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愛妻入骨:獨佔第一冷少>第18章 是你脖子硬還是柴刀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章 是你脖子硬還是柴刀硬?

小說:愛妻入骨:獨佔第一冷少| 作者:直上青雲(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

大清早,躺在床上裝病兩天的顧婆子見大兒沒有來伺候,再也忍不住骨碌碌從床上爬起衝進小偏屋裡。

得知顧大槐被糞叉刺傷了腰,完全不顧兒子的傷勢張口就罵:田裡地里沒個人幹活,家裡養了一群窩囊廢。

槍戰過去已有兩天,依舊大清早出去訓練的顧晨回來便聽到顧婆子哇哇叫的聲音,眼中寒意乍起。

目光落在劈柴用的柴刀身上,顧晨目光微地虛了下,一絲淺笑噙在了嘴角邊。

「奶奶,你能起床了?」手裡拿著柴刀推開門,顧晨笑得很和善。

罵得口乾捧著碗喝水的顧婆子一聽,整個人就跟鬥雞似的,手裡的碗是朝顧晨身上擲去,眼神跟淬了毒一般盯著,大聲咒罵,「破鞋生的能有什麼好壞!大兒,你要還認我這個娘,現在就把她弄死!!!快!給我弄死她!」

弄死野種一萬塊錢就到手了,可以給小兒補貼家用,還可以先建兩間紅磚屋!

顧晨要閃開擲過來的碗,平靜如大海沉深的眸子凝著冷意,沉聲道:「凶得過癮是吧?」

顧婆子先是呆了下,戰鬥力彪悍的她反應過來后尖酸刻薄的老相更是凶氣騰騰了,「敗家的野種,不幹活盡偷懶!白吃白喝我顧家十幾年,這會兒還敢跟我頂嘴了?」

「晨晨,怎麼跟奶奶說話?。」嘴唇發白的顧大槐虛弱地說了一句,稍微動下身子腰上的傷疼到他險些叫出來。

眼裡只有錢的顧婆子哪管兒子是死是活,一臉嫌棄地白了顧大槐一眼,相當不滿意他的作法。

欠打的東西,看她怎麼收拾這死賤種!

隨便拿了個東西,目光兇惡而貪婪的顧婆子是扑打過來。

「你再打我一下試試?嗯?」音節小小的勾了起來,帶著凌冽的冷。

把藏在背後那把磨得鋒利的柴刀拿出來,唬得顧婆子心口就是一跳,連忙收了腳。

顧晨看到床上的顧大槐眼角邊有一滴水珠緩緩滑落,對顧婆子的憎恨又添一層。

把柴刀手中一點一點地折彎,再慢慢地「嚓」地一聲低悶鐵斷聲,刀頭起碼有三四斤的柴刀被兩手輕鬆折斷。

「奶奶,你說,是你的脖子硬?還是刀硬呢?」顧晨微笑地說著,眼裡的寒冷濃到化不開。

「……」顧婆子徹底嚇傻了……。

刀刀刀……刀斷了?

顧晨嘴角微微挽著一道淺度走過來,眼露譏意看著震懾住的顧婆子,把折彎的柴刀放到她手裡,「奶奶,你以後當心點啊,脖子比柴刀容易折斷多了呢。」

她忍得……很辛苦了!再不給點顏色瞧瞧,都要忍出毛病來!

顧婆子徹底震住了,回過神撥腳就朝外面跑。

顧晨是不可能去跑她回來,只聽得她突然驚喜說話,「金娥,金娥,你來得正……喲哎……」

被人推倒地上的顧婆子扶摔疼的腰,又驚又怒盯著跟柳金娥一起進來的幾個陌生男人,「你們是誰!沒看到我……哎哎哎……」

一個眼裡凶光畢亂喚挪仍詮似拋油壬希在她嗷嗷慘叫里,陰沉沉開口,「你媳婦收了我大哥一百塊錢,答應好十天之內送個小姑娘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