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三百零八章、龍鳳合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八章、龍鳳合擊!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三百零八章、龍鳳合擊!

林滄海的擔憂不無道理。

野人之前就說過,外力越大,水元素的反擊就越大。剛才野人還沒有全力施為,幻境之中的水元素就密集了許多,看起來要把幻境給密封似的。

到時候幻境裡面的空氣、水元素以及其它各方面的生態都失衡,所有的一切都失去控制。那個時候無論是人還是動物植物都難以生存下去。

倘若野人和陸契機為了爭奪弱水之心而全力以赴瘋狂廝殺,那樣的話,這幻境怕是真要被他們給打爆了吧?

「當然,在擔心幻境被打爆之前,還是要先擔心人會不會被打爆。」李牧羊在心裡想著。

陸契機的身份不能泄露,如果被有心人看到,怕是自己的身份也隱瞞不祝畢竟,之前他和陸契機可是有不少『精彩』又廣為人知的互動。

可是,以陸契機本體現在的修為境界,倘若完全不使用鳳凰族的秘法神通的話,怕是根本就不是這野人的對手。

如果野人當真能夠把陸契機給殺了,那倒也是一了百了。問題是,野人也不一定能夠殺得了陸契機——

「一句謊話需要一百句謊言去圓常」李牧羊在心裡想道。做為神洲大地上的一條巨龍,他覺得自己活得實在是太辛苦了。有種心力憔悴的感覺。

於是,李牧羊的身體一轉,人便已經飛舞到空中和陸契機並肩而立。

野人正準備放大招呢,沒想到還有人不怕死的主動沖了過來。

野人的眼神轉向李牧羊,沉聲問道:「你也想要讓我把弱水之心交出去?」

「我沒有這種想法。」李牧羊搖頭說道。

「那你來此作甚?」野人更是憤怒不已。「拳腳無眼,勸你還是遠離是非。被誤傷或者殺害可就不美了。」

李牧羊指了指陸契機,出聲說道:「我和她同學一場,而且又欠過她一份很大的人情。同窗有難,我豈能見死不救?」

出門之外,一定要義字當頭。

李牧羊的話聽起來非常的悅耳好聽,但是細究起來卻讓野人覺得心裡很不是滋味。

你的同學攔路搶劫想要奪走我的寶貝,你擔心你同學在攔路搶劫的時候受傷,所以跳出來幫忙——

野人的情緒就有些很不好了。

手裡的三角光球一下子爆漲數倍,就像是天空中突然間升起了一輪耀眼的三角月亮。

白色的月亮。

「既然這樣——」野人咆哮如雷。「那你就跟她一起去死吧。」

野人說話的時候,右手握成拳頭然後又鬆開。

就像是得到了號令似的,那頭頂的三角月亮也迅速的朝著李牧羊和陸契機所在的方向移動。

三角邊框無限放大,然後將李牧羊和陸契機的身體給圈禁了起來。

三角邊框在快速的旋轉,範圍也在不停的縮校

眼見著那銀色的邊框即將把李牧羊和陸契機給攔腰斬斷,陸契機手裡的火鳥也咆哮著沖了過去。

轟——

脫離掌心的火鳥身體無限的漲大,巴掌大的小鳥瞬間爆烈成為一隻可以翱翔九天的王者鳳凰。

鳳凰的周身燃燒著熾烈的火焰,伸頭舞爪,每一次抖動都有大片的火焰掉落下來。

鳳凰在空中伸了個懶腰之後,腦袋猛地朝著那邊三角月亮撞了過去。

——

那三角月亮竟然沒有被撞碎,仍然快速的旋轉著,將李牧羊和陸契機給束縛在中間。

——

火鳥再一次朝著那邊框撞了過去。

——

一次又一次。

這就是境界上的差距。

現在的陸契機只不過是高山上品,而野人則是枯榮上品。

兩人看起來中間只差著一個閑雲境,其實細算下來卻是差著閑雲的一境三品和枯榮的一境三品。

想要從高山上品攀爬到枯榮上品,這每一次的境界提升都是一道天塹。無數人終其一生都沒辦法越過那一境一品,更何況是這麼大的境界上的提升?

高山境的火鳥對上枯榮境的三角月亮,即使火鳥看起來聲勢更加威猛,可是仍然難以打破枯榮境的牢籠,獲得戰爭的勝利。

在陸契機的火鳥撞擊三角月亮的時候,李牧羊也沒有閑著。

他右手握拳,然後一拳朝著那三角月亮轟了過去。

驚龍拳!

李牧羊最先掌握,也是使用最熟練的殺傷力最大的拳法。

鳳凰熾烈,神龍霸道。

龍鳳聯手,帶來的破壞力是驚人的。

轟!

地動山遙

紅光漫天。

所有人都畏懼似的閉上了眼睛。

還有人被那爆炸開來的勁風給捲走。

當千度林滄海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整個世界已經變得自己完全不認識了。

樹林不見了,山丘不見了。

漫山遍野的野花野草也不見了,就連那枯萎的花草和動物屍體也被掃蕩一空。

「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林滄海瞪大眼睛問道。

「李牧羊和陸契機的實力竟然強悍至此?」鐵木心從遠處飛了回來,站在林滄海的身邊問道。

兩個人都是一臉蒙逼的模樣,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好奇寶寶。

倒是千度有琉璃鏡護體,看起來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她知道李牧羊的身份,所以對李牧羊展示出來的強大實力並不意外。

只是沒想到的是,一向低調幾乎從來沒見到她和別人動手的陸契機也如此的厲害。而且,當那火鳳衝撞三角月亮之時,那勇往直前的野心,那捨我其誰的霸道都讓人望而生威。

陸契機看得出來,那隻火鳥不是普通的火鳥,更像是傳說中的鳳凰。

可是,神洲大地,又有哪一種功法在施展的時候會有火鳳出來呢?

難道是傳說中的《九轉涅磐功》?

可是,即使是《九轉涅磐功》,據說也是不死鳳凰族的秘笈。為了幫助人族抵禦強大的敵人,這才將其傳授給了人族。為什麼這個女孩子也會有這樣早就失傳的絕世神功?

星空學院,雖然招攬的都是天下英才。是整個神洲大地最優秀的一群年輕人。

但是,它看重的是那些年輕人的未來。

譬如某個少年人,他現在或許只是高山境甚至空谷境。星空學院覺得他以後能夠有所成就,潛力無窮,所以才將其收入院內。

再譬如一些王族的王子或者世子,他們現在手上根本就沒有什麼太大的權利。但是因為他們特殊的身份,他們有機會衝擊那九王至尊。等到他們衝擊成功之時,也同樣的有機會號令萬民為其效死,成為可以改變神洲大地的強權人物。

那是以後。

是他們未來的成就。

並不代表著這些年輕人現在就可以一飛衝天翱翔九天之外。

如果每一個少年人都像李牧羊這般的是一條隱藏的神龍,或者像陸契機那般的掌握了失傳萬年的《九轉涅磐功》。他們還用得著跑到星空學院來學習破境嗎?

大千世界,哪裡去不得?

儘管去那仙山寶地,或者去那鬼域以及未知之地去歷險,那不是能夠更快速的提高自己的實力嗎?

再說,學生都已經有了這樣的實力,你讓星空學院的老師們怎麼教啊?

枯榮境的強者都干不掉李牧羊和陸契機,羊小虎的實力又能夠比這裡人強到哪裡去?

無數個迷團湧來,讓千度對陸契機的身份進行猜測和懷疑。

她知道,這裡面隱藏著自己所不知道的巨大秘密。

空間被撕裂成塊,水元素被衝擊的支離破碎。

野人的身體從一堆水元素裡面衝出來,李牧羊和千度從另外一堆火團裡面現出身體。

他們手牽著手,看起來就像是一對親密的戀人。

所有人的視線都轉移到了他們握在一起的手掌上面。

枯榮境強者果然非比尋常,李牧羊和陸契機全力合擊,仍然受到了那三角月亮爆炸時強大的反噬。

危急時刻,李牧羊和陸契機及時的手牽著手,這才艱難的穩住了身形。不然的話,他們都不知道被那氣流給轟炸到什麼地方去了。

野人的眼睛變成了血紅色,那是勁氣激蕩所帶來的後遺症。

奇怪的是,一次攻擊之後,他臉上的皮膚看起來蒼老了許多,臉上還出現了一些細密的皺紋。

在李牧羊初見野人的時候,雖然看不清楚他的年紀,但是僅僅看他的皮膚還以為和自己是同年齡段的少年呢。枯榮之境,一念生,一念死。又有枯榮之後煥發新生的能力。

入了枯榮境的強者,能夠保持自己的容顏不再衰老。甚至還有返老返童的功效。

不過,勁氣使用過多的話,身體就會開始衰老。

一飲一啄,全是天命。

野人的手裡還抓著那隻一氣歸元瓶,瓶子里仍然裝著那隻被他們爭搶的弱水之心。

那隻小雪球現地已經不再掙扎想要逃跑,而是坐在瓶底不停的吐著泡泡。

噗噗噗——

那些泡泡不斷的分離,一變成十,十變成百。一百變成一萬,一萬變成萬萬。

在野人和人戰鬥的時候,一氣歸元瓶裡面已經布滿了泡泡。

那些泡泡越積越多,一氣歸元瓶的空間有限,根本就沒辦法再裝得下這些還在不停的生長和瘋狂蔓延的水元素。

一氣歸元瓶的瓶身開始出現裂紋,然後嚓嚓作響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