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二十二章 失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失蹤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對於自己手中有『鏡花水月』地圖一事,東華羽凡並沒有告訴任何人,包括千古尊者,不是東華羽凡不信任,而是實在無法解釋,亦無法確定真假。

就算這兩塊地圖是真的,光憑兩份不完整的,真心沒什麼用處。

站堂堂主駕駛者飛船可跟築基期修士駕駛天壤之別,那速度完全『嗖嗖』就略過了,完全連四周的景色都看不清楚。

不過也能夠理解,玉虛宗離秘境算得上是最遠的一個門派了,因此速度上面肯定是要稍微趕一點才可以。

這次五大門派有專門碰頭分配了一下進入的名額,不能太多人一起進去,這種事情基本上沒有散修什麼事情,入口神馬的都有五大門派的人把守著,哪怕是交多少靈石都沒用,這樣一來頓時就體現出了宗門的作用了。

沒辦法,散修根本不能和宗門抗衡,因此哪怕心裡再不服,也不會真的做什麼。

更何況,東華羽凡估計,這種事情應該是保密的才對。

只不過居然在西南域這種地方,也不知道是哪個牛人到這裡來發現的。

這次外門的另外兩個人東華羽凡也算是見過,一個名叫譚萬從,是凌雲峰唐旭的弟子,外門第二名。東華羽凡對於此人的印象雖然不深,但是此人的性情應當不錯,不然唐旭也不會同意收為弟子。當時收徒,雲梨曾在東華羽凡耳邊嘀咕過,這個唐旭性情最為耿直,若是心思不純,多半也不會收入座下。

至於那個女子,東華羽凡印象要稍微深刻一些,名叫張韻,拜入的是伽南峰西殿木青瀾座下。之所以深刻,是因為東華羽凡看出了她的不甘心,似乎並不願意成為木青瀾的弟子,只可惜外門弟子是沒有選擇的權利的。

此時她安靜的坐在船尾。不與任何人說話,東花羽凡也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便沒有在看了。

倒是那名譚萬從,因為是凌雲峰的弟子。和莫離他們也算是一脈了,因此此時也在他們一團人中。

東華羽仙和葉迦兩人皆沒有說話,閉著眼睛,也不加理會任何人,彷彿置身事外一般。這樣就導致了另外五個人聊得歡。東華羽仙、葉迦和那名名叫張韻的弟子格外的安靜。

饒是速度如此快,飛到西南域與另外四大門派集合也用了將近半個月的時間了。

東華羽凡他們剛開始話還挺多,慢慢的,也都各自調息修鍊了起來。

期間,東華羽凡還將神識進入空間,看了一下那個一直沒什麼動靜的蛇蛋,也不知道這貨究竟什麼時候能夠出來。

直到站堂堂主的眼睛突然睜開,冷冷的說了一句:

「到了。」

八人紛紛睜開眼睛,還有些茫然。

不過隨即便神色一凝,西南域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離妖冥域很近了。因此每個人的精神頓時繃緊了。東華羽凡到了這裡這麼久,都還沒有遇到過魔族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正如傳言中那樣,外貌和修士一樣的。雖然心裡緊張,但是實際上也有些期待。

從飛船下來,入目的便是一座大山,眾人不明就裡。之間站堂堂主揮手收起飛船之後,大步往前走去,見眾人沒動,便說道:

「跟上。」

沒辦法。大家只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跟在了他身後。東華羽凡餘光似乎看到葉迦走在了最後。心裡不知怎的有種莫名的感覺,嘆了口氣,還是將頭轉了過去。

幾個人埋頭跟著張堂主進了山。林子裡面聲音很安靜,幾個人心裡暗暗警惕,不過見張堂主似乎並沒有什麼反應,也就微微放心下來。

就在此時,戰堂堂主張闊天突然加快了速度,一溜煙居然就此不見了。

八個人瞬間有了一些短暫的慌亂。還是葉迦最後說道:

「不要著急,這或許是一個測試,我們不要自亂陣腳。」

眾人一聽,覺得似乎也有道理,只是心裡難免有些不忿,從那麼多弟子中脫穎而出,以為總算是可以進入秘境了,哪知道居然臨到頭還有這麼一出。

「行了,就聽葉師兄的,我們現往上走吧。」辰逸他見幾人神色各異,便率先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大家也只能認命的往上走了。

不過為了安全起見,葉迦走在前面開路,辰逸走在後面,眾人這次警惕之心再次提起,既然是測試,肯定不可能這麼順風順水。

與此同時,山頂一有一處巨大的平層,似乎是被人生生的用什麼東西削斷了山峰一樣。山頂上此時已站有幾人,突然一個人影出現在了山頂,幾人見怪不怪,其中一個頭上無頭髮的和尚堆著一臉笑容,率先走了過來,胖胖的臉一抖,便道:

「剛剛貧道還和幾位道友猜測是哪一位來,沒想到真是你這個傢伙呢。」

張闊天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之後,並不理會,直接找了個圓石邊坐下了,也沒有理會任何人。另外幾人也見怪不怪了,圓臉和尚也不惱依舊樂呵呵,對著身旁的人說道:

「看看,這都多少年了,臭脾氣不減當年埃」

雲崢道人面帶微笑,摸了摸自己下巴的一小撮鬍子,瞥了一眼已經閉上眼睛的張堂主,暗暗搖了搖頭,並未開口說什麼。

其餘幾個人也都如此,並沒有因為張闊天的行為舉止有什麼不悅,只不過幾人對視一眼,眼中意味不明。

「只是不知究竟是哪家的孩子先上來呢。」雲崢道人看了看眼前的雲海,語氣頗為感慨的說道。

「嘿,時候一到自己便知曉了。」和尚學著張堂主,隨意找了一處地方,盤腿坐下。

東華羽凡吐出一口濁氣,看著上面高聳如雲層的山峰,一陣無語,走了大半天了,總感覺連半山腰都不到。可是在山腳下看的時候,這座山分明並不高埃

「你們是否要休息一下?」葉迦轉身見眾人神色都有些疲倦,遂開口問道。

辰逸想了想說道:

「休息一下也好。」

一路上大家都是神經緊繃。因為測試並沒有提示究竟會遇到什麼。或許什麼都不會遇到,他們八人平平安安的通過測試,到達張堂主哪裡。要麼就是有未知的危險在前面還沒有遇到,就算是休息。也是不能懈怠的。

「這樣吧,你們好好休息一下,我在四周去探查一下。」辰逸說完,對著葉迦示意一下。

葉迦點點頭,環顧四周。找了一個稍微平坦的地方,揮手取出一條毯子鋪在一塊石頭上面。另外幾個人不用說,自己都會找地方坐下。

東華羽凡和韓溪尋了一處地方,韓溪機靈的去除一個木盒,東華羽凡詫異,不過依稀能夠聞到木盒裡面傳出來的味道。

「這是雲梨師叔讓弟子帶上的。」

東華羽凡打開木盒一看,裡面都是自己愛吃的東西,心想雲梨還真是了解自己呢。韓溪見到東華羽凡開吃了,也去除一個木盒,雖然裡面的吃的沒有東華羽凡的精緻。但是在這些地方,也顧不得挑三揀四了。

雖然是修士,倒是大家都沒有到達辟穀的階段,均是帶著辟穀丹,見東華羽凡吃得歡,心裡也不是滋味。還好葉迦也算是早有準備,從儲物戒指中取出幾隻已經死去的一階妖獸,分發給大家。或許是因為環境使然,大家自己動手也算是一種樂趣。

不多時,便一陣陣的香氣撲來。東華羽凡打了個嗝,吃飽之後,將木盒收起來,既然大家都在準備吃的。她這個吃飽了的,肯定不能閑著。

就見辰逸從不遠處走了回來,神情有些凝重,不過大家此時的都沒有發現,便迎了上去。

「可是發現了什麼嗎?辰師兄。」

辰逸搖了搖頭,皺著眉頭。盯著手中的一塊玉牌看,說道:

「就是沒有發現其他的什麼,只是撿到了這個。」

說完,就將玉牌遞到了東華羽凡的面前,東華羽凡接過來一看。

上面寫著『無忘』兩字。

東華羽凡睜大了眼睛,說道:

「佛門?」

「是的,這應該是哪個佛門弟子掉落的玉牌。「

東華羽凡將玉牌塞回辰逸的手中,指了指正在烤肉的眾人說道:

「辰師兄你也去看看吧,我來把風。」

辰逸笑了笑,將玉牌收入玉戒之中,說了句『好』,便放心的走了過去。東華羽凡的實力他一直看不破,雖然看上去現實築基後期,但是事實上,他並不這麼認為。況且有一個這麼逆天的妖獸,想來由她把風最安全不過了。若是東華羽凡知道辰逸的想法,一定鬱悶不已。

離開了幾個人的視線,東華羽凡神識大開,確實沒有說什麼危險的發現,就連一個一階妖獸都沒有看到,不知道是被其他門派的弟子收拾了,還是這裡根本就不存在這些東西。東華羽凡將李霸天放出來,有它在的話,安全上也能夠多幾分。

李霸天一出來之後,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沒來得及和東華羽凡說什麼,直接就往某一處奔了過去。東華羽凡愣住,隨機反應過來,一邊傳音一邊快速的跟了上去。

「你幹什麼,發現什麼了嗎?」

「有熟悉的味道。」

「你確定你真的是魚嗎?」東華羽凡無語的問道。

不過東華羽凡還是跟著李霸天繼續往前面走去。

李霸天到了一處空地上,突然停住了,然後兩隻死魚眼睛開始四處看。最後似乎有所疑惑的說道:

「好像消失了。」李霸天說完,又有些奇怪。

「明明就是那個人的味道,為什麼消失了呢?」喃喃的說完,又不確定的自言自語道:

「可是那個人早就飛升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應該不會出現在這裡才是。」

「你究竟在說什麼?」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李霸天自己在哪裡嘀嘀咕咕半天,叫它也沒有反應,整條魚的思緒似乎一直沉浸在其中一樣。

最後想不明白,李霸天又恢復了之前臭屁的摸樣,一甩尾巴道:

「沒什麼,估計是搞錯了。怎麼,遇到危險了,需要本大爺怎麼幫,說吧。」

東華羽凡沒好氣的拍了一下它的腦袋,鄙夷道:

「要是你這樣的救法,估計現在我已經掛了。」

好還意思說救自己,一出來就亂跑。現在看吧,都不知道是從哪邊跑過來的了。

東華羽凡將神識打開,遺憾的是,最大的範圍,她都沒有掃到葉迦他們,這下子直接將李霸天夾到腋下,鬱悶的說道:

「我次奧,都怪你,現在我們和大部隊走散了。」說完,將李霸天的頭放在地上說道:

「來,聞聞,看能不能知道我們從什麼地方過來的。」

「我靠,本大爺又不是狗,怎麼可能知道。」

東華羽凡也不過是隨手這樣做而已,咬了咬牙,一巴掌拍了過去。

「你說說,要你何用,居然把我帶迷路了。」

李霸天或許也有些理虧,嘟噥了兩句,便沒有說什麼了。

東華羽凡睜大了眼睛,去除傳訊玉簡,準備給葉迦他們傳訊,順便問問方位。沒想到傳訊玉簡居然沒有反應,一點亮光都沒有。

這個地方莫非有干擾器?

「完了,看來是沒信號了。」李霸天見東華羽凡的臉色,又看了看沒有動靜的傳訊玉簡,說道。

「你還知道呢。」

說完,又覺得這貨似乎有點重了,直接將它放下來,說道:

「這下好了,只能怕憑感覺了。」

「這個我喜歡。」

「你有什麼不喜歡?」

……

「辰師叔,我師傅還沒有找到嗎?」韓溪焦急的跑到辰逸的身邊,問道。

辰逸搖搖頭,臉色也有些不好。

東華羽凡心裡幸災樂禍,不過表情卻很冷淡。張韻雖然覺得事不關己,但是見眾人都在尋找,便也出了一份力。既然大家八個人一起出來,也算是個照應,到時候她遇到危險,想來這些師叔師兄們也不會見死不救的。

「也不知道師傅是不是遇到什麼危險了。」韓溪是真的很擔心,雖然之前並沒有發現什麼,但是東華羽凡是一個人出去的,過了這麼久都沒有回來,神識也探測不到她的位置。

辰逸見韓溪的樣子不像作假,雖然遺憾他資質不好,但是對於一個小自己這麼多歲的女孩這麼尊敬,性子還算不錯,心裡也微微有些羨慕,想著此事了了要不要也收個弟子。

便安慰道:

「你師傅修為不弱,況且又有如此厲害的妖獸護身,想來不會有什麼大礙。」

聽到辰逸這話,韓溪這才想起,李霸天的厲害,頓時心裡鬆了口氣,眼神卻還是堅定,一定要找到師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