鄭重點頭,說道:「我陪你一起。」

他跑過去把那牆角的金瓣人蔘全都拔出來放進自己的口袋,又把那些火岩果也全都採摘下來。洞穴裡面沒有水頭,它把果子放在自己的衣服上面擦了擦,遞了一個給千度,說道:「吃一個補充體力。」

千度接過去就咬了一口,絲毫沒有嫌棄其髒的意思。

火岩果確實有奇效,喝過之後讓人神清氣爽,體內的勁氣也在快速的提升。而且入口甘甜,清脆多#汁。是李牧羊吃過的最好水果。

千度吃了兩顆,李牧羊連續吃了五六顆,兩人這才把剩餘的揣了起來,然後朝著山下走去。

他們並沒有急速下山,而是緩緩而行,在火焰山搜索每一個洞口,尋找蠱雕的身影。

可惜,洞口不少,卻沒有發現蠱雕的存在,也沒有發現林滄海的下落。

兩人來到山腳火焰山的石碑,突然間有數道白色的身影從四面八方朝著他們涌了過來。

他們身穿白色的星雲袍,看起來同是星空學院的學生。

只是,在這荒蕪之地遇到自己的同學,李牧羊和千度一點兒也不覺得慶幸。

更何況是他們曾經有過矛盾衝突的幾個人。

長白七子,鍾風、鍾雨、鍾雷、鐘鳴、鍾長、鍾白、鐘山。在學校的星空圖書館,曾經因為爭搶一本《秋風三劍式》而和林滄海發生衝突。

鍾風的眼神在李牧羊和千度的身上掃蕩一番,陰笑著問道:「兩位同學,山上可有收穫?」

「有沒有收穫,你自己上山看看就知道了。」李牧羊面無表情的說道。他感覺的到,這些傢伙不懷好意。他們看向自己和千度的眼神充滿了貪婪和**。

鍾雷的嘴巴最毒,他掃視了千度和李牧羊一番,笑呵呵的說道:「早就聽說你們和那個林滄海三人一組,一起入境。現在只看到你們倆人,難道那個林滄海已經死掉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可就實在可惜了,我們兄弟還想試試他的《秋風三劍式》練習的怎麼樣了呢?」

李牧羊和千度對視一眼,暗自提防。

這些人睚眥必報,當初的那些許小事兒竟然一直耿耿於懷,記恨在心。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