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畫滿田園>第兩千二百零九十二章 怎能不嫉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千二百零九十二章 怎能不嫉妒

小說:畫滿田園| 作者:養只貓撓你| 類別:

反正回河灣村之前,自己也要去跟陳秀荷道個別的,正好這個機會就去了。

她也沒空著手,對於陳秀荷他們家,其實不缺錢,所以玄妙兒每次也不是特意的買什麼,為了顯示親近,拿的也都是些家常的,像親戚才能拿的東西。

這樣陳秀荷也是高興,偶爾烙餅包餃子的也給玄妙兒送來一些,這才更像是親戚。

到了陳秀荷的客棧,陳秀荷跟秦苗苗都圍著爐子坐著,客棧這時候基本沒有什麼客人了,剩下那麼一兩個,這一半天也要退房了,所以客棧里比較冷清。

玄妙兒進屋叫了聲表姑:「表姑,我過來看看你,過幾天就要回村了,之後就翻過年才能見了。」

陳秀荷見了玄妙兒來很高興,站起來:「妙兒來了,過來坐著,聽苗苗說你小年回河灣村去,我還想著這兩天去你那看看呢,你要回村過年的話,這邊年前要準備的東西可都備好了,我還沒去呢,你就來了。」她一如既往的熱情,還有話多。

玄妙兒走過去,把東西放在一旁的桌上:「這邊我都安排好了,今年都回河灣村去,鎮上就不留人了,也沒啥準備的。」

陳秀荷給玄妙兒挪了挪凳子:「說不讓你拿東西來,你就是不聽。」這也就是習慣的一句嘮叨,然後繼續道:「你的鋪子都是小年就開始閉店了?」

「嗯,早點休息,一年到頭了,也讓大家都能好好回家過個年,掙錢也不差那麼幾天。」玄妙兒一向把金錢看的不算是太重。

當然這些在陳秀荷和秦苗苗看來就是玄妙兒的一種變相的炫耀,因為玄妙兒對什麼都好像是那麼淡然,金錢名利她都看的很輕,可是這些她都有了。

不過陳秀荷就偽裝的很好,笑著看著玄妙兒:「妙兒就是不一般,做什麼事情都大氣,有大將之風範,這個可是一般男子都沒有的。」

秦苗苗也是勉強的道:「表姐就是比我們都強,也不怪我娘老是誇你。」

陳秀荷聽出來秦苗苗這個話里明顯的酸氣,她很會調和,看著玄妙兒撇撇嘴道:「看見沒有,有人嫉妒了,不過自己沒能耐不努力的就只有眼饞的份了。」說完陳秀荷爽朗的笑起來。

這明明是秦苗苗嫉妒了,讓陳秀荷這麼直白的說出來,反倒帶了些幽默的氣氛,讓周圍人也不自覺的跟著笑起來。

秦苗苗也知道自己的失態,這時候假裝的害羞道:「我保證我是我娘在道邊撿的。」

這母女兩這麼一開玩笑,剛才的話也就成了玩笑。

玄妙兒本就是知道他們是什麼人,所以沒必要去糾結那些事,也跟著嬉笑道:「原來表妹也是有嫉妒心的,我還以為我有個傻的表妹呢。」

這話逗的大家更是鬨笑起來,屋裡的氣氛也是越來越熱鬧了。

千落沒心沒肺的還是信任著陳秀荷他們家,笑的前仰後合的。

陳秀荷笑罷看著秦苗苗語重心長的道:「一直讓你多跟你表姐學習,你這都學哪去了?你這婚事我也沒法多說了,不過你也得爭氣點,自己有點骨氣。」

秦苗苗不喜歡聽這樣的話,在她的心裡,自己不比玄妙兒差,差的只是運氣,,但是現在還是要違心的說話:「娘,我怎麼能跟表姐比,表姐是鳳南國第一才女,我哪有那麼高的心氣。」

「你看看,我也沒說要比,就是要你能多學學你表姐,自己有點底子,以後不管是嫁給誰,都能不太委屈自己了。」陳秀荷說起秦苗苗的婚事仍舊是不太開心。

本來高興的氣氛說到秦苗苗的婚事,屋裡也都冷了下來。

秦苗苗心裡是一定要嫁給傅斌的:「娘,你就操心我的事了,反正我哥能給你找個好媳婦,到時候給你生幾個孫子,有你忙的時候。」

玄妙兒也幫著秦苗苗道:「可不是呢表姑,你就別操心了,其實苗苗心裡是有數的人,她以後不會差了。」

陳秀荷聽了玄妙兒的話嘆了口氣:「借你吉言,我就希望她別有什麼大事,平平安安的就好了。」

「其實也不光是表姑,我娘也是一樣,整天的擔心這個孩子那個孩子,擔心完了兒女擔心孫子,你們就是愛操心的命,你們學學我祖父多好?」玄妙兒也是為了讓氣氛好點,因為一會自己還得跟秦苗苗單獨說話呢,別讓他們母女生氣了,到時候自己想問的都問不上了。

果然說到了老宅的人,陳秀荷又來了精神:「我三舅那是被那個大白臉迷了心竅了,我們要是學他,那就有你們這些小的吃苦的了,他們這要過年了,沒出什麼蛾子吧?」

「我祖父前幾天病了,這段時間都在家躺著養病呢,那邊還算是消停,這要過年了,他們也是要準備過年的事,估計也沒啥折騰的了。」玄妙兒成功的把話題引到了玄老爺子那邊去。

陳秀荷聽完搖搖頭:「我看他們可不能輕易的就老實了,這過年了,還不得想著怎麼占你們家點便宜呢?」

玄妙兒就知道陳秀荷喜歡這話題:「我們分家了,祖父這病了應該在他們自己家養著,反正都分得清楚,也占不到什麼便宜。」

果然陳秀荷越說越興奮:「我知道你們家不差錢不差東西,但是以前那些事你得記得,不能就這麼忘了就過去了。」

「不能忘的,他們賣了我大姐,還要賣我弟弟,這些怎麼能忘了,我們家就算是再有錢,也不會便宜了那些人。」玄妙兒說的也是慷慨激昂。

「就是不能便宜了那些狼心狗肺的人,你爹娘就是心軟,你可得看住他們了。」陳秀荷好心的提醒。

「表姑放心吧,我們家還有我大姑和我二叔呢,他們看著我爹呢。」玄妙兒很親近的跟著陳秀荷說這個,因為自己不怕說這個,兩人都是用這個能更得到對方的信任。

陳秀荷點點頭:「也是,你大姑可是跟我脾氣像,有啥是啥,你二叔更是恩怨分明的人,這點我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