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章 糾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章 糾結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東華羽仙摸了半天,什麼都沒有摸到。

可是對東華羽凡的懷疑一點都沒有減少,她總覺得東華羽凡是拿到了什麼東西的,可是此時見無以為然的表情,又有些不確定。因此並未聲張,只是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東華羽凡。

東華羽凡心放了下去,走到一個角落,直接取出一張毯子鋪在地上,然後坐下,靠在牆上,望著天花板發獃。

實際上神識早就已經進入了空間。

「怎麼樣?發現了什麼?」東華羽凡急切的問道。

「不知道。」李霸天懨懨的回道。

「怎麼了?」東華羽凡詫異。

「我沒有靈力,打不開戒指。

呃、好吧,東華羽凡忘了打開儲物戒指是需要滴血認主,然後利用靈力使用的。雖然她不是特別明白為什麼自己使用空間的時候沒有用到靈力,因為最開始她只是一個凡人。

只是現在她不能貿然將戒指拿出去滴血認主,外面的東華羽仙一直盯著她,她沒有機會輕舉妄動,只能幹瞪眼。

「有沒有其他的辦法?」東華羽凡不死心的問道。

她總覺得,說不定出去的答案就在這裡面呢。

李霸天翻了個白眼,搖頭,直接再次躺進了溫泉。舒服的說道:

「你這溫泉真不錯,我感覺拉粑粑順暢多了。」

說完就是一陣哼哼唧唧的。

「不要在我溫泉裡面拉粑粑,你是不是傻。」被這麼一打斷。東華羽凡頓時憤怒了起來。

她的溫泉,不知道有多久都不能泡了。只是這種洗精伐髓的靈泉,對於李霸天來說。居然只能改變便秘的事情。好吧,這樣也算是洗精伐髓了。只是魚有經脈嗎?她很懷疑。

東華羽仙死死的盯著她,東華羽凡就死死的盯著天花板上那個唯一讓她認出來的人影。只覺得越看越奇怪,人影的樣子好像是被打倒在地的樣子,手指的方向正好是整個宮殿的正北方,那不就是黃金座椅的方向嗎?

手指拱形朝下,似乎意有所指呢!

東華羽凡不動聲色。看了一眼東華羽仙,這貨看了這麼久,居然還盯著她。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也不著急,反正這個東西擺在這裡,只要別人沒有發現,跑不了。她不相信。東華羽仙不著急。

只是現在。她真的有些餓了,只能取出一些乾糧出來吃,之前那些肉全部餵了李霸天。若是早知道李霸天是老鄉,她是絕對不可能將這個拿去浪費了。

東華羽仙心裡暗暗著急,她心裡非常懷疑東華羽凡,總覺得東華羽凡手中肯定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這種感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所以這一次她一定要搞清楚。可是死死盯了東華羽凡這麼久,東華羽凡也非常沉得住氣。

可是她沉得住氣。東華羽仙卻並非這樣。她一個人行走的時候,有不少的收貨。雖然很多東西因為時間過長已經無法使用了,但是還是有不少令人心跳的寶物讓她收穫頗豐。

可是這些都不夠,從進入這個大殿開始,她的心就一直揪著,總覺得這裡有什麼東西在呼喚自己。她肯定,那樣東西是她的,是她缺少的。可是此時再也沒有那種感覺了,她肯定是東華羽凡拿的,明明大殿這麼多人,她偏偏就認定了東華羽凡。

時間一長,東華羽仙有些坐不住了。

她手上有一件東西不能再儲物戒指中呆太長,不然便無法試用了,可是此時出不去,那樣東西不能拿出來。心裡暗暗著急,狠狠的瞪了一眼東華羽凡之後,還是轉身跑去找葉迦去了。此時的葉迦也在專心的尋找著出去的線索,這個時候大殿裡面的眾人還算是齊心協力,並未發生什麼糾紛。

但是此時沒有糾紛不代表等會沒有,若是有了出去的線索,那麼這裡肯定會有一場廝殺。

就算手中並沒有什麼收穫,別人也不會相信。況且,哪怕再窮,修士手中都不可能沒有一點家當的。被人殺人奪寶也不一定是因為其他。

因此,大殿裡面的人雖然看似漫不經心,但是人人都警惕著周圍的人。

看東華羽仙總算是不盯著自己了,東華羽凡鬆了口氣,但是卻並未將戒指拿出來,此時人多眼雜,說不得哪一個修為高深的人會發現,還不如等安全了之後再說。

趁著這個時候,東華羽凡悄悄的捏著幾塊靈石恢復體內靈力。罷了這才裝著不經意的往正北方移過去,這個地方同樣也是被不少人找過了,修真者靈識普遍強大,東華羽凡手上的動作不敢太多,之前摸索雕像的時候還是有些冒險了,若不是因為那個雕像被探查的太多次,而且也算是運氣好,不然也不可能這麼容易就拿下來。

這個座椅實際上非常的簡單。除了金色就沒有第二種顏色了。

看著這個金色,莫名的,東華羽凡想起了之前在洞裡面那追著自己的那種金色類似於岩漿的東西。心裡突然有些不喜,實際上,對於金銀她並不像其他人那樣不屑。若是以前,她肯定不帶猶豫的直接收入儲物戒中,可是如今,心裡難免有了芥蒂。

座椅似乎和地面連為了一體,並不能將它移動分毫,雖然眾人疑惑,但是找不到一點奇怪的地方,就作罷了。

東華羽凡圍著金椅轉了一圈,確實沒有什麼值得懷疑的地方。唯一可疑的可能就是將金椅和地板融為一體了吧。

突然,東華羽凡靈機一動,試探著坐在金椅上面,臉上帶著一絲絲笑容。

「哈哈,道友倒是有趣。」金椅旁突然有一位女子突然笑著說道。

東華羽凡側頭。真巧看到女子還沒來得及收起的笑。女子長相清秀,小家碧玉型,整個人打扮清爽自然。第一眼倒是不讓人討厭,修為不過築基期初期,體外氣息略有浮亂,應當是剛剛突破不久的。突破之後不好好鞏固一下修為,居然就這樣出來了,還真是奇怪。

「哦?不知這位道友是何意?」東華羽凡語氣平和,並未因此生氣。

「在下朝雪派流月尊者座下弟子柳如煙。」女子抿嘴一笑。落落大方,絲毫不扭捏,眼神清亮。並未有其他神色。

東華羽凡對她還算有一絲好感,雖然都是朝雪派的,柳如煙和藍櫻兩人的性格都比較大方,可是她覺得柳如煙比藍櫻看著順眼多了。

東華羽凡微微頷首。並未主動提及自己的所屬門派哪一脈。

柳如煙也不在意。繼續說道:

「在下未入仙人之前,是東域一凡間帝王的幼女。曾因為好奇爬上了父皇的龍椅,龍椅雖不及這金椅大,但也是黃金所制。此時見道友如此,便想到幼年所為,一時之間,有些懷念,覺得甚是有趣。」

柳如煙說著。似乎陷入了回憶中。

可是東華羽凡有些囧囧的,有趣嗎?她並不覺得埃不過柳如煙這麼不避諱的直接跟自己講了。東華羽凡反而更加不知道該怎麼回了。

「呵呵。」

「一時之間有些感概,還未請問道友門派。」柳如煙因為東華羽凡的乾笑回過神,拱手微笑著問道。

「在下玉虛宗千古尊者座下東華羽凡。」此時別人都問了,東華羽凡也不能不回答了。

柳如煙聽聞之後,突然恍然大悟的說道:

「你便是那東華師姐?我聽幽妍師妹提及過你。」

東華羽凡看了她一眼,見她眼中的驚喜未做假,便問道:

「你與尹師妹熟食?」

「那當然,只是不知道幽妍師妹現在在何處。」柳如煙點點頭,不過語氣中帶著擔憂。

「放心吧,她與溫子然在一起。」

「真的嗎?那我就放心了。」似乎溫子然和尹幽妍在一起令她十分的開心一般,眼中閃過一絲趣味,柳如煙見東華羽凡好奇的看著她,她眨了眨眼說道:

「溫師兄是個悶葫蘆,喜歡幽妍師妹卻一直未曾開口名言,幽妍師妹孩童一般的性子自然無法理解,不夠我估計溫師兄現在應該是穩不住了。」

這八卦一般的熊熊火焰為毛會在這麼一個文靜清雋的女子眼中出現呢?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女人不管是在哪一個時空都是一樣的八卦呢。

結果東華羽凡也投入了八卦當中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好奇的問道。

「嘖,你身邊是不是有一個謫仙般的男子。」柳如煙挑挑眉突然看著東華羽凡說道,說完,周圍看了看,眼睛一亮,指著葉迦的方向問道:

「是不是那個男子,我見你們之前是在一起的。」

感情您還一直注意我呢?東華羽凡心裡捧腹,但是臉上不顯。

「為何這麼問?」

「幽妍說看到一個謫仙般的男子,說有些心動呢。」說著,柳如煙撐著下巴,審視的看了一眼葉迦,然後再看了看東華羽凡。

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小孩子家家的,看到一個長得好看的東西都會喜歡,更何況,風傾塵卻是很容易讓人心動。她知道柳如煙認錯人了,但是並不打算多說什麼,畢竟風傾塵現在不在她身邊。想到這裡,東華羽凡突然有些想知道此時的風傾塵在哪裡,突然不在她身邊,會不會不習慣呢?

會不會,有些想她呢?如果他有些想她的話……

哎呀,不能想下去了,有些臉紅紅呢。

「你在想什麼呀?臉這麼紅,咦咦咦。」柳如煙突然湊到東華羽凡的臉邊,眼中滿是八卦。

「咦什麼,我覺得……有些悶而已。」東華羽凡邊說,邊用手做扇風狀。

「你是修真者。」柳如煙癟了癟自,提醒道。

好吧,她難道會告訴柳如煙她在想男人嗎?當然是不能的,所以只能岔開話題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溫子然會找個機會給尹師妹表白嗎?」

回到正題之後,柳如煙精神一震,然後認真的分析道:

「我覺得可能很大,畢竟幽妍師妹很小的時候,就是溫師兄在照顧,溫師兄將幽妍師妹視為生命,怎麼可能讓幽妍師妹心裡有別人。」

沒想到這麼溫文爾雅的溫子然居然還有這麼不為人知的一面呢,東華羽凡點點頭,覺得人不可貌相這句話再一次的讓她記在了心裡。

「一直以為溫師兄性格和善,沒想到還有這麼霸道的一面呢。」

和柳如煙聊了半天,看著周圍的人神色似乎越來越有些不耐,這才覺得兩人這樣似乎有些不好,特別是東華羽仙恨恨的瞪了兩人一眼之後。

「要不,留個傳訊玉簡,以後有機會再聯絡?」東華羽凡說道。

柳如煙也乾脆,兩人叫喚了傳訊玉簡之後,便繼續找著出去的線索。東華羽凡繼續坐在金椅上面,腳不時的輕輕點著金椅的下方。隨後神情一滯,這下面似乎另有乾坤呢。

瞥了一眼天花板上面的那個人像,東華羽凡特別注意了下,人像那誇張的手指甲確實是拱著的,指甲尖朝下指著,會不會就是指這下面呢。

東華羽凡突然蹲在金椅面前,仔細的看著這下面,沒有放過一個地方。

按理說這個金椅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上哪雕刻的神龍也是活靈活現,栩栩若生,特別是金椅正前方的地方的龍頭,不怒而威,彷彿天生的王者一般,怒目而立。

咦!

東華羽凡眼尖的發現,龍頭上面的兩隻眼睛似乎有什麼地方不一樣呢。

手忍不住摸了上去,摸上去觸感其實很一般,但是另外一隻眼睛摸上去卻有一絲不對勁的地方,似乎眼睛周圍有些凹進去,仔細一看,眼睛的周圍好似有一個圓圈的缺口,只不過這個缺口看上去更像是故意這樣雕刻的一般,並不引人注意。甚至,所有看過的人都不會覺得這裡有什麼奇怪。

若不是東華羽凡手中有那個戒指的話,可能也不會注意到。

這個圓的缺口,似乎和戒指很契合的樣子,莫非這就是鑰匙嗎?

可是,若是他真的將戒指取出來的話,被別人發現,戒指很有可能會被別人奪走。東華羽凡不甘心,李霸天的態度很明顯這個戒指很重要,不可能僅僅只是一個離開宮殿的線索。

「師妹在做什麼?」葉迦見東華羽凡獃獃的蹲在金椅的前面,擔心她有什麼,便出聲小聲問道。

被葉迦一打斷,東華羽凡將心裡的糾結先放開,裝作不在意的坐在金椅上面,擋住了那只有異樣的眼睛,下意識的,就不想讓別人發現。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