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 第兩百九十九章、人心最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九十九章、人心最毒!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下一頁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Co

第兩百九十九章、人心最毒!

冷風陣陣,黑霧翻滾。那峽谷一看就不是什麼良田善地,隨時都有什麼黑山老妖跳出來的模樣。

李牧羊正要和千度上山之時,卻見有一個身穿白衣的男人一邊喊著『救命』一邊朝著他們衝過來。

李牧羊雖然不識得此人,但是看他穿著一身星空學院的星雲袍,理應是和他們一起入境的星空學子。

男人的身上血跡斑斑,看來在峽谷裡面經歷過一場惡戰。胸部還有多處被什麼物體抓傷的傷口,血水直流,皮肉外翻。看起來慘不忍睹。

荒山野地,怪獸兇猛可怕。要是那些怪獸成群結隊而來,確實能夠給人帶來極大的困擾。李牧羊他們遭遇月狼群的時候就是如此。

都說幻境之地沒有津法沒有情誼,一切都是原始的本能,人性的惡會被無限制的放大。

李牧羊不管別人怎麼想怎麼做,但是既然大家同為星空學子,穿著同樣的星雲戰袍,那就是同根同源。理應互相支援照顧。

李牧羊正要拔劍前去救援的時候,卻見到那邪惡峽谷裡面再次衝出幾道白色的光影。

追殺而來的不是野獸,而是人類。

而且,看他們的衣著打扮竟然都是星空學子。

「互相殘殺?」李牧羊皺起眉頭。千度的臉上也露出不喜之色。

為首的白衣男人身體騰空一劍揮出,一道白色的氣旋朝著那跑在最前面的受傷男子後背疾斬。倘若被他斬中的話,受傷男子怕是只有一個身首異地的下常

李牧羊伸手一抓,就把那受傷男子的身體給拖到了自己身後。

於此同時,千度手裡的魔音笛顏色變藍,然後一道閃電朝著那劍光劈去。

嚓——

劍氣和閃電相擊,在空中糾纏撞擊,發出嚓嚓的響聲。

「救我——」受傷男人抓著李牧羊的胳膊,聲音悲憤的喊道:「救我。求求你們救我——他們要殺我,他們要殺我——」

李牧羊拍拍他的胳膊,示意他不要緊張驚慌,看著圍攏而來的幾名白衣男子,出聲喝問:「同為星空學子,為何行如此兇殘之事?難道你們不怕回去受學校的懲罰嗎?」

「學校的處罰?」一劍落空原本就已經很讓人氣憤,現在又見到那個白衣小子敢如此的質問自己,黃璜的心裡就燒起了一團怒火。他倒提長劍,眼神兇狠的盯著那個躲避在李牧羊身後的受傷男子,說道:「他殺人奪寶,又當如何?這樣的敗類人人得而誅之,就是學院知道了我也自有話說。難道你要庇護這無情無義的小人不成?」

「殺人奪寶?」李牧羊心裡『咯』一下,有種情勢不妙的感覺。

「他說謊,我根本就沒有做過——」受傷男子大聲喊道。「人不是我殺的,他們是看到我們在龍宮裡面得到了照龍壁,所以才想著要殺人滅口,奪我龍壁——」

「龍宮?照龍壁?」

李牧羊和千度面面相覷。

難道說,這水之幻境裡面還有一座龍宮?

對了,李牧羊想起紅月之子所說的話了。那頭狼王說曾經自已的先祖和它做過交易,用弱水之心的三年使用之期換走了它的狼珠。這麼一對照下來,證明確實有頭龍到過此地,而且還在這幻境裡面生活過一段時間,甚至在邪惡峽谷裡面修了一座臨時宮殿——

有錢真是任性啊!

可是,照龍壁又是什麼鬼?

難道說,用那玩意兒往龍身上一照,就知道那條龍是不是龍——這不是廢話嗎?

一條龍那麼大,就是瞎子也能夠看出來那是頭巨龍。還需要照龍壁去照嗎?

還有另外一種可能性,他可以照人。只要對著某個人類照一照,就可以知道這個人是不是龍——那得照多少人才能夠找出一條龍出來啊?要是神洲大地隨便一照就能夠照出一頭龍出來,他們神族早就統領萬族了。哪裡還用得著他來搞什麼龍族復興?

李牧羊突然間覺得那個什麼照龍壁很雞肋,屬於給他他都不屑一顧的東西。

當然,龍宮還是要過去看看的,哪有過家門而不入的呢?

那裡面都是自己家的東西。這些人跑到自己家去尋寶卻不和主人打一聲招呼,這讓李牧羊心中很是不爽快。

「張安安,你不要再狡辯了。明明是你的隊友李密發現的照龍壁,結果你心中起了貪念,趁李密對你沒有防備一劍刺穿他的心臟——」

「張安安,你一定沒有想到吧,你帶著寶貝跑得匆忙,我們趕到時李密還殘留著一口氣告訴了我們真相——」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今天我們就要替天行道——」——

圍觀者紛紛喝罵,對張安安仇恨入骨。

李牧羊轉身看著張安安,說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你要和我說實話。如果你實有冤屈,無論如何我也會護你周全。如果你當真是他們所說的那種人,那你就自生自滅吧。」

撲通——

張安安跪倒在了李牧羊的面前,眼眶血紅,滿臉淚水,指著那些指責攻擊他的人罵道:「血口噴人。他們這是血口噴人。我和李密同時發現了照龍壁,正準備將其帶走之時,這些人突然間闖進了龍宮。他們讓我們把照龍壁交給他們,我們倆自然不肯答應。」

張安安用沾血的手指頭指著黃璜,怒聲喝道:「他突然間出劍傷人,一劍就刺穿了李密的後背。我看情勢不對,就帶著照龍壁逃跑,他們想奪我寶貝,又想殺人滅口,所以一路尾隨追殺。如果不是恰好遇到了你們,我現在已經慘死在他們手裡了。」

「顛倒黑白,無恥之尤。」

「張安安,今天無論如何,你也休想離開這幻境了——」

「照龍壁我們可以不要,但是人我們一定要殺——」——

李牧羊很糾結。

都說野獸可惡,但是人心可是比那些野獸可惡十倍百倍埃

這些人各說各有理。但是,不管答案到底是哪一種,都足夠的讓人觸目驚心。

為了一件雞肋的寶器,他們拔劍相向殺得你死我活。

哪裡還有什麼禮儀廉恥?哪裡還顧得上什麼同窗之誼?

李牧羊看向張安安,出聲問道:「照龍壁在哪裡?」

張安安臉上的悲泣瞬間消失,一臉警惕地盯著李牧羊,出聲問道:「你想——幹什麼?」

其它幾人也都盯著李牧羊,說道:「小子,你這是想橫插一腳攔路搶劫啊?」

「我就說嘛,哪有什麼見義勇為的英雄俠客,原來也不過是一個貪婪的貨色——」

「你想要寶貝你就說嘛,你不說我們怎麼知道你想要呢——」——

眾人眼神詭異的盯著李牧羊,覺得他一下子親切可愛的多。

畢竟,大家都是同一路人嘛。

李牧羊輕輕搖頭,說道:「照龍壁我不要,該是誰的就是誰的。不過,既然事情是因此壁而起,不若我們就把它給砸了吧?破財消災,大家都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你們覺得如何?」

「休想。」張安安聲音尖利的喊道。「照龍壁是我用命換來的,憑什麼要給你砸掉?」

其它幾人也全都哈哈大笑起來,黃璜看向李牧羊說道:「小子,你看到沒有?人家根本就不領你的情埃所以,你還是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去吧。這裡用不著你來多管閑事。」

「就是。好心變成驢肝肺。我勸你還是趕緊走吧,再晚了可就走不了了。」

李牧羊看著張安安輕輕嘆息,說道:「連命都沒有了,還要這照龍壁有何作用?不若摔了,你得不到,讓別人都得不到。你覺得這樣可好?」

「不行。」張安安搖頭說道:「這不可能。這是我的,是我找到的,我不會把它摔掉。」

「你把照龍壁摔了,我可以護你安全。」李牧羊看了一眼圍攏在四周的幾名星空學生,說道:「至少不會讓他們傷害到你。」

「不,這不可能。」張安安滿臉驚慌,說道:「我寧願死,也要和它死在一起。」

「所以你一劍殺了李密?」

「是他想要——」張安安表情驚恐的瞪著李牧羊,臉色蒼白招紙。

李牧羊眼神凜冽的盯著他,說道:「你和李密同時發現了照龍壁,結果他想要殺你,所以你先一劍殺了他。是這樣吧?」

「不是。不是這樣。」張安安拚命的搖頭。「我沒有殺他,我沒有殺他。你們不要逼我,你們不要逼我——你和他們是一夥的,你們都想奪我的照龍壁。」

他手裡的長劍猛地刺向李牧羊的腹部,卻被千度一腳踢在手肘之上,手裡的長劍脫手而飛。

撲通——

李牧羊一腳踹在他的胸口,把他的身體給狠狠地踩在腳下。

「你這樣的人,為什麼還要活著?」李牧羊的腳踩在張安安的胸口,冷聲說道。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