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九十章 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章 逃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幾番來回,雙方竟然打個平手。

東華羽凡見葉迦雖然略有吃力,但是臉色平常,想來應該是能夠應付的。又見尹幽妍雖然修為不濟,但是身旁有契約妖獸相助,也算是不相上下。

最輕鬆的應當算是溫子然的,他本就是築基期後期的修為,這些人中,除了那個結丹期的修士,其餘的大多是築基中期或者初期的,倒是沒有後期的。因此溫子然解決了幾個之後,便去幫助葉迦了。饒是如此,三人也不過打成平手的樣子。

藍櫻和東華羽仙雖然都是女子,但是招式也是狠辣,除了衣衫略有凌亂,倒是並未受傷吃虧。

估計要不了多久,應該就能夠分出勝負的,只是讓東華羽凡有些擔憂的是。就算幾人真的贏了,進入亂石林遇到一些危險說不定也難以敵對了。

一劍刺穿了某個築基期初期修士的肩膀之後,東華羽凡神色凌厲,心知不能這麼拖下去了。這些人都是一些不計因果的亡命之徒,若是真的魚死網破,少不得自己這邊的人會吃虧。

好在他們幾人也都知道,葉迦大喝一聲,和溫子然縱身往後退去。

「哼,今日便饒你們一命,他日青山不改,綠水長流。」頭頭冷哼一聲,知道這塊骨頭是啃不下去的,只用那一雙如毒蛇般陰冷的眼睛死死的記住了每一個人的長相。

他常年混跡於此,仇人不計其數。可是還沒有什麼人能夠讓他持此大虧,因此早晚會將這個場子找回來的。東華羽凡從他的眼神當中感覺到一股很不好的預感,說不得以後還真有可能會遇見。只怕到時候就不是那麼容易脫生了。

「此人神色兇狠,怕是陰險狡詐之徒看,若以後遇到,還是避開為好。」溫子然淡淡的搖了搖頭,走到尹幽妍的身旁,見她無事,這才放心下來。

「怕他作甚。此等姦淫之徒,天地不容,等過幾年。大家修為有所長進,豈會怕他?」藍櫻冷哼一聲,捏碎一顆丹藥,眼中略有些心疼之色。不過隨後還是講捏碎的丹藥輕輕敷在手臂之上。沒一會,手臂之上的傷口便止住了血,最後結痂乃至脫落。新生的肉粉粉嫩嫩的,竟然是沒有留下一點疤痕。

東華羽凡看得稀奇,不過卻並未開口詢問。

以自己和藍櫻的關係,說不得問了還會引來一陣嘲諷。

不過藍櫻的話到時有道理,這種人,是不能修鍊至元嬰期的。他說犯下的罪孽,天道不容。以後元嬰渡劫對他來說就是殺身之禍。所以最多修鍊值金丹大圓滿的境界。

而在場的哪一個人不是門派內門弟子,幾年之後,修為定然有所大漲。

稍微休整之後,幾人決定繼續往前。

這一路因為修士較多,因此這邊靈植沒有多少,有的都是年份不足的。修真之人也知道可持續發展,因此採摘靈植之時,通常都不會將幼苗也禍害了。

「咦,殷紅果。」尹幽妍眼尖,指著一處陡峭之地興奮的喊道。

幾人聽聞忙看去,果然,在一處石頭縫隙當中,長出一株大拇指粗細的小樹苗,這種殷紅樹長不高,最高也不過一米的樣子,最為重要的還是它所結的果。殷紅果所煉製的丹藥不適合結丹期一下的修士使用,但是卻能夠直接當做靈果來吃。多少也能夠增長一些靈力。

且味道還不錯,東華羽凡也是在神居殿中無聊時,師傅給自己吃過。當時覺得味道酸酸甜甜還不錯,所以此時見到這樹,東華羽凡心裡也有些興奮。

這一株樹少說也有將近百顆的樣子,平均分下來,每個人能夠分到不少了。

「我去吧。」溫子然摸了摸尹幽妍的頭,飛身而去,一隻手正待抓住殷紅果的時候,突然感覺心裡一突,急忙往後退去。

剛離開原地,只見一團火變從石縫中激射而出。

隨後便看到從石縫中爬出來一個成年男子巴掌大小類似於壁虎的東西。

「四階後期妖獸赤練壁虎。」尹幽妍詫異的開口說道。

如果今天只有她和溫子然的話,估計就要和這個殷紅果說拜拜了,可是這麼多人在,怎麼也不可能放棄的。

幾乎沒有用東華羽凡等人出手,葉迦和溫子然幾個來回就將這個赤練壁虎搞定了。取出獸核,葉迦正準備將獸核收入儲物戒之中,餘光正巧看到東華羽凡好奇的眼睛,想到什麼,笑了笑,直接將獸核遞到了東華羽凡的面前。

「師妹若是喜歡,便送與師妹了。」

話音一落,東華羽凡就感覺到身後一道嫉妒的眼光分外的炙熱。

原本她是不想要的,可是不知怎麼的,直接結果,笑著說道:

「真是多謝師兄了。」

拿著獸核,東華羽凡看了看,這才發現,獸核表面有些不規則,但是非常好看,紅紅的,裡面像是有紅色的液體在流動一般。照在陽光下分外的好看,就像是天然的玉石一般。

總共有一百三十二顆殷紅果,葉迦一人獨得三十二顆,其餘五人每個人二十顆。饒是如此,溫子然也有些抱歉的看著葉迦說道:

「葉師兄如此,實在有些吃虧了。」

「無礙,見者有份,更何況大家也算是相識一場,何必計較太多。」葉迦微微一笑,如同一個謙謙公子一般,溫潤如玉,若不是有風傾塵在前,東華羽凡真的會覺得葉迦應當算是絕代風華了。只可惜有一個更妖孽的人在,東華羽凡不過看看,就移開了眼。

葉迦黯然,但是隨後便恢復如常。

亂世林也很大,但是好在還能夠找到一些靈植。只不過他們任務所需呀的鷓鴣草卻是一直未見蹤影。

「鷓鴣草生長於濕潤的地方,因此我們應當再往南走。」溫子然見幾人似有怠意,抿著嘴溫和的說著。

東華羽凡長舒了口氣。說實話,這樣走還真的很無聊。特別是……風傾塵不在。

走了這麼久,東華羽凡還是有些不習慣他不在身邊的感覺,總覺得他在似乎要有安全感一些。

「師妹可累?可想休息片刻?」走了半天,溫子然看尹幽妍額頭有隱隱的汗水,忍不住開口詢問兩句。

尹幽妍雖然是嬌嬌小姐,但是卻一點都不嬌氣。圓圓的小臉揚起大大的笑臉。見大家都沒有說話,便說道:

「沒關係,不用顧忌我。雖然我修為弱點,但是我有小雪陪著呢。」說著,拍了拍旁邊銀雪狼的腦袋。

銀雪狼通人性,見主人提到自己。仰起頭用嘴巴拱了拱尹幽妍的小手。一雙眼睛圓溜溜的,看上去霎是可愛。看得東華羽凡都忍不住想去逗弄兩下。

唉,果然是別人家的妖獸呢。

再想想自家的那顆蛋,東華羽凡實在是無法想象若是有一天蛋蛋變成了它麻麻的樣子。又粗又長、呃……好像哪裡怪怪噠。若真是那樣,除了嚇人,還真沒有讓人覺得可愛的地方。

想了想,還是蛋好了。至少省事,放在空間裡面也不用擔心它的安危。

最終大家還是找了一處平地坐下休息了一會。六個人女生較多。儘管身有修為,但是長時間行走也會感覺疲累。休息一會也能輕鬆一下。

得了空坐下。尹幽妍最先取出一顆殷紅果,聞了聞味道,有些陶醉的讚歎了一下。看的東華羽凡和溫子然忍不住偷笑,尹幽妍發現之後,紅了紅臉。倒是比之前大方了許多,直接將殷紅果咬上一口。

『擦』一聲清響,便看到尹幽妍鼓起兩個腮幫子,像極了松鼠。可愛得很,東華羽凡想著,若是自己有這麼一個可愛得妹妹,肯定也愛護得很。

休息夠了之後,六個人休息夠了之後,便繼續開始走了。

一路上倒也平穩,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和打劫的人。

只是越走,東華羽凡心裡就越是緊張。

說不出為什麼,心裡總有一種沉沉的感覺。雖然一直用神識掃著四周,可是東華羽凡那種奇怪的感覺卻一直縈繞在心頭。

「有沒有覺得不對勁?」一路上都比較安靜的東華羽仙率先開口。

不得不說,女主的自覺還是挺準的。

「我也覺得好像太安靜了點。」尹幽妍遲疑了一下,然後才說道。

這樣一提起,大家都發現,似乎這一路走過來都沒有遇到一個妖獸,哪怕是一隻低階妖獸。

這時,突然吹起一陣清風。眾人背後均感覺一陣陰冷,彷彿有什麼東西在暗處盯著一般。東華羽凡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隨後全身發麻。肯定有什麼東西被他們忽略了才是,可是神識掃不到,就連葉迦似乎都沒有發現什麼。

「糟了,快跑。」溫子然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突然對著眾人大聲喊道。

一直溫文爾雅的溫子然突然驚恐著一張臉,還是很有反差感的,眾人先是一愣,隨後便不明不白的跟著溫子然身後狂跑。以至於還未搞清楚狀況,便跑了百米遠才反應過來。

「溫師兄,究竟是為何是?」葉迦率先問道。

「之前不覺,如今突然想起,那赤練壁虎似乎還未成年,其周圍必定有它族群。」這麼一說,大家突然就明白了。

赤練壁虎雖然有領地意識,但是皆是三五成群的住在一起,就算不在一起,也都不會隔得太遠。他們經過一場硬仗之後,心裡稍有鬆懈,沒想到居然都忘記了這個事情。

想來應該是這赤練壁虎的族群感應到它被殺害,然後追著幾人過來了。要說這赤練壁虎也確實麻煩,能夠變換顏色形態,很適合跟蹤人和偷襲,經常有不少的修士被傷。因此溫子然想起才會這麼大驚失色,若是這赤練壁虎隱藏在幾人周圍,只怕是防不勝防。

神識探測不出,也只能證明,這個赤練壁虎很有可能是五階以上,甚至六階的妖獸。

六階是個什麼概念,完全是人家動動手指頭,東華羽凡就香消玉損了。就是這麼一個概念。

實力與元嬰期修士差不多,除了拚命跑,別無他法。

「不能一起逃,分開逃。」葉迦率先說道。

隨後溫子然毫不猶豫的拉著尹幽妍一起,葉迦站在東華羽凡身邊,東華羽仙見此,咬咬牙,也站在了葉迦身旁。藍櫻臉色一變,可是也知道葉迦畢竟不是她朝雪派的人,若真是遇到了六階妖獸,肯定也無暇顧忌自己,還不如跟著溫子然一起,好歹也算是同門師兄妹。

兩隊人馬,再次各就各位,分不同的方向離去。

「羽凡姐姐,若以後有機會,一定要給我發訊息。」尹幽妍也沒想到離別來的這麼快,縱使不想,也知道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最後轉身之時,突然頓住,然後猛的回頭說道:

「羽凡姐姐,若是能夠再見風前輩,請幫我問好……還有、祝福你們。」說完,臉上帶著一絲堅定,毫不猶豫的轉身,跟著溫子然越走越遠。

沒來由的,東華羽凡聽到最後一句哈,有些恍惚了起來。還未等她反應過來,便聽得耳邊傳來東華羽仙的冷哼聲。回過神,看也不看東華羽仙,認準了另外一個方向,快速的往前去。

實際上獸核在她這裡,她也拿不準那個妖獸會不會追向自己這一方。她此時倒是寧願自己是一個人,這樣就能夠進入空間躲避一樣,畢竟六階的妖獸可不是自己一個築基期的能夠對付的,就連葉迦都不會是它對手,恐怕幾招也就結果了。

葉迦擔憂兩人的安慰,一路上也是緊閉著嘴,沒有多說一句話,神經得緊緊的,神識一刻不鬆懈的掃著四周,一有風吹草動,便立馬離開。如同驚弓之鳥一般小心翼翼了。

最後不眠不休的趕了一天的路,東華羽凡幾人總算是鬆了口氣,似乎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找了一個地方休息一下,東華羽凡只覺得丹田裡面的靈力有些紊亂,一路上不停歇,都不敢調息一下。此時也不是個好機會,只能按壓著。

「師兄,不若我們也分開行動吧,這樣的話能夠活下來的幾率也大一些。」東華羽凡終於是忍不住開口說道。

「不行。」話音剛落,葉迦就斬釘截鐵的拒絕了。

東華羽凡想要繼續勸說,見葉迦冷著一張臉,生人勿進的樣子,突然東華羽凡想起了風傾塵,沒來由的,閉上了嘴巴,也不提這個事情了。這讓原本還有些欣喜的東華羽仙翻了個白眼,埋下頭繼續沉默著。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