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一劍破道>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小說:一劍破道| 作者:連天紅| 類別:歷史穿越

殷媚如幽幽嘆了口,歐陽慕楓心中一緊,忙問道:「宗主,您為什麼要嘆氣呢?」

殷媚如答道:「歐陽慕楓,我突然覺得好無聊,想看你給我跳舞。」

「跳舞?」歐陽慕楓不由一愣,很可惜他並不懂得跳什麼舞,不過他馬上反應過來,諂笑道:「如果宗主想看,屬下一定會竭盡全力的1

殷媚如更加鄙視,想到:「男人果然都是一副賤骨頭,我待會兒可要讓他好好地出醜。」於是便說:「你隨我來吧。」

她將歐陽慕楓帶到了專供愉悅自己的樂舞坊,對那裡的女人說道:「你們去給歐陽慕楓準備一套跳舞的衣服,待會兒我要看你們一起跳舞。」

眾女互相看了一眼,為難道:「可是宗主,我們只有女人的衣服啊?」

「就是要女人的衣服,否則跳舞怎麼好看呢?」

「對極了,我就要穿你們的衣服,只要宗主歡心就行1

「是1

「我到大殿去等你,你快點兒。」殷媚如拋下一句話就扭頭走了。她回到了自己的宮殿,宮殿中站著清一色地都是強大的女修,天魔宗是一個以女魔修為主的超級魔宗,男修在宗派內低位極低,即使擁有萬法境修為,也只能當一般長老,可是即便是這樣,仍有許多強大的男修從各處趕來,心甘情願地為殷媚如效勞,即便是對他們又打又罵,他們也不願離去。

殷媚如坐到了宮殿的正中央,對下方女長老們說道:「諸位,就在剛才我參加了皇無極的作戰動員會,他說了,十年後,我們魔道將對正道發動一場全面的修仙戰爭,這場戰爭是我們天魔宗的首秀,正是我們宗派在魔道打出名聲的好機會,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夠不遺餘力,召集儘可能多的力量,來顯示我們天魔宗的實力1

「是,宗主1下面齊聲答道。

正魔大戰,之所以每個宗派都要竭盡所能地去參與,就是因為它不僅僅是一次正魔萬法境強者之間的正面衝突,而且是一次各大宗派間的實力對比,屆時各大宗派都會派出儘可能多的主力,以彰顯宗派實力,藉此抬高名望,無論是魔道還是正道都是如此。

殷媚如點頭說:「大家明白就好,下面我請大家欣賞一場歌舞,這場歌舞精彩絕倫,大家一定要認真地看。」

她的話音剛落,歐陽慕楓就領著幾十個舞女走進了大廳來,別看他是個男子,但是換上女人的衣服,卻也顯得光鮮漂亮,咋看之下,還真以為是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子。

可是男的終究不是女的,他的身份很快被在場的人認出來了,旁邊的長老們開始議論起來了。

「快看,那不是歐陽慕楓嗎?」

「你也認出來了?」

「當然,我曾經還給他眉目傳情呢,希望能夠上他,只是那男人不解風情,眼中只有宗主而已。」

「是啊,仗著自己修為高竟然敢忤逆我們,不過今天你看他這副裝扮,不男不女的真可笑。」

「哈哈哈,真是太解氣了,我看這是宗主在耍他吧。」

「當然,都不止一次,但是誰叫人家臉皮夠厚呢。」

「哼,宗主說的沒錯,男人一個個都是賤種,只能淪為我們的玩物而已,我很慶幸自己加入了天魔宗。」

……

這些議論嘲笑自然也傳到了歐陽慕楓的耳中,這要是換做是過去,他早就要暴跳如雷,將在場的人全部殺光了,不過如今他眼中只有殷媚如,並不理會別人對他的議論。

殷媚如還怕別人不知道,故意高聲說道:「歐陽慕楓長老主動請纓,要給我們跳舞助興,大家歡迎。」

底下頓時想起了稀稀拉拉的掌聲,當然還夾著笑聲。

殷媚如叫道:「開始奏樂吧。」

音樂響起,歐陽慕楓就跟著其他的舞女一扭一捏地跳了起來,怎奈他是個大男人,平時根本沒有接觸過歌舞,所以動作生硬而且搞笑。

底下的一種女長老們看得都哄堂大笑起來,就連成天都板著一副臉的殷媚如也把持不住了,露出了笑容。

這正可謂一笑春風吹,殷媚如這麼一笑,就讓歐陽慕楓看得徹底痴獃了,此時他感覺自己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更加賣力地舞動著身體,而四周的笑聲也果然更響亮了起來。

然而這時候,殷媚如卻止住了笑,對著身旁一個極其美艷的女子說道:「瞿芳萍,你看見了嗎?這就是男人的本性,他們都是無比醜陋的,無一例外,只配作為供我們採食陽氣輔助修鍊的道器而已。」

這個瞿芳萍乃是天魔宗副宗主,修為也達到了萬法大圓滿之境,是殷媚如的左膀右臂,她同殷媚如一樣,也修鍊了極其厲害的媚功,依靠採補男修的陽氣就能夠迅速提升修為。

瞿芳萍笑著點頭道:「宗主說的是啊,這歐陽慕楓如果來作為我練功的灶鼎肯定效果不錯。」不過說到這兒,她眼中閃過了一絲疑問,又問到:「宗主,屬下有點兒好奇。」

「你想問什麼?」殷媚如問道。

「宗主,據我所知,您修鍊的極欲天功,乃是這世間最厲害霸道的媚功,但屬下怎麼從沒看見宗主您碰過任何男人呢?」

殷媚如自創的極欲天功可以吸進天下男子的精氣,縱使修為再高深的男子,只要與其合體就難逃被吸進全部精氣的命運,這種魔功異常厲害,使得殷媚如在短期內就修鍊到了極高的境界。

但如此厲害的魔功也有一個巨大的弊端,那就是修鍊者如果一日不近男色就會遭受欲?火攻心之苦,這種痛苦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

可是,瞿芳萍卻從來看見殷媚如接近過任何男人,這難道不奇怪嗎?宗主平時又是如何修鍊的?

殷媚如聽到瞿芳萍這麼一問,臉色馬上就變了,寒聲道:「瞿芳萍,不該你問的事情你最好別問1

看見殷媚如生氣了,瞿芳萍忙說道:「屬下知錯了1

就在這時,門外卻有一人闖了進來,打攪了眾人觀看歌舞的興緻。

殷媚如見來人是宗內負責對外情報收集的長老樊月朦,便讓樂舞坊的人停了下來,對著樊月朦問到:「樊長老,你這麼匆忙進來,可有什麼要緊事嗎?」

樊月朦答到:「屬下確實有一個十分重要的情報要稟報。」

「你說吧,這裡都不是外人。」

「是,屬下要告訴您的是,人道宗的宗主換了。」

「人道宗的宗主不是葉星闌嗎?」殷媚如不由一愣。葉星闌這個女人她的印象可太深了,自己曾數次派宗里的長老弟子到太辰州進行刺探,破壞等活動,可是屢屢都被這個女人給識破了,吃了不小的虧。

「回稟宗主,現在人道宗已經不是葉星闌當家了,她退居到了副宗主的位置。」

「那麼宗主是誰?」殷媚如饒有興趣地問到。

樊月朦的臉色閃過了一絲古怪之色,答道:「是一個修為只有法身中階的小人物,據說叫做戰晨。」

「你說什麼?1殷媚如幾乎同她的寶座上跳了起來,情緒異常激動。

在場的人,她們還從來沒見過宗主露出過這樣的表情,這個戰晨到底是何許人也?竟然能引起十魔皇之一的宗主如此大的反應,眾人都開始好奇起來,紛紛盯著殷媚如,巴望著能從她口中得到答案。

此時的殷媚如心中也是驚濤駭浪,她已經不記得自己多少年沒再聽到過這個名字了,但是這個男人卻一直像一把針一樣牢牢地扎在她的心裡,成為她一切痛苦的根源,成為她的夢魘,成為她始終想要忘卻但忘卻不了的記憶,使得本應完美無缺的她有了那麼一點瑕疵。

她感到痛暈目眩,她感到自己快要喘不過氣來,四肢無力,根本站立不穩,趕緊一把扶住了座椅上的扶手,這才維持住自己身體的平衡,吼道:「傳我的命令,速速發兵太辰州,我要馬上蕩平人道宗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