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一十六章 爭奪前五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六章 爭奪前五名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千古尊者正襟危坐,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神色冷冷淡淡的,並沒有看跪在大殿下的人。

東華羽凡站在下側,和雲梨對視一眼,兩人均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鬱悶之色。

雲梨是內疚,若不是自己拉著東華羽凡要去外門看比賽,如今也不會這麼為難。東華羽凡是鬱悶,沒想到這貨居然真的得了第一名。

看來不收是不行了。

可是真的讓她手下,心裡又彆扭到不行。

每天看著一個比自己大一輪的大叔叫自己師傅,這種感覺怎麼想怎麼彆扭。

此時跪在大殿的韓溪心裡也有些打鼓,事實上,贏了這次的比賽,他也是有些慶幸的,直到被帶入千古冷的那一刻他才真正的覺得揚眉吐氣了。

可是,如今到了大殿,才覺得緊張;千古尊者雖然沒有說話,但單單是坐在那裡,就令他有一種無形的壓力。因此,神情更加恭敬了起來。

「還不過來收徒。」

千古尊者見兩個徒弟在下面擠眉弄眼的,他也知道東華羽凡心裡忐忑,可是他千古冷的大門可不是誰想進就能夠進得了的。收一個雲梨已經是格外開恩了,此時居然收了這麼一個人,千古尊者真心覺得心累。

見小弟子一副害怕自己生氣的模樣,想來應該是知道教訓了,便也就罷了。不過是一個普通弟子,只要不是大奸大惡之人,不辱沒千古冷的門楣便好。

東華羽凡一怔,師傅同意了;不過師傅既然說話,就證明師傅沒有生氣了,鬆了口氣。

在雲梨的眼神鼓勵之下。走到了韓溪的前面,先是愣愣的,不過見韓溪一直低著頭不敢抬起來,這才端著師傅的架子正色道:

「既然你已獲得外門大比第一名,那麼我就遵守當日的承諾,收你為徒。」說完,東華羽凡餘光看了一下師傅。正巧看到師傅眼中一閃而過的笑意。

這下子。心面是真的放鬆了下來。

千古尊者笑的原因也是因為兩人的不和諧,若是反過來的話,或許看著還算正常。如今一個三十幾歲的中年男子叫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師傅。且東華羽凡又裝著一副嚴肅認真的模樣,原本一直這樣也就罷了。東華羽凡對著韓溪說完之後,居然還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自己,千古尊者覺得或許這樣也好。小弟子性子隨意。有一個徒弟在下面,自身也知道做一個表率了。

「師傅在上。請受弟子一拜。」韓溪臉上欣喜不已,心裡的石頭落下了,直接就開始磕起了頭。

額頭在地板上面發出『咚咚咚』的山響,這響聲還真是……實誠。

最後雲梨端來了茶。韓溪敬了茶,東華羽凡給了他一枚象徵著身份的玉牌,臉色這才緩和了一些。

韓溪恭敬的手下玉牌。拿著屬於自己的玉牌的一瞬間,韓溪頓時眼眶紅了起來。抬眼看著東華羽凡的時候,眼中居然帶著孺慕。

東華羽凡嚇了一跳,趕緊跳到師傅身邊去。

千古尊者忍不住大笑了起來,一揮袖道:

「罷了,既然入了我千古冷,本尊也就勉強認了你這個徒孫。」說完之後,突然又嚴厲的繼續道:

「但你記著,本尊這裡容不得姦猾狡詐之徒,所行之事也不可辱我千古冷的聲譽。」

「多謝師祖提點,弟子謹記在心。」韓溪在千古尊者面前大氣都不敢多出,千古尊者身上偶爾泄露出來的氣息都足夠讓他站不住腳,哪裡還敢有別的心思。

「行了,你以後就住在後殿吧。」東華羽凡見師傅似乎不欲多說,這才對著下面的雲梨說道:

「雲梨,帶他去後殿安頓一下吧。」

「好的,你跟我來吧。」雲梨點頭同意之後,對千古尊者行了個禮,這才對著韓溪說道。

韓溪對著上面的兩人行完禮,只覺得自己的背後都濕透了,跟在雲梨的身後走出了大殿,直到拐了個彎,心裡這才鬆了口氣,對著前面的雲梨說道:

「那個,多謝雲師叔了。」

雖然雲梨是師祖的記名弟子,但是在師傅心中的分量很重,哪怕現在雲梨的修為不過鍊氣期,但是韓溪依舊是對她非常尊重。

雲梨心裡高興,也樂意對她有笑臉,見他臉上冒著虛汗,掩著嘴偷樂。

「師傅雖然語氣冷,但是等你和師傅熟了之後就知道,師傅人很好。我師姐也是一個很隨意的人,所以不用擔心。」雲梨一邊說,一邊領著他往後面走去。

後殿從未有人住過,但是又陣法在倒是也乾淨。她和東華羽凡兩人住在東殿那邊,後殿離東殿不是特別遠。邊走邊給他介紹著千古冷的情況,實際上千古冷非常的簡單,但是雲梨難得有一個輩分比自己小的人,只覺得自己似乎一下子就漲了一個輩分,這種新奇的體驗很新鮮。

雖然每次去外門的時候,下面的弟子都是恭恭敬敬的,但是沒有這次有成就感。

她能夠感覺到,韓溪是真的尊敬她。

「後山有不少安靜又清幽的地方,師姐最喜歡在後山小譚那裡修鍊,你若是沒事也可以去看看,但是師姐修鍊的時候千萬不要打擾。師姐有一個妖獸非常厲害,不要隨意的招惹,也不要隨意和它搭話。」因為會被調戲。

當然,最後這一句雲梨沒有說,也存有以後想要看笑話的想法。

「對了,山下有一片桃花林,那個地方的靈力也很充足,而且基本上沒什麼人會在那裡修鍊,除了偶爾去收集桃花的時候。在那裡修鍊也很不錯,也能夠幫助領悟,我之前就是在山下的桃花林裡面突破的。」雲梨一說就住不了嘴,想到什麼都講了出來。

韓溪不時的插上一嘴,雲梨的話雖然有些亂。但是他都牢牢的記在心裡,反正已經到了千古冷,有了身份令牌了,對於雲梨說的地方總有機會去看的。

「好了,就是這裡了,你自己收拾一下吧,等會我帶你去外門領取物資。」雲梨將他帶到後殿其中一個院子裡面之後。還有些遺憾。怎麼這段路這麼短,她覺得自己還有好多話想要說呢。

平常東華羽凡很少在宗門裡面,就是在。她也不好意思給東華羽凡講一些自己心裡的事情,現在總算是有個小輩了,只覺得一肚子的話總算是有了可以吐的地方。

而且韓溪也很上道,她講的時候。也很認真在聽的樣子。雖然年紀大了些,但是長相倒是不錯。

反正以後有的是時間。也就不再糾結了,說完之後,也沒有進去,直接就離開了。

「師傅。我看雲梨好像很開心的樣子誒。」東華羽凡見雲梨的背影輕快,心裡的鬱悶倒是少了不少。

千古尊者瞥了東華羽凡一眼,這才淡淡的說道:

「好了。現在徒弟也認了。自己的性子還是要收斂一些了,為人師表懂嗎?」

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不過還是老老實實的點頭。

自己的性子一直都很好的好么。

外門小比結束,意味著內門也要開始比賽了。這次是要選出去秘境的前五名,然後在和外門的前三名爭奪前三名。

開始依舊是抽籤,十個人的比賽,看運氣,同時也看實力。

東華羽凡隨意的抽了一支簽之後,直接就給了之前的趙長老。

趙長老看了一眼之後,點了一下頭,就示意東華羽凡可以下去等待了。

下去之後,正巧看到雲梨一臉緊張的樣子,身邊站著穿著新衣服的韓溪,新衣服正好是內門弟子的服飾,抿著嘴,很靦腆的樣子。

真是夠了,一個大叔了還這麼害羞真的好么。

不過人靠衣裝馬靠鞍,這樣一來,真是比之前要精神一些了,倒和那天看到有些不一樣了,莫非是心情好人也年輕一些了。

「師姐,你抽到和誰比了?」雲梨似乎比自己上場都要緊張,不時的看向了某個方向,見東華羽凡狐疑的看向了她,這才小聲的說道:

「剛剛我看到了大小姐了,大小姐表情冷冷的,看上去好可怕。」

東華羽凡順著雲梨看的方向看過去,正巧看到一個包裹在黑色衣袍之下的女子,而東華羽仙剛好在這個時候抬起頭,看著東華羽凡的時候,神色冷淡,只一眼就移開了視線,彷彿不認識她一樣。

「大小姐也是前十。」說完,雲梨擔憂的看著東華羽凡。

「不用擔心,她沒我厲害的。」東華羽凡拍了拍雲梨的肩膀,寬慰道。

雲梨最然嘴上是放心了,心裡依舊還是有些擔憂。不過第一個上場的不是東華羽凡,也只能按耐住心裡的不安,認真的看著台上的人比試。

或許是因為大家心下已經知道了名次的重要性,因此這一回比之前的氣氛都要凝重不少。東華羽凡都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台上的火藥味似乎非常的濃郁。

台上的兩人東華羽凡都認識,不過不太熟,倒是那個女的讓東華羽凡印象頗深,正是第二輪比賽的時候偷襲過她的飛雪峰弟子,名叫夏春冬。

夏春冬的攻擊比之前要招式凌厲一些了,想來之前也是有所保留的。

只是和夏春冬對上的是凌雲峰的某個男弟子,之前和莫離他們組隊的時候,這個弟子和東華羽凡也打過招呼。兩人對戰之時,東華羽凡明顯感覺到這個男子似乎防禦居多,是因為夏春冬是女人的緣故嗎?可是機緣這種事情,若是因為對方是女子就讓步的話,只怕此人的成就不會太高。

可是此人的修為比夏春冬要高,因此夏春冬亦是久攻不下。

慢慢的,便有些浮躁,竟然直直後退,收起靈劍,快速的捏起了一道法訣。

只見台中,一夏春冬為中心的地方,突然爆發出了一道強烈的光芒,這個光芒似乎籠罩了整個圓台。饒是東華羽凡再結界外面,似乎都能夠感覺到圓台之中似乎異常的炙熱。

夏春冬的火系靈根更為出色,因此偏愛紅色,此時這一道火系法術更是威力非凡。東華羽凡眼看那名凌雲峰的弟子身影消失在這強光之中,心裡也隱隱有些擔憂。

這個時候還做什麼君子,出手啊,撒比,只要不傷及性命便好;況且這個夏春冬並未因為他的避讓就收手,反而攻擊的更加的猛烈。

想想也是,若是兩者都謙讓,還比個屁吧。

「師姐,這個師兄沒事吧?」雲梨擔憂的問道,之前的時候比賽的時候,這個師兄曾替她擋過一次攻擊。

「應該無事,他修為高深,夏春冬不會是他的對手。」但是如果一直這麼君子的話,就不一定了。

東華羽凡突然側頭看向了莫離那邊,正巧莫離似乎有所感應,抬頭對著東華羽凡甜甜一笑。

想來不會有事的,不然莫離也不會這麼輕鬆的對著自己笑了。

果然,只聽的台上突然傳來一道劇烈的響聲,那道如驕陽一般的光芒頓時消散,眾人只覺得眼前一暗。

台上的兩人好好的站在上面,只不過一個臉上的表情滿是不可置信;另一個雖然皺著眉頭,但是身上的衣服完好無損;

「怎麼可能,你居然沒事。」夏春冬蒼白著臉,顯然已經是沒有戰鬥力了,體內的靈力消耗一空,若是對方沒有被她所傷,結果便是出局。

「我自然沒事。」辰逸淡淡的開口說完,直接站在那裡,也沒有動,只是微微抬起了下巴,嘴角帶著一絲笑容。

「噢,辰師兄威武。」

見到此處,凌雲峰的一干師兄弟們介是站起身熱烈的呼喊著。辰逸對著他們揮了揮手,示意著自己確實無事,仍舊有戰鬥力。

夏春冬雖心有不甘,但是最終還是咬著嘴唇下了圓台。

第二個上場的人裡面便有莫離,這次莫離對上的是青穹峰的一個男弟子。

不過莫離的運氣還算不錯,這個男弟子並不是莫離的對手。況且莫離是凌雲尊者的愛徒,手上的靈器寶物不少,他們兩個的這一場戰鬥並沒有什麼稀奇。

東華羽凡見莫離下台的時候對自己眨了眨眼睛,便知道他肯定有底牌沒有露出來,心裡倒也是好笑,不過並沒有說什麼。

接下來的這一場依舊沒有輪到東華羽凡,而是葉迦,葉迦對上的是迦南峰的一個女弟子。這一場比賽更加的奇葩,那名女弟子站在台上,羞紅了臉,期期艾艾的說道:

「葉、葉師兄,我、我認輸。」

話音一落,全場嘩然,不過大多數人的心裡都表示理解。葉迦這個人在整個宗門算是小輩中的風向標了,雖然有些男弟子表示不服氣,但是也無可奈何;此時人家女子自己認輸了,別人也沒有資格說些什麼了。

「什麼嘛,居然認輸了。」雲梨不滿的噘著嘴,鬱悶的說道。

「行了,別說了。」

東華羽凡淡淡的說著,想著如今東華羽仙並未上場,不知道她們兩個會不會對上。

這個念頭剛過,就聽到上面念到了自己的名字,這次和東華羽凡對上的是飛雪峰的弟子。未完待續

ps:這章是一百一十六章,寫錯啦,sorry。

章節內容也有所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