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三百零三章、姐弟重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三章、姐弟重逢!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下一頁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Co

第三百零三章、姐弟重逢!

雖然沒有機會反擊黃璜,但是照龍壁入手多少減少了一些心中的怒氣。

畢竟,自己不會被人給照出來是條龍了不是?

李牧羊拍拍鐵木心的肩膀,出聲問道:「你們怎麼也來了?」

鐵木心咧嘴傻笑,指著陸契機說道:「我看到她在前面追著一隻小動物,我在想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就跟著一起過來了。」

李牧羊看向陸契機,發現陸契機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視線一直放在那隻飛翔在空中即不遠走又不願意靠近的雪白小獸身上。

那是李牧羊喜歡的雪球。

李牧羊走到陸契機身邊,低聲說道:「它是我先看中的。」

陸契機看都不看李牧羊一眼,視線仍然盯著雪球,聲音冰冷的說道:「天才地寶,有才者得之。誰搶到了就是誰的。」

「我都已經給它取好名字了。它叫雪球。」

「到了我的手裡,我也可以繼續叫它雪球。」

「」

陸契機不再理會李牧羊,一步步的朝著雪獸走了過去。

李牧羊不甘心自己喜歡的雪球被人搶走,對著雪球招了招手,滿臉討好的模樣,說道:「雪球,過來,我給你吃好吃的。」

雪球看起來比較害怕李牧羊,看到李牧羊對著自己招手,它不僅沒有過來,反而撅著嘴巴不停後退。

鐵木心摟著李牧羊的肩膀,低聲問道:「那是什麼玩意兒?看起來挺好看,應該沒什麼用處吧?女人喜歡貓貓狗狗的,你也喜歡這個?你要是喜歡的話,等我下次從草原回來給你帶一隻紅白栗鼠,比你看到的這個小透明要好看多了。」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好,多給我帶幾隻,我好送人。」

鐵木心大怒,說道:「那是草原上的神物,可遇不可求的。比你們看中的那個小透明要稀罕多了。找一隻都很不容易了,還要好多隻?」

「行行行,一隻就一隻。」李牧羊不想聽鐵木心在旁邊嗦個不停。雪球都要被陸契機給搶走了,他必須要趕在他前面去做些什麼。

陸契機一步步的靠近,手心出現一個黑色的光球。

等到距離雪球越來越近時,那道黑色的光球脫手而出,朝著那隻小透明的頭頂飛了過去。

小透明像是根本就沒有感覺到危險來臨,時不時的偷瞄李牧羊一眼,然後又趕緊把眼神給挪開。如此循環往複,看起來對李牧羊有著無限的好奇,又有著百般的畏懼。

「鐵木心」李牧羊突然間大聲喊叫。

雪球被李牧羊突然間發聲嚇了一大跳,以為他會有什麼動作,立即轉身朝著遠處逃跑。

與此同時,那顆黑色的光球突然間爆炸開來,變成了一道黑色的大網。空氣、水元素、甚至地上的野草和石頭、只要是被那大網籠罩的區域全都朝著網兜飛去。難以逃離。

因為雪球得到了李牧羊的提前預警,恰好在黑色光球爆炸的前一瞬間逃脫出去。

陸契機這一網又再次落空了。

陸契機眼神冷洌的盯著李牧羊,出聲喝問:「李牧羊,你在做什麼?」

「我沒做什麼埃」李牧羊面無表情的說道。「我只是喊了一聲鐵木心的名字,想和他商量一些事情。」

「你要和我商量什麼?」鐵木心一臉茫然的走了過來,出聲問道。李牧羊剛才突然間大聲喊叫他的名字,把他也給嚇了一跳。還以為有什麼東西突然間襲擊呢。

「忘記了。」李牧羊說道。

「」

陸契機看到李牧羊避重就輕逃避責任,也沒辦法當真把他給怎麼樣。

「我得不到,你也別想得到。」陸契機出聲說道。心想,我今天就跟著你。我得不到弱水之心,你也休想得到弱水之心。我捕捉的時候你搞破壞,難道你捕捉的時候我就不會搞破壞嗎?

那隻雪白小球跑到遠處之後又停了下來,撅著嘴巴一臉委屈的看著陸契機。

它想不明白,自己這麼可愛,為什麼還有人要傷害它呢?

嘎嘎嘎

正在這時,猶如嬰兒啼哭的鳥叫聲音突然間傳來。

李牧羊和千度對視一眼,兩人同時的凝神戒備。

李牧羊手提通天劍,陸契機手裡的魔音笛也再次閃耀出碧綠色的光芒。

蠱雕,是從李牧羊他們身邊搶走林滄海的蠱雕。

「大家小心戒備。」李牧羊出聲示警。「那是神洲十大凶獸之一的蠱雕。速度奇快,可以隱身。一定要提防被它給抓了去。」

擔心大家沒有認識到這種凶獸的危險性,李牧羊又接著補充了一句,說道:「林滄海就被此凶獸抓走。」

「什麼?林滄海被它抓走?」鐵木心和蔡葩大驚失色。他們和林滄海同屬屠龍專業,對林滄海的實力是相當了解的。楚潯的修為不弱,但是卻能夠被林滄海空手奪白刃。由此可見他的實力到底到達一個什麼樣的恐怖地步。

林滄海那樣的高手都被蠱雕抓走,自己這麼大的塊頭目標可就更加明顯了。

鐵木心收起了那種漫不在乎的態度,凝神靜氣,一層土黃色的氣體籠罩全身。蔡葩手裡的鞭子也閃耀出火光,眼神一眨不眨的盯著上空,隨時都有可能給那來犯之敵一記狂擊。

其它人聽說有人被那種凶鳥給抓走,也全都各持兵器準備禦敵。

奇怪的是,只能夠聽到蠱雕的叫喊聲音,卻不見它飛下來傷人。

它盤旋在那黑雲濃霧之間,身影時隱時現,根本就讓人難以捕捉。

李牧羊和千度心中喜憂參半,喜的是,蠱雕再次出現,證明林滄海就在這附近不遠。憂的是,他們擔心林滄海已經遭殃不測,那樣的話更是讓人難以接受。

如果找不到林滄海,大家的心中還一直會有一個美好的幻想。倘若真正的找到了林滄海的屍體,那樣才是讓人絕望的事情。

千度站在李牧羊的身邊,說道:「我上去看看。」

說完,她撐起琉璃鏡就準備獨自上山尋找林滄海。

李牧羊出聲說道:「不是說好了嘛,一起上山一起下山。找不到滄海,我們就一直找下去。」

說完,也緊跟其後往山下衝去。

嘎嘎

那蠱雕的聲音越來越近,天空黑雲密布,一團巨大的黑影從那黑雲間俯衝而下。

李牧羊和千度立即返身回來,和大家站在一起準備迎敵。

沒想到的是,那蠱雕好像是怕了李牧羊。

它沒有靠近那些聚攏在一起的星空學子,而是在不遠處的一塊巨石上面停了下來。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蠱雕眼神兇惡的盯著李牧羊,剛才就是他躍到了自己的身上,拔出身上的倒刺一下又一下的狂戳自己。要不是自己逃跑的快,恐怕已經被李牧羊給殺掉了。

李牧羊的視線卻放在了蠱雕的後背之上。

蠱雕的背上竟然騎坐著人。

一個披頭散髮的野人。

難道說,此人就是蠱雕的主人?不然的話,似蠱雕這種凶鳥怎麼會容忍別人隨便的騎坐在它的後背?

而且,李牧羊看得出來,蠱雕在此人面前一幅恭敬順從的模樣。一看就像是已經馴服了的。

看到此人,李牧羊反而定下心來。

他沒辦法和一隻鳥講道理,但是他可以和人講道理。

如果此人當真是蠱雕的主人,或許林滄海生命無憂。

李牧羊正想著如何開口和此人套個近乎的時候,只見在那高大的野人身後跳下來一個白衣美少年。他的笑容彷彿將這黑夜點亮,咧嘴微笑的時候露出潔白如雪一樣的牙齒。

「李牧羊,千度」林滄海滿臉興奮的和李牧羊千度打招呼。「我沒事。我還活著。」

「林滄海。」李牧羊一臉狂喜,看著林滄海說道:「滄海,你沒事?他們沒有傷害你?」

千度的眼眶泛紅,看到林滄海安然無憂,她心中的大石落地。千言萬語,反而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林滄海朝著李牧羊和千度跑了過來,和李牧羊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李牧羊用力的拍著林滄海的肩膀,笑著說道:「我們還以為你被那隻鳥給吃掉了。」

「我長這麼好看,那隻鳥都不捨得吃我。」林滄海也用力的回抱著李牧羊。「我要是被吃了,你肯定很難過吧?」

「怎麼會呢?你要是被吃了,我就成為星空學院第一美男子了。」李牧羊笑著說道。「只有你有資格成為我的對手。」

「就算我回來了,也讓你做星空第一美男子。」林滄海說道。

兩人親熱完了,林滄海又朝著千度走了過去。

他對著千度做了一個貴族禮儀,輕聲說道:「我回來了。」

千度展開懷抱,一把把他換在懷裡。

林滄海表情微愣,然後臉上的笑容更加的燦爛。

入校之時,他們姐弟兩人一直都對外界隱瞞了身份。甚至眾人連千度姓什麼都不知道。

這次生離死別,她終於願意在同學面前承認自己這個弟弟了。

「姐」林滄海一臉幸福的說道。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