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二十一章 出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 出發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原本東華羽凡是決定好好看看這套武技的,沒想到時間會這麼緊,根本就沒有時間讓她靜下心來研究一段時間,只能暫時將心裡的激動按捺祝

等著和門內的人一起去往西南域。

倒是那幾件得到的極品靈器,讓東華羽凡心裡稍微舒服一點,滴血認主之後,東華緣分當下就將那一套防禦靈器使用起來了。是一件防禦衣衫和一雙破風靴,滴血認主之後,知道這套防禦衣衫名為千變琉璃裙,顧名思義,能夠隨著主人的心意變換各種形態。

這倒是不錯,並且防禦水平很高,並不是一次性的靈器,是可成長型的靈器,只要以後能夠找尋到更高階的材料,還能夠重新煉製。

更讓東華羽凡滿意的是,這千變琉璃裙所需要的靈力並不多,平常的時候一呼一吸間所吸收的靈力便足以供給千變琉璃裙的變換形態。當然,若是需要防禦的時候,則要輸入更多的靈力才行,總的來說,防禦水平不錯。

至於這個破風靴就更不錯了,在不方便飛行的時候,能夠讓自己的速度更加的快速和敏捷。此次去秘境中,也不知道會不會限制飛行,若是有一雙這麼厲害的鞋子,能夠減少不少的麻煩,說不定在緊要關頭還能夠保命的。

這樣一來,不能學習武技的失落心情瞬間好轉了許多。

接下來便是那件極品靈器了,雖然說是極品靈器,但是東華羽凡從未使用過弓箭,弓箭並不太多,倒是比較小巧,自己使用剛剛好。

滴血之後,便了解到了這把弓箭的作用了。

東華羽凡有些吃驚,不愧是極品靈器呢,名叫弦月弓,外體呈淡金色。雕刻著一些精巧的符文,弓上設有一道小型的聚靈陣發,只要注入靈力,便能夠發動。因此若是對戰之時,自己需要使用的靈力並不用太多。只不過適合遠攻,威力十分可觀,但是具體如何,東華羽凡暫時不知。決定這兩天便熟悉一下剛得到的這三件靈器好了。

千變琉璃裙和破風靴是一套的,但是分開來算的話,東華羽凡還是賺了,居然得到了三件極品靈器了。

千古尊者對於東華羽凡得到內門小比第一併沒有說些什麼,只是看著東華羽凡的時候,神色有些發怔,弄的東華羽凡在想是不是自己不該搶奪第一呢。好在千古尊者也適時的勉勵了一下東華羽凡,這才讓她沒有多想。

打發她自己這幾天好好調息一下,千古尊者便將她趕出去了。

東華羽凡摸了摸鼻子,師傅的表情怪怪噠。好像有什麼秘密似得。

不過師傅活了這麼打一把年紀,有點秘密也屬於正常,只是她還是第一次被師傅這麼嫌棄的趕出來呢。得了第一還被嫌棄,這是什麼世道埃

不過轉念一想自己原本就要去後山練習剛得到的極品靈器的,便也就釋然了。

帶著李霸天到了後山,東華羽凡發現韓溪居然也在。

此刻的韓系坐在水潭邊上,閉上眼睛,似乎是在修鍊。東華羽凡原本想要換個地方,但是正巧韓溪在這個時候睜開眼睛,看到東華羽凡的時候。欣喜的喊道:

「師傅,您來了。」

「怎麼,你知道我要來。」東華羽凡挑了挑眉,問道。

韓溪抿嘴笑了笑。這才說道:

「是雲梨師叔說師傅偶爾回到後山修菱才到此地來的。」

東華羽凡很無語,實際上對於宗門安排讓外門的三個弟子跟著一起去這種事情很不合理。畢竟外門資源有限,適合進入『鏡花水月』秘境的弟子大多修為不濟,明明內門當中有不少比他們修為要高的弟子,為何要讓他們去。

這不是明擺著是去送死的嗎?不過最後結果如何。東華羽凡也不可能會知道,因此也只能盡量保護韓溪。誰讓自己是師傅呢。

不過既然韓溪在此地,東華羽凡也正好有人刻意比劃比劃,因此邊說道:

「雖然我身份上是你的師傅,但是實際上修為並不高,我只能說咱們共同努力,你能夠走到哪一步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若有不同,盡量問我。」

韓溪聽此,果然欣喜不已。

原本他也知道東華羽凡收他為徒不過也是被逼無奈,可是此時倒是真心實意的叫了一聲師傅。

東華羽凡癟了癟嘴,只覺得自己被韓溪叫老了。

韓溪倒是真的文了東華羽凡不少問題,好在這些問題東華羽凡都能夠回答,只是很多常識性的東西,韓溪居然都不知道,這讓東華羽凡很是無語,對於韓溪悟性這一方面是半點期待都沒有了,難怪這麼大把年紀了才築基期的修為。但是好在很刻苦,為了學會一個法術往往廢寢忘食的,學東西很慢,但是很有毅力。總算是讓東華羽凡神情緩和了一些,若是此人沒悟性,資質不好,還不夠勤奮的話,東華羽凡一定將他打包丟出去。

而直到這時,東華羽凡才知道,韓溪居然是五靈根的廢材,難怪這麼大了才築基,不過五靈根的資質能夠築基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當下,東華羽凡對於韓溪能不能結丹非常的懷疑,要知道築基的話已經算是奇了,五靈根之所以稱之為廢材,是因為別人只需要吸收一種靈氣,而五靈根需要吸收五中,花費了比別人多了五倍的時間。

這也就算了,就連築基也要比別人難上五倍。要知道五倍是一種什麼概念,哪怕是難上一倍都猶如前面當了一道巨大的山石。

東華羽凡嘆了口氣,看著韓溪的覺得他也是倒霉。不過韓溪自己倒不覺的什麼,甚至並不覺得自己的靈根有什麼。

李霸天在旁邊早就聽得有些不耐煩了,偏偏韓溪的問題還很多。

「五靈根的資質難道不好么?」李霸天等到韓溪總算是過去自己體悟之後,詫異的問道。

實際上他來到這裡已經和久了,從萬年前便來了,那個時候收徒似乎靈根越多越好吧,如今為什麼五靈根反而變成了廢材,東華羽凡的表情怎麼看怎麼鬱悶。

東華羽凡見李霸天的問題不像是在調侃,只能沒好氣的回道:

「自然不好了。不然也不可能這麼久才築基埃」

「可是我記得以前很多修士都是四靈根,五靈根啊,這種資質反而被他們當個寶呢。」

「那是因為上古時期的靈氣濃郁,戰鬥的時候。靈根多,使用的法術範圍就比較的廣,基本上是哪種都可以,並且也不受什麼限制。如今這些修士若是學習其他系列的法術必須要將靈力轉化才行,這樣在時間上也比較多一些。這樣若是在戰鬥中,還不如直接使用自己這系的法術。」

當然,這樣有利有弊。

只是如今的修真界已經步入上古時期了,現在哪兒還會下靈雨?東華羽凡聽說,上古時期,時常靈氣濃郁的化成水滴,變成雨水降落。這種好運自己沒趕上,李霸天趕上了,偏偏這貨是個沒法修鍊的,也是倒霉。

一人一魚也是極其鬱悶的相對而視。最後互相眼神安慰。

最後,兩個這才將視線再次集中到了韓溪身上,東華羽凡原本想找一個靶子的,沒想到韓溪太過於痴迷問問題了,以至於得到了滿意的答覆,就趕緊過去消化了。東華羽凡無奈,只能再次將主意打到李霸天的身上了。

李霸天拉聾這腦袋,嘆了口氣,心裡將韓溪給記上了,準備之後在慢慢的報復回來。

千變琉璃裙和破風靴東華羽凡早就穿上了。反正能夠隨自己心儀隨意變化樣子,東華羽凡起初玩得不亦樂乎,一會變成白衣飄飄的長裙,一會又變成常服。一會又弄成男子所傳的長衫,只覺得各種新奇,就連現代的某些衣服也能夠變化。

到最後,東華羽凡還是將衣服變成了行動方便的衣衫,當然,美觀是必須的。

東華羽凡取出弦月弓。注入靈力,激活上面的聚靈陣,由於已經認主弦月弓,東華羽凡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四周源源不斷的靈力注入弓中。東華羽凡驚詫於這種感受的同時,試探性的拉開了弓弦,之間一道銀白色的箭隱隱出現在弓上,並且東華羽凡弦拉的越大,便越是清晰,這完全是由靈氣所化的弓箭,並且對於靈氣不挑。

各種靈氣都可以,這樣的驚喜讓東華羽凡不僅僅是吃驚了,只是這麼牛/逼的武器為何僅僅是一件極品靈器呢。東華羽凡看著李霸天詢問道:

「你確定我攻擊你真沒事?」

「放心大膽的來吧,康忙北鼻。」

聽到最後一串話,東華羽凡簡直是毫不猶豫的就將成型的箭放了出去。

這次弓拉的並不大,太大了時間上需要等一等,除非自己直接輸入體內的靈力,這樣的話,便能瞬間拉開弓弦。如今這樣也好,不浪費靈力,也能夠適當的練習。

弓箭由弦月弓發出,射到李霸天的身上,發出一道刺耳的聲音。李霸天翻了個白眼,說道:

「就說了,你對我練習是沒有用的,我的防禦不是那麼輕易破開的,好歹我也活了這麼多年了。」雖然李霸天嘀咕的小聲,東華羽凡還是聽到了。

也很無奈,自己的妖獸比自己厲害,甚至就連切磋都不行。

只能再次拉開弓弦,對著旁邊的大樹射去了。

只見箭『嗖』的一下,離開了弓,直接射入了樹榦上面,兩秒之後,樹直接由箭射入的地方斷裂開來。東華羽凡有些失望,開半弓的威力似乎並沒有達到她所預期的,只能再次多拉開了一點。

這一次比上一次的效果好了不少,東華羽凡很好奇,若是全部拉開又會是什麼樣的狀況了,當然,這僅僅是想想,東華羽凡壓根就拉不開那麼大的,除非使用天生神力,不然別想拉全開。

五天的時間非常的快,東華羽凡漸漸熟悉了控制著三件極品靈器,韓溪的修為經過東華羽凡的指點比之前更加的凝實一些了,雖然還不至於突破,但是也是有收穫。

東華羽凡可不相信韓溪手中沒有什麼底牌,因此自己並沒有送他什麼東西,話說自己也只是個窮人吧。況且,外門小比前三名也是有獎品的,雖然不如內門的豐厚,但是也足夠讓人眼紅了。

八個人集合在神居殿,站堂堂主神色凝重表情更是冷淡,就連一個眼皮都難得給掌門一個。東華羽凡見掌門似乎已經習慣了,對於這個站堂堂主的修為有了一些猜測。

原著並沒有對於這個站堂堂主有過多的描述,對於戰堂這個地方也沒有什麼描寫,或許後面有,但是東華羽凡並不知道。

但看長相的話,堂主絕對算的上是冷酷型的,不算帥,但是也不醜,順眼而已。只是若是對上那雙如同毒蛇一般的眼睛的話,那就另當別論的。

東華羽凡也僅僅是在他發言的時候抬頭看了一眼,便覺得背後一陣發涼,這個人的實力果然不容小覷,不過並沒有在師傅身上感受到的那種厲害。東華羽凡猜測,師傅的修為應該比這個堂主的修為要高深一些。

只不過,師傅身上的殺氣沒有堂主的重,也難怪人家隸屬於戰堂這種地方了。

原本還有其他長老隨行的,可是到最後真的出發的時候,就只有他們九個人,東華羽凡無比的鬱悶,難道他們就這麼放心這個堂主嗎?

要知道西南域可是妖冥域的地盤,遇到妖冥域的人也屬於正常的,這種地方,就一個人保護真的好么?

不過高層的決定,還容不到東華羽凡來質疑的,因此儘管東華羽凡心裡不滿,外表也沒有表現出來,乖乖的上了飛船。

韓溪安靜的呆在東華羽凡的身邊,李霸天呆在空間。東華羽凡有些沉默,想起師傅最後給自己說的那句話,心裡也是一暖。

親傳弟子的身上都有師傅印下的神識印記,因此只要徒弟有危險,師傅都能夠在第一時間知道。難怪自己之前差一點出事,只感覺耳邊彷彿響起了師傅的聲音,原以為是幻覺,沒想到真有其事呢。

「此去自保為上,若無結果,也無需擔心,安全歸來即可。」這是東華羽凡見飛船漸漸行駛之時,腦中傳來的傳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