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寧王妃:庶女策繁華>第2575章 全文大結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75章 全文大結局

小說:寧王妃:庶女策繁華| 作者:卿落落(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人在瀕死的時候,都是能迸發出無限的潛力的,有士兵質問:「那宋將軍你說,咱們真的堅持不下去了,援兵怎麼還不到?是不是壓根就沒援軍?」

宋葉看向那個人:「大周軍人的職責是什麼?保家衛國,聽從命令!就算真的沒有援軍,你們也要給我死守在這裡1

沒錯,雖然沉俊旭去找宋葉商量過,但宋葉仍然沒有答應退兵。

他們面對的,是看著越來越多的東域兵馬。他們的鐵騎,馬上就要踏破大周的城牆。

因為宋葉的果決,鎮壓下了大批蠢蠢欲,但還是有些貪生怕死的,怒罵宋葉:「反正也要死了,那有些話,我現在就和你說清楚!我看你就是被放逐久了,生怕出一點兒錯。所以要用我們的生命,鑄就你的升遷路1

這話聽的宋葉一陣心寒,他冷冷地看了那人一眼,沒有辯解。

「你們如果都死了,我也不會獨活。」

他也有妻子正在等他回去,誰會不想活下饒時候,需要在自己和國家之前,做出一個抉擇來。

宋葉愧對林林,卻從不愧對大周的軍隊和子民!他不信,他的判斷依舊是錯誤的!

如今和東域大軍對抗的大周將士們,用苟延殘喘形容,一點都不為過,他們的的確確,看不到任何希望。

宋葉唯一的信念,是慕澤不可能放棄他們,但是信念救不了人命,還是有士兵在大片大片的倒下,戰力無繼。

沉俊旭幾次都想勸宋葉,別那麼執拗,可看到不吃不喝不睡了幾年的宋葉,還是那樣筆挺地站在城牆上時,這些話,他就說不出來了。

終於,宋葉也坐在地上,神情疲憊。沉俊旭就在他身邊,兩個人手中都拿著劍,沉俊旭問:「若是真的死了,你會後悔今日的決定么?」

宋葉搖搖頭:「不悔。」我以我血祭軒轅,以我身軀守疆土。

最起碼在我活著的時候,東域的那些士兵們,誰也別想往前一步。

城牆上,有人啜泣起來,還有人吟唱著家鄉的小調。他們遙遙地望著遠方,許下了一個願望。

希望在有生之年,再也不要有戰事了。願大周能繁榮昌盛,國泰民安。

死寂之中,升起了宋葉沒有察覺到的希望。他也在出神,遺憾不能在死前,再見林林一面。

忽然,有人打破了平靜,指著遠處的軍隊說:「東域的兵馬有動靜了1

懷著破釜沉舟的決心,無數人從城牆上站了起來,包括宋葉。

他使勁兒地抹了一把臉:「怎麼,最後的決戰要來了么?我殺一個不虧,殺兩個賺了!讓他們放馬過來1

其他的士兵也和一樣義憤填膺:「對!侵犯我大周者,雖遠必誅1

「殺1

「殺1

正當士氣大鎮的時候,沉俊旭忽然喊著:「不對勁兒啊!他們是在撤軍1

「什麼?怎麼可能?」明明他們已經被*到絕境了啊?

宋葉馬上派人去打聽情況,原來東域真的在撤軍!而且回話的人說:「其實東域那些老弱婦孺們,也早就堅持不住了,但是宇文睿有死命令,讓他們就算是死,也要死在這裡。是東域的和玉公主站出來,斬殺了宇文睿留下的將領,成功解救了這些老弱病殘們1

宋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既然和他們對峙的只有殘兵弱將,那東域的精兵呢?

沉俊旭的腦子轉的飛快,他顫抖著說:「咱們中計了!這是一個局中局!其實東域的主力,本來就不在這裡,我估計……他們是去西北了1

宋葉喃喃地說:「怪不得皇上沒派援兵過來,一方面是因為大周抽不出那麼多的軍力來,另外一方面,是因為咱們根本就不需要啊1

沉俊旭氣沖沖地說:「好一個歹毒的宇文睿,用了一招空城計,就把咱們給耍了!如果咱們能多幾萬兵馬,這次就能殺到他老巢去1

宋葉拍拍沉俊旭的肩膀:「也別說的這麼果決,當一個國家要滅亡的時候,百姓們的力量是強大的。而且宇文睿也不是個簡單的角色,他能控制這麼多老弱婦孺,說明在國內,會有其他的準備。」

沉俊旭「嗯」了一聲,「那咱們必須快點告知皇上,這是個計1

宋葉目光灼灼:「恐怕西北已經打起來了。沉俊旭,你繼續留下來鎮守東域,我率兵趕去西北支援。」

「宋將軍!你休息一下!最起碼,見見嫂子……」

宋葉思索片刻,一直冷酷的臉上,浮現了溫柔的笑容:「等我回來,再和她好好團聚。我走的這段時間,林林就拜託你了。」

沉俊旭朗聲承諾:「我一定會保護好嫂子1

很快,宋葉率軍離開,軍隊也只在行進的路上,休息了一下。

至於西北的情況,他預料的沒錯,戰鬥的確打響了。

但不是西北主動發起的進攻,而是大周。衛楚秀和容辰裝作不知道東域大軍在西北的模樣,表示他們要拿下西北王庭。

耶律真也假意出來迎戰,把容辰和衛楚秀引到一處天險地,然後讓暗處畝域大軍現身,把他們給包圍了起來。

就在他以為勝券在握的時候,卻發現,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三十率領的軍隊,又把東域的大軍,給層層圍住了。

耶律真在包圍圈的最裡層,驚駭地問:「這怎麼可能?你們不是已經去東域了么?」

三十冷漠地說:「你以為,只你們會藏?」

宇文睿在發現他們竟然被寧軍給反包圍了后,也震驚非常,他和慕闕商量道:「讓我親自去領兵,還有一線生機。」

慕闕這兩年,表情更少了,乍一看,和早年的慕澤非常像:「去吧,等你凱旋。」

三水見宇文睿也現身了,驕傲地說:「你們的詭計早就被皇上識破了,束手就擒吧1

耶律真和宇文睿策馬站在一起,成敗在此一舉,誰能退卻?

「那又如何?」宇文睿冷冷一笑,「今日就讓你們看看,我東域的將士是有多驍勇1

東西聯軍和大周的軍隊,就在西北的土地上,開戰了。

這場戰鬥,幾乎是投入了三國全部的兵力,各種戰術變化,風波詭譎。

慕澤還和當年一樣,不光是排兵布陣,更親自領兵,上戰場殺敵。

這一點宇文睿和耶律真不想落了下風,也以身作則了。

關於元玉的那封信,慕澤和元錦玉通讀了,但是卻沒有等著東域出手。

他們率先出擊,一是為了振奮士氣,二是*迫東域臨時改變戰術。

但是在後續戰鬥中,元錦玉也看得出來,元玉的確沒騙她,宇文睿在很多布陣手法上,和她在信中寫的一模一樣。

元錦玉是不上戰場的,她在後方,進行策應。

往往幾天,就見不到慕澤和容辰等人的身影,到處都是硝煙戰火瀰漫,受傷的士兵呻吟著被抬回來,還有些直接死在了戰場上,連馬革裹屍都做不到。

風葉白也跟他們到了前線,對於處理這些傷勢,他很有經驗。而且在京城尚醫局的幾年,他還培養了一批醫術精湛的大夫,有他們的幫助,大大減少了大周士兵的傷亡。

曠日之久的戰鬥,持續了整整半個月,多數的時候,戰鬥都是在膠著著,偶爾宇文睿和耶律真聯手,也能小小的坑慕澤一次,但很快就會被慕澤回擊。

眼看著慕澤殲滅了他們大部分的軍隊,宇文睿和耶律真冷著臉回到主將營帳,在沙盤邊,和慕闕商量對策。

耶律真臉色Y沉得可怕,他問宇文睿和慕闕:「你們以前就是和這樣的怪物作對?我和容辰交手也幾年了,都沒覺得他有這樣棘手1

宇文睿同樣看著慕闕:「你還有什麼辦法么?再這樣下去,咱們必輸無疑1

營帳中的氣氛很低沉,畢竟在開戰之前,大家信誓旦旦地認為,他們會是最後的贏家,結果慕澤給他們上了一課,想贏了寧軍,他們還早了幾百年呢!

慕闕也很氣憤:「我當初在連橫你們之後,也曾狠狠地打壓過玉澤,想讓他們在百姓中失去公信力。但是有元錦玉在背後撐腰,加上個難纏的李豫和璃瀟,不管我用什麼計策,都很難把玉澤打垮。」

宇文睿也氣沖沖地說:「本以為大周這幾年經濟衰退,可是在玉澤的支撐下,他們竟然能拿出這麼多糧草供寧帝打仗1

耶律真一想到在戰場上,看到寧軍兵強馬壯的,就非常嫉妒。

慕闕和他們商議了之後的戰術后,讓他們先出去了。

等這兩個人離開,慕闕臉上的焦急,全部消失不見,只有深深的怨恨和勢在必得。

暗處慢慢走出了一個人來,衣袍寬大,背影削瘦:「沒想到,最後我會和你聯手。」

慕闕冷冷地說:「只要能贏,沒什麼不可以。」

「你答應我的事情,會做到嗎?」

「如果你對我連這點信任都沒有,那我勸你趁早退出。」

暗處的人不說話了,慕闕也不關心這人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天下是一個棋盤,而他才是笑到最後的下棋人,一切的一切,都會成為他的棋子,鋪就他成功的路。

……

短暫的休戰,慕澤和元錦玉休息在營帳中。

不過就是半個月的奔波,元錦玉見慕澤鬍子拉碴,風塵僕僕,還瘦了兩圈,心疼得不得了。

慕澤洗戰鬥澡的時候,元錦玉就在他的浴桶邊,幫他擦背。

她輕柔地說:「等回京后,我一定要御膳房好好給你補補,你看看你,這麼憔悴。」

慕澤閉著眼睛,感受著她的柔軟,問她:「為何一定要回京?在這裡也能補。」

「怎麼補?玉澤的商隊可都用來運送糧草了,沒運過補品。」

嘩啦一聲,慕澤從浴桶中跨出來,然後一把抱住元錦玉,往床榻走。

元錦玉捏緊了手中的帕子,狐狸眼望著他:「九哥,你做什麼?身上都是濕的呢。」

慕澤低頭看她,喉結動了動,眼神更深沉:「進補。」

「嗯?」

他的鼻尖捧著錦玉的:「你就是我的補品。」元錦玉登時羞紅了臉。

……

一夜過去,等第二天元錦玉醒來的時候,慕澤已經沒在了。她用被子蒙著頭,笑得很甜蜜。

只是這眼睛,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在跳,讓她的心裡有點不好的預感。

坐起來,拍拍她的臉,元錦玉告訴自己:「九哥一定會贏的。」

慕澤這次也是親自率軍,堵截宇文睿和耶律真,這兩個人,已經被他*到絕境了。

他們全力奔跑著,連說話的功夫都沒有。耶律真心裡叫苦不迭,要不他現在投降了吧?慕澤會不會留他一命?

宇文睿則是怨恨著慕闕,都到了這種時候了,慕闕還龜縮著嗎?東域的基業,就要毀在他手上了啊!

漸漸地,兩個人被慕澤追的沒有了前路。他們勒馬停下,眼神複雜地看著慕澤。

成王敗寇,他們決定認栽了。

慕澤和他們半句廢話也沒有,讓他手下的人,絞殺了這兩個人的親衛,再讓三十上前,綁住宇文睿和耶律真。

變故,就是在三十離開慕澤身邊后發生的。

等慕澤察覺到的時候,他們已經被人包圍了。從身材上看,他們和耶律真差不多,但是要更壯實,他們身下所騎的馬,都比慕澤的小紅棗要大上兩圈。

通體純黑的戰馬,還有這麼多,恐怕這些東荒的人!

耶律真是西荒,也稱西北人,但是原本這裡是一個整體,叫做北荒。

慕澤的先祖將西北收服,東北則是固守他們的領地,也從沒和大周宣戰過。

奪嫡的時候,他們是蠢蠢欲動了,可是還沒等出手,慕澤就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現在,他們竟然又出現了!用腳趾頭想都知道,一定是慕闕說服了他們!

三十也大驚失色,拔出寶劍:「護駕!護駕1

為什麼大周這麼多年,都和東荒的人相安無事?只是因為他們老實么?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們驍勇善戰,以一敵百!

一下子冒出這麼多的東荒士兵,形勢對慕澤相當不利!

而這些人和慕澤是一個性子,要的就是敵人的命,才不會和你多說一個字!

轉瞬之間,兩撥人就打了起來,慕澤身邊的親衛,一個個地揮劍,再一個個倒下。

耶律真和宇文睿趁機跑遠,觀戰的時候很興奮:「原來慕闕還有這一手準備!真是把你我都給瞞住了1

宇文睿聽到耶律真的話,雖然很不想承認,但還是默認了,慕闕和慕澤兩個人,都比他強。

戰爭到了這一步,已經不知道設了多少個局中局了。若是他早就知道東荒的人會來,制定的計劃也會不同。

那樣,就會慕澤輕易識破。

現在,慕澤已經在困獸之鬥,慕闕將取得最後的勝利!

因為人數和武功上的優勢已經不在,慕澤節節敗退,身邊的人越來越少。

三十為了救他,身受重傷,他在斬殺了數人之後,明白了情況不能這樣將持續下去!

因為既然有人來截擊他,肯定也有人去攻打寧軍的大本營了!而錦玉,還在裡面!

稍微一分心,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就砍在了他的身上!

三十凄厲的聲音響起:「皇上1

攻擊了慕澤的那主將冷冷地用刀指著他說:「戰鬥的時候分心,很容易死的。」

慕澤懂了,這些人都是在刀尖上換來的命,面對一個,他能輕易取勝,但面對千百個呢?很難。

尤其是他還受了重傷……但是他會放棄么?為了他的國家,為了他的親人,他也絕對不會放棄!

慕澤提著劍,嘶吼一聲,推開三十:「你現在回去,支援錦玉1

「皇上,我不走1三十瘋了一樣要衝過來,「您在哪裡,屬下就在哪裡!您生,屬下就生,您死,屬下也死1

慕澤孤身一人,卻有著千軍萬馬的氣勢,他冷冷地看著三十,臉上是粘稠的血污:「既然你的命是朕的,那你就要聽從朕的命令1

三十大喝一聲,嚇得東荒人以為他是要衝過來了,沒想到,是慕澤為三十開闢了一條道路,讓三十衝出了包圍圈!

而慕澤,則被東荒人團團圍住,三十最後的轉身,是慕澤身中數刀,倒在了血泊中……

他擦了一把眼淚,一路狂奔,心中不斷地祈禱,皇後娘娘,千萬不要有事啊!

慕澤被包圍,已經無力回天的消息,傳到了慕闕的耳中。

他撣了撣衣袖,冷冷地說:「該出發了。」

京城一役之後,元錦玉第一次見到慕闕。他身邊沒什麼親衛,只有一個帶著兜帽的元玉。

元錦玉擔心地看著遠處,沒有慕澤的身影,容辰和衛楚秀,已經集結了軍隊,抗戰東荒人去了。

銀杏擋在元錦玉的面前,被元錦玉輕輕推開。隨即,她聽到元錦玉用冰封千里的聲音質問慕闕:「九哥呢?」

慕澤淡淡地說:「誰知道呢?大概已經死在荒原上了吧。」

元錦玉使勁兒地咬著牙,不讓慕闕看到她一絲一毫地軟弱:「不可能!九哥是最強大的,他不會死1

慕闕指了指遠處的東荒人:「你以為,碰上這樣的怪物,他能活著?」

元錦玉的確不願意相信,但是她看到了血R模糊的三十。她急匆匆地跑過去追問:「三十,九哥呢?」

三十下馬,直接跪在了元錦玉身前,他無顏面對元錦玉,只能哽咽著說:「皇後娘娘,皇上派屬下來護駕1

元錦玉抓著他的衣服,像是要吃了他一樣:「本宮問你,皇上呢1

三十雖然不想說出實情,但是此刻的元錦玉太可怕了,他哽咽著說:「皇上為臣殺出了一條血路,臣最後回頭,見他被數刀砍傷……那樣的傷勢,除非有奇……」

元錦玉狠狠地推開他:「你別詛咒我的九哥!他是最強大的男人,才不會就此倒下1

可是說著說著,元錦玉的眼淚就掉了下來,三十沒必要和她說謊,她肯定也是相信了這個說法。

「傳令下去,分出一部分的士兵,去支援九哥!剩下的,給本宮殺了慕闕1

一切的一切,都是源於慕闕,元錦玉恨極了,她怎麼沒在最初重生的時候,就殺了慕闕!以至於讓他走到了今天這步?

慕闕見元錦玉瘋了,壓抑的情緒終於釋放,哈哈大笑起來:「錦玉,看到了吧?慕澤不如我!我從最開始,就是最愛你的,也是最應該擁有你的!容辰,衛楚秀,五個孩子,你在意的一切,我都會毀滅給你看!然後從此以後,你只能依附著我活著1

元錦玉冷冷地盯著慕闕:「那你肯定要失望了。慕闕,九哥若是死了,我也不會獨活!可是在那之前,我要先殺了你1

忽然,元錦玉就想明白了。她和九哥的感情,絕對不是生死能夠阻隔的。

上碧落,下黃泉,慕澤在,她就在!

她捂著心口,那裡放著他們最珍重的感情。「九哥,你等等我,報仇雪恨后,我就隨你而來。」

至於慕闕身後站著的人,也露出了臉,竟然是元玉。

她正朝著元錦玉囂張地笑:「哈哈,你沒想到吧,還是我最初和他提議,讓他去拉攏東荒!現在慕澤死在了我們手裡,馬上也是你的死期了1

元錦玉早就知道,元玉就算是剖開了心,也是黑的。她不憤怒她自以為聰明的欺騙,而是憤怒她竟然敢嘲諷九哥!

只是這次元錦玉無視了元玉,她抬頭,冷聲道:「玉煞聽令1

「刷刷刷」!無數隱藏在暗處的人,都跪了下來。

「在1

元錦玉又道:「唐門聽令1

「在1

「武林人士聽令1

「在1

浩蕩又繁雜的隊伍,因為元錦玉,集結在了一起。她玉手指著慕闕和元玉:「殺了他們!祭奠那些死去將士的在天之靈1

「屬下明白1

震天的吼聲響起,慕闕慢慢地往後退,有東荒人擋在了他面前。元玉臉色灰白可怕,她完全想象不到,元錦玉竟然能集結這麼多的人,來對抗她。

幸好她最後站在了慕闕這邊,今天過後,世界上就再也不會有慕澤和元錦玉了!哈哈!

這些人的武功路數是不同的,但是聯手的時候,非常恐怖。

玉煞負責暗殺,唐門負責下毒,那些武林人士,各個都不是省油的燈。

元錦玉冷冷地注視著一切,從她口中,不斷有命令下達。

她現在就是個飛速轉動的齒輪,巨大的背上,被她掩埋在心中,所有人都以為她是燃起了生機,實際上,她是在透支自己的生命。

這樣狀態下的她,對於戰場的把控,更加精準。

慕闕漸漸察覺,他在元錦玉的手上,竟然占不到什麼便宜。

元玉還在催促他:「最後一刻了,咱們必須孤注一擲!把籌碼都押上,不然會失敗的1

慕闕定定地看向元錦玉,這種時候,她依舊是那麼耀眼。

最後,他沉聲說:「把一切兵力都調過來,給我全殲了寧軍和容家軍!除了皇後娘娘元錦玉外,一個不留1

元玉得意地笑起來,快點,快點勝利啊!

就在她還美滋滋的時候,忽然有兩把劍,齊齊朝著她S了過來。好在距離有些遠,只是擦著元玉的臉飛過去的。

她大驚失色:「怎麼回事!保護我1

兩把劍的主人,也有些詫異,因為別人都在攻擊慕闕的人,竟然有人和自己一樣,目標是元玉。

遙遙望了一眼,兩個人。

因為她們正是丁燕,和「死去」已久的丁鶯!

丁燕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狠狠地揉了一下,踉蹌地往丁鶯身邊走:「你不是……怎麼會……」

見丁鶯身上穿著玉煞的衣服,丁燕一下子什麼都明白了。原來沒有什麼一心為她著想的傻子,只有元錦玉安C的眼線。

丁鶯也覺得愧對丁燕:「當初,是我騙了你。其實你只是我的一個任務,對不起。」那聲姐姐,最終還是被她封在了口中。

丁燕擦乾了淚水,露出了一個笑容來:「沒事。不管怎麼說,是你陪我走過了那最昏暗的歲月。你能活著,就足夠了。」

想到了一件事,她問:「不過你為何要殺元玉?」

丁鶯定定地看著她:「為什麼殺她,你不知道嗎?」

丁燕如遭雷擊。難道是……為了自己?

肯定是了,元玉是她的死敵!

忽然有箭舍來,丁鶯拉著丁燕一個旋山場的局勢說也說不準,可能今天就是她生命的最後一天了。

她不再猶豫,問丁燕:「我還能叫你一聲姐姐么?」

丁燕猛地哭出聲來,死死地抱住丁鶯:「當然可以1

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再聽你叫我姐姐啊!

丁鶯抱了她一會兒,推開她:「姐姐,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咱們還有個共同的仇人呢。」

「對。」丁燕惡狠狠地看著元玉,「也到了讓她付出生命的時候了1

「殺啊1

「沖啊1

慕闕隱藏起來的最後兵力,是他的心腹和東荒的主帥精兵。這些人的存在,連一般的東荒軍隊都不清楚。

這一隊鬼騎兵,是他費盡千辛萬苦才同意和自己合作的,當他們加入戰鬥后,局勢果然又變了。

元錦玉的人,漸漸地抵擋不住,節節潰敗。容辰和衛楚秀死撐著,背對背商量:「容哥,還有沒有辦法?」

容辰面色冷酷:「除非咱們也有援軍,不然很難撐太久。」

衛楚秀的眼睛都氣紅了,這個慕闕,到底是留了多少後手!

「能撐一刻是一刻!想要攻下大周,就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1

衛楚秀這次的話,卻沒得到容辰的答應,她抬頭看了一眼,身體忽然被容辰鉗制住了。

因為她對容辰不設防,如今想掙扎也掙扎不開。

容辰還把她狠狠地往後一拋,傳令他的心腹:「護送夫人離開1

衛楚秀痛心地看著他:「容哥,你幹什麼?你怎麼可以在這種時候讓我先走?」

容辰轉身的背影,決絕又凄涼。他抱歉地說:「秀秀,對不起,我不能讓你和我一起死。」

就算是慕澤在遇到危險的時候,第一個反應不是自己逃命,而是讓三十回來護駕,我們的心情是一樣的。

我要你幸福快樂的活著,戰死沙場,不適合這麼漂亮的你。

衛楚秀的淚水模糊的眼眶:「容哥,不行……求求你,別讓我走……」

容辰的屬下道了一聲抱歉,將衛楚秀放在了馬上,策馬離開。

衛楚秀看著戰場距離她越來越遠,撕心裂肺地喊著:「容辰,你要是敢死,我就改嫁!成為別人的妻子1

容辰的眼睛也紅了,他小聲說:「如果那樣你能開心的話,也好。」

風沙太大,元錦玉也不停地揉著眼睛,可是絲毫沒有效果,她還是一直在掉眼淚。

慕闕見局勢對他非常有利,在一眾人的護送下,慢慢來到了元錦玉不遠處。

他對她伸出手:「慕澤不值得你哭,來我身邊吧,你照樣是大周的皇后。」

元錦玉慢慢地看著慕闕,那雙眸子里,沒有對他的絲毫愛意:「除非我死。」

她大喊:「我元錦玉,此生此世,生生世世,都是寧帝慕澤一個人的妻子!今日我誓要和寧軍共存亡1

她的話,振奮了太多的士兵,所有人都齊聲吼著:「殺殺殺1

慕闕卻暴怒非常:「什麼時候了,你還要為他守著這份貞潔?元錦玉,一定是我之前對你太溫柔了,現在,我決定強硬起來了。」

他指著她:「誰把她給我抓住,我賞金萬兩,加官進爵1

銀杏急匆匆地攔著她:「你們想做什麼?」

其他的士兵也沖了過來,包括三十,但是他們不是慕闕的對手。

元錦玉被左右撞著,幾次都快倒下了。終於,慕闕的人,到了她面前,對她伸出了骯髒的手。

她死死地看著那掌心,手中拿了一把簪子。若是這個人敢伸手,她就把他的掌心戳穿!

還有慕闕,她是不可能屈服的!她對九哥的感情,堅貞不渝!以前敢跳祭天台,這次就敢自盡!不信就試試看啊!

元錦玉已經下定了決心時,忽然見到,有一個通黑的鐵劍,直直地砸了下來。

而它S穿的,是那個要抓她的人的手!只聽一聲慘叫,他的手竟然被釘在了地上!

元錦玉猛地抬頭,因為這是熟悉的劍意!是九哥的!

終於,她看到了遠處有浩浩蕩蕩前來的軍隊,領軍的,正是九哥!

雖然看不出他受傷了沒有,但是黑色的鎧甲,肅殺深沉,還是那樣威風凜凜。

元錦玉激動地喊:「九哥1

慕澤已經勒馬,他深深地看了元錦玉一眼,之後問慕闕:「你想對朕的皇后做什麼?」

慕闕吃驚地看著他:「不可能!你不是已經被殺死了嗎?怎麼會……」

慕澤冷冷地說:「朕在開戰前就知道,你連橫了東荒的人。怎麼,你以為只你會局中局么?」

慕闕雖然是盯著慕澤,卻指著元錦玉:「可是她都相信你已經死了……」

對此慕澤有些悔恨,在看到元錦玉臉上那巨大的悲愴,恨不得自盡的情緒時,他覺得,自己對錦玉太殘忍了。

「她太了解我,我詐死的事情,不光是她,連三十都不清楚。若是他們知道了,還怎麼騙出你全部的兵力來?」

慕闕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目光轉了兩圈,忽然抓住了一個東荒人問:「你們不是說他被圍困了,受重傷了嗎?現在他怎麼活生生的出現在這裡?」

那個東荒人也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結結巴巴地說不上話來。

慕澤的確是受傷了,但是沒看起來那麼重,畢竟他早就知道會有東荒人來殺他,當然有準備。

那些傷,看著恐怖罷了,他找好了角度,其實連血都沒流多少。畢竟這些東荒人,再驍勇善戰,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而現在,他已經把慕闕的一切底牌都掀起來了,新仇舊賬,可以一併算了。

本來沉浸在喜悅之中的耶律真和沉俊旭也明白了,他們的好日子到頭了。

什麼統一大陸,都是夢。再看著慕澤的時候,他們深深地懂得,這個男人,謀略深,下手狠。

慕闕絕望地說:「你就不怕得知了你的死訊,元錦玉會直接隨著你而去嗎……」

慕澤搖頭,滿目深情地看著她:「正是因為相信錦玉,我不在的時候,她也會撐起大局,所以才有了這一環扣一環。慕闕,不要負隅頑抗了,你覺得,你還是我的對手嗎?」

慕闕自滿什麼?是滔天的母族,精英的教育,忠心的心腹,還是雄厚的兵力,深沉的心計?

而慕澤,一點點地把他所有的驕傲都給碾碎了。從身體到心靈,虐到他連渣渣都不剩。

慕闕無心再戰,轟隆一聲,跪在了地上。他真的敗了。

至於宇文睿和耶律真,和他是一個反應。

其他人見主將們都跪了,他們還能有信心打下去嗎?慕闕的聯軍,成為了一盤散沙,想奔逃都沒有力氣。

東荒的人見大勢已去,還試圖和慕澤講講條件,笑眯眯地說:「我們都是被慕闕迷惑了,從今天開始,我們願意當大周的附屬國……」

結果還沒等說完,慕澤一劍,就斬斷了他的頭,冷漠地說:「大周不需要附屬國。想活命,就徹底變成大周的領土和子民。」

沒有人敢忤逆這樣的慕澤,不知道是從誰開始,丟掉了武器,之後,叮叮的聲音持續響起。

這些戰俘們跪在地上,重重叩首:「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1

丁燕和丁鶯也突破了重圍,來到了元玉身邊,兩把劍,全部都比在了她的脖子上。

元玉想求情,她淚光破碎地說:「丁燕,當初的一切都是誤會,我也是被*的礙…」

見丁燕無動於衷,她對遠處的元錦玉喊著:「錦玉,你救救我啊,我是你的姐姐啊1

元錦玉對她沒半點心軟,冷聲說:「聒噪。」

這是已經默許了丁燕和丁鶯的做法,兩姐妹對視一眼,齊齊一動,元玉死不瞑目的頭飛得很高,鮮血濺了丁燕和丁鶯一身。

她們不覺得臟,只覺得很爽快!

至此,大仇終於得報!

慕澤下馬,快步走到元錦玉身邊,重重地抱住了她。

元錦玉撲進她懷中后,還在擔驚受怕地檢查著:「九哥,你肯定受傷了吧,為聞到了很濃的血腥味兒……」

「沒關係的……」慕澤親吻她的耳後,小聲說,「昨天晚上,你已經給我進補過了。」

元錦玉破涕為笑:「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這麼不正經1說著說著,她又開始哭,「三十一身鮮血回稟你情況的時候,你知道我最後悔什麼嗎?我後悔早上睡得太熟,連送送你都不曾……」

慕澤抱著她,眼圈也紅了:「傻姑娘,不打擾你休息,是因為我確定,我能平安回來埃」

「嗯1元錦玉摟著他的腰,「回來了,就再也別走了。」

「不走,永生永世陪著你。」

慕闕滿目瘡痍地看著這一幕,眾叛親離,功虧一簣。等到他的,絕對不是慕翎那種能活命的結局。

當有人要來帶走他的時候,他回手就抽出了劍來。

隨著他的動作,其他人也拔劍比著他,非常警惕。

慕闕悲傷地笑了一下:「都這種時候了,我還能有什麼威脅呢。我不過是……」他看向元錦玉,「希望你能親手了結了我的生命。」

一見鍾情,誤了一生。你讓我深刻地理解了,什麼是愛和恨。

哪怕到最後一刻,我仍舊不會怨恨你,傷害你。只是我最後的願望,你會滿足嗎?

元錦玉當然不會。恍惚間,眼前的場景,好像是和上一世重合了。

她說:「你如果不想活了,就自盡吧。」

上一世我對你愧疚,這一世……或許感情更複雜了些。只有你死了,才能把一切劃上句號。

慕闕遺憾地低下頭:「也好。殺人這種事,不適合你。」

說罷,他將劍橫在脖子上,最後看了元錦玉一眼,了結了自己。

最後的溫柔,是他背過了身子。死亡的樣子會很恐怖,我不願意嚇壞了你,我最愛的姑娘。

其實不等他轉身,慕澤就已經捂住了元錦玉的眼睛。

他的手掌,有著淡淡的腥味,卻很寬厚溫暖,是她的最愛。

西北,東域,東荒被徹底擊破,連帶著那些和慕闕勾結的小國,慕澤一個都沒放過。

大周舉國同慶,人們紛紛說,寧帝果然還是當年的樣子,只要他上戰場,就會帶來勝利。

艱辛的過程,會漸漸被人掩埋在心中,而凱旋的喜悅,會一直被傳頌下去。

……

雖說戰爭勝利了,但是打掃戰場,處理後續問題,哪個都很棘手。慕澤之後有大概一個月的時間,都沒怎麼和元錦玉見面。

宇文睿和耶律真都被處死了,西北群龍無首,自然是大周囊中之物,但是東域朝中卻突起了一個人物,和玉公主。

她年紀的確不大,但是在眾位大臣的輔佐下,賠償了大周一半的國土,換來了另外一半的獨立,她也成為了這個小國的女王。

東荒慕澤也沒放過,但是征討一個驍勇善戰的民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苦差事,慕澤已經交給容辰了。

聽說衛楚秀還在因為一個月前,容辰把她從戰場上帶走的事情生氣呢,一直都不肯見容辰。

直到容辰和她說,要帶她去一個人的墳墓,她才肯露面。

容辰帶她去的,是在原西北王庭中的,他祖母的墳墓。

衛楚秀站在墳前,怔愣地問:「這就是那位……被擄走的祖母?」

「嗯。」容辰跪在了墓碑前,重重磕了幾個頭,「兩代時間走過,祖母,孫兒總算是能把您和爺爺葬在一起了。」

衛楚秀的心中不勝唏噓。和他們比起來,他爺爺肯定是遺憾的。

容辰藉此機會,也和秀秀道歉:「那日我的確是不顧你的感受了,你怎麼懲罰我都可以,不要不理我好嗎?我真的承受不住和你分別的痛苦。」

衛楚秀沉默片刻,打了他一下,看著很重,其實她根本就沒用多大的力氣:「你還真是無恥,當著你祖母的面,我能不答應嗎?」

容辰開心地抱住了衛楚秀:「謝謝你。」

能擁有你,真是地我最幸福的事情。管他西北還是東荒,誰也不能把我們分開。

又過了一個月,總算是能啟程回京了。元錦玉也可以有時間坐下來,和慕澤好好說說話了。

明日是啟程的日子,今天晚上,元錦玉和慕澤坐在西北遼闊的草地上,不用仰頭,就能遠遠地看到布滿星子的天空。

慕澤率先和她道歉:「這些日子,冷落你了。」

元錦玉搖搖頭:「我不怪你。不過有個問題我想問你,你是怎麼知道慕闕和東荒勾結了的?」

慕澤說:「你忘記東域之中,還有咱們的人了?」

「誰?」元錦玉沒想到太中用的埃

「連逸埃」

「什麼?」元錦玉怎麼也沒想到,這次的大功臣,竟然是慕連逸!他是怎麼瞞過自己,把消息傳遞給九哥的?

慕澤抱著她,輕輕地敲了敲她的小腦袋:「因為他把消息傳遞給了墨清寒埃」

元錦玉明白了,墨清寒並非是自己的人,而且也只有他,才能把有這等深入東域的本事。

這會兒南宮守還和墨依依一起,在東域賞花賞月呢,忽然打了兩個噴嚏。

墨依依幫他拽了拽衣服:「非到城牆上來賞月,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以為夜裡很熱呢?」

墨清寒意味深長地笑了笑:「今晚肯定有美景。」

墨依依正要講話,發現城牆下,有人經過。這麼晚了,還有誰要出城?

等看清楚后,她愣了一下,竟然是慕連逸。而且他不是坐在輪椅上的,是騎馬!看得出來,他的雙腿很有力!

墨清寒小聲問道:「沒想到吧?」

「這孩子……」

「他的腿的確是受傷了,但是並不是完全廢了。這孩子也是堅韌,偷偷地訓練,最終恢復了正常。那種痛苦,連大人都難以承受,但是他做到了。不過他一直都坐在輪椅上,誰也不知道他的腿痊癒了。這次他能幫助傳遞消息,也是布局了很久,派人盯著元玉,在最後一刻,得知了元玉和慕闕的目的。」

墨依依有些欽佩起慕連逸來。他真的只有十幾歲嗎?也是個不輸給慕連陽等人的天才啊!

「這一代,還真是恐怖……」

「對啊,連東域的女帝,年紀也和連逸相仿呢。」

慕連逸是孤身出城,可他還沒走遠的時候,有個女孩兒的聲音從後面響起:「慕連逸,你等等1

他聽出來了,這是和玉小公主的聲音,不對,現在應該叫和玉女帝了。

站定,他慢慢地轉身,看向了和玉,眼裡除了冷漠,還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和玉的確是匆匆而來,身上還穿著要就寢時的衣服。她不舍地看著慕連逸:「為什麼要走?留在東域不好嗎?」

慕連逸說:「我的家鄉是大周。」

和玉很難過:「可是我本以為,你幫助我解救了那些困苦的士兵,又扶持我登上帝位,是已經原諒我了……你是不是,還在怨恨我……」

「沒有。」慕連逸怕和玉不相信,還笑著重複了一句,「真的不怨恨了。」

「那咱們……以後還有見面的機會嗎?」和玉哽咽著說。

慕連逸說得含含糊糊:「若是有緣,自會相見的。」

說罷,他不忍心再看哭得一塌糊塗的和玉,策馬離開了。城牆上的墨依依託腮對墨清寒說:「這小子,明明也是不捨得這個小姑娘的,真的走了?」

墨清寒擁著她親了一口:「你覺得緣分是虛無縹緲的東西嗎?」

「不然呢?」

墨清寒說:「我不覺得。」他低頭看著還在原地哭泣的和玉,「若是有感情,緣分就能被握在手中。」

……

元錦玉和慕澤,此刻還在草原上。元錦玉也有些冷,慕澤把外衣脫下來給她,裹得嚴嚴實實。

她靠著他,忽然天邊又流星劃過,雖然只有的一瞬,卻異常美麗。

「九哥,你說生命相遇的意義是什麼?」

慕澤沒有思索,低頭看她,眼眸中是自己的溫柔眉眼:「別人我不知道,我的話……為了遇到你。」

元錦玉的心房,又一次被扣響。

是的,她也無比確定,自己重生的意義,就是遇到九哥。

這樣強大,優秀,堅韌,深情的慕澤。帶她走出霧靄荊棘,走向無比幸福璀璨明天的他,也在這個過程中,擁有了情感,愛戀,親人。

他們到底是誰成就了誰,已經分不清楚了。

此刻她對著流星許願,若是生生世世,都有人和她相遇,那她希望每一次都能在人海中,一眼就看中這個男人。

只有他,才是她的繁華盛景。

————————

大結局是個1萬2超級大肥章~大家發現了咩~

繁華從14年9月0號開始正式連載,到如今18年1月21號,走過了年零4個月,終於全文大結局了。

其實從去年開始,我就在構思完本感言,但當我真的動筆,卻發現很多話,我是難以用文字表達出來的。

繁華這本書陪我走過了留學生涯,陪我回國工作,後來陪我全職,見證我成長。她對我的意義,已經不單單是一本書,更像是我人生的過渡期,轉折點。

可以說,沒有繁華,就沒有現在的我。

寫書不是一帆風順的,更新繁華這三年多,當然也遇到過挫折。數據低迷,卡文,激情消退……但更多的還是收穫。感謝繁華,讓我拿到了我寫書最多的一筆稿費,感謝繁華,讓那麼多讀者可以認識我,記住我。感謝閱文這個平台,讓我能勇於追求夢想,並以此安身立命。

繁華年4個月的不斷更,780萬字,是我給自己最好的答卷。

我喜歡寫書,喜歡給大家展現一個又一個我腦海中的世界。

所以我會繼續寫下去,《毒妻難逃:仙尊,太強勢7下個月也要完本了,請大家同樣支持我,支持後續的新書。

繁華不老,我們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