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八十九章 對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 對戰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原本去朝華谷不過一日半的路程,結果卻是用了兩天才到達。一路上雖沒遇到什麼危險,但是也發生了一些令人不太愉快的事情。

朝華谷的外圍有門派弟子駐守,若是五大門派的弟子進去便不需要交任何的靈石,若是散修進入的話,就必須要交靈石才能進去了。

為此,很多散修心裡都是敢怒不敢言。

沒辦法,五大門派的名頭太響了。況且散修均無甚背景,也不敢惹這些龐然大物。

東華羽凡幾人走入入口的時候,看到駐守弟子的服飾,並不熟悉,想來應該不是玉虛宗的。見尹幽妍他們幾人臉上也沒有格外的表情,想來應該也不是朝雪派的了。

取出身份玉牌證明了身份之後,幾個人便被放行了。

走進去之後,東華羽凡才看到一處巨大的水簾,似能照印出人影一般,東華羽凡好奇的看了看,覺得十分新奇。不過想來這個應該就是進入朝華谷的入口了。

通常這些地方為了防止有人硬闖,都設置了禁制的,只有持有入谷之時分發的玉牌或者五大門派弟子玉牌才能夠進入。

溫子然率先拉著尹幽妍進入了裡面,兩人的身影沒入水簾之中,慢慢的水簾激蕩開幾圈波紋之後,慢慢恢復平靜。東華羽凡看了看剩下的三人,搖了搖風傾塵的手,風傾塵會意,取出入谷之時發的玉牌,拉著東華羽凡也緊隨其後。

葉迦也不等東華羽仙和藍櫻。直接跟在東華羽凡的身後進入了。

「哼,還真是趕去投胎呢。」藍櫻見人走完了,臉上頓時一跨。忍不住心裡的嫉妒,直接破口而出,不過說完之後,才覺東華羽仙在身旁,這樣會不會有損自身形象?

好在東華羽仙此時心裡也是慢慢的嫉妒和不甘,同聲敵愾的說道:

「便是如此了,我這妹妹從小不把我放在眼底。此時說不得更是想要將我除之而後快了。」

「莫怕,羽仙妹子,我定不會讓你有事的。」藍櫻見東華羽仙如此。心裡頓時舒服多了,有人比較,才覺得自己也是不錯的。況且東華羽仙各自嬌小,人又嬌弱。一蹙眉。別說男人。就是她這個女人都忍不住語氣緩和不少。

「多謝藍師姐了。」

東華羽仙面帶欣喜的道了謝,斂下眼,裡面卻滿是諷刺。對於藍櫻她實際是很看不上的,在門派不受重視,若不是結識尹幽妍,恐怕比自己還不如呢。

只怕自己真的和東華羽凡起衝突,她不逃之夭夭就不錯了。東華羽凡在上次沒死,在想要幹掉她就不那麼容易了。更別說。現在她身邊有一個來歷不明卻修為高深的風傾塵。

她是千古尊者的親傳弟子,手中肯定有底牌。再則以千古尊者對她的喜愛。身上好東西肯定不少。一時之間,又嫉妒又羨慕,恨不得以身替之。

進入谷中,東華羽凡只覺得眼前一晃,彷彿就是進入了一個房門一般,身上也沒有什麼不適。一瞬間便來到了一個青草碧綠的地方,這一片茫茫的全是草地,東華羽凡神識探了探,周圍沒有任何的人活著妖獸。

「老大,有沒有發現有何不妥?」東華羽凡忍不住開就問道,可是一轉頭,哪裡還有風傾塵的身影。

咦?怎麼一轉眼只見,人就不見了。

「東華師妹不用擔心,想是前輩修為太高,而此地對修為有限制,應該是去了別處吧。」溫子然看東華羽凡的樣子,便猜出來了,想著從前師傅對他說過的,便說道。

聽完溫子然的話,東華羽凡到時放心了下來,只要不是消失了就好。不過轉念一想,他此時可不就算是消失了吧。只是沒有風傾塵在身邊,東華羽凡到底還是有些不習慣。

想想還是有些可怕,沒想到短短几日,自己居然已經習慣了風傾塵在身邊。習慣還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呢。咬咬牙,鎮定的問道:

「溫師兄可知此地是何處?」

對上她有些擔憂的眼神,溫子然倒是溫和一笑:

「無事,我從前有到過這裡,直接往南邊走便是了。」語氣不緊不慢,聽上去卻讓人異常的安心。

隨後進來的藍櫻和東華羽仙對視一樣,他們剛好是在溫子然說道風傾塵去了別處。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些不一樣的神色。相視一笑,倒是什麼都沒說。

尹幽妍也有些鬱悶,一想到風傾塵不在,小臉也是一垮,好在因為還有任務在身,也沒有說要去尋的話。

要說最高興的,恐怕就是葉迦了吧。

風傾塵不在,他順勢就走到了東華羽凡的身旁。東華羽凡因著心裡有些煩躁,便也沒有理會,只是東華羽仙眼中的恨意更深了。一個風傾塵不夠,如今卻又來一個葉迦。

私心裡,東華羽仙已經將葉迦放入了自己這邊了,如今葉迦居然也跑到了東華羽凡的身邊,差一點讓她就這麼爆發了。只是眼中泛著霧氣,臉上卻是半點恨意也無,看向葉迦之時滿是幽怨。藍櫻在她身邊,東華羽仙的變化,也是看在眼裡。風傾塵不在東華羽凡的身邊,她心裡還是有一絲竊喜的。

藍櫻知道,風傾塵對她不假辭色,她雖有心結識,奈何人家無意,也只能歇下這份心。不過通常有的人心裡會很奇怪,自己得不到的,別人得到就會不舒服,若是別人也得不到,便覺得平衡不少。此時東華羽凡獨自一人,她心裡變暢快不少。

「羽仙師妹,我們也去吧。」也不知道藍櫻究竟就沒有看到東華羽仙此時的表情,又或許是故意裝作沒有看到。如此說道。

東華羽仙恨恨的咬了咬牙,不著痕的在臉上輕抹兩下不存在的眼淚,掛著一絲微笑。溫和的說道:

「好埃」

果然如溫子然所說的那樣,往南走了不過半日,便遇到了好幾撥人。

只是看這些人的樣子,應該都是散修。好在幾個人人多勢眾,且大多都是築基期的修為,也沒有遇到什麼麻煩,只是東華羽仙的容貌。還是讓不少的人回頭看了看。

可是快要進入亂世林當中的時候,卻遇到了一波攔路之人。

雙方對峙著,東華羽凡能夠在他們身上感覺到隱隱的殺氣。這些人目光兇狠,山上血氣十足,想來應該是想要殺人奪寶了。繼續幾人還好,東華羽凡唯一有些忌憚的便是站在中間的那個男子。身上的修為有些看不透。氣息似乎比葉迦還要渾厚一些。應該也是結丹期的修士,甚至很有可能結丹中期的修為了。

「呵呵,在下倒是不欲為難諸位,只要諸位留下儲物袋,便放了諸位。」中間的男子長得倒是不差,身高中等,說話的時候,臉上帶著笑容。整個人更像是一介文弱書的打扮,怎麼看都不像是結丹期的修士。

「諸位道友。是否有所誤會。」溫子然見大家都沒有說話,走出來將尹幽妍護在身後,對著幾人拱了拱手,開口說道。沒辦法,若只是幾個築基期修士的話,還好對付,可若加上一個結丹期修士,就不好辦了。

「誤會倒是談不上,只是若要經過此地,不付出一點代價可是不行的。」依舊是那個男子在講話,只是此時他的眼中閃過一絲陰鬱,臉上笑容漸褪。

「我等是朝雪派弟子,還望這位道友能夠給點面子。」溫子然依舊是一幅溫和的模樣。

可是此時看來,應該是談不攏了。

「溫師兄和他們廢話那麼多幹什麼,此等散修連因果報應都不顧了,料想應該不是什麼好人。」藍櫻冷哼一聲,見對面的人皆是隨時警惕預要進攻的樣子,忍不住開口喊道。

溫子然當然也知道這些人不是什麼好人,應當是些亡命之徒。他只是想試試能否有緩和的餘地,怕傷著尹幽妍。畢竟在這裡,就她的修為要弱上稍許。

「師妹,等會小心。」葉迦見兩方對戰已是不可避免,輕聲在東華羽凡的耳邊說著。而後,率先走了出去,取出靈劍,冷著臉,對著那個男子。

「在下玉虛宗葉迦,前來領教閣下。」

也幸好有葉迦在可以牽制一番此人,東華羽凡這邊的壓力小了不少。她手中有靈器在,對上築基期中期都能有一站的可能,築基後期雖然有些勉強,但是打不過卻也能讓自己不被傷著。

而此時東華羽凡對上的僅僅是一個築基期初期的,這倒是讓她鬆了口氣。出手之時也是遊刃有餘,雖然對方身上殺氣連連,但是東華羽凡也不是真的小孩子,冷笑一聲,直接對上,招式雖然簡單,但是勝在凌厲。

那人見東華羽凡久攻不下,咬咬牙,竟然換了一個攻擊對象,而此時所換的竟然是最弱的尹幽妍。

「靠。」東華羽凡忍不住爆粗口,正待上前相救,沒想到另外一個身影從身後襲來。

東華羽凡往左邊一躲,失去了這個機會,便被此人纏上了。眼見尹幽妍節節敗退,東華羽凡心裡也有些著急。練氣期與築基期可是天壤之別,此時的尹幽妍如何也不是築基期修士的對手的。就在東華羽凡以為尹幽妍沒救了之後,只見尹幽妍咬咬牙,突然往後退了兩步,手對著腰旁一拍。

頓時一個銀白色的小狼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竟然是一隻契約妖獸,成年之後可達到七階的銀雪狼。雖然聽上去挺厲害的,可是此時的銀雪狼不過三界巔峰的樣子,顯然還是未成年。見銀雪狼皮毛柔順,通體白色,脖子上系了一根小鈴鐺,尹幽妍平時應該是對它不錯。

銀雪狼一出來便對著那攻擊的男子齜牙咧嘴,一通怒吼。男子一頓,竟然是嚇了一跳。不過到底是未成年,聲音雖大,氣勢卻不足。

男子獰笑一聲,見此,便覺不足為慮,再次攻上。沒想到尹幽妍和銀雪狼雖然都未至築基期,但是一人一妖獸配合的相當的好,你攻我守,你踢我擋的,倒是勉強能夠應付。

東華羽凡放了下心,冷笑一聲,左手突然一揮,幾道冰凌瞬間朝著那人激射而去。

那人一個躲閃不及,竟然被擦傷了手臂。頓時,整個手便被冰凍上了。東華羽凡趁機而上,吞天劍訣第一招揮斬而下。那人的整個手臂便被靈劍削掉。趁你病要你命,東華羽凡可不想手下留情。若是他有了喘息之時,使出底牌的話,說不得就沒辦法斬殺他了。

趁他跌落之際,東華羽凡心一狠,冰凌再次揮出,靈劍隨後而上,竟是對著他丹田而去。東華羽凡也知道毀人丹田有些狠毒了些,但是這些人殺人奪寶更是狠毒。況且攻擊丹田最是便利,只要丹田被毀,任何的法術都沒有辦法使出了。

只可惜,眼看冰凌凌射而去,居然被人一道劍氣彈開。

而東華羽凡的劍氣也被反彈開來,好在有冰凌擋了一道力,東華羽凡倒是並無大礙,不過後退了幾步,胸口有些發悶。

「呵,小姑娘年紀不大,倒是心狠。」

擋住東華羽凡的正是那個結丹期修士。

沒想到他和葉迦戰鬥的時候,還有餘力救自己的同伴。不過葉迦也不是吃素的,眼見東華羽凡吃虧,一發狠,捏碎一顆中品靈石,再次攻上。

此時不過幾息,那個男子此時已經後退幾十米遠,東華羽凡想要追上去卻又被人纏上。

心裡卻是越大越煩躁,吞天劍訣使得越來越順手,體內的靈力快速的運轉,到最後,心裡煩躁的感覺竟然慢慢的消失了。而東華羽凡的攻擊越來越凌厲。不過此時東華羽凡竟然是半分感覺都沒有,感覺自己彷彿進入了一個玄而又玄的境界,天地獨我一人,一招一式只見,彷彿能夠看到流光閃過。

那些快得抓不住的東西讓東華羽凡忍不住加快了手中的動作,不知不覺,吞天劍訣第二式慢慢的從她手中使出,雖然仍然有些生疏,但是並未停滯。

她有種感覺,如果這次能夠一鼓作氣的繼續使出吞天劍訣,對自己有很大的幫助。進入這種無我狀況的東華羽凡絲毫感覺不到體內靈力的枯竭,只覺得天地間的靈氣源源不斷的進入體內,生生不息。越打就越是起勁,每一式都反覆演練好幾遍,腦中自動響起劍訣,更加行雲流水,順暢無比。

徜徉在領悟中的東華羽凡沒有感覺,可是和東華羽凡對招的男子卻是節節敗退,心裡苦不堪言。原本接過的招,再次對上,他驚恐的發現,自己居然還是接不祝不多時,身上已有不少的傷痕,偏偏這些劍傷古怪,大有繼續蔓延的姿態,還泛著黑氣。

吞了不少的丹藥,才堪堪將這黑氣遏制。只是他體內的靈氣也快要枯竭,只怕抵擋不住多久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