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兩百九十八章、邪惡峽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九十八章、邪惡峽谷!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兩百九十八章、邪惡峽谷!

「噗嗤——」

林滄海被這個不知道多大年紀卻仍然如此天真無邪的師兄給逗樂了,看到蠱雕眼神兇惡的瞪著自己,林滄海趕緊收斂起笑容,出聲說道:「既然師兄說弱水之心在我們身邊,每個人都觸手可及。為什麼不直接把它抱了回去呢?」

林滄海伸手抓了一把眼前的水元素,說道:「是不是就在這裡面?如果有的話,咱們這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野人看了林滄海一眼,並沒有覺得自己說的話有什麼可笑的,說道:「它在我們身邊,它也無處不在。要用心尋找。」

「所以,師兄這一找就是那麼多年?」

「只要能夠得到弱水之心,耗費一點兒時間精力又何妨?」野人一臉篤定的說道,有一種執拗的——愚蠢。

林滄海聽了之後心情黯然,有種難以言說的悲憤。

習武破境,是無數人追逐的目標。成為縱橫星空的強者,更是每一個人都渴望達到的最終成就。

可是,神洲浩大,子民兆億,真正能夠被人們所銘記所仰慕的人物又有多少?

有些人窮極一生,也只是停步於高山境而難進一步。更多的人甚至連那道門都邁不進來。

拼天賦、拼出身、拼機遇,拼一切的一切。

每個人都竭盡全力,每個人都捨生忘死。但是,並不是因為你付出了,就能夠得到相應的回報。

正如每一年的文試放榜一般,千軍萬馬闖獨木橋,可是錄取的比例是百中取一甚至千中取一。難道說,那落榜的大多數人都是不努力造成的嗎?

這位師兄也是如此,他不是不努力,也不是不拚命。他甚至願意在這生存環境極其險惡的幻境裡面一住就是那麼多年——可是,他又得到了什麼呢?

一無所有!

林滄海一臉誠摯的看著野人,說道:「師兄,此番就隨我們一起回去吧?習武破境也不只是有這一條道而已。再說,神洲浩瀚,不出名的神器數不勝數。為何卻獨獨盯著這莫虛有的弱水之心不放呢?」

「你不懂。」野人師兄說道。

「——」林滄海就想拔劍砍人了。我是一番好意好不好?我是誠心的幫你好不好?你這麼打臉真的好嗎?

「沒有拿到弱水之心,我有何顏面回去?」

「照你這麼說,哪些進入水之幻境沒有得到弱水之心或者說一無所獲的人都不應該再返回學校了?」林滄海有些氣憤的說道。他此番入境也什麼好東西都沒有得到呢,難道也要跟著這野人師兄留下來住上幾年?林滄海才不會幹這種傻事呢。

樹挪死,人挪活。他們家裡面的珍寶秘笈數不勝數。他才不願意在這幻境裡面老死。

「你不懂。」野人再次說道。

「——」說實話,要不是看在他那隻鳥的爪子上,林滄海早就跳起來和他決鬥了。

「身負重要任務入境,與我一起進來的同學良友全部慘死。我一個人回去——如何交代?」野人面露痛苦之色,說道:「我如何向學校交代?如何向那些對我們寄予厚望的師長交代?又如何向那些同學的家人交代?」

林滄海一臉驚訝,說道:「你們是身負重要任務入境?你們的任務就是為了尋找弱水之心?」

「正是如此。」野人點頭說道。

「是學院讓你們進來尋找的?」

「不錯。」

「那你們——」林滄海有些理解野人師兄的堅持了,而且對他的這種行為肅然起敬,說道:「當年學院派了一些學生進來,為的就是尋找到那弱水之心。結果因為種種原因,大多數一起入境的夥伴全部犧牲,只有你——努力的活了下來?」

「我希望死得是我,倒是落得個輕鬆。」

「學院為什麼要你們做這樣的事情?」林滄海出聲問道:「既然他們想要這弱水之心,那就直接派幾個名導師或者隱藏的高手進來不就得了?為何偏偏讓你們進來尋找?」

「你知道為何學院每年都只會讓新生進入幻境嗎?」

「不知道。」林滄海搖頭。

「水為萬靈之源。它們是確確實實有生命的存在。如果你對水沒有敵意,水便對你也沒有敵意。但是你懷著敵意而來,水便對你也有著敵意。進入幻境之中的人修為境界越底,水的排斥力也就越弱。如果進入一名星空級強者,可能水元素的攻擊性變得極強,會進入一個瘋狂吞噬的階段。那個時候,星空強者可以抗衡,但是那些境界底的學子可能全部被水元素剿殺——這也是學院對入境人員的選擇極其慎重的原因。為的就是不要破壞這水之幻境的整體平衡。失衡狀態下,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恐怖的事情。」

「原來如此。」林滄海恍然大悟,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們又怎麼可能得到弱水之心呢?如果我們使出巨大的神通,那水元素對我們排斥的也就越發的強烈。如果我們什麼神通都不施展,又沒辦法將那弱水之心據為已有。這不是互相矛盾嗎?」

野人看了林滄海一眼,說道:「天才地寶,有緣者居之。豈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夠得到的?」

「——」

林滄海聽野人師兄講解了半天,卻覺得那弱水之心距離自己越來越遙遠——

雪白小獸趴在光罩上面不肯離開,卻又因為無法立足肥胖的身體一直往下滑。它又不願意讓自己滑下去,於是四條小短腿拚命的撲通著想往上爬。

李牧羊和千度一路飛行,就是看著那小雪球蠢萌的下滑又更加蠢萌的向上攀爬的表演過程。

李牧羊覺得自已的心都要被融化了,再一次對千度說道:「它看起來這麼小,而且又沒什麼智商的樣子——應該沒有什麼危險吧?要不我們把它給拉進來?看它好不容易爬上來結果瞬間又掉下去,挺可憐的。」

千度也被這小獸的萌態給征服了,即便是在心懸林滄海安危的情況下,也被這小獸的蠢態給逗樂了好幾次。

聽到李牧羊的話,千度猶豫再三,說道:「我們去的是危險之地,又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到時候自身難保,又何苦帶著它跟隨我們一起去冒險呢?」

李牧羊心想也是,他們是為救林滄海而來。到時候可能要再次和蠱雕大戰,或許還有其它的危險敵人。帶著這沒有任何自保能力的小獸,萬一被傷著了或者被那蠱雕給吃了怎麼辦?

李牧羊伸出一根手指頭,輕輕的觸碰著它雪白雪白的小爪子,說道:「小雪球,你快走吧。不要跟我們在一起。我們要去做很危險的事情,沒辦法帶著你一起去——要是有緣再見的話,我一定會把你帶出幻境。」

小獸看到李牧羊伸出手指頭去撓它的小爪子,咧開小嘴巴咯咯咯的大笑起來。

或許在它的思維里,李牧羊這是在和它玩遊戲。也很喜歡這個遊戲。

於是,它便主動對著李牧羊伸出自己的前爪,隔著那透明的光罩去觸碰李牧羊的手指頭。

咯咯咯——

李牧羊還沒怎麼著,它自己倒是咧開嘴巴傻笑個不停。

結果樂極生悲,原本身體就沒辦法在這光罩外面站穩,現在伸出一隻爪子出來玩遊戲,雪白的身體失去平衡立即朝著下面滾落而去。

「藹—」李牧羊驚呼出聲,趕緊朝著後面看去。

他們的飛行速度極快,這小雪球從他們的光罩上面掉下來也不知道會不會摔傷。

李牧羊四處尋找,卻沒有看到那雪白色的小身影。

正當他心急如焚的時候,那隻小獸卻出現在他們的頭頂,用一隻爪子指著李牧羊咯咯咯的大笑。笑得過於開心,還在上面打起滾來。

「小心。」李牧羊出聲喊道。

話音未落,那小獸再一次被甩飛的不見影子。

李牧羊輕輕嘆息,對千度說道:「你的擔心是很有必要的。它這樣的智商,沒有任何自保能力。我們把它帶上只是會害了它——」

李牧羊等待了很久,那隻雪白小獸再也沒有爬上光罩。或許,這一次是真的沒辦法跟上了吧?

李牧羊的心情悵然若失,好像是丟失了一個很好的夥伴。

在琉璃鏡的守護下,兩人順利來到了目標山峰的山峰下面。

山腳下面沒有石碑,倒是前面有一道巨大的黑色峽谷。

峽谷裡面黑霧繚繞,看起來極其的陰森詭異。

李牧羊和千度並不在意那峽谷,而是抬頭看向那屹立在眼前幾乎伸進那紅月裡面的山峰。在火焰山峰頂朝著這裡看過去的時候,覺得這座山沒有火焰山高。但是當他們來到這座山峰的山腳下時,發現山峰看起來要比火焰山還要更加高大一些。

或許這就是上古大詩人賈島所說的『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吧。

「是這裡吧?」李牧羊出聲說道。

「希望是這裡。」千度沉聲說道。

兩人正準備向上攀登的時候,從那陰森峽谷里突然間奔出一道人影,聲音凄慘的喊叫著:「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