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三百零二章、沒有天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二章、沒有天理!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三百零二章、沒有天理!

在屠龍專業的同學眼中,李牧羊和陸契機的關係相當惡劣。﹎ _吧w=w-w`.-好幾次在課堂上發生爭執,甚至就連其它的同學和老師都被牽扯進去了。楚潯和林滄海的關係為什麼那麼緊張,不正是因為他們倆人各有自己支持的人?

現在陸契機不惜斬人手臂也要把那照龍壁給搶過來,卻又因為李牧羊一句『想要』而毫不猶豫的把照龍壁給丟了過來。要知道,即便是自己那樣的家族背景,儲存著一套龍族功法的照龍壁也堪稱珍寶,是無論花多大代價都要想辦法搞到手的。

陸契機卻沒有任何留戀的就把這樣的神器相贈送,這其中就沒有任何的貓膩?

要是普通人,也只是以為李牧羊和陸契機關係變得密切起來了而已。但是千度卻不是普通人,她的心思更加的細膩,想得也更加深入長遠,知道陸契機的這種不正常反應意味著什麼。

陸契機知道李牧羊是一條龍。

而且比自己更早一步知道李牧羊是一條龍。

這樣一來,陸契機這個人就很值得研究了。

她和李牧羊關係不好,一直矛盾不斷。但是,她在知道李牧羊是條龍之後不僅僅沒有去告密或者以此消息進行威脅,反而想方設法的幫其保密。

那麼,陸契機又是什麼人呢?她這樣做到底有著什麼樣的目的?

「我以為只有我一個人知道這個秘密呢。」千度輕聲說道,語氣裡面竟然有著微酸的醋意。

千度這樣的女人也會吃醋?李牧羊簡直沒辦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當然,這樣的問題李牧羊是沒辦法回答的。

他不能說出陸契機的身份,這是他們對彼此的約定。

他甚至都不願意和別人說起自己是條龍這樣的事實,他覺得自己隱藏的深一些把腦袋縮到身體裡面就可以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吧 w·w=w.

李牧羊接住了照龍壁之後,立即就把那塊玉壁給揣進了自己的懷裡。

雖然他也很好奇這玩意兒到底有沒有作用,是不是當真可以照出自己是條龍那樣的事情還是一個人躲在被窩裡偷偷干吧。畢竟,以前他還很黑很醜的時候,就喜歡干這樣的事情。他怕當眾照鏡子被李思念笑話。

「謝謝。」李牧羊笑著說道。

陸契機不語,只是一臉期待的看著那翱翔在空中滿臉驚恐看著李牧羊的雪白小獸。

陸契機是當真喜歡這個小東西啊,很想把它給收進自己的懷抱。可是它實在太過調皮,滑不溜手,速度如電。讓人很難把它捕捉。

「臭小子,把照龍壁給我交出來。否則就別怪兄弟們對你不客氣了。」

「那是我們兄弟的東西,別想據為已有。」

「把照龍壁還給我們,大家還是同學。如果不還的話,那大家的同窗之誼就破滅了。」

看到李牧羊接過照龍壁就揣進自己的口袋,黃璜等人自然是極度不滿。

其它剛來的學生聽到照龍壁這樣的寶物現世,也是雙眼放光的盯著李牧羊的口袋。

一套龍族功法,對不死鳳凰和龍族本身沒有什麼誘惑力。但是這樣的寶貝要是放在外界,那可是人人都要搶破腦袋的。

黃璜此時已經是目露殺機,為了得到這塊照龍壁他們一路追殺張安安,好不容易把他幹掉了,卻又冒出來一個李牧羊。心裡的悲憤和委屈可想而知。

他雙眼赤紅的盯著李牧羊,伸出手來,聲音幾乎是吼出來的:「給我。」

「想要?」李牧羊問道。

「給我。」

「不給。﹏吧_ w·w-w·.」李牧羊說道。

「你找死?」

李牧羊搖頭嘆息,說道:「我這也是為了你們著想。你們應該都懂得斯人無罪,懷壁其罪的道理。你們那邊有六個人,現在只有這麼一塊照龍壁。如果玉壁到了你們手裡,你們又該如何分配才好?到時候分配不均,各有異心,不是又要互相殘殺了嗎?」

黃璜冷笑不已,說道:「休想拿這種歪理學說來離間我們兄弟。玉壁之上有龍族功法,到時候我們只需要將玉壁共有,然後一起來參詳上面的神功就好了。至於悟得多少,那要看個人天賦。怪不得誰來。」

「就是。我們一起參悟,一塊玉壁足夠了。」

「兄弟齊心,齊力斷金。這個道理我們也是懂得的。」

李牧羊愣了愣,說道:「這倒是個好辦法。我之前還真沒想到。」

心想,古時候有二桃殺三士的典故。三個人沒辦法分兩個桃子,所以就互相殘殺全都死了。

可惜玉壁不是桃子,不然這些傢伙就沒辦法分配,只能互相殘殺。

很明顯,那三士都是**裸的吃貨埃

黃璜手舉長劍,劍刃指向李牧羊的胸口,說道:「把照龍壁交出來。我們各走各路,以後永不交集。不然的話,今天就把命留在這裡吧。」

「反正我是不會給的。」李牧羊出聲說道。闖進我的家裡搶了我龍族的寶貝,還這麼囂張狂妄的讓我交出去。這不是欺人太甚嗎?「天才地寶,有才者得之。現在照龍壁到了我懷裡,那就證明我是有才之人。憑什麼說是你們的?」

「是我們從張安安手裡拿回來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們為了搶走照龍壁,所以就跑去把同校同學給殺了。」李牧羊大聲喊道,生怕後來的那些人不知道黃璜他們的惡行。「結果照龍壁被一隻動物給搶走,又被我的朋友陸契機得到,現在她把此物轉贈給我如果我就這麼給你了,那不是浪費了別人的一番好意?」

「黃兄,和他廢話什麼?大家操傢伙上吧。」

「把他做了,命都沒了,我看他還怎麼護得住那照龍壁。」

嗆嗆嗆

黃璜等人紛紛抽出長劍,準備以多欺少來個群毆把他給幹掉。

千度手裡的魔音笛變成了深綠色,有磅勁氣正在聚集。

陸契機一言不發,手提長劍走到了李牧羊的另外一側。

這個女人剛才一出場就斬斷了陳俊的一隻胳膊,陳俊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她只是冷若冰霜的往那裡一站,就讓不少人心裡發毛身體發冷。好像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她給削掉一些什麼東西似的。

鐵木心從人群後面擠了出來,笑呵呵的說道:「打架這麼好玩的事情,怎麼能少了我鐵木心呢?有人欺負我鐵木心的兄弟,我鐵木心一百萬個不答應。」

高大威武的鐵木心往李牧羊身邊一站,更是給人帶來極其強烈的壓迫感。

鐵木心出來了,蔡葩自然也會跟著出來。

兩個大塊頭就像是兩座高塔,一左一右的拱衛著站在中間的李牧羊。

有了千度、陸契機、鐵木心和蔡葩幾人的加入,局勢一下子大為改觀。

五比六,對方的人數優勢一下子就茫然無存。

而且,從人品、樣貌、氣質、氣場以及男女比例等各方面來看,李牧羊這邊都牢牢的佔據著上風。

要不是鐵木心拖了後腿拉低了整個團隊的平均分,李牧羊的屠龍小隊簡直可以算得上是神洲第一偶像天團。

李牧羊一幅有恃無恐的模樣,盯著黃璜說道:「反正我是不願意打的。當然,如果你們想打的話,我也願意奉陪。」

黃璜咬緊牙關,臉上的肌肉不停的抖動。

可是,手裡的長劍卻怎麼也斬不出去。

高手過招,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必勝的信念。

現在雙主還沒有開打呢,他心裡就覺得自己這邊可能討不到什麼便宜。

而且,他注意到身邊的那些隊友,他們的眼神之中有憤怒,也有恐懼。而自己的敵人那邊呢,一個個的信心滿滿一幅你們趕緊上啊別婆婆媽媽的讓老子久等的模樣

這仗還有必要打下去嗎?

可是,如果不打的話,那照龍壁可就便宜了李牧羊。自己白白浪費了那麼多的時間和那麼大的精力。而且還將要背負屠殺同校學生的罵名。

李牧羊那小子幹了什麼?

他什麼都沒幹,卻把照龍壁收進了自己的口袋。

人比人,氣死人埃

嚓!

黃璜長劍入鞘,眼神兇狠的盯著李牧羊,說道:「斷人錢財,奪人寶貝,猶如殺人父母。這筆債我記下了,以後我會一點點找你討還利息的。此仇不報,枉費為人。」

黃璜說完,身體一縱,就朝著遠處的高大密林飛了過去。

黃璜的小夥伴們沒想到他說走就走,讓人心裡沒有一絲絲的防備。

主事的都跑了,他們就算想要把照龍壁給搶回來也沒有那個能力了。

一個個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全都學著黃璜那樣縱身一躍,飛快的朝著黃璜遠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說了狠話就跑了?」李牧羊生氣的說道。這些人還要不要臉啊?你吐了別人一口口水,別人正想回敬你一口口水的時候,先吐口水的那個人卻逃跑了,想要反擊的那個人差點兒被自己嘴裡的濃痰給嗆死。「這世間還有沒有天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