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零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一章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怎麼辦?

要不要把那個戒指拿出來呢?

葉迦走後,東華羽凡刻意的看了一眼東華羽仙,發現她此時正好被牆角的某處吸引了。

悄悄將戒指從空間取出,套在手中,擠出一滴血瞬間抹在上面。

大殿之中人太多,也算是東華羽凡運氣好,這一瞬間居然沒人關注她,認主之後,東華羽凡還未來得及探查裡面有些什麼。飛快的將戒指取下,摁進了眼睛裡面的缺口。果然是剛好契合,就算一眼看過去,也根本看不見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東華羽凡鬆了口氣,卻突然感覺到椅子開始在慢慢的晃動。

正準備想要站起身,卻突然晃動的聲音越加的大了起來。她根本沒有辦法坐直了,只能死死的抓住身邊的把手。

「啊,怎麼回事,誰碰到了什麼機關嗎?」不遠處一個女子尖銳的聲音突然想起。

不僅僅是金椅晃動的厲害,整個大殿都開始劇烈的搖晃。彷彿和之前眾人掉下來一般,似乎要坍塌了一樣。

「不會是又要塌了吧。」人群中一個男子的聲音突然響起。

隨機便淹沒在眾人的驚呼聲中。

只見金椅的四周突然亮起了光,呈圓形狀,光似乎是從地面射出來的。晃動聲音漸漸小了起來,東華羽凡卻驚恐的發現,自己似乎動不了了,不僅如此,金椅似乎在慢慢的往下降。

「師妹,快出來。」葉迦不知道金椅下降要去哪裡。但是東華羽凡一個人在,他免不了要擔心,遂伸出手想要去拉扯。

可是手還未靠近光圈。突然手中感覺到一陣灼熱。

『滋滋』

手受傷了。

「啊,師兄,怎麼樣了?」東華羽仙連忙上前,看著葉迦手上血肉模糊,心疼不已,連忙去除一顆丹藥捏碎了敷在葉迦手上。

此時的葉迦倒是顧不得手上的傷,依舊是不死心的看著東華羽凡。就差取出劍要攻擊了。東華羽仙死死的攔住,轉身看著東華羽凡,恨意從眼中噴薄而出。一股不甘和怨恨從她的心裡徹底的迸發出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拿到了那個東西,是你,是你。」東華羽仙實際上根本不知道東華羽凡拿到了什麼,但是不管是拿到了什麼。肯定是很重要的東西。她知道那個東西對她很重要,非常重要,心裡那股被撕裂的感覺再次襲來。

只不過比之前在金武城的時候要小多了,況且如今這個地方是不能再昏迷過去的。

狠狠的咬了一口舌尖,口腔中的腥甜頓時讓她腦子清醒多了,雖然胸口的位置一陣收縮,眼中的恨意一點都不少。

「這位道友,你這話是何意?」周圍的人見東華羽仙這麼說。下意識的反問道。

東華羽仙靈機一動,頓時喊道:

「我看到了。我看到她在雕像那裡拿到了什麼東西。」這麼一喊,所有人的注意力頓時集中到了東華羽凡的身上。

金椅下降的很慢,過了半響,東華羽凡的身子還有一半露出來。此時所有人經過東華羽仙這麼一喊,全部都怒目而視的看著她。東華羽凡心裡一驚,隨機喊道:

「你胡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坐在這裡突然就這樣了,肯定是你們誰碰到了什麼。」東華羽凡抓著把手,手指發白,心裡也很緊張。

若是這些人不相信自己,全部全力攻擊這個古怪的光圈的話,她不知道這個能不能擋得住,哪怕這個光圈再厲害,也不一定能夠抵擋得祝若是真的被他們闖過來的話,自己的下抄…

想到這裡,東華羽凡忍不住打個冷戰。

「我可以作證,我師妹絕對沒有尋到什麼東西。」葉迦見東華羽凡成為眾矢之的,連忙幫忙解釋道。

大殿之中不止他一個結丹期修士,還有好幾個已經是中期了,若真的要硬拼,他肯定是拼不過的,況且他之前受過內傷,肯定是需要好好調息幾個月才能夠恢復到從前。現在貿然出手,對他也不太妙。

「我也可以作證,在下乃朝雪派流月尊者座下弟子柳如煙,這位東華道友不過築基初期,諸位當中有不少結丹期修士,說不得真的是哪一位道友不小心觸碰到了哪裡……」說到這裡,柳如煙環顧了一圈四周。

其實大家不過因為一直找不到出路,心裡有些鬱結,經過東華羽仙一番扇風,找了一個發泄口罷了。

可是此時細細想來,倒也不無可能。

金椅的位置被翻看了無數次,若真的有什麼肯定會發現的。

東華羽仙有些著急,若是此時不能將東華羽凡置於死地的話,出去就不一定有機會了。

「不可能,你明明在雕像後面拿到了東西的。」東華羽仙振振有詞,臉上的認真不似作假,不少人心裡打鼓。

更有人快速的跑到雕像的位置,細細查看,沒想到這麼一看,還真的發現了些什麼。

「這裡似乎掉了一塊。」有人這麼說到。

葉迦過去一看,不過是手指掉了一塊石塊罷了,冷哼一聲,說話的這個男子不過是築基期修士,他自然不放在眼裡,說道:

「不過是石雕掉了一小塊石塊罷了,能夠說明什麼。」

東華羽凡鬆了口氣,眼看金椅越來越往下,東華羽仙的恨意彷彿穿夠了光圈一樣,讓她坐如針氈。東華羽仙不能留了,若是再這麼下去,她不知道女主還未弄出一些什麼來害自己。她的恨意太明顯了,只是東華羽凡還是有顧慮,女主是書中的支撐者,她如今在書中。若是自己除去了女主,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反噬。

帶著這個顧慮,東華羽凡總算是陷入了一片黑暗當中。

東華羽凡的身影在大殿之中消失。光圈一點一點的黯淡下去。最後完全消失不見。金椅的位置突然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形黑坑,下面一片漆黑,就算是丟進一顆夜明珠,當夜明珠落入坑中的一瞬間便猶如被黑暗同化了一般。

根本就看不清楚下面有什麼。

這下子,每個人都面面相覷,沒有一個人敢第一個下去。

葉迦皺著眉頭,看了看四周的人。心裡一狠,就想要第一個下去看看,他實在是擔心東華羽凡此時的處境。畢竟這個黑坑太過於詭異了,和最開始他和東華羽仙掉下來的地方不一樣。最開始的的深坑,他還能夠看到下面一些距離,可是這個。完全不行。

彷彿這裡覆蓋了一層黑色的雲層一般。

「你們都不敢。老子先去看看,得到了什麼老子就不客氣了。」

眾人安靜下來的一瞬間,突然有一個男子走了出來,男子身形高大,身材健碩,長相和普通的修真者不一樣,修真界的男子再差也算是看得過去,最多平凡些罷了。這個男子怎麼看都不像是修真者。穿著邋遢,長相粗俗。不過卻很容易引人注意。

男子得意的看了一圈四周的人,不屑的說了一句『一群膽小鬼』之後,直接一狠心跳了進去。

這麼一句話,眾人彷彿被驚醒了一般。

若下面真的是寶貝的話,誰先進去誰就能夠佔得先機,能夠多拿一些。

可若是不是的話,豈不是自尋死路了。

富貴險中求,修真界從來沒有平白得來的機緣,若沒有付出是絕對不可能有回報的。哪怕真的是死路一條,也認了。

不少人抱著這樣的想法,接二連三的跳了下去。

和之前扔下去的夜明珠一樣,一踏進去就看不到蹤影了。

「師兄,不妥。」葉迦正要上前,東華羽仙拉住葉迦的手,搖搖頭,眼中滿是焦急。

葉迦滿眼複雜的看了一眼東華羽仙之後,說道:

「羽仙師妹,我知道你與羽凡師妹有不少過節,多謝你的救命之恩,若有機會,恩情定會相報。」說完,掰開東華羽仙拉著自己的手,乾脆的轉身,直接踏入了黑坑當中。

東華羽仙怔在原地,看著已經沒有人影的葉迦,耳中還響起他離開之前的話,心裡彷彿有千萬隻螞蟻在撕咬一般的痛。眼中泛著濃濃的恨意,眼淚頓時從眼中奪眶而出。那句話,彷彿一下子就割斷了兩人的牽連,只覺得痛不欲生。

「東華羽凡,我此生定要與你不死不休。」

『』

「啊,是哪個傻逼打你大爺我。」

東華羽凡看不見眼前,不過能夠感覺到自己似乎是坐著的,手還是死死的抓住金椅的把手,心裡剛放下心來,一個東西就打倒了她的頭上。

東華羽凡吃痛,捂住頭破口大罵,可是她發現,她的聲音有點奇怪。

彷彿只有她自己能夠聽到,似乎傳不出去呢。

摸了摸身後,東華羽凡摸到了眼睛的位置,將戒指取出來之後,這才站起身,摸了摸四周,正好摸到了一個圓圓的東西,觸感有些滑滑的。她腦子裡面突然想起夜明珠,不過會這個就是吧,可是為什麼一點亮光都沒有。

她將夜明珠放在眼睛面前,使勁看,一絲亮光都沒有。

東華羽凡心裡一驚,不會是自己瞎了吧。

可是她很清楚,她下來之後,並沒有遇到任何的危險,除了眼不見之外。

不過……

她除了看不見,似乎也感覺不到冷不冷,熱不熱了。越感覺越不對勁,她似乎被人強行關閉了五感,看不見,聽不見,聞不到。

恐懼漸漸的佔據了東華羽凡的心。

「啊啊啊,有沒有人。」

果然,聽不到回聲,就連一絲一毫的聲音都聽不到。

她聾了,瞎了;

對於這個認知,東華羽凡很沮喪,她不會從現在開始就變成一個廢人了吧。那麼問題來了,這個地方究竟是哪裡呢?

想不通之後,東華羽凡覺得這樣不是個辦法,若是在這裡遇到什麼危險的話,自己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突然想起可以問問李霸天的。

可是、東華羽凡頓在原地,她神識進不去空間了。隨即試著讓身體進入空間,好像也不行。

空間失靈了……

東華羽凡雖然知道修真界千奇百怪的事情很多,若是哪一天空間失靈也屬於正常,但是沒想到居然這麼快就遇到了。空間失靈雖然在她可以接受的範圍,但是還是有些失落。自己最大的依仗,終於依靠不上了。

從現在開始,東華羽凡必須要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了。

一想到這裡,東華羽凡就有一種無窮無盡的無力,她想要放棄了,如果這樣的活著,就算成為修真者又能怎麼樣,看不見摸不著,就連感覺都沒有的人,或者又有什麼意義呢?

就在她想要放棄的時候,突然腦子裡面一陣動蕩。

「哼」

好像是師傅的聲音,一下子就讓她清醒了。

可是師傅的聲音為何會在她識海之中響起呢?東華羽凡想不明白,但是此時也知道不能真的就這麼放棄。嘗試著盤腿坐下,嘗試著感受著周圍的靈氣,沒想到她居然能夠感覺得到。驚得東華羽凡頓時睜開眼睛,欣喜了一會之後,東華羽凡總算是發現了不對勁。

如果她還能夠感覺到靈氣的話,證明了她並非被關閉了五感,應該是這裡被設置了什麼陣法亦或者是禁制。

可是她並不知道這個應該如何解,只能坐著修鍊了。

修鍊是沒有歲月可分的,東華羽凡這麼一閉眼,居然感覺體內的靈力瘋狂的轉動了起來。這裡修鍊居然是外面的幾十倍,修鍊一天就敵得過外面修鍊一百天的樣子。東華羽凡知道這是不可多得的機會,乾脆也不去想自己看不看得見聽不聽得見的事情了。

很快,築基期初期巔峰,築基期中期,築基期中期巔峰,築基期後期,築基期後期巔峰。丹田裡面的雲團彷彿越來越密集,越來越大,丹田此時脹脹的,若真有人在周圍的話,一定能夠看到東華羽凡的肚子鼓鼓的,彷彿懷胎十月一般。

此時的東華羽凡也有些著急,自己不會這就要結丹了吧。

可是師傅不在身邊,結丹的話也只能她自己慢慢摸索了。功法還在不停的轉動,東華羽凡心裡暗暗著急,體內的靈力越來越多,丹田似乎已經快要裝不下了。

東華羽凡突然想起了凝華決,不過這個功法需要自己達到了結丹期之後才能夠修鍊。未完待續……

PS:鬱悶死了,尼瑪,傳了半個多小時,總算是傳上來了……可是已經過了十二點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