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零六章 回宗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六章 回宗門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尹幽妍他們走了之後,東華羽凡頓時覺得周圍似乎安靜了不少。

如今只剩下兩人一魚了,氣氛漸漸有些尷尬。

「那什麼,我去找個水坑散散熱,你們自便哈。」李霸天溜得最快,話音一說完,魚影就不在了。

面對風傾塵,東華羽凡還是有些不知道說什麼,乾脆什麼也不說了,直接往外面走去。

「等等。」

手被人抓住了,東華羽凡感覺到手腕再次被某人抓住,忍不住抖了抖。好在風傾塵此時也知道分寸,並沒有抓太緊,不過也並未讓東華羽凡將他的手掙脫掉就是了。

「一起吧。」

東華羽凡詫異的看了一眼風傾塵,只見他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整個人如同浸染在陽光里一樣,特別的耀眼。有些人真是,什麼都不做,就僅僅是站在那裡,就好像是一個發光體一樣,一瞬間就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東華羽凡毫不懷疑,風傾塵絕壁就是這樣的人了。

「哦,走吧。」東華羽凡木木的點點頭,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渾渾噩噩的就走出了客棧。

直到走到熙熙攘攘的人群裡面的時候,東華羽凡才發現,風傾塵此時已經沒有抓住她的手了,改為十字相扣了。回過神的東華羽凡頓時臉紅到了脖子根,這貨啥時候直到十字相扣了,看來應該是李霸天的成果了。莫名的,心裡隱隱有了更多的額期待。

李霸天雖然是個二世祖,但是追女人確實很有一套,也不知道風傾塵有沒有學到一星半點呢。不過東華羽凡覺得,像風傾塵這樣的人物,估計是不用追女孩子的,只要一站在那裡,女孩子就會自動走上來的。

這不,一路走過去,身邊若有似無的已經跟了一路的女子了。媚眼一個接著一個的拋到兩人周圍。東華羽凡忍不住雞皮疙瘩,瞥了一眼風傾塵,結果這貨居然半點反應都沒有。感覺到東華羽凡在看他,他竟然對著東華羽凡輕輕一笑。

已經阻擋不及的東華羽凡鬱悶不已。這一笑,周圍的女子全部怔在原地,就差沒有撲上來了。

「走著。」東華羽凡趁著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拉著風傾塵的走快速的穿過人群,盡量往人少的地方跑去。

「這位道友。在下玉虛宗弟子,想要與道友結識一番……」路人甲女子的聲音飛快的從後面傳來,聲音足夠大,但是也足夠嗲。

喲呵,還是個同門呢。

「道友,相見即是緣分,不知可否相識一番。」路人乙女子柔柔的開口,絲毫不遜於路人甲女子。

「道友……」

俗話說,三個女人一台戲,一群女子簡直就是魔鬼。

幸好東華羽凡跑到拐角處及時取出紗帽戴在他的頭上。這才免於一難。看來以後是萬萬不能將他頭上的紗帽取下來了,這人簡直就是一個禍害。

「你看看,都怪你,我都沒辦法逛街了。」東華羽凡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在仔細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什麼人注意他們,這才尋了個道走了過去。

「我、我要送你一個東西。」風傾塵遲疑了一下,說出了一句話。

咦,東華羽凡停下腳步,好奇的回頭看著他。問道:

「什麼東西?」收禮物這種事情必須要積極,沒想到他還真的開竅了呢,李霸天這個花花公子果然是有一套。

風傾塵見東華羽凡果然感興趣,心裡一喜。不動神色的取出一個木盒,放到東華羽凡的面前,示意她打開。

忍住激動,東華羽凡看了他一眼,這才伸出手將木盒的蓋子打開。

隨後,愣祝

木盒裡面。居然是一把剪刀。神識探入,尼瑪,居然是一把普通的剪刀。東華羽凡有些不確定,看了他一眼,不過因為有紗帽擋住,看不清楚他臉上的表情,不過東華羽凡真的很狐疑,這貨究竟是幾個意思。

哪有人送禮物送一把剪刀的,看來,李霸天這個老師還是有些不及格呢。

悶悶的將盒子蓋上,沒好氣的說道:

「你送我這個幹嗎?我不需要剪東西。」再說了,剪刀的寓意是斷,莫非他是想要和自己一刀兩斷嗎?想到這裡,東華羽凡臉上微微有些不高興,沒有繼續說話,想要看他究竟會如何回答。

風傾塵見東華羽凡表情不高興,一時之間茫然,不過一想起李霸天的話,心裡稍稍安了一下。直接打開木盒,將剪刀拿出來。也沒有說什麼,直接將自己的頭髮剪了一截,遞到東華羽凡的面前,微微一笑,不過隨即想到東華羽凡可能看不到自己的笑容,遂說道:

「剪頭髮。」

東華羽凡心裡一跳。

他是在幹嘛?

幹嘛要剪頭髮,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

見東華羽凡瞪大了眼睛茫然的看著他,風傾塵有些無奈的掛了一下她的鼻子。這下子,東華羽凡更加像是觸電了一樣。這貨突然一下子開竅了,她還真的有些不適應腫么辦。

「那什麼,你要嘎哈?」東華羽凡一緊張,就使勁的眨了幾下眼睛。

風傾塵見東華羽凡並未接過剪刀,只能講自己的頭髮,塞在她的手上,然後走到她的身後,溫柔的拾起她的頭髮,剪了一截下來。這才走到東華羽凡的前面,取過自己的頭髮,兩人的頭髮混合在了一起。隨後他無聲的笑了笑。

「你這是?」東華羽凡吃驚不已,李霸天究竟教了些什麼東西給他啊,這貨居然還知道結髮。可是,結髮的後面通常都還有連個字,那便是『夫妻』。風傾塵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事情?

「李霸天說,這樣,你就是我的了。」

好傢夥,誰說他不知道的。

「憑什麼呀,剪個頭髮就是你的了,那我隨便剪一個別人的頭髮和我的混在一起,那我豈不……」東華羽凡故意翻了個白眼,說著,接過還未說完。風傾塵頓時打斷,語氣瞬間冷了下來。

「不許。」

手腕再次被某人緊緊的拉住了,不過這次好歹沒有用力,不過是讓東華羽凡掙脫不開而已。

東華羽凡心裡泛著甜心。臉上卻不顯,語氣故意不悅的說道:

「你這麼做,你可知道是何意?」

畢竟她還是未成年,風傾塵也不知道活了多久了,東華羽凡覺得。雖然別人說年齡不是問題,身高不是距離。但是相差個幾百上千歲的話,還是有一點點好尷尬的好么。這何止是老牛吃嫩草啊,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知道,結髮夫妻。這樣的話,你就不會離開我了。」

這樣的回答,東華羽凡瞬間糾結了,他到底是知道呢還是不知道呢?按理說他現在失憶了,但是常識性的東西應該是知道的吧。結婚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可能輕易的就許下呢?況且。許下的對象還是一個剛剛結丹期的自己。就算是看中了她的潛力,也不能夠在這個時候就下手吧。難不成,他真的愛上了自己?

東華羽凡有些不確定的再次問了一句:

「你失憶了,萬一你之前有過雙修伴侶呢?」

這下子,風傾塵沒有說話了,氣氛似乎右邊的有些緊張了起來。東華羽凡心裡也是一沉,不會是真的有吧?可是想想也不是沒有可能,如他這樣天資過人的高階修士,定然是哪個門派的重要人士,活了這麼大。就算是沒有雙修伴侶,肯定也會有過什麼紅顏知己。萬一以後想起來了,自己不就成了小三了嗎!

就在東華羽凡不想在沉默中尷尬想要離開的時候,突然感覺身體不受控制。往前一傾。頓時感覺自己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某人的頭靠在她的我肩膀上面。只覺得身體貼得緊緊的,實際上擁抱這種事情應該是很美好,很讓人高興的事情。可是東華羽凡卻高興不起來。

為毛他們兩個擁抱的時候,能夠很直接的感受到對方的胸膛。

為毛呢?

因為她根本就沒有胸,呵呵。

「不會。我沒有雙修伴侶。」風傾塵語氣有些沙啞,帶著一種獨特的韻味。

東華羽凡停下胡思亂想,突然安靜了下來。並沒有過多的動作,而是靜靜的問道:

「你失憶了,怎麼會知道?」

「我知道,我沒有雙修伴侶,相信我。」風傾塵這一次的回答比上一次堅定多了,只是下一刻,突然捂住了頭,紗帽掉落在了地上,好在這個地方沒有人經過,因此東華羽凡直接將紗帽丟在一旁,焦急的扶住他的手臂。

「你怎麼了?」

「頭疼。」風傾塵痛苦的說道,語氣有些壓抑,似乎是努力的想要讓自己的語氣平靜下來,只可惜配合著他緊皺的眉頭,讓東華羽凡更加的心疼了起來。

「別想了,不要想了,我相信你就是了。」東華羽凡知道他肯定是在努力的回憶,可是他這麼痛苦,東華羽凡真心不忍心。

等到他稍稍平息下來之後,東華羽凡準備將一旁的紗帽拿過來,結果風傾塵直接拉著東華羽凡的手,一扯,順勢又將她拉入了他的懷抱裡面,這一次比上一次輕車熟路多了。某個人將頭靠在她的肩膀上面,沒有在說話,兩個人都安安靜靜的。

安靜的似乎都能夠聽到對方的心跳聲一樣。

事實上,東華羽凡靠在他肩膀上確實能夠聽到他的心跳聲。

他的心跳很快,東華羽凡忍不住失笑,看來不僅僅是自己一個人有些緊張,一直冰冷的某人同樣也是緊張的。

「是李霸天教你的嗎?」東華羽凡看著遠處,悠然的隨口問道。

風傾塵輕輕『嗯』了一句之後,手指輕撫著東華羽凡的頭髮。

此時兩人都忍不住打破這一份甜蜜,可是東華羽凡還是不得不煞風景的問道:

「你究竟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我的意思是,你真的去確定你喜歡我,或者是愛我?」這話說出來,東華羽凡自己都有些不太相信。雖然不想貶低自己,但是實際上她如今真的未成年,沒胸沒屁股,除了身材高挑,頭髮順長之外,真沒什麼出彩。

長相不過中上,配風傾塵這種謫仙男子,怎麼著都有一種自卑的感覺。

「你在擔心什麼?」風傾塵雖然失憶了,但是一聽東華羽凡的語氣,就知道東華羽凡似乎有所顧忌。

東華羽凡沉默,她擔心的事情多了去了。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說,難不成直接跟他講,她擔心自己配不上他?這種揭露自己短處的事情東華羽凡會說嗎?當然不會了,因此只能沉默下來。

風傾塵嘆了口氣,輕輕將東華羽凡擁入懷中,拍著她的後背,在她耳邊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喜歡你,心悅於你。不必顧忌太多,一切有我。」

他的聲音彷彿有一種魔力一般,東華羽凡忍不住重重的點頭。

他話不多,但是東華羽凡知道,只要是他說出口的話,肯定不會是騙自己的。滿心歡喜,只覺得心被填的滿滿的。

放開東華羽凡之後,風傾塵握著她的手說道:

「你放心,我會想辦法恢復記憶。」

說完,風傾塵便沒有多說一些細節的東西。東華羽凡雖然想問,卻並沒有真的將問題說出口。

今日已經說得太多了,她需要回去在好好消化消化。

等到回去客棧的時候,已經過了好幾個時辰了。剛一解開院子的陣法,打開門,就看到李霸天的魚頭靜靜的立在院子正中央,死魚眼睛泛著幽怨。

見到兩人總算是回來了,李霸天仙石幽幽的嘆了口氣喃喃道:

「唉,有道是重色輕友,今日總算是體會到了。」

說完之後,還故意慢悠悠的轉過身,游到不知道何時出現在院子裡面的木桶邊,猛地一下就扎進去了。

「誒誒,你給我出來,說什麼呢。」東華羽凡知道李霸天是故意這樣,心裡也有些過意不去。原本是想要帶它一起出去逛逛的,結果自己和風傾塵玩到現在才回來。

「嘁1李霸天伸出一個頭,側面對著東華羽凡,吐出一個字之後,還不等東華羽凡說什麼,直接再次扎入水中。

東華羽凡故意想要走上前去,結果感覺到儲物戒指中似乎有所異動。

停了下來,取出一枚傳訊玉簡,是師傅的。

神識探入:

「宗門大事,速歸。」

短短六個字,東華羽凡的心裡一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