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八十六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六章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因著要進入城主府,東華羽凡自然是不會像之前那樣低調了。

把給風傾塵帶的紗帽收了起來。

說起來,要進入城主府,以東華羽凡如今的修為是肯定進不去的。不管什麼地方,實力就是證明。哪怕是一個高明的醫師,若是實力微弱,也是有心無力。況且,東華羽凡對於醫師這一職業,真心不了解。

「等會你只管往那兒一站,把氣勢搞起來。」東華羽凡搖了搖手,對著拉著自己的風傾塵說道。

風傾塵雖有些不明白,不過還是點點頭同意了。

等到感受到風傾塵身上那若有似無的威壓時,東華羽凡讚賞的看了一眼他,然後豎起了大拇指。這才踏步往前面走去。

這兩日城主府內人來人往的,因此一到門口就有人迎上來。

東華羽凡詫異不已,沒想到,這人居然是築基期的修為,比自己還要高一些,當下臉上掛著一絲微笑說道:

「道友你好,晚輩玉虛宗千古冷座下弟子東華羽凡,聽聞貴府公子之事,便攜好友前來,希望能盡綿薄之力。」東華羽凡說著,便將自己的身份玉牌取了出來。

這種東西都是做不得假的,且各城鎮與五大門派皆有牽連,因此那人一觀,便知真假。確認之後,當下臉上便帶著一絲微笑,帶有一絲恭謹,卻並不巴結,想來心性也是不錯的。東華羽凡就喜歡和這些人打交道,因此對此人也有一絲好感。

「原是千古尊者的弟子。這位前輩與東華道友這邊請。」男子見兩人中,風傾塵冷著臉,其身上威勢驚人。比之城主不慌多然,心裡驚詫不已,臉上確實不顯,只笑著引路,卻不多話。

侍者將兩人帶入大廳之中,便離去了,只是卻並不是往大門口的方向走。東華羽凡心裡有些猜測,卻並未開口。

大廳裡面原本還有不少的人,均是從四方趕過來的。看來這碧水瓊漿的吸引力還真不是一般的少。這裡面不少人的修為都讓東華羽凡感覺到心驚,不過也有不少的小輩,想來應該是和家裡長輩一起來長長見識的。

侍女將靈茶奉上,東華羽凡端了一杯放到風傾塵面前。說道:

「老大。先喝口茶吧。」

猶豫東華羽凡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他,乾脆就叫老大,風傾塵沒有反對,變就這麼喊下來了。

許是見多了來人,大廳裡面先進來的不過是微微瞥了一眼兩人。當發現其中之一的男子修為之時,也是一頓,交談之聲倒是小了不少。之時風傾塵冷著一張臉,原本有心想要過來結交一番的人。也頓足沒有過來。要知道不少高階修士都有很多怪毛病,若是不小心犯了忌諱。得罪了人,就不好了。

「好。」風傾塵因著是東華羽凡遞過來的,忽然一笑,只覺得彷彿一座冰山都化開了一樣,整個屋子的溫度突然正常了不少。

「咦,你們也來了,真是好巧。」藍櫻坐在最裡面,也是剛發現東華羽凡他們進來了,想和師門長輩皆在,心裡有了一絲底氣,拉著尹幽妍大著膽子走了過來。

東華羽凡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她早就知道說不準會遇到,心裡已經有了一絲準備,沒想到這個藍櫻居然真的會過來。尹幽妍倒是依舊有些害羞,輕聲說道:

「你們好,真是好、好巧。」

「尹道友別來無恙,沒想到短短几日居然碰面三次,看來也是緣分了。」東華羽凡既然已經公開了身份進來,自然是不好再同以往那樣拂了朝雪派弟子的面子。畢竟五大門派想來同氣連枝,當然,這些都是明面上如此,暗地裡,五大門派的爭鬥也是層出不窮的。

「不知這位師姐適合門派?」尹幽妍見東華羽凡這次居然主動與她說話,心裡一喜,又見東華羽凡臉帶微笑,語氣和善,忍不住開口問道。

「在下玉虛宗千古冷座下弟子東華羽凡。」

「那東華羽仙是你何人?」藍櫻聽到東華羽凡的名字,突然想起牽連日遇到的女子,便好奇的問道。

「同父異母的姐姐罷了,不過我和這位姐姐自小關係不太好,倒是讓師妹見笑了。」東華羽凡聽到這話,語氣便有些淡淡的了。沒想到這個藍櫻倒是如同原著一樣,和女主認識了,只是不知道兩人的關係到底如何。

因著東華羽凡輩分不一般,對於兩人倒不用太過於恭敬,只要不失了禮數便好,儘管前兩天已經失了禮數,可是前兩日她並未告明身份,如今既然表明了,明面上還是不能太過於沒臉。

藍櫻聽聞,倒也沒說什麼,心裡怎麼想的,東華羽凡就管不著了。

倒是尹幽妍詫異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說道:

「前兩日我和師姐曾偶遇過那位東華道友,那位東華道友似乎甚是狼狽,也不知是遭遇了何事。」說完,臉上還帶著一絲擔憂。

藍櫻見此笑了笑,說道:

「師姐勿怪,尹師妹自小性子單純,涉世未深。」

原本東華羽凡也說了和東華羽仙關係不太好,別人不知道,她也是通過凡世測試靈根才進入的宗門,通常凡界家族裡面的事情,她也算是了解。不是同母所生的姊妹,到底不是一條心的,不是仇人就不錯了,更別說關係好了。如今這尹師妹還未那東華羽仙擔憂,若是東華羽凡不高興的話,那……旁邊的風傾塵會不會更加不理睬她們。

說完,藍櫻還專門看了一眼風傾塵,見他面帶冷色,身體周圍皆是冷冷的一片,有感覺他身上隱隱的威壓。心裡已是詫異。沒想到這位謫仙一般的人居然是位高階修士。這些藍櫻的眼中更是火熱,有這樣的人在身邊,在這強者如雲的修真界也算是有個安身之處了。

她很了解實力的重要性。別看她此時拜了豐藍尊者為師,到底不過是普通弟子,且在門內無任何親朋好友,若不是與尹幽妍結識,只怕在門內也不太好過。況且她資質不過中上,能夠成為豐藍尊者的弟子,又有哪一個資質是不好的。所以她很清楚。有一個靠山是多麼的重要。

想到此,她倒是非常羨慕東華羽凡。千古尊者在整個修真界都是威名遠揚,況且如今又已是渡劫期修士。想來要不了多久就能夠飛升仙界,這可是每一個修道者都嚮往的事情呢。

「師妹,師傅不是叫你們不要到處亂跑嗎?」正在此時,一個身穿白色衣袍的男子突然走了過來。對著尹幽妍開口說道。語氣隨時責備,但是眼中倒是含著寵溺。

「師兄,這位是玉虛宗千古尊者的弟子東華師姐。東華師姐,這是師兄溫子然。」尹幽妍見溫子然過來,臉上帶著欣喜,便開口對著溫子然介紹,只是因為他們一直為得知風傾塵的性命,倒是看著風傾塵的時候有些尷尬。

「還未請教東華師姐。這位那個門派的前輩?」藍櫻趁機便開口問道。

東華羽凡對著溫子然拱了拱手,這個溫子然外表看上去倒像是一個正人君子的模樣。溫潤如玉,人如其名。修為甚至已經到了築基期後期的樣子,想來資質也不凡。

「溫師兄好,這位是在下好友風前輩。」東華羽凡並沒有將風傾塵的名字告訴他們,不知道怎麼的,就是心理不想,反正就算她這樣說,風傾塵也不會反對。

果然,東華羽凡看向風傾塵的時候,正巧看到他看著自己微微一笑。不過因為他修為高,倒是不必對這些小輩一般見識。

雖然風傾塵可以不用理會他們,但是溫子然卻不會失禮,這對風傾塵行了個禮道:

「見過風前輩。」

風傾塵也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句,便垂下頭,不想說話。

東華羽凡也只能無奈的聳聳肩。

實際上她對於尹幽妍和這個溫子然還挺有好感的,溫子然進退有度,說話溫和,長相雖不至於讓人驚艷,但是也算是帥小伙一枚了。或許是見了如師傅和風傾塵這般的人,東華羽凡對於美男的抵抗力便搶了不少。因此,也有心想要結識一下這兩人。

至於,藍櫻,就算了吧。

她和東華羽仙是好友,且對於風傾塵有覬覦之心,東華羽凡下意識的就將她排除在外了。

因著幾個人都是年輕人,很快便聊在了一起,期間溫子然離開了一趟,沒過多久就在此回來了。聊著聊著,尹幽妍邊比之前放得開了,許是不熟的緣故,所以每一次,東華羽凡看到她的時候,小姑娘都是臉紅紅的。

「羽凡師姐真是厲害,居然都築基了,我也不過比師姐小兩歲,還在練氣期徘徊。」尹幽妍說到這裡的時候,嘟著嘴,看著東華羽凡的時候兩眼冒著崇拜之色。

東華羽凡哭笑不得,說道:

「你看溫師兄也是築基期修為啊,且看溫師兄氣息渾厚,沉實,想來過不了多久便能突破結丹期了吧。」東華羽凡說道這裡的時候,也是一陣感嘆,看來這溫子然的資質還真是好,不過聊了之後,東華羽凡才知道,這溫子然不過二十幾歲,想來在三十多歲突破結丹也是輕而易舉的吧。

「師兄修鍊刻苦,好幾次我想找師兄玩,師兄都在閉關,可沒趣了。」說道這裡,尹幽妍對著溫子然癟了癟嘴。

「你呀,要是用一半玩的時間修鍊,早就突破至築基期了。」櫻藍笑著指了指尹幽妍的鼻子,語氣之中頗為寵溺。

只不過東華羽凡卻能感覺到,溫子然對這個櫻藍似並不尹幽妍那麼親厚,甚至有些淡淡的。不過別人門派內的事情,不管她事。只是今日結識了兩個朋友也算是好事,畢竟在修真界,任何意見小事情,都有可能改變命運的。

溫子然也是存了想要交好東華羽凡的心思,不然以他的修為,也用不著陪著這三個小女子。雖然旁邊還有風傾塵,但是只要是長了眼睛的人,都不會去招惹。

說話期間,東華羽凡見櫻藍頻頻看向風傾塵,心裡隱隱有些悶悶的,但是因著尹幽妍和溫子然的關係也沒有多說什麼,到底是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怪怪噠的感覺。對於櫻藍就更是不喜了。

沒多一會,就有人來叫三人回去了。尹幽妍剛認識了新朋友,還有一些意猶未盡,當下便留了傳音玉符與東華羽凡,並說道:

「師姐以後若是到了東域,可傳音給我,到時候幽研定要好好盡一盡地主之誼。」

「那是自然。」東華羽凡笑著點頭接下。

溫子然也笑著點頭離開,就連藍櫻也都是如此。

他們一走,身邊頓時清靜了不少。

「你都未曾對我如此笑過。」

待到他們一走,風傾塵便對著東華羽凡開口說道,語氣說不出的委屈,在對上那一張臉,東華羽凡還真是有些於心不忍。

「對不起啊,他們是朝雪派的弟子,若只是他們的話,不予理會也沒事,可是這裡到底有長輩在,太過於拂了面子對大家也不好看。」

看到東華羽凡這麼認真的解釋,風傾塵點點頭,卻將東華羽凡的手握得更緊了一些。

說起來東華羽凡也有些臉紅,之前和他們三人笑談的時候,都忘記自己的手被風傾塵握著,只怕他們也是誤會自己了。還好東華羽凡臉皮厚,只是一想便將這個事情拋諸腦後了。

只是……

東華羽凡看了看風傾塵,突然想起前天他認真的說『我喜荒時候。當時東華羽凡並未放在心上,畢竟兩人差距太大,她也從沒想過這件事情。可是今日突然想起,還真有些怪異。

風傾塵畢竟失憶了,其之前肯定也不是一般人,也不知道他有沒有雙修道侶,若說有的話,自己這樣頗有第三者的嫌疑,雖然她現在對風傾塵並沒有什麼想法。可萬一有一日風傾塵的家人或者師門之人找來,別人可不會這麼認為的。

再則,高階修士的年紀通常都不小了,東華羽凡還是有一些接受不了,就當她思想落後也好,總覺得和一個比自己大那麼多的人在一起,怪怪噠。說不定風傾塵的年紀都能當她的祖輩了。

「你先放開我吧,我是不會走的。」東華羽凡突然沉沉的說道,一邊快速的抽回了自己的手。

風傾塵搞不懂為什麼東華羽凡的心情似乎有些不好,遂開口問道:

「你不開心?」

東華羽凡看了他一眼,眼力勁倒是挺好。

「回去說與你聽。」

他一開口問,東華羽凡就暗道自己太衝動。若是真的把想法說了,指不定風傾塵會怎麼樣呢,畢竟他此時腦子不正常,沒有回憶。在他的世界,此時就只認識自己。東華羽凡懂那種感受,此時他就只認識自己,說不得他此時的喜歡也不過是下意識的依賴罷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