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 第三百一十八章、此心難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八章、此心難安!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下一頁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Co

第三百一十八章、此心難安!

嗖!

水鏡蕩漾,千度林滄海從裡面沖了出來。

緊隨其後的是陸契機,她總是獨來獨往。進去的時候是一個人,出來的時候還是一個人。

楚潯第一個迎了過去,滿臉關切的看著陸契機,出聲問道:「契機,你沒事吧?有沒有傷著?」

「沒事。」陸契機表情淡漠,眼裡有著難以名狀的惋惜。

直到現在,他們還難以消化自己親眼所見到的一切。

雪球吞噬了狼珠,吞噬了李牧羊,幻境崩塌,他們被那四處崩泄的水元素給強推到弱水之上。紅月斂去,天色全黑,他們只能夠以最快的時間出境。

要是擱在以前,如果此番不出境的話,就要留在幻境之中一年。一年之後,等到幻境再開,就可以隨著新進的學生一起出來。

現在水之幻境崩陷,水元素被抽干,怕是永遠都沒有再開之期。如果不走的話,就要留在那裡面一輩子了。

李牧羊,永遠都回不來了。

按道理講,站在陸契機的立場,李牧羊回不來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畢竟,她為了李牧羊而來,也是為了阻止那頭黑龍復仇的野望。

李牧羊死了,自己無憂無慮又無牽無掛。

多幸福的事情。

可是,心裡為何卻那麼難受呢?

「好好好。千度回來了。」

「滄海回來了,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

「契機也回來了」

羊小虎站在水鏡前面做起了迎賓。每回來一個學生,他都上前親密的拍拍人家的肩膀表示安慰。

「李牧羊呢?」羊小虎突然間出聲問道。

「李牧羊呢?」夏侯淺白好看的劍眉挑了起來,聲音冷洌無比。就好像李牧羊沒有回來是被這裡面的哪一位給藏起來了似的。

「李牧羊那小子怎麼會沒有回來?我看過他的命格,不應該是早夭之相氨孔離喃喃自語。

羊小虎抓著林滄海的手臂,急得滿頭大汗,出聲問道:「李牧羊呢?李牧羊怎麼會沒有跟你們一起回來?」

「李牧羊死了。」林滄海紅著眼眶說道。

「千度」羊小虎不相信林滄海所說的話,想要在千度那裡證實一下。

千度的眼神沒有任何的焦點,朝著水月洞天外面走去。

「李牧羊,死了?」夏侯淺白一臉震驚的問道。

「這怎麼可能?」孔離張大了嘴巴。

「我要入境。」羊小虎說道。

這次他不聽任何人的勸阻,一頭朝著那水鏡衝去。

砰!

他的身體飛到那瀑布之中,很快又被撞了回來。

如果不是他本身實力強悍,護身真氣及時展開的話,怕是現在都要被撞得頭破血流了。

「幻境已經關閉。」夏侯淺白看著那水鏡沉聲說道。

「再也沒有人能夠進去,再也沒有人能夠出來。」孔離面如死灰。

-陸契機看了那水鏡一眼,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李牧羊,他竟然死了?」楚潯眼神疑惑的看向那水鏡。

李牧羊死了,他是最大的受益者。至少,陸契機沒辦法喜歡上一個死人。

「李牧羊,你還真是不幸運呢。」楚潯在心裡想道。

心中一塊大石落地,楚潯快步朝著前面的陸契機追了過去。

水月洞天之內,眾人面面相覷。

如果此時的幻境之門徹底關閉的話,那就是說所有學生都不可能再出來了。

他們心中都有一個很惶恐的感覺,因為他們都預料到事情會朝著某一個極其惡劣的方向發展。

戰爭課的鐵戰導師招了招手,對旁邊工作的雜役喊道:「把此次沒有出境的學生名單取來給我。」

一名灰衣雜役動作利索,很快就將他們已經統計好的數字送了過來。

鐵戰取過名單,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長白長子。

風、雨、雷、鳴、長、白、山,此七子是長白劍派重點培養的年輕俊傑。他們在長白學藝多年,此番入星空學院也是為了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和同樣優秀的年輕人同場競技,互相補益。

以前的長白劍派也會送人到星空學院學習,但是像今年這般一次送七人的事情卻不曾有過。

讓人難以置信的是,此七子竟然全員隕落,沒有一個人能夠出來。

鐵戰目瞪口呆的模樣,說道:「長白七子,不可能會部都死了吧?」

身邊的一位導師接過名冊,看了一眼之後連連搖頭,說道:「七子實力不俗,七人合力組成北斗七星陣,可敵同等級別的幾十甚至近百高手。如果他們都隕落幻境,那麼其它學生就更無活路了。會不會是他們落在幻境裡面沒辦法出來?」

「什麼?長白七子一個都沒有出來?」

「如果是死在裡面的話,長白劍派必會以為我們學院做了什麼手腳,怕是不肯善罷甘休埃」

「哼,小小一個長白劍派而已,也值得我等放在眼裡?他們要是不惹事生非也就罷了,我們好言好語給其一個解釋。倘若他們出言不遜,那就休怪我等不講情面」

羊小虎愣了愣,出聲問道:「長白七子全都沒有出來?」

「沒有。」孔離搖頭。「還有五六個學生沒有出來。怕是此次為近千年來學院的損失之最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邪。」羊小虎一臉篤定的說道。「我要去找院長商量對策。」

夏侯淺白和孔離對視一眼,說道:「我們同去。」

林滄海伸手去推千度的房間門時,卻發現房門緊閉,根本就沒辦法推開。

停頓了一會兒,林滄海出聲喊道:「千度」

嘎吱

院門被人從裡面拉開。

千度一臉冷漠的出現在門口,出聲問道:「滄海,有什麼事情嗎?」

「王姐,你沒事吧?」林滄海注視著千度的表情,低聲問道。

「我沒事。」千度出聲說道。

「沒事就好。」林滄海出聲安慰道。想要說一些寬心的話,但是猶豫半天,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李牧羊是他們共同的朋友,李牧羊出事,他們的心裡都非常的難過。

一個傷心的人又用什麼樣的話去安慰一個同樣傷心的人呢?

看到林滄海欲言又止的表情,千度沉沉嘆息,說道:「進來吧。」

林滄海跨進院子,院門再次關閉。

兩人對視一眼,相對無言。

林滄海努力的擠出一絲笑臉,說道:「以前還不覺得。李牧羊那小子不在,總覺得缺少了一些什麼。心裡空落落的。」

千度看了林滄海一眼,沒有說話。

林滄海知道姐姐的心思,小心翼翼的問道:「姐,你是不是喜歡上了李牧羊?」

千度不應。

「一定是了。」林滄海輕聲說道。「李牧羊這個人吧,長得也不帥,修為也不高,除了畫畫水平高一些之外,讓人說不出他到底那裡好。但是,卻又覺得他是一個不可缺少的人物。就算是讓他成為人群的焦點也是甘之如殆的事情。」

「他救了我一命。」千度低聲說道。

「什麼?」林滄海表情一僵。

千度在周圍布下了消音屏障,出聲說道:「你被蠱雕抓走,我和牧羊發誓無論如何都要把你找回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一天不行就兩天,兩天不行就兩年。我們一起去尋找你的路上,長白七子突然間向我們出手。他們布下了北斗七星大陣,我和牧羊因為之前力戰蠱雕而精疲力盡,終究不是他們的對手。」

千度輕咬薄唇,說道:「此七子蛇蠍心腸,竟然對我下了合歡之毒」

「什麼?」林滄海不知道幻境之中還發生過這樣的變故,怒聲說道:「長白七子欺人太甚。我這就去將摘他們腦袋。」

說完,他就要轉身去找長白七子報仇。

「他們已經死了。」千度輕聲說道。

「死了?」

「此事務必保密。」千度說道。

「我知道事情輕重。」林滄海還沒有從自己聽到的一個又一個震撼性的消息中回過神來。長白七子想占王姐便宜,李牧羊斬殺了長白七子

雖然他說要去摘長白七子的腦袋,但是做起來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長白七子個個實力不凡,豈是那麼容易就能夠解決掉的?

「倘若不是牧羊相助的話,我身體被污,名譽被毀。就算能夠回到星空,還有何顏面繼續留下來和你們一起修行破境?」

「王姐」

「牧羊救了我,自己卻沒能回來。」千度聲音悲傷之極,輕聲說道。「你說,此生我將如何心安?」

「王姐」林滄海紅著眼眶嘶吼。「走,我們這就回去。我們一起回去。無論如何,我們一定要把李牧羊給救回來。就像你們要救我時所說的那樣。一天找不到就找兩天。兩天找不到就找一年兩年。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無論如何我們都要把它找回來。不要讓他一個人孤零零的在幻境裡面。李牧羊喜歡熱鬧,他一個人一定會覺得很寂寞。」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