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東華羽凡有些獃獃的坐在房間裡面,手中握著一塊大的羊皮卷和一塊巴掌大小的的羊皮卷。她記得這羊皮卷是自己第一次外出宗門去坊市的一家買地圖的老店裡面尋到的,並沒有要錢。

那塊巴掌大小的羊皮地圖是在第一次被她殺的那個人的洞府裡面尋得的。

如果說之前她還不怎麼認識羊皮卷上面的字,那麼現在勉強是能夠認識了。這是上古的文字,雖然和現在的文字有些差別。可是東華羽凡也算是學習過的,這羊皮卷雖然不完整,但是上面依稀能夠認出『水月』二字。

當日她記得這個羊皮卷似乎是被放在秘境那一欄的吧。

那麼這個是不是就是『鏡花水月』的地圖呢?

「喂喂喂,你瞅啥呢?叫你老半天了。」李霸天見東華羽凡盯著屋子裡面的花瓶看個不停,尾巴啪啪啪的打在她旁邊的桌子上面,沒好氣的喊道。

東華羽凡也沒和李霸天計較,而是將兩塊一大一小的地圖放在桌子上面,小聲的說道:

「我跟你說,師傅今日告訴我宗門會派幾人去一個秘境,這兩塊就是秘境地圖的其中兩小塊。」說完之後,還未等李霸天說什麼,就皺著眉頭嘆了口氣,才繼續說道:

「可是,我並不知道這個地圖究竟有多少塊,只有這兩塊也起不來什麼作用。」

對於秘境裡面關於仙界的事情,她也是好奇的。可以說仙界是每一個修仙者的夢想之地,那裡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沒有人知道。如果能夠在飛升之前就知道仙界是怎麼樣的話,對於快要飛升的修士來說是非常迫切的事情。

「你想去嗎?」

「或許是想去看看吧,雖然地圖只有這麼兩塊,但是總比沒有好吧。」況且,東華羽凡心裡總覺得這個秘境自己有著非去不可的感覺,如果她不起的話就一定會後悔呢。

這樣一想,東華羽凡就釋然了。不管怎麼樣,她一定要進入前五名,最好是能夠得一個好的名次,若是能夠得到那個武技就好了。這樣的話,進入秘境裡面保命的機會更大一些。

趁著這兩天外門小比,東華羽凡也湊到外門去瞧了瞧。

外門小比比內門要兇殘不少,聽說是因為外門小比進入前十名的弟子能夠有一個進入內門的機會。千古冷的三個人都沒想過多添一個人,因此東華羽凡也沒有刻意的去關注這個事情。只去看了看那些弟子比賽,便沒有過多的關注了。

直到外門小比進入了白熱化的時候,各峰才派了幾個長老前去觀戰。

東華羽凡原本不想去的,可是被好奇的雲梨硬是拉去了。這一次是外門第三輪比賽了,選出前十名的比賽,因此各峰所派去的長老也是饒。

原本門派也有一個規定的,外門弟子築基之後,便可進入內門成為內門弟子。但是事實上,外門築基期的弟子能夠成為內門弟子的很少。因為沒有一個引薦人,因此就算是資質不錯。沒人引薦,也沒有辦法拜入內門,依舊混跡在外門。小比,成了他們成為內門弟子的唯一途徑

當然,也有一些人是不願意進入內門的。

誠然,外門的資源雖然沒有內門弟子的資源豐厚,但是外門較自由,雖然每年都有需要完成的任務。但是外門弟子身份是不受限制的,外門統一有人授業,因此不需要拜師。若是哪一天想要脫離門派的話,門派也不會強留。

成為內門弟子的話,便不同了。這一生都是宗門的人,身上肩負著宗門的興盛榮衰。說白了。內門弟子才是整個門派的中堅力量。

「我也去。」李霸天見兩人的身影走遠了,趕緊從木桶裡面跳出來,跟了上去。

外門弟子可是比內門弟子多太多了,因此兩人一到戰堂,簡直是人山人海。

「咦,似乎有不少的新弟子呢。」東華羽凡見到不少七八歲的小孩也跟著來湊熱鬧。詫異的對著雲梨說道。

「是啊,似乎是前段時間吳師兄和羅師兄他們帶回來的孩子。」雲梨點點頭,說完之後,便踮著腳,想要往裡面擠。

東華羽凡無語的翻了個白眼。

見高台之處坐著的幾個長老,直接拉著雲梨就往高台走去。

他們也可以算是千古冷的代表了,雖然修為不濟,但是看到千古冷的玉牌之時,並沒有人阻攔,反而有弟子主動給他們引路。

雲梨一喜,驚喜的對東華羽凡說道:

「師姐,居然有好位置呢。」

結果那個弟子居然將兩人帶到了長老所在的位置,剛好旁邊還有一個空的位置可以坐人。這個位置似乎是留給千古冷的長老的,只不過千古冷人少,並沒有長老存在,所以這個位置純屬是個擺設。沒想到進入自己和雲梨過來居然被引到了這個位置。

雲梨樂呵呵的將東華羽凡按到位置上做好。

周圍的長老也是客客氣氣的和東華羽凡打著招呼。東華羽凡尷尬的回應了兩下,這些人他也不過有些眼熟,並不認識。讓她尷尬的是,自己的輩分和他們比似乎要大一些。

好在這個時候有長老宣布比賽開始。

東華羽凡他們的眼神頓時就被吸引了過去。原本剛開始的時候,東華羽凡還算有些興趣的,可是看了半天,這些弟子的攻擊手法實在是有些單一,好在大多都是築基期的修士,其中也有不少資質不錯的弟子。東華羽凡餘光瞧見左右兩邊的長老眼中都帶著滿意的神色,想來已經有了中意的弟子人選了。

偶爾有一兩個手段新穎的,也擊不起什麼大浪,東華羽凡見雲梨看的認真,也不好意思說要離開。反觀李霸天早就趴在東華羽凡的肩膀上打著瞌睡了。

坐了好久,東華羽凡總算是聽到最後一場比賽開始這幾個字了。精神一震,頓時覺得瞌睡都醒了。將就著雲梨,她沒有提離開的事情,不過這是最後一場比試了,等到這一場完了之後,就可以離開了。她決定。回去就閉關一兩天,免得被雲梨拉過來看外門的第四輪比賽,那樣就太悲催了。

『』

其中一名弟子被打下了台,最後一名進入前十的弟子新鮮出爐了。東華羽凡鬆了口氣,說道:

「這下子可以走了吧。」

「再等一會吧,這些前十的弟子要開始拜師了。」

果然,沒多久,那些前十的弟子全部站在圓台之上。東華羽凡周圍的幾個長老都是認真的看著這幾個人,不時有人滿意的點點頭。

左手邊突然有個看上去大概三十幾歲的女修士突然開口道:

「哪個是張韻?」

「弟子在。」被叫到名字的女子眼睛一亮,大聲的回復道,然後往前走了一步,對著上方恭敬的行了個禮。

「本座乃迦南峰西殿弟子木青瀾,今日欲收你為徒,你可願意?」

這木長老是迦南尊者大弟子的妹妹,資質雖然一般,但是為人善良坦率,在迦南峰人緣非常不錯。如今是迦南尊者的記名弟子。修為不過結丹期中期的樣子,看上去年紀應該不少了。東華羽凡餘光看了她一眼之後,便看向了台下那個被選中的女子。

名叫張韻的弟子先是一呆,隨後驚喜的跪下,說道:

「師傅在上,請受弟子一拜。」

張韻雖然是跪的容易,但是東華羽凡還是在她一閃而過的眼神中發現了一絲不甘。

莫非她實際上是不想拜入這個木長老座下?

木長老收了徒弟,臉上帶著一絲笑意,隨後便不作聲了。

東華羽凡右邊的一個長老堅持,樂呵呵的說道:

「恭喜木師妹喜得愛徒呢。既然如此,不知你們當中有誰願意做我的徒弟呢?」

說完,才繼續說道:

「本座乃凌雲尊者座下弟子唐旭。」

下面的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終於有兩個站在一起的男修士站了出來。兩人對視一眼,似乎是相互認識的,跪下說道:

「弟子譚萬從。」

「弟子方磊。」

「願拜唐長老為師。」

「願拜唐長老為師。」

兩人的聲音同時響起,唐長老見這兩人神色清澈,目光堅定,心中已是大喜。站起身,笑道:

「好,既然如此,那本座就收你們兩個為徒了。」說完,再次大笑了兩聲。

兩個跪拜之後,台上剩下七人。

隨後青穹峰和飛雪峰選走了五人,台上還剩下兩人。

一名男子和一名女子。

男子目光有些黯然,女子倒還好,神色平靜,但是臉上有些蒼白。

如今只剩下千古冷和神居殿沒有選弟子了。東華羽凡就不說了,根本就沒有這個想法,就是不知道神居殿的那位長老會不會選弟子了。只是看他老神在在的坐在中間,也不說話,不知道在想什麼。

過了一刻鐘,台上那兩個身影顯得格外的突兀,東華羽凡見台上的那名女子似乎身體似乎一抖,正準備提醒這個神居殿的長老一聲,沒想到他倒是先開口了。

「你叫什麼名字?」

話音一落,兩人都抬起頭來。

那名男子見長老看著的人是身旁的人,神色再次暗淡下去,整個人顯得有些頹然。

「氨女子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一抬頭,正巧對上了長老的眼睛,心裡一慌,不過臉上卻是快速的鎮定下來。

「弟子名叫范清雅。」

「既如此,你可願做我徒弟?」

「弟子願意。」范清雅欣喜的跪下,行了禮。

最後,台上就只剩下一個孤零零的聲音了。但是每個長老都沒有開口了。東華羽凡依稀記得,這個弟子似乎是最後一個上台比試的,招式平庸保守,學習的是外門最平常的功法。修行的法術也是最普通最平常的法術,但是那些簡單的法術在他手中非常的順手,彷彿是克在骨子裡面的一樣,應該是有努力的經常練習。

可是他的修為似乎是剛剛突破築基期的修為,年紀看上去在幾個人當中要稍稍大一些,不知道有沒有滿三十歲。如果有三十歲的話,那麼他的資質估計很一般。

東華羽凡見沒有人開口收徒了,就準備離開了。

雲梨憐憫的看了他一眼之後,也沒有說什麼。此人的資質確實一般,就連雲梨自己的修為都到了練氣後期,她是四靈根,如今不過十七八歲的樣子,估計再二十五歲之前就能夠築基了。

想來此人應當是五靈根了,在座的長老想來都是看出來這一點,才沒有開口的吧。

「走吧,回去了。」東華羽凡站起身,對著身後的雲梨小聲說道,隨後在對幾人點頭示意了幾下,這才往旁邊走去。

台上的男子突然捏緊了雙手,餘光看著就快要離開的兩個身影,心裡一緊。他知道自己資質很差,能夠築基已經是他最好的運氣了。原本想著進入了前十就能夠進入內門了,可是看著身旁的人一個一個的被選走,心裡從原本的滿懷期待,到最後一點一點的跌入谷底。

身旁的人一個一個離去,獨剩他一人,彷彿天地間只剩下他一人。其餘五峰都有選人,這個女子坐在台上,想來應該是宗門中最神秘的千古冷的弟子了。他從未想過要進入千古冷,可是此時不得不抓住這最後的機會了。

「請等一下。」

東華羽凡頓住腳,雲梨率先回過看向了台下的男子。

「師姐,他好像再叫我們。」

東華羽凡皺起眉頭,回過神,正巧對上了那個男子期待的目光。

霎時,周圍安靜了下來,所有圍觀的外門弟子都被這個剩下的男弟子吸引了目光。不少的人眼中帶著鄙視,資質比他好的人更是在心裡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你有何事?」東華羽凡神情冷淡,雖然同情他,但是並不表示東華羽凡願意將他收入千古冷。

況且,之前請求師傅將雲梨收入千古冷,更大的原因是因為雲梨同她的情分上。這個人資質這麼差,而且和她無緣無故的,她才不會因為此人自找麻煩。

「請您收我為徒,哪怕是記名弟子,哪怕是成為您的雜役、僕人,弟子也願意。」

「喲呵,這小子想賴上你喲。」李霸天在這時突然醒了,聽到這話,頓時笑了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