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 第兩百八十八章、身份曝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八十八章、身份曝光!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兩百八十八章、身份曝光!

鐘鳴提出要把千度給提出去單獨逼供,這樣的意圖大家都心知肚明。{}{}suimеng}

鐘鳴喜歡使葯,手頭上有讓女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春#葯。倘若要是給千度這樣的小女生給用上一些,別說是讓他交出琉璃鏡,就是交出比琉璃鏡更加重要的東西也無有不從。

那個時候的女人完全失去了理智,完成成為**的奴僕。鐘鳴可以對他予取予求,自然是要什麼有什麼。

聽了鐘鳴的話,其它兄弟都面露羨慕色彩。

b\r/

鍾長笑嘻嘻的看向鐘鳴,說道:「四哥,你一個人怕是也忙活不過來,不若我去給你打個下手吧?有什麼事情也好彼此之間有個照應。」

其它兄弟也想上去幫忙,但是已經有兩人了,人多也不合適。

於是鍾白說道:「我還是等到四哥逼供成功再說吧。」

「算我一個。」

最小的鐘山一臉冷意,看向千度的眼神裡面沒有任何的**,倒是對她懷裡摧著的那琉璃鏡極其在乎。

他痴迷劍道,希望能夠成就星空強者之威名,成為長白劍派的一柄利劍,一桿大旗。如果能夠得到琉璃鏡這種寶器的輔助,距離他的目標就更近了一些。

鍾風猶豫片刻,點頭說道:「儘快完事。」

不僅僅是要把琉璃鏡給拿到手,其它事情也要儘快的結束。

他們此番入境還有其它的任務,這樣拖延時間對他們不利。

當然,能夠獲得琉璃鏡這種逆天神器,對他們此行入境的一行人來說算是個意外之喜。

鐘鳴得到大哥的許可,滿面紅光,眼神灼熱的盯著千度,說道:「小妹子,那就跟我走一趟吧?」

千度眼神如刀,冷冷的盯著鐘鳴,說道:「你敢碰我,我就立即自殺。」

鐘鳴輕輕嘆息,說道:「姑娘,年紀輕輕的,何必要把生啊死啊這樣的話掛在嘴邊呢?年輕貌美,家世優越,活著多好?走,咱們倆找個私密的地方好好談談——說不定談完之後你就喜歡上那種滋味,不再求死了。」

「滾開。」千度手裡的魔音笛再次蓄力,顏色變成淺綠,然後閃爍幾次,終究變得黯淡下來。剛才一邊支撐琉璃鏡展開領域光罩護體,一邊和長白六子戰鬥,好不容易累積起來的一點兒精力瞬間消耗殆荊

想要再次從魔音笛召喚出氣刀閃電,怕是不可能了。

鐘鳴一臉溺愛的模樣,說道:「小姑娘脾氣還挺倔強——」

說話的時候,他的手掌在千度的面前一揚。

一團白#粉在千度的面前散開,然後把那無處不在的水源給染紅。

千度情知危險,趕緊屏聲靜氣。

可是終究還是慢了一步,她呼吸進去那純白透明的粉沫,腦袋瞬間變得昏沉起來。

「無恥之徒——」千度出聲罵道。

她知道自己已經中毒,趕緊利用家傳的內功心法逼迫出毒藥。

鐘鳴明白了她的深意,大笑著說道:「不用做那無用功了。此藥名為『金剛不堅』,就是金剛羅漢中了此葯,怕是也要破除金身,想要行那魚水之歡的事情。更何況是小姑娘你呢?還有,我忘記提醒你了,千萬不要想著用內功心法去把它逼迫出來,你一旦用力,那春藥的藥性只會和你的血液融合的更快,藥效也就更好——是不是現在覺得身體燥熱起來了?」

千度的額頭熱汗嗖嗖,身體也如鐘鳴所說的那般猶如火燙。

心裡悔恨之極,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落於小人之手,受到這般的奇恥大辱。

倘若被自己的父親知道,必然會屠盡這些卑鄙小人,就是那長白劍派也將永無安寧之日——可惜,自己怕是再也沒有機會見到父母雙親了吧?

千度不想受辱,更不想落於這些賊人之手。

手裡沒有自殺的利器,甚至連自殺的力氣都沒有。

好在她還有別的辦法可想。

她的瞳孔布滿了血絲,就像是熬了好幾個通宵沒有睡覺過一般。

她的視線已經模糊,努力的朝著李牧羊所在的方向張望,但是看到的卻是那纏鬥在一起的無數重影。

「李牧羊——」千度悲聲喊道。

此時此刻,李牧羊就是她唯一的朋友和依靠。

即使要走,也要和李牧羊打聲招呼。

李牧羊心急如焚。

在看到千度被長白六子給逼得身體倒撞在火焰碑上之時,他就知道情況極端的危險。

這些人雖然出身於名門大派,但是每一個都非善類。

而且在這無法無天的荒蕪之地,誰也難以預料他們到底會做出什麼樣的獸行。

他很想一劍將鍾雨給劈了,但是這長白七子果然名不虛傳,一手《風雨劍》簡直是舞得密不透風。

李牧羊一次又一次的進攻,一次又一次的被他給反擊回來了。大多數時候還被鐘鳴給尋到機會,來一個極其兇險的絕殺。

他本身修為境界就不高,直到現在還僅僅處於空谷境的最低境界。而且在劍道之上更沒有什麼造詣了,大多數時候都是靠那頭老龍留下來的絕招妙法來躲過險境。

久戰之軀,對上鐘鳴這種在劍道之上浸淫十幾年的新秀,確實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如果不是和龍王的眼淚融合,怕是早就被鐘鳴給斬成爛泥了。

他的心中充滿了怒意,心裡那頭老龍的聲音不停的傳來:放我出來,放我出來——

李牧羊很痛苦,很猶豫。

他不想接受那頭老龍的蠱惑,他不想讓自己的身份袒露在人前。

他害怕,害怕自己成為那頭老龍的奴僕,更怕自己沒辦法把長白七子一肉打盡自己是條龍的消息被世人所知——

當李牧羊聽到千度的聲音里,心裡有種極其不妙的感覺。

雖然他沒辦法朝著千度所在的方向張望,但是她聽出千度聲音裡面的悲憤和決絕。

「千度想要干傻事。」李牧羊在心裡想道。

以千度的性格,只有在生命安全受到威脅或者尊嚴受到羞辱時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李牧羊——」千度的聲音再次傳到耳邊

千度危險!

「死。」

「該死。」

「全部該死。」

李牧羊低聲嘶吼道。

李牧羊再也顧不上其它。

他的眼睛血紅,手臂之上開始浮現出一層層厚實的鱗片。鱗片向上蔓延,遍及全身。

他的身體被無限的拉長,手裡的長劍脫落,雙手變成了那尖利黝黑的利爪。

額頭之上生出那巨大的倚角,全身上下充滿了死亡的氣息。

一頭巍峨黑龍翱翔在半空之中,眼神猶如銅鈴般兇惡殘忍的盯著面前的鐘鳴。

鐘鳴瞳孔脹大,呆若木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