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零四章 反省、失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 反省、失憶?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也可以這麼說。」李霸天點點頭,然後眼睛發光的看著懷裡的水瓶,好半響才有些不舍的說道:

「快,掰開你情人的嘴巴。」

「不是情人啦1東華羽凡這才反應過來,李霸天的稱呼,實在是……

好吧,她心裡也有些美滋滋的。

「掰開,然後呢?」東華羽凡惡趣味的捏著風傾塵的嘴巴,這個樣子看上去……好可愛,呵呵,如果有相機就好了,把這個樣子拍下來,以後他如果惹自己生氣的話,就給他看看。想到這裡,東華羽凡咧開嘴。

「不要那麼噁心的笑好么。」李霸天往後縮了縮,東華羽凡的這個表情實在是,太邪惡了。

東華羽凡癟了癟嘴,示意它趕緊過來。李霸天捲起水瓶,到了風傾塵的木桶前,不舍的說道:

「來,倒進去。」

「什麼?到嘴巴裡面?」東華羽凡詫異的指了指水瓶。這玩意都放了多少年了,就算是什麼神仙水,保質期也應該差不多過了吧,怎麼會到現在還有用。況且,放了這麼久的東西倒進人家的肚子裡面,醬紫真的好么?

東華羽凡有些猶豫,看李霸天的樣子似乎這個東西還能用,卻還是保險的問了一句:

「這玩意的保質期還沒到嗎?」

「愛要不要。」李霸天別開臉。

如今似乎也沒有別的想法了,東華羽凡只能糾結的點了點頭,接過水瓶,對著風傾塵的嘴巴就準備倒了,不過剛湊到嘴邊,東華羽凡就問道:

「到多少啊?」

「一半。」

「……」這麼多,會不會太浪費了?

好吧,東華羽凡覺得自己確實有些小氣了,不過不是說那些天材地寶靈汁靈液都只需要幾滴幾滴的使用嗎?這個使用起來也太豪邁了吧。如果這樣的話,這兩瓶最多也只能使用四次了。好吧。有總比沒有好。況且,如果這個真的能夠救風傾塵的話,東華羽凡也不會真的捨不得。

「你確定真的沒問題?」東華羽凡總覺得有些不靠譜,這瓶叫生機水的可疑液體連一點特殊的味道都沒有。

哪怕不是清香。至少也不會什麼都聞不到吧。而且,水是透明的,怎麼看都是普通的水。瞥了一眼李霸天瞪大的死魚眼,東華羽凡心裡怎麼都不放心,萬一喝死人了怎麼辦。況且。這種三無產品,除了有個名字,到底是不是真的也不能確定埃

保險起見,東華羽凡覺得還是應該找個試用品才是。

「要不你喝一口。」東華羽凡將水瓶遞到李霸天的面前。

李霸天先是一怔,隨後連連後退,看著東華羽凡非常的不可思議。

「你你你你你,你不信我。」說道最後四個字的時候,李霸天似乎非常沮喪的樣子。見到東華羽凡為難的樣子,也知道東華羽凡的顧慮,只能說道:

「你放心吧。這個東西喝不死人的,雖然我也不確定現在過了這麼久還有沒有用,但是這玩意在以前可是引起了一場又一場的鬥爭的,話說在幾萬年前,我剛剛……」

「……」東華羽凡額頭滿是,怎麼說著說著就開始講故事了,現在是講故事的時候嗎?話說,它現在講的不就是自己看過的遠古史嗎?有玉簡記錄過,真的而不需要你再講一遍的好么。況且,李霸天講的和這個生機水有關係嗎?

「那一戰打了個昏天黑地。日月無光,江河倒轉,世界彷彿一片混沌……」李霸天的表情似乎在追憶著什麼。

「那個……」東華羽凡一隻手捏著風傾塵的嘴巴,另一隻手還舉這水瓶。有些酸,忍不住想要打斷一下。

「當時的我還很弱小,在這些大能面前,簡直不夠看啊,不過從那一刻起,我覺得自己彷彿看到了希望……」

「喂、那個……」

「我想要拜師。只要修鍊,我也可以化形。可是電鰻在這個世界只有我一個,許多妖獸見我時新品種……」

東華羽凡看了看手中的生機水,臉上一片漠然,身後的李霸天依舊在喋喋不休,真不該放這貨出來,長的這麼恐怖,性格卻如此的……話嘮。

將生機水倒入了一半在風傾塵的嘴巴裡面。

如今李霸天是指望不上了,也只希望這個東西真的如它口中那麼有用吧,不然的話,她一定要將李霸天關在空間一百年。

不過儘管喂風傾塵喝了生機水,東華羽凡卻還是在木桶裡面添了一些溫泉水,只希望多一重保障,只希望他能夠早一點醒過來。

做完這下事情之後,東華羽凡莫名的覺得心裡有些疲憊,雖然之前因為修為穩定之後並不太困,但是此時因為李霸天的停不下來,反而有些犯困了。

乾脆倒在床上,準備好好的休息一下。有李霸天在,應該也不會發生什麼危險。

慢慢的眯上眼,余光中最後的視線便是李霸天仰著頭,無不得以的在炫耀著什麼。這些她都聽不進去了,只能聽到自己淺淺的呼吸聲。

***

「師兄,師兄,你沒事吧?」東華羽仙強忍著心裡的狂喜,搖了搖不知何時昏迷過去的葉迦。

發現葉迦只是有些脫力,鬆了口氣,打量了一下四周。最後再將視線放在了葉迦的身上,站起身,小心翼翼的往前面走了一步。

胸口似乎有什麼東西想要宣洩出去一樣,眼前所看到的,讓她真想要仰天大笑。

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和葉迦到了這麼一個地方,也不明白明明他們和其他人一樣都跳入了那個黑坑,卻到了不同的地方。她醒過來就發現周圍除了葉迦沒有任何人,而葉迦緊閉著眼睛,她叫了很久都沒醒過來。

「這麼多東西,都是我的了。」東華羽凡紅唇輕啟,嘴角帶著一絲微笑,想著東華羽凡不知道會在哪裡,但是不管在哪裡,東華羽凡都沒有她的好運的。因為此時的她正好站在一處內殿門口,門上寫著三個字。是每一個進入洞府的人都想要來的地方。

『儲藏室』

此時的東華羽仙反而有些感謝東華羽凡了,若不是東華羽凡的緣故,她也不會和葉迦來到這個地方。

「師兄,你在這裡。稍等片刻,我一會就出來。」東華羽仙對著地上的葉迦說完,直接往前面走去。

推了推大門,並沒有費勁,大門很輕鬆的就被推開了。

東華羽仙並沒有馬上進去。而是站在門口取出一顆夜明珠往裡面照了照。果然是看到了一排一排的木架,架子上面放著大大小小的盒子。

心跳的很快,東華羽仙覺得自己都快要尖叫起來了。

腳踩進去,東華羽仙總有一種自己似乎馬上就要飛升的感覺。

走到最近的一處木架面前,盒子錢刻有一些字,不過太過久遠,這些字都很模糊,東華羽仙也不在意,輕輕拿起第一個木盒,只覺得觸手似乎有些軟軟的。狐疑的捏了捏。

『嘩』的一聲清響。

居然……化成了灰燼。

東華羽仙心裡頓時一緊,整個人愣在了原地,這是什麼狀況。

而後在往木架上看的時候,靠近門口的那個木架緊跟著『嘩嘩嘩』同樣化成了灰燼。不到幾息之間,第一排的木架就在東華羽仙面前變成了一堆毫無用處的灰,而且乾脆利落,沒有一個完好無損的盒子存在。

東華羽仙自認自己教養好,此時也忍不住想要爆粗口了。

不死心的在看向了第二排的木架,不知道是不是東華羽仙人品不好還是怎的。第二排木架在東華羽仙還沒有碰到的時候,也跟著連連變成了灰燼。東華羽仙被灰塵嗆得打了好幾個噴嚏。這下不得了,就像是多米諾牌被觸碰到了一樣,巨大的儲藏室就像是驚醒了一樣,所有的木架都開始『嘩嘩嘩』變成灰塵。在空氣中飄飄揚揚了一會,再次回歸地上。

東華羽仙緊緊的捏著手,心跳再次加快了不少,不過這次和之前可不一樣。

深呼吸了好幾次,東華羽仙才沒有尖叫出,手被自己指甲劃出了傷口。直接掉入了儲藏室的地面,直接走了出去。

在門口,東華羽仙站了許久,儲藏室內殿的聲音已經平息了下來。東華羽仙摸得睜開眼睛,眼中恨意一閃而過。

她不甘心,她不甘心自己永遠都不及東華羽凡,她不甘心自己會一直這樣下去。

「憑什麼,憑什麼所有的好運都是東華羽凡的,憑什麼她就可以得到所有人的青睞,我恨你,東華羽凡。」東華羽仙轉身看著黑漆漆的儲藏室,怨恨的大聲喊著,淚水悄然從東華羽仙的眼中掉下。

喊完之後,身體一陣無力,跌坐在地上,垂下頭,感覺到滴落在手上的溫熱,東華羽仙委屈的喃喃道:

「為什麼,明明我比你優秀,我比你長得好看,明明爹爹那麼喜歡我,明明你已經死了,為什麼你又活過來了。為什麼你的資質比我好,為什麼就不能比我差點。」

東華羽仙哭了許久,也說了許久,臉上的淚痕已經幹了,眼睛空洞的看著眼前的漆黑。她不信自己的氣運就真的這麼不好,她就不信東華羽凡真的能夠一輩子壓在她的頭頂。站起身,東華羽仙眼神突然變得堅定了起來。

回憶一幕幕閃現,從最開始自己進入仙門,到和他們一起到朝華谷的總總。她似乎錯了,她從不比任何人差,想起自己為了得到門內資源,努力討好師傅,對著師兄虛與委蛇,處處與東華羽凡作對,處心積慮的接近葉迦……她想起東華羽凡輕輕鬆鬆的就得到了自己努力了那麼久才擁有的東西,不管是人或者事。

突然輕笑了起來,原本灰撲撲的臉,因為這一笑變得明媚了起來。

是了,她錯了,以後不會如此了。

……

收拾好心情之後,東華羽仙再次看著這個黑漆漆的儲藏室,雖然說裡面的木架似乎都化成了灰燼,但是東華羽仙心裡卻總有期待,這些東西放太久了,變成這樣也無可厚非,但是總會有一兩件還能夠使用才對。

抱著這樣的想法,東華羽仙現在走了進去,裡面靜悄悄的,沒有了一層層的木架,變得空曠了起來。

踩在軟軟的灰塵上面,東華羽仙取出夜明珠,舉在眼前,小心翼翼的往更裡面走去。

***

「老鄉,老大,喂喂,老妹,你快醒過來啊,你男人要殺魚了。」

東華羽凡睡得迷迷糊糊的,耳朵裡面斷斷續續的有著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這個聲音好像是……

「李霸天,你幹嘛啊?」東華羽凡沒好氣的坐起身,眼睛都還沒有睜開,嘴巴倒是先嘟噥埋怨了起來。

好不容易想要睡一個美容覺,居然被這個話嘮吵醒了。

揉了揉眼睛,東華羽凡習慣性的往木桶的地方看去。

咦,沒人。

眨了眨眼睛,確實木桶裡面沒有人。

再次往李霸天的地方看去,正巧看到李霸天委屈的蹲在牆角,身體似乎也變小了不少,而在李霸天的面前站著一個白衣男子。聽到東華羽凡的聲音,頓時轉身,居高臨下的睥睨著東華羽凡,那眼神,怎麼形容呢。

「好冷1東華羽凡拉著拉旁邊規規矩矩疊好沒有用過的被子。

風傾塵的眼神太奇怪了,好像不認識自己的樣子,莫非自己救了一個和風傾塵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好吧,想也知道不可能,難不成是風傾塵又失憶了?

「你、你醒了?沒事了嗎?」東華羽凡見風傾塵一直沒說話,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槽,好強大的氣場,不過這種感覺好像有些不妙呢。

風傾塵依舊不說話,東華羽凡心裡突然有些慌亂,隱隱有些失落。

他……真的再次失憶了?

李霸天此時也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可是風傾塵的氣場太強大了,而且它有感覺,自己好像打不過此人,所以乾脆翻白眼,老老實實的蹲在牆角。

房間裡面頓時靜謐了起來,都沒有說話,除了一道粗重的呼吸聲越來越大聲。

「李霸天,你能不能先閉嘴啊?」東華羽凡忍不住開口對著李霸天大聲說道。

「哎呀哎呀,老子不行了,老子要掛了,快讓我進水裡。」李霸天翻著白眼,它許久沒有進水裡了,況且經過這個男人一嚇,便覺得有些缺氧了。好吧,想要離開這種詭異的地方才是它此時最想要乾的事情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