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十九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轟隆鹵的一聲巨響,劍訣雖然射向了大殿,但是大殿有陣法和禁止守護,僅僅是在一層薄薄的隔膜上面突然激蕩出了一陣小漣漪罷了。

雖然並沒有對大殿造成什麼影響,但是這一聲憑空出現的爆炸聲,還是將東華羽凡的耳心炸得生痛。

隨之而來的還有自己師傅的虎吼,已經各方關注著發來詢問的信息。

好吧,東華羽凡知道,自己這次在無意間是真的闖禍了,不僅是闖禍了,還尼瑪闖大禍了。

一想到這裡,東華羽凡的心抽痛抽痛的,顧不得想起他,趕緊將木劍收到戒指裡面,然後快速的逃離現常

古往今來,估計只有自己一人敢攻擊千古冷的大殿了吧。

雖然自己是無意的,但是誰讓這把劍當時對準了大殿門口。說不怕是假的,畢竟當時還是聽到師傅的怒吼的。

躲在房間裡面,走來走去,明明感覺到門外漂浮了不少的傳訊紙鶴,可是東華羽凡就是不敢捏開看看。

「以為躲著就不會懲罰你了?還不趕緊給我出來。」

就在東華羽凡心神不定的時候,師傅的聲音頓時在她耳邊響起。好吧,此時的她總算是覺得安心了。

拖著步子往大殿走去,剛到門口,就感覺到殿內有好幾道氣息。沒想到居然把其他峰的尊者都招惹過來了。咬了咬牙,東華羽凡知道,無論怎樣都會被罰。

破天荒的,進去之後,師傅並沒有呵斥她,反而是一臉淡淡的看著東華羽凡。對上師傅的視線,東華羽凡的脖子忍不住縮了縮,見師傅的樣子,似乎並不像特別生氣的樣子,只不過東華羽凡的功力不到家,看不出他神色裡面所包含的其他意義。

餘光看到各峰尊者,東華羽凡連忙垂下頭,恭敬的行了禮說道:

「弟子拜見師父,拜見各位尊者。」

「哼。」

其他幾位還好,並未回答,倒是哪位紅衣尊者,似乎從剛開始選徒的時候,就對自己印象不大好,此時依舊是冷哼一聲。

不過或許是因為千古尊者在,到沒有喧賓奪主的先說什麼。

沒人叫自己起來,東華羽凡只能認命的跪在地上。

「東華羽凡,你可知罪。」說話的是掌門,見千古尊者並未開口,雖然他管不到千古冷的事情,但是自己好歹是掌門,還是有發言權的。

「弟子知錯了。」東華羽凡說的是知錯了,並未說之罪。

若真是有罪的話,那意義就不一樣了。

況且,自己原本就不是有意的,若以此給自己冠上一個無視宗門的罪名,豈不是虧大發了。

掌門並沒有真的想要發落她,而是看了一眼千古尊者冷清。

「爾雖無意,卻是這千百年來唯一一個觸動千古冷陣法的弟子,為師若不罰你,於宗規不合,去思過崖閉關一年吧。」千古尊者瞥了一眼東華羽凡,這才開口說道。

實際上,東華羽凡也知道,這次絕對是要受罰的,雖然不知道被罰什麼。而且,不管是在現代還是在此時,東華羽凡都覺得,任何人相處是需要時間的。自己和這個便宜師傅也是一樣的,此時的他和自己並沒有過多的接觸,就談不上有什麼師徒情誼。所以,此時有這個懲罰,東華羽凡也就認了。

左右不過一年,對於修真者來說,一年的時間不過一睜眼一閉眼罷了。

「弟子遵命。」

東華羽凡叩首。

「你選著吞天劍訣?」

迦南尊者見東華羽凡領了罰,突然冷冷的開口問道。

東華羽凡知道,這位尊者實際上性格就是非常清冷的,倒不是針對自己一個人。況且她之前還想要受自己為親傳弟子,因此東華羽凡對這位尊者倒是挺有好感的。

「回尊者,正是。」

回答后,並沒有聽到她的回答,不過卻聽到有人站起來的聲音。

「不過一個剛入門的鍊氣期弟子,居然如此不自量力,果然不愧是冷師兄的弟子。」飛雪峰的鐘凝血忍不住嗤笑了一下,輕蔑的看著東華羽凡說道。

這個眼神,讓東華羽凡特別的不舒服,可是一想到自己現在在別人眼中就如同一隻螻蟻,就知道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冒頭說什麼。畢竟人家是尊者,而自己不過是一個弟子。但是聽她這個語氣,雖然明面上是在嘲笑自己不自量力,實際上卻是針對自己的師傅,千古尊者冷清。

莫非,她和師傅有過節?

一想到這裡,東華羽凡忍不住抬眼看了一下自己的師傅。

剛開始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覺得他似笑非笑的樣子像是一個老狐狸一樣,可是此時師傅卻再次輕笑了一聲。不是狐狸,卻帶有一種風華絕代的光華,瞬間,東華羽凡覺得,自己師傅的形象在心裡頓時高大了起來。

真心,是美男呢。

「不勞鍾師妹憂心,本尊的弟子,自有本尊教導。」說還,美男師傅站起身,走下來,將東華羽凡拉起來說道:

「領了罰便去吧,雖是懲罰,修鍊不可鬆懈。」

「是,師傅。」東花羽凡的語氣稍稍鬆快了一些。

對著其他的尊者行了個禮,就直接退了出來。至於之後,他們在大殿裡面說了什麼,就和東華羽凡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了。

回到房間的時候,就看到雲梨滿臉焦急的站在門口,走來走去,見到東華羽凡的時候,眼睛一亮,快步跑了過來。

「小姐,你有沒有怎麼樣?聽他們說您吧大殿炸了?」

「你覺得可能嗎?」東華羽凡一臉黑線的說道。

「婢子……啊不,我也不知道,不過小姐您現在應該辦不到吧?」雲梨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這才說道。

見雲梨這副模樣,東華羽凡笑了笑,雲梨沒有東華羽梵谷,此時這副樣子,突然戳中了東華羽凡的萌點,遂點了一下她的額頭,說道:

「當然辦不到了,你家小姐我現在在別人眼中不過一介螻蟻,怎麼可能撼動千古冷這座陣法層層的大殿。」東華羽凡說著的時候,突然想起了飛雪尊者那輕蔑的語氣,沒來由的,心裡有些不舒服,因此話裡帶著自嘲。

儘管雲梨比東華羽凡大兩歲,但是雲梨卻是實實在在的小孩子,當然並沒有聽出她話里的其他意思,只不過她卻知道,東華羽凡有些不開心。

「小姐,我做了一些好吃的,要不要去吃點東西。」雲梨不知道怎麼安慰自家小姐,只能岔開話題說道。

「好啊1受罰了估計就吃不到雲梨給自己準備的好吃的了,當然不能夠拒絕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