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零五章 分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 分別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東華羽凡一驚,這才再次想起,李霸天是條魚的事情。

咦,為毛是再次呢!

可是風傾塵就站在她的面前,她有些猶豫,怕暴露了空間的事情。

沒想到,東華羽凡還沒有動作的時候,風傾塵手指對著李霸天一點。

『嘩啦啦。』

頓時,李霸天的頭頂出現了一團一米寬的烏雲,然後就開始對著李霸天下雨。東華羽凡有理由相信,李霸天心裡的陰影面積肯定很大。不過她現在更加的不敢開口了。

就在此時,風傾塵突然湊到東華羽凡的面前,眼神依舊那麼冰冷。

「你、又拋棄我了。」

東華羽凡頓時石化了起來,這也怪她?

「那什麼,這個不是我能夠控制的啊,朝華谷對你的修為有所限制,我我我,我也沒有辦法的埃」原來不是失憶,只要不是失憶就好,東華羽凡鬆了口氣的同時,嘴巴也有些笨拙的解釋。

「你就是食言了。」

好嘛,這下,手又被死死的拉住了,東華羽凡知道此時若是掙脫的話,面前的人估計就要爆發了。只能指了指被他握著的地方說道:

「痛,輕點可以嗎?」

不說還好,一說,手上的力度頓時加大,東華羽凡欲哭無淚,她真的覺得手好痛的說。老大,您是不知道您的修為比我高太多了嗎?要不是她現在突破了,估計手就碎了。

風傾塵此刻是真的生氣了,東華羽凡能夠深刻的感覺出來,因為她已經聽到自己骨頭擦擦的聲音了。這貨不會吧,太狠了。

隨機,一陣痛徹心扉的感覺瞬間傳入腦子裡面。掙脫不開的東華羽凡眼睛裡面浸出淚水,靠,從今天開始她決定要離他遠點,尼瑪以後絕壁會有家庭暴力的,自己肯定是最弱勢的一方。

李霸天早在風傾塵捏住東華羽凡手的時候。就明智的將頭埋進了身體裡面,它決定不摻和,這兩人一看就是在鬧彆扭。雖然男的有些粗暴。

看到東華羽凡掉眼淚,風傾塵怔怔的鬆開了手。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卻又慢慢的自責。

「我……」風傾塵連忙上前,想要說些什麼,可是東華羽凡一臉防備的往後退了退,揉著自己的手腕。臉上的淚水還未乾。

胸口的位置,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隱隱作痛。

「很抱歉,但這次,確實不是故意的。」尼瑪,早知道當時就應該挺李霸天的,挖個坑把你埋在裡面。

聽到東華羽凡這麼回答,風傾塵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頭,這話似乎有些疏遠了。伸出手,想要再次拉住東華羽凡,可是東華羽凡早有防備。直接將手放在背後,再次退後了好幾步。

實際上,東華羽凡看到風傾塵的樣子,心裡的那股怨氣就消失了不少了。

不管怎麼樣,風傾塵的心裡應該是在乎自己的吧!可是家庭暴力這種事情,必須要改掉,不然以後自己肯定會很吃虧的。想到這裡,東華羽凡頓時臉上紅了紅,哦多,好像想太遠了。悄悄將體內的木靈力印入兩個手腕處。木靈力非常溫和,手上的痛覺漸漸的褪去。沒多久,東華羽凡就覺得行動自如了。

「我不怪你了。」風傾塵見東華羽凡皺著眉頭擺弄著自己的手腕,鬆了口氣。神色淡淡的說道。

啊咧?

東華羽凡不可置信的抬頭看著風傾塵。這句話是她字面上理解的樣子嗎?不怪她?她究竟哪兒錯了?她很無辜的好么?朝華谷的規則便是如此,又不是她能夠控制的。正準備想要反駁兩下的東華羽凡突然想起之前手腕劇痛的時候,仰起頭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

「真是,多謝您的寬宏大度了。」東華羽凡咬著牙,將這幾個字說出口之後,就轉過身。坐在床上,不想再理會他了。

看他生龍活虎的樣子,看來那個生機水還真的很有效果呢。必須要保管好,這玩意以後能夠救命的。只是風傾塵一醒過來就這麼對自己,讓東華羽凡心裡還是有些小小的不滿,好歹自己用絕世神葯救了他,不說句謝謝也就算了,居然還傷了自己。

越想,東華羽凡就越是委屈。

低著頭,揉著手,兩人一魚都未曾開口說話。若是忽略了李霸天的話,兩個人安安靜靜的,透出一種莫名的尷尬。

風傾塵依舊是站在原地,俯視著東華羽凡。東華羽凡一直沒有在看過他。若是仔細看的話,就能夠看到風傾塵眼中的不知所措。他剛醒來看到東華羽凡睡在一旁,另一旁立著一個長相醜陋卻有很大的怪獸。

雖無靈力,但身上泛著強大的雷電之力。

心裡一突,原以為怪獸想要傷害東華羽凡。沒曾想確實東華羽凡的契約妖獸,雖然怪異了點。更讓風傾塵沒有想到的是,東華羽凡睜開眼之後,他心裡突然湧出一陣一陣的委屈感,他敢保證,就是他未失憶之前都不可能會有這種感覺。

可是,對上東華羽凡的眼睛之時,他只看到了驚訝,並未有欣喜。那一瞬間,風傾塵說不清心裡究竟是什麼感覺。只覺得一寸寸的涼了下來,因此,臉上更冷了。

就在氣氛越來越詭異的時候,李霸天實在是忍不住了,眼看屋子裡面都快要水漫金山了,雖然誇張了點,但是這朵烏雲非但沒有消失,反而變本加厲,它頭頂的雨越來越大了。

「那什麼,先暫停好么?這朵雲能不能撤、撤了啊?」在風傾塵凌厲的眼神下,李霸天還是大著膽子講話說完了。

風傾塵看了一眼東華羽凡,隨後手一揮,但是雨過天晴了。

完了之後,李霸天慢慢的往前面遊了過來。這種時候,兩人拉不下面子,就需要一個中間調節的人,雖然他不是人,好歹以前也干過一段時間。

左右看了看,兩人一個看手,一個看人。

「哎呀。既然大家都認識,就不要計較太多了埃畢竟夫妻床頭吵架床尾合嘛,多大個事兒啊,兩個人相處不就是要互相謙讓、相互理解嘛。是吧,你看我……」李霸天剛開始說的時候,還有些怕怕的,可是說著說著就有些溜嘴了,越說越溜。一直巴拉巴拉個不停。

奇異的是,風傾塵居然沒有將它拍飛,反而安安靜靜的站在原地,嘴角隱隱帶著笑意,似乎聽到此話還挺受用。

東華羽凡詫異不已,下巴都快要掉地上了,李霸天就是一個二貨。究竟再說些什麼呀,什麼夫妻不夫妻的,自己和風傾塵認識也不過幾個月而已,這稱呼簡直就是跳躍性的變化呢。

風傾塵的表現更是讓她覺得驚悚。按照她從前摸索出來的習慣,風傾塵不喜歡別人在他耳邊聒噪,可是李霸天能夠巴拉了半天仍舊安然無恙的立在原地,這不得不說是個奇了,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哪一句話取悅了風傾塵呢?

槽,不會是她想的那句吧?

「你給我閉嘴。」東華羽凡見李霸天似乎越說越離譜,甚至還提到了一些自己的泡妞經驗,頗有些得意忘形的樣子,小聲的警告了一句。

李霸天見東華羽凡給自己使眼色,不在意的擺了擺尾巴。說道:

「哎呀,老鄉同志,不要這樣小氣,大度一點嗎。你看看我這兄弟。風度翩翩,器宇軒昂,貌比潘安,天下無雙;打著燈籠都難找的,況且你也知道自己的條件,可別挑了埃」說完。還對著自己眨了眨眼睛。

話說,東華羽凡到現在才想起一個嚴肅的問題,魚能眨眼睛嗎?

可是,李霸天此時欠扁的樣子,還真是……之前還怕風傾塵怕得要死,現在居然稱兄道弟了,也不怕被pia飛。

事實證明,讓人掉下巴的事情太多了,再多一兩件也並沒有什麼出奇的。

「這位黑魚兄說的不錯,你不要生氣。」風傾塵嘴角帶著笑,對於李霸天對自己的誇獎相當的受用。雖然這些誇獎的話以前似乎聽人說過,但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覺得悅耳。遂,對於這條醜陋的魚,有了一絲好感,因此,也就不計較這條魚和自己稱兄道弟的那句話了。

東華羽凡指著李霸天,手指微微有些顫抖。

這貨,真的不是猴子拍來的逗比嗎?

不過這樣一來,東華羽凡和風傾塵總算是緩和了下來。只是東華羽凡自己因為李霸天的那句話有些小臉紅,不想知道該和風傾塵說些什麼,雖然心裡不怨他了,但是那種尷尬似乎更深了一些,她得好好合計合計才行。

風傾塵倒是對於李霸天有些感興趣,一人一魚似乎很聊得來,最後居然相約到了另外一個房間,準備促膝長談。東華羽凡絞著手指,糾結不已,李霸天就是一個二貨,風傾塵謫仙般的人物和他呆在一起,真的沒問題嗎?

還是說,她從前都看錯了風傾塵,其實這貨就是一個喜歡聽別人阿諛奉承,溜須拍馬的虛偽的漢子?

不管東華羽凡怎麼猜測,兩人已經進入了另外一個房間;更狠的是,設下了禁制,以東華羽凡的修為根本沒有辦法破除,更加聽不到兩人在談什麼。

癟了癟嘴,東華羽凡只能再次倒在床上,餘光瞥了一眼滿是積水的屋子,頓時大聲喊道:

「李霸天,你這個……」想了半天,不知道可以說啥了,任何的形容詞都不足以形容她的心情了。

只能起身,將水弄出去。

也不知道風傾塵和李霸天究竟在屋子裡面說了什麼,東華羽凡看到門打開之後,風傾塵臉上掛著微笑,而李霸天反而是對著東華羽凡擠眉弄眼的。

似乎有什麼不好的預感呢!

「你別忘了,你是一條電鰻。」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實在是看不慣李霸天衣服擬人的模樣。

「呃。」李霸天愣在了原地。

因為李霸天一驚在風傾塵面前出現過,東華羽凡也不好再將它收入空間。這倒是讓李霸天得意不已,總算是可以明目張的出現在外面了。

「話說,你現在怎麼變這麼小了。」之前的李霸天又粗又大,現在站立起來,最多一人高,而且還細細的。

「還不是你情人乾的。」李霸天翻了個白眼,說完之後,還未等東華羽凡說話,繼續興奮的說道:

「不過這樣也不錯喲,變小了之後,我的電力並沒有減校而且,這樣還很方便。」

是方便可以在外面了嗎?東華羽凡嘆了口氣,實際上她也沒有想過一直將李霸天放在空間的,畢竟自己答應到它出來是因為它被關煩了,若是自己一直將它關在空間,哪怕空間的臨泉再好,也和它從前呆的地方差不多。

對於李霸天老是將『情人、情人』掛在嘴邊的這種話,東華羽凡已經無力再解釋了,反正不管怎麼說,李霸天這個二貨都會下意識的忽略的。

「羽凡師姐,你要準備出去嗎?」

東華羽凡站在門口,正猶豫要不要走到風傾塵那邊去的時候,尹幽妍的聲音頓時從院子口傳了過來。

「你們剛回來嗎?」東華羽凡正覺得現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尹幽妍來得正好。

「是的呢,師兄帶我去逛了逛。」提到這個,尹幽妍臉上紅紅的,像是蘋果一樣,可愛極了。

咦,兩人約會去了喲~

東華羽凡原本想要調笑一下尹幽妍的,溫子然的身影頓時走了進來,只好作罷。雖然他看上去對人彬彬有禮,但是只要是和尹幽妍有關,就會變成另外一個樣子,東華羽凡可不想去招惹他。

「咦,羽凡師姐,這是你的妖獸嗎?」李霸天站的地方有些顯眼,尹幽妍一下子就看到了。可是從未見過電鰻的尹幽妍實在是好奇不已,這是何種品種啊?「從未見過,不知道這是什麼妖獸?」

「這個,叫電鰻,是一種魚類妖獸。」東華羽凡乾笑了一下,回道。

尹幽妍瞭然的點點頭,見東華羽凡不願笑,也沒有繼續問下去。

「風前輩氣色不錯,想來傷勢應該已無大礙了吧。」溫子然見尹幽妍沒有對著風傾塵臉紅了,心裡大安,遂開口說道。

風傾塵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頭,但是一想到李霸天的話,臉色緩了緩,並沒有答話,但是卻點點頭,算是作了回答。

這倒是讓溫子然詫異了一下,風傾塵性格冷淡,除了東華羽凡,其餘的人都是不願搭理,今日居然破天荒的給了回應。

「我們準備出去走走,你們呢?」東華羽凡見此,突然開口。

「羽凡師姐,不好意思,我們是來和你們辭行的。」尹幽妍有些不舍的說完,然後看了一眼溫子然。溫子然摸了摸尹幽妍的頭,替她說道:

「剛剛家師突然傳訊,召集我們趕回宗門,語氣頗為急切,因此我們也只能就此別過了。」

「羽凡師姐,人家真捨不得你。」尹幽妍點點頭,走到東華羽凡的身邊,拉住東華羽凡的手,不舍的說道。

東華羽凡笑了笑,點了點尹幽妍的鼻子,安慰道:

「放心吧,以後若是有機會,我定然會去看你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