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零二章 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 出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此時顧不得那麼多了.

凝華決對於東華羽凡來說有些深奧,雖然有些不太明白,但是東華羽凡還是嘗試著運轉著凝華決的功法。

剛一運轉,只覺得丹田裡面一陣冰涼,彷彿整個丹田變成了冰窟窿一樣。原本沒有什麼感覺的東華羽凡頓時覺得自己好冷好冷,簡直就像是光著身子站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冰雪裡面一樣。狠狠的咬著牙,繼續運轉著功法,她就不相信了。

過了好一會,東華羽凡總算是適應了這樣的寒冷,可是漸漸的,那股寒冷似乎慢慢褪卻了。一股溫和又舒服的感覺令東華羽凡感覺自己彷彿如遇春風一樣。又彷彿睡在軟軟的床墊上,只覺得若是時間一直停在這一刻就完美了。

在東華羽凡不知不覺之間,丹田裡面的雲團突然分成個兩道,一邊一道雲團都在努力的壓縮著。越來越小,被丹田撐大的小腹慢慢變小,最後恢復至正常。

這時的丹田裡面安安穩穩的立著兩顆一藍一綠兩種顏色的圓粒。上面不是金光閃過,彷彿有著無窮無盡的力量一般。

這……這是自己的金丹,雖然如今沒有轉化成金丹,但是為什麼自己的金丹是兩顆呢?

東華羽凡很懷疑,自己是不是轉化失敗了。

坐在地上半天,東華羽凡都有些想不明白,按理來說,不管是有多少種靈根,都只會有一顆金丹才對。為毛自己是兩顆金丹,在丹田裡面各據一方。

而且,東華羽凡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藍色金丹厲害,但綠色金丹似乎非常的溫和。莫非就是自己成為變異雙靈根的緣故。

百思不得其解的東華羽凡只能暫時放下心裡的疑惑,只不過結丹之後不是應該有雷劫嗎?話說自己的雷劫去了哪裡?

站起身,雖然此時依舊看不到周圍的東西,但是東華羽凡的觸感比之前更加的凝實。之前抓著驚異的把手都會有些恍然,如今只覺得是真切的摸到了東西的感覺了。

此時突破了,仍然如此。東華羽凡反而慢慢的將心放下了。摸了摸手指上面的戒指,這是自己認了主的戒指,還未查看裡面究竟有什麼東西呢。只可惜這裡不能用神識。不然她說不定能夠從這個戒指中知道一些蛛絲馬跡的。

摸著把手,坐在金椅上面,東華羽凡撐著頭,思考著自己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突破了結丹期之後。短時間內是不可能突破的。只能不斷的鞏固修為。她此時缺少的就是實戰經驗了,看來若是這次能夠回去的話,最好還是去門派的戰堂看看了。

「啪。」

就在東華羽凡思考的時候,突然覺得耳邊傳來一聲清脆的響聲。

這個聲音很清晰,似乎是從自己身邊的地方響起的。可是東華羽凡很確定自己並沒有觸碰到什麼東西,況且,她也是直到此時才知道,她的聽覺似乎也恢復了。此時就差視覺了。只是這個響聲證明了,這個地方似乎不止她一個人。

她能安然無恙的坐在這裡。同樣也證明了,別人似乎也和她一樣看不見。

『嗒』

念頭剛過,只聽得一陣晃動,眼前彷彿有流光閃過,這一瞬間,眼前似乎一下子亮了起來。東華羽凡下意識的擋住眼睛的視線。許久未看見亮光,若是突然看見,只怕會傷眼。

這一睜眼,東華羽凡直接愣在了原地。

「老大,你怎麼在這裡?」東華羽凡一睜眼就看到盤腿坐在不遠處的風傾塵,下了一跳,直接從金椅上面跑下來,到了風傾塵的身邊。

此時的風傾塵似乎又恢復了最開始遇到他的那個時候的樣子,身體非常的虛弱,整個人氣息非常的微弱,彷彿遭受到了巨大的打擊一般。他的修為這麼厲害,是什麼人能這樣對他?

東華羽凡來不及想太多,連忙將風傾塵扶到金椅上面坐下,這才想著自己似乎可以利用木靈力來為別人療傷。

只是,此時更重要的是,東華羽凡發現,自己的周圍似乎有不少的人,他們似乎都圍繞在金椅的周圍,如同之前在大殿一樣。她的四周依舊有一道圓圈,只不過這一次,圓圈裡面多了一個風傾塵。

慶幸的是,這些人個態不同,和之前的東華羽凡相差無幾,似乎都被別人封閉了五感。

唯有那幾個結丹期的修為要好上許多,築基期的修士基本上是和東華羽凡之前的狀況差不多的。東華羽凡吞了吞口水,若是這些人發現她這麼快就突破到了結丹期,會不會更加覺得她拿到了什麼寶貝呢?

可是這個地方修鍊似乎真的要快許多呢。

算了,管不得別人了。

將木靈力注於之間,點入風傾塵的眉心。

隨後,東華羽凡越是探查,就越是皺眉頭。

風傾塵的傷勢非常的重,她此時的修為更本沒有辦法為他醫治,最多將他表面的傷勢恢復。

體內的傷勢太過於嚴重,且令他受傷的對手修為也不低,內傷皆是高階修士所為,若是按照她此時的修為,至少需要好幾年才能完全醫治好,這還需要他自己配合才行。當然,也可以去尋找治療傷勢的靈植才行。

「老大,你醒醒。」東華羽凡搖了搖風傾塵的手臂,發現他現在似乎是有些昏迷的樣子。

摸了摸額頭,還有些發燙。

他已是靈體,怎麼可能還會生病呢?

修真者引氣入體之後,便不會生凡間的病了。

「老大,風、傾塵。」東華羽凡不死心的繼續叫道。

這個地方打不開空間,也打不開儲物空間。她手中根本沒有辦法醫治他的東西,木靈力對於他的發燒似乎也沒有任何的辦法,這樣一來。應該不是生病了,很有可能是中了什麼術法或者其他的東西。

「風傾塵,不要再這裡昏迷,趕快醒一醒。」沒有空間,他根本沒有辦法將他弄出去,這裡的人也不會幫助她。況且,她很有可能自身難保。

喊了半天。沒有喊醒,風傾塵一直有些恍恍惚惚的樣子。

東華羽凡有些泄氣,看了看風傾塵有些微紅的臉。不知怎的,心裡驀然一跳。

「罷了,真是冤家。」東華羽凡嘆了口氣,坐在風傾塵的旁邊。替他拭去臉上的汗水。看著四周這個詭異的地方。心裡有些煩躁。這個地方究竟是什麼原理完全搞不懂,難道就是想讓別人提升修為的嗎?

可是下來的人,並沒有幾個在修鍊,更多的是在尋找出口。

把玩的手中的戒指,東華羽凡試探著再次將戒指彷彿金椅上面的眼睛裡面。

金光一閃,東華羽凡以為自己眼睛花了。

一個晃神,眼前的場景似乎有些改變了。

這裡是……

這裡好漂亮,他們此時在一片草地上面。不遠處有一面湖,湖水平靜無波瀾。無風。湖邊偶有幾顆楊柳樹,樹枝垂在湖裡面,印出非常好看的倒映。周圍是巨大的山峰,這裡完全就是最完美的桃花源地嘛。

可是她明明不是第一次將戒指彷彿眼睛裡面了,為什麼會再次更換場景呢?

取出戒指,東華羽凡看了看,戒指似乎比較之前有了一些改變呢?戒指外表非常的普通,彷彿就是最不值錢的鐵戒子,現在戒指上面泛著淡淡的金色,就好像是被金椅同化了一樣。

或許是貪念這種美好的地方,東華羽凡走到湖邊看了看,湖裡面也能夠將她的倒映印出來。

「嗯嗯,是個美人胚子。」

感嘆完之後,東華羽凡嘆了口氣,假的始終是假的呢。哪怕這個地方看上去在美好。就是因為太過於完美了反而缺失了一種人生的真實。湖面怎可能一直波瀾不驚,又怎會真的如同一面鏡子一樣完美無瑕。

不過這樣一個世外桃源,若是以後有機會,真的很想試著看能不能找到,若是可以的話,再這樣的地方住上個幾年,對於心境的提升也會有很大的幫助。不不知怎的,東華羽凡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為了奪得洗靈丹,跟蹤黑衣男子到過的那個山谷。

那個地方也算得上是個好地方了,只不過因為黑衣男子死在那裡,而那一次又是東華羽凡第一次殺人,因此心裡難免會有些膈應。

將戒指再次放入了眼睛裡面。

再次金光一閃,周圍的場景再次變幻。

這次他們似乎到了一片一望無際的沙漠裡面,周圍黃沙延綿不絕,層層疊疊的,波瀾壯闊,卻又美輪美奐。似乎自己身處在一片蒼茫之中。那種滄海一粟的感覺令東華羽凡感觸頗深。只覺得天地之大,遠遠不是自己看到的這一處。心境頓時豁然開朗,對於沙漠的恐懼減少了幾分。

只是在這種地方,心裡難免有些緊張的。黃沙令她有種窒息的感覺,因此,東華羽凡隨後就將戒指再次摁了進去。

不停的變換著場景,她看到了森林,看到了白雪,看到了一望無際的大海,看到了……

她覺得自己彷彿走遍了千山萬水一樣,直到最後,她回到了最開始的地方。周圍的人依舊和之前一樣,似乎就連動作都沒有改變,他們都在尋找著自己餓五感,企圖找到出去的路,企圖讓自己恢復正常。東華羽凡淡淡的看著,臉上沒有表情,卻並不生硬。

「這是……釋么?」

直到這一刻,東華羽凡才明白師傅對自己的某些教誨的意義,只覺得心境似乎更加的穩固了,從前的一些固執己見,一些想不通看不透的事情頓時豁然開朗。

彷彿心有千山萬水,便覺得眼前的障礙皆不是能夠攔住她前進的阻擋。

「呵。」再次將戒指彷彿金椅眼睛之中的時候,東哈羽凡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眼前似乎有什麼東西在一寸一寸的破碎。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鼻尖彷彿聞到了一股清新之味。

「咦,我們怎麼出來了?」

「我剛剛覺得自己彷彿進入了一個很空靈的空間裡面。」

「我也是,我看不見,聽不見,感覺不到周圍的一切。」

……

一出來,周圍的聲音變從不同的地方傳來。

東華羽凡站定了一會,手中一緊,只看見一枚泛著金色霧氣的戒指慢慢的從自己的手指上面隱去了蹤跡。東華羽凡詫異,這個戒指居然和手指融為了一體,不管是誰探查,恐怕都不可能發現,自己手指上會有這樣的一枚戒指吧。

扶好風傾塵,東華羽凡環顧四周,竟然沒有發現的東華羽仙和葉迦,有些狐疑的皺了皺眉頭,他們兩個難道沒有和這些人一起嗎?

蹭著這些人沒有太過於注意到她,東華羽凡低著頭,將風傾塵的頭髮撥亂,這才悄悄的離去。還好她身邊有一個風傾塵,這樣的話,別人也不會以為她就是東華羽凡,畢竟東華羽凡的修為不過築基期初期,且是一個人在金椅上面進入的那個黑坑裡面。

離開了很遠,東華羽凡感覺到身後並沒有人,鬆了口氣。

見風傾塵仍然昏迷,東華羽凡招出李霸天。

乍一下換了場景,李霸天還沒有反應過來,咋咋呼呼的喊道:

「槽槽,我怎麼上岸了?」喊完之後,不覺得得勁,繼續喊道:

「老子還沒有穿衣服呢,媽蛋被別人看到了怎麼辦?」

「……」東華羽凡。

真的是夠了。

東華羽凡將風傾塵往李霸天的地方推了過去,說道:

「給我閉嘴,看看他究竟是怎麼了?」

李霸天聽到東華羽凡的聲音之後,瞬間閉上了嘴巴,只是看到風傾塵的時候,倒吸一口氣,看了一眼東華羽凡,再看了一眼風傾塵。再看了一眼東華羽凡,再看了一眼風傾塵。來來回回了好幾次,東華羽凡有些不耐煩的皺著眉頭說道:

「你看啥呢?趕緊看看他怎麼了?還有沒有救。」

「你到哪裡去撿的這麼一個絕世美男的,真是……真是……」李霸天最後的一句話沒好意思說出來。

不過,東華羽凡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後面那句話究竟是什麼,差一點一口老血噴出來。尼瑪,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