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三百零九章、我來試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我來試試!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下一頁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Co

第三百零九章、我來試試!

一氣歸元瓶是由枯榮境高手的真氣元神所鑄,說其固若金湯刀劍難傷都是輕了。

即使是高山上品的高手,全力施為砍出一劍,都不能在其瓶身上面留下一道痕,反而會被它的反彈之力所傷。就是同級別的高手,也很難破掉別人的一氣歸元瓶。

可是,這樣結實韌性十足的瓶子卻被那看起來微不足道細小無力的水元素給擠裂了。

野人大驚失色,趕緊釋放出體內真氣去修補。

瓶子上面那些裂紋瞬間被撫平,一氣歸元瓶再次恢復其銀色透明的完美狀態。

瓶子裡面的小雪球仿若沒有知覺,仍然坐倒在瓶底,嘴裡不停的吐著泡泡。

噗噗噗

專心致志,又蠢又萌。

看到野人瞬間就將那要撐爆的一氣歸元瓶給修補完善,陸契機眼神微凜,就想著再次衝上前去和野人拚命。

李牧羊一把拖住,低聲說道:「讓他補。」

修補瓶子是要耗費體內真氣的,只要瓶子裡面的雪球不停的吐泡泡,瓶子的裂縫就會不停的出現。野人想要困住雪球,那就得不停的耗費體內真元來修補瓶子。

現在的野人和雪球進入了互相爭鬥抗衡的狀態,雪球想出來,野人不想讓雪球出來,雪球偏偏想要出來最後不是雪球吐泡泡累死,就是野人的體內真氣耗盡而亡。

李牧羊賭雪球勝利!

畢竟,雪球還有一個酷炫吊炸天的名字:弱水之心。

所以,這個時候沒必要去衝上去摻上一腳。

陸契機心想也是,那就等待著野人和雪球的爭鬥出一個結果吧。

只要野人不把雪球帶走,她就可以等待著暫不出手。

就算最終野人贏了,體內真氣耗費嚴重,他們可以輕鬆取勝。

野人顯然看穿了李牧羊和陸契機的心思,冷笑著說道:「你們以為我的真氣耗盡就可以得逞?」

李牧羊笑呵呵的說道:「我們沒有這麼想。就是想著你和雪球在打架,我們也不好意思上去插手不是?到時候你還以為我們人多欺負人少,勝之不武呢。」

野人明明知道李牧羊這種說法很混帳,卻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畢竟,弱水之心現在到了他的手裡,無論如何他也不會將它轉送給其它人的。

要麼讓一氣歸元瓶爆掉放雪球走,不想放雪球走,那就只能繼續拚命的去灌注真氣去修補瓶上不停出現的裂口結果顯而易見。

看起來很愚蠢的選擇,卻也只是唯一的辦法。

野人不想和李牧羊廢話,嘴巴里發出一個尖利的哨聲。

蠱雕聽到招呼,龐大的翅膀舒展開來,朝著野人所在的方向飛了過去。

「想跑。」陸契機大怒,一記氣刀朝著那蠱雕劈了過去。

蠱雕一心想要來接走野人,躲避不及,半邊翅膀都被斬斷了。

一隻翅膀難以保持平衡,蠱雕嘎嘎嘎地叫著朝著地面上摔地。

於此同時,李牧羊和陸契機同時發動,一左一右的朝著野人所在的方向撲了過去。

再一次的地動山遙

再一次的紅光漫天。

塵埃落盡,野人停留在空中不動,陸契機和李牧羊也同樣停留在空中不動。

他們拳掌對接,正在比拼內力。

野人是枯榮境高手,體內的空谷早就填得滿滿的,真氣充沛,使用不竭。

李牧羊和陸契機是年輕俊傑,而且他們出身高貴,來路神秘,有各種神奇技法相支撐。

這麼一番比拼,一時之間難分勝負。

野人的一掌硬扛著李牧羊和陸契機兩人的雙拳,野人的勁氣呈白色透明狀態,李牧羊的勁氣顏色為淡紅,而陸契機的則為深紅。

三道氣流在空中碰撞,發現霹靂啪啦的響聲。

時而白色氣流爆漲,轟地一下子就幾乎推到李牧羊和陸契機的身前。時而是紅色氣流佔據優勢,野人身形不穩,看起來搖搖欲墜。

三方不停的在增加力道,誰也不願意在這個關鍵時刻被人轟飛。

而且,勁氣相接,不戰則敗。

如果野人率先收勁的話,恐怖手裡的弱水之心不保。

如果是李牧羊最先收手的話,陸契機一個人根本就沒辦法抗衡野人。

陸契機想要奪回那弱水之心,自然不會率先收功。

三人間形成了一個微妙的平衡。

「王姐,我們要不要上去幫忙?」林滄海站在千度身邊,小聲問道。

「看看再說。」千度低聲說道。「李牧羊也不一定會落敗。」

林滄海點了點頭,說道:「沒想到李牧羊和陸契機厲害至此。早知道陸契機這麼厲害的話,在學校裡面就應該多找她切磋一番。」

「然後被她羞辱?」

「王姐」

鐵木心一臉憨厚的傻樂,高興的說道:「這又是白氣又是紅氣的,打起來還真好看。」

「」

千度覺得自己身邊跟著兩個缺心眼的傢伙。

在李牧羊陸契機和野人比拼內力的時候,野人手裡的一氣歸元瓶再次嚓嚓作響起來。

野人一邊對抗李牧羊和陸契機的聯手合擊,一邊還要不停的去用真氣修補一氣歸元瓶。一心二用,體內的真氣消耗也越來越快。著實有些讓人力不從心的感覺。

野人盯著李牧羊和陸契機,怒聲說道:「如果你們再不停手的話,瓶子會破,弱水之心也會逃跑。那個時候,你們再想要把它抓回來就難上加難了。我等了六十年才等到了一回,你們也可以等六十年嗎?」

李牧羊看了陸契機一眼,陸契機冷聲說道:「現在把雪球給我,我們自然會停手。如果任由你帶走雪球,我倒是寧願它繼續生活在這水之幻境裡面」

「不自量力。」野人眼裡浮現起凌厲的殺意。

白色的勁氣爆漲,就像是變成了一道實質的虹橋似的。

三道勁氣互相碰撞,然後爆炸開來。

李牧羊和陸契機的身體被那磅大力推的倒飛出去,野人的身體消失在煙霧之中。

等到煙火散去,野人的身體再次出現時,讓人膛目結舌的一幕出現了。

野人被水元素給束縛了。

密密麻麻的水元素,將他牢牢的包裹其中。就像是被重重魚網包裹住的小魚。

不知道什麼時候,野人手裡的一氣歸元瓶竟然破碎了。

雪球從瓶子裡面逃脫,然後和野人在一起被那水元素給包裹。

瓶子裡面的水元素爆裂出來,山呼海嘯般朝著雪球所在的位置堆積,將它牢牢的包裹在其中。野人來不及逃脫或者不願意逃脫,跟著雪球一起被那水元素給困在其中。

瓶子裡面倒出來的水元素不停的分裂,更多的水元素從四面八方朝著這邊湧來。

原本只是一個小山坡,很快的,那些水元素便堆積成山,成了一座雪白透明的水元素大山。

在這荒野之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堆徹起一座巍峨高山。

更神奇的是,那水元素組成的大山溫度越來越低,很快就變成了一座冰山。

在淡淡月光的照耀下,看起來白光閃耀,仿若仙府聖城。

雪球被雪山冰封,野人也同樣被這雪山冰封。

李牧羊陸契機千度林滄海等人站在冰山腳下,抬頭仰望眼前的高山,有種如夢如幻的感覺。

「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變成一座冰山呢?」林滄海一臉迷惑的問道。

「弱水之心感覺到了危險,所以大量的水元素被它召集而來,結成冰山將自己籠罩其中。以此來自保。」千度低聲解釋。「或許是剛才的戰鬥破壞了幻境的平衡。水元素感覺到了母體的危險,所以自發性的向這邊集結,為的就是保護弱水之心不受傷害。」

看到還有更多的水元素從四面八方奔涌而至,前撲後繼的貼到冰山之上,成為構建冰山的基礎和壯大冰山的一塊冰層,千度不無擔憂的說道:「看起來整個幻境的水元素都會衝到這裡來。冰山越來越高大,整個幻境的氣溫都會降低我們得立即出境。不然的話,我們在這裡面會被冰山凍死。」

林滄海對千度有著盲目的崇拜信任,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喊李牧羊他們離開。」

李牧羊站在冰山腳下,看著那晶瑩剔透的冰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林滄海走了過去,說道:「李牧羊,我們得趕緊出去。不然的話,我們就沒辦法出去了。整個水之幻境可能會變成冰之幻境,我們都會被凍成冰雕。」

陸契機不願意就此和弱水之心失之交臂,手心出現一顆紅色的火球,火球變成一隻巨大的浴火#鳳凰,狠狠地朝著冰山撞擊。

鳳凰的身體被撞得支離破碎,變成一塊塊的火苗向下掉落,很快就被那冰塊給凍滅。

冰山也被撞下一大塊冰塊出來,但是和眼前這巨大的山峰相比較,正應徵了人們經常說的一句話這隻不過是冰山的一角,動搖不了整個冰山的根基。

陸契機不願意放棄,再次施展火鳳燎原向冰山衝撞。

嘩啦啦

有石頭大小的冰塊掉落,但是仍然沒辦法破掉冰山將裡面的雪球給撈出來。

「沒用的。」林滄海搖頭嘆息,看著陸契機說道:「你破冰的速度還不如冰山生長的速度。天快亮了,再不離開的話就走不了了。」

陸契機眼神裡面的紫芒一閃而逝,猶豫著自己要不要完全的施展出鳳凰之心的力量。

可是,如果自己那麼做了的話,身份怕是就隱藏不住了。

如果就這麼捨棄弱水之心,它又滿心不舍。

「我來試試。」李牧羊出聲說道。

(ps:感謝冷落紅小朋友的萬賞。這就破了?

推薦一位小朋友的書:《書劍長安》

兩年前,莫聽雨橫刀赴北地。

兩年後,蘇長安負兵往長安。

天地太大,眾生如介子。

江湖太深,處處傷人心。

刀,劍,書,友,又是幾許春秋。

喜,怒,哀,樂,究竟因何緣由。

大道二兩三錢半,可得上蒼寥寥然?

仰天長嘯,熱血中燒!

鏈接:/book/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