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劍道通神>第五十四章 無上無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四章 無上無上

小說:劍道通神| 作者:六道沉淪| 類別:

古道天音、九彩天湖、九彩天花。

異象紛呈,驚天動地。

所有人都驚呆了,不論是鬼族還是人族。

人族是狂喜,鬼族是驚怒。

怎麼會這樣?

雖然不清楚如此異象到底代表了什麼,但,對鬼族而言,絕非好事。

那人族,原本應該死亡的人族,此時此刻卻被九彩顏色的光華包裹起來,猶如水波蕩漾之間,彷彿與最上空的九彩天湖互相呼應,共同波動。

凝聚!

神海內的劍影,不斷的凝聚,愈發凝實。

當神海內的九彩光華盡數被吸收一空時,那劍影完全凝實。

一口長劍,位於神海正中心,劍柄朝上劍尖朝下,緩緩轉動著通體彷彿由神秘深邃的九彩神光鑄就,每一次轉動都閃爍出一種光澤,轉動九次時,便閃爍過九種光澤。

一開始,每一次轉動閃爍的光芒都十分強烈,但第二輪九轉時,光澤就變得柔和幾分,第三次九轉,又柔和內斂了幾分。

直到第九次九轉時,光澤已經變得微不可查,幾乎消失不見了。

那劍也通體變得通透,唯有一絲絲銀白從劍首蜿蜒至劍尖,看起來就像是透明水晶鑄就的長劍,中間有著一縷銀白絲線似的。

這一口長劍,精美得就像是世間最精緻的藝術品。

但千萬不要以為,那就是藝術品,這是利器,是殺戮利器。

陳宗可以感覺到,這劍器當中所蘊含的驚人的力量,那力量可怕到極致,完全凝聚在中心那一條蜿蜒的銀白色絲線上。

「此劍,由心,故名為……心之劍意1

霎時,彷彿天地響應,彷彿世界回應似的,那古道天音也隨之一變,變得恢弘變得浩蕩變得清晰,所有人都清晰的聽到兩個字,兩個不斷重複不斷迴響的字。

無上……無上……

當這聲音響起時,陳宗驀然握緊雙拳,內心暗暗激動不已。

無上……無上……

猶如神靈的誦唱與讚揚。

「無上,這是什麼意思?」所有人都感到不解,不明白這等誦唱所代表的含義是什麼,因為知識和傳承的匱乏。

但陳宗卻很清楚。

無上!

自己的劍意,終於打破極限,從頂階,蛻變提升為無上。

所謂無上,就是極致,就是至尊,無可超越的層次。

那麼,劍意達到無上之後,又有多大的提升?

陳宗不清楚,無法肯定,雖然能感覺到無上心之劍意內的力量很強,但十分內斂,內斂得連自己也無法精準的判斷出來。

並且,那力量還有一種難以捉摸的感覺,猶如心。

既然無法精準的判斷出,自己現在所掌握的力量到底達到什麼層次。

那麼,就用別人來試一試吧。

最好的對象,無疑就是之前一斧將自己的心劍道意斬裂斬碎的鬼王。

一時間,陳修也知道陳宗的打算,立刻避開那一尊戰力強橫的鬼王,以怒修羅的形態,殺向鬼森傑斯。

怒修羅形態之下,陳修的戰力起碼倍增,一對二時是拼盡全力的抵擋拖延,自身也受了不少傷,不過一對一,固然還是無法斬殺鬼王,卻已經可以抗衡。

鬼森傑羅立刻俯衝而下,身後的小型煉獄鬼門不斷相隨著,高高舉起那巨斧,猛然一斧劈落。

轟!

就像是一道黑色閃電撕裂長空般的,速度驚人,威力可怕到極致,散發出無以倫比的毀滅氣息,似乎將一切全部都摧毀一般。

這一擊,動用了鬼森傑羅十成之力,這一斧下,大地,將會被撕裂斬碎。

陳宗距離地面百米,抬頭仰望,天空彷彿都消失了,天地之間,唯有那巨斧劈落,劃出一道黑色的裂痕,散發出可怕至極的氣息,朝著自己劈落。

若是之前,面對這一斧,無論如何都必須避開,這鬼王的力量實在是太強橫了,完全勝過自己,無法硬抗。

但現在,卻是要試試。

伸手虛空一抓一握,心之劍意頓時出現在手中。

劍長三尺三,劍身透明,唯有一縷銀白色的絲線清晰可見。

一劍上挑,劍光逆流而上,霎時,一抹銀白劍光橫空殺出,與那巨斧劈出的黑色裂痕相比,就像是巨蟒對比細蛇一樣。

但,雙方接觸的剎那,巨斧一頓,被擋住了。

陳宗一劍橫空而起,完全架住了劈落的巨斧。

那劍與巨斧相比,相差太大了,卻可以將之擋住,叫人震驚不已。

鬼森傑羅滿臉驚駭,陳宗卻是閃過一抹意外喜色,旋即釋然。

無上劍意!

這才是無上劍意應有的威能埃

心之劍意,發乎於心,比心劍道意更加直接,心盛則劍強。

手腕輕輕一抖,霎時,劍身以驚人的高速震蕩,猛然將巨斧彈開,劍光一閃,彷彿銀芒炸裂似的,直接便殺向鬼森傑羅。

這一劍,極快!

威力,更是驚人至極。

鬼森傑羅根本就來不及閃避,只能勉強運轉巨斧,巨大的斧刃就好像是盾牌似的擋在身前,要擋住這一劍。

熟料,原本筆直刺殺而出的劍光卻忽然一顫,銀色絲線似乎爆發出無比驚人的威能,直接刺中那巨斧。

巨斧斧刃不僅很大,也很厚,並且堅硬無比,之前與心劍道意碰撞之下,絲毫都不損,單論硬度,已經達到了半神器的層次。

陳宗只感覺心之劍意刺中了斧面,無比堅硬,不知道是什麼材質。

頭頂上空的金色烈陽在剎那暴漲,光芒愈發強烈。

原本那金色烈陽是人頭大小,但現在,卻暴漲了好幾倍,比臉盆還要大上一圈,威勢驚人。

接著,那劍意劍光便帶著無堅不摧無物不破的驚人力量,鑽入堅硬至極的斧面,有一種誓要將斧面刺穿的堅決。

堅決!

那是發自於陳宗內心的堅決與渴望,是展現於劍的鋒芒與銳利。

霎時,一道劍光擊穿斧面,刺向鬼森傑羅,叫鬼森傑羅悚然大驚。

自己的巨斧,竟然被刺穿了?

簡直無法相信。

若非戰鬥過無數,歷經過無數的兇險,只怕那一道吞吐而出的劍芒,便會將自己的頭部貫穿。

雖然自己的體魄強橫,頭部也是無比堅硬,但對比起手中的巨斧來,卻還是存在差距。

一劍,擊穿斧面,這讓陳宗有點驚訝,但,又有種理所當然的感覺。

心之劍意!

無上劍意!

當有如此威能才是。

收劍,揮斬!

剎那,劍光凝練為一道絲線,練劍成絲。

陳宗發現,以心之劍意所施展出的練劍成絲,比之前更加輕鬆自如,完全在掌控當中。

那劍光所凝練的絲線,凝聚著無以倫比的可怕力量,直接殺向鬼神傑羅。

這一劍,並未直擊巨斧,而是繞過巨斧,展現出真正絲線一般的柔韌。

斬斬斬!

霎時,鬼森傑羅劈出數百斧,可怕的斧光斬裂虛空般的,威力強橫至極,將四周全部斬碎,以這等方式,來抵禦陳宗這一劍。

局勢,一下子反過來似的。

之前,是陳宗被鬼森傑羅壓制,只能勉力對抗,最後還是爆發出一切力量,要將之強殺,結果雖然打傷了鬼森傑羅,卻遭受重創,差點身死。

但現在,卻佔據上風。

如此戰力,提升了一倍不止。

但陳宗感覺,心之劍意的潛力,還不止於此,只是自己剛剛蛻變,還不夠熟悉。

心意劍流第一式:心動連環!

霎時,劍光破空殺出。

不是數百道弧線劍光,只有一道而已,卻是數百道所凝聚而成,看起來,似乎是筆直刺殺而出,但又像是弧線刺殺而出,叫人難以分辨。

鬼森傑羅只感覺自己的心神不可抑制的猛然一顫,一絲絲強烈的心悸感,從內心最深處滋生瀰漫而出。

劍光已然破空殺至。

閃避!

強烈的危機感和千錘百鍊生死撕殺出來的本能,驅使他在瞬間做出最準確的反應。

閃避的同時,巨斧猛然劈出,斧刃撕裂虛空,強橫至極,若是被劈中,陳宗會被直接劈開撕裂。

劇痛襲身,鬼森傑羅頓時知道自己中劍了,那一劍,雖然儘力的閃避,但還是沒有完全避開,而自己反擊的一斧卻直接落空。

肩膀被刺穿,可怕的劍氣,頓時從肩膀傷口處瀰漫開去,肆意絞殺。

背後的小型煉獄鬼門立刻湧現出一股黑煙,不斷從肩膀傷口處湧入,驅散肩膀處肆虐的劍氣,恢復傷勢。

陳宗眉頭微微一皺,真是麻煩。

之前與羅剎王一戰時,羅剎王就是憑著這驚人的能力,一次次受傷一次次自愈,十分難纏,那一次,還是自己突破,與分身聯手動手一切力量手段,將其身後的小型煉獄鬼門擊破,才將之擊殺。

若是沒有擊破那小型煉獄鬼門的話,對方就可以不斷的藉助小型煉獄鬼門的力量恢復傷勢和消耗的力量。

「以我現在之力,能否擊破那小型煉獄鬼門?」陳宗暗道。

這一點,無法肯定。

小型煉獄鬼門的強度驚人,哪怕是自己實力增強許多,也沒有什麼把握。

但,如果不擊破小型煉獄鬼門的話,就算是將這鬼王一次次的擊傷,也無法將之擊殺。

「我需要更強的力量。」陳宗暗道。

現在的實力,固然已經能與這鬼王正面激戰,並且將之擊傷,但想要將之擊殺,卻還是不夠。

那麼,只能繼續提升自己的提升,變得更加強大才行。

思維如閃電般的一閃而過,陳宗立刻看向了遠處的鬼族大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