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二十五章 是緣亦是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五章 是緣亦是劫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知道此魔人的厲害,三個宗門的弟子沒有一個人率先開口,更加沒有一個人敢去激怒他。

就連一直神情倨傲的天山派弟子都是一臉灰敗,若此人真是想要殺他們,估計根本就不用等到現在,剛剛大家失神的片刻便能消散於無形了。

東華羽凡緊緊的盯著眼前的這個人,再美好的面孔,若是此人是一個惡魔的話,那便不再美麗了。更何況,這人現在不殺他們,心裡肯定存心想要戲弄一番。

無形中,玉虛宗和五忘寺兩派的弟子緊緊的靠在一起。心裡暗暗祈禱著希望長老們趕緊過來,東華羽凡心裡倒是並不是特別害怕,畢竟自己還有一個空間,空間裡面還有一個李霸天。當然,這種事情不到萬不得已她是不會躲進去的。畢竟暴露了空間的話,她以後就會變得舉步維艱。

「害怕嗎?」絕色魔人對於大家的表情以及動作熟視無睹,自顧捻起一縷墨發,語氣輕慢的說道。

東華羽凡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這不是廢話嗎?誰都怕死,自然會害怕了。

突然,一股寒刺頓時襲往識海,東華羽凡頓時咬緊牙齒捂住頭,可是這股刺疼似乎就只有那麼一瞬間的樣子,稍後就慢慢的褪去了。

「咦。」絕色魔人眼中閃過一絲詫異,目光直接看向了東華羽凡的方向,隨後雙眼一亮,就要上前,可是看到東華羽凡看過來的警惕目光,微微一頓,隨後再次彎起一絲微笑。

「有意思,看來報仇的日子不遠了。」絕色魔人說完,便將頭往旁邊看去。

正巧看到了東華羽仙的臉,臉色頓時一陣難看,長袍一揮,東華羽仙被她單獨揮到一邊,東華羽仙一時未察覺,竟然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臉色頓時難堪到不行。到底她也覺得自己貌美,在這麼多男修士面前丟人,心裡也是憤恨。

「本座最討厭長相好看的人,嘖嘖。這張臉蛋還真是讓人想要毀掉呢。」絕色魔人一把捏起東華羽仙的下巴,手指用的勁比較多,東華羽仙痛的眼淚都流了出來,卻倔強的死死的瞪著他。

「妖孽,放開羽仙師妹。」葉迦雖然不喜歡東華羽仙。但是好歹也受過她多次相助,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她被殺,儘管此時無法對付這個魔族之人,但是葉迦還是忍不住脫口而出了。

「呵呵,本座最喜歡別人叫我妖孽了。」絕色魔人說完之後,一把甩開東華羽仙,往葉迦他們這邊慢慢的走了過來。

東華羽仙的下巴被印上了一個很深的手指印,泛著微微的紫色。東華羽凡看到之後,竟然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這貨還真是狠呢。第一次。東華羽凡慶幸自己容貌不是特別的出挑,也決定以後就醬紫就好了,雖然不夠絕美,但是能夠混個中上也算是足夠了。

玉虛宗和五忘寺的弟子眼見魔人過來,紛紛往後退了退,葉迦警惕的看著就快要襲擊過來的魔人,並沒有率先動手。絕色魔人一步步逼近,身上的氣勢一點一點的往葉迦的身上壓去。葉迦死咬著牙齒,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著,臉上的汗水更是如同不要錢一樣往下流。看樣子。葉迦也是在硬抗呢,不過這個人身上的氣勢確實很厲害,葉迦估計也抗不了多久。

辰逸看向東華羽凡的方向,眼神微微一閃。東華羽凡瞬間秒懂。

葉迦代表著玉虛宗的弟子。若是此時在魔人的威壓之下屈服,萬一有人逃出去,只怕玉虛宗的名聲也會有所損壞。既然身為玉虛宗的內門弟子,在這種事情,肯定是不能退縮的。

「韓溪到我身後去。」

東華羽凡說完之後,和辰逸一起上前。站在葉迦的身邊是,雖然實力不足,但是也算是幫葉迦抵擋了一部分的力量。

可是讓東華羽凡奇怪的是,這股威壓一欺上身之後,還未等東華羽凡有所反應,徒然一輕,葉迦和辰逸均是詫異的看著東華羽凡。

「那什麼,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東華羽凡見他們眼中意味不明,聳了聳肩,也是一陣莫名奇妙。

望向絕色魔人的時候,東華羽凡眼睛一亮。

在絕色魔人的身後,一襲白影屹然而立,一襲青絲未綰未系披散在身後,光滑順垂如同上好的絲緞,黑眉之下一雙深色的瑰麗眼眸,眼角微微輕佻,眉心依舊清冷如雪。整個人如同天神一般降臨在山峰,東華羽凡心裡一跳,只覺得有什麼東西彷彿在胸口往上涌,頓時驚喜的喊道:

「風傾塵,你怎麼來了。」

葉迦眼神一暗,眼見著東華羽凡雙眼滿是那道從天而降的身影,似乎周圍的人全都不在她的眼中狗一樣。直接從絕色魔人的身邊略過,絕色魔人慵懶的轉身看了一眼風傾塵,魅惑的眼神頓時凌厲了起來。一股無名的怒火頓時從心頭宣洩而出,霎時間,天昏地暗,一層層黑壓壓的烏雲頓時布滿了整個天空,彷彿進入了黑夜一般。

絕色魔人周身泛著淡淡的黑氣,原本優雅絕美的臉上出現了幾道黑色的符文,符文泛著一絲絲的金光。身體裡面似乎住著一個就快要跑出來的魔鬼一樣,眼睛更是在一瞬間變成了猩紅的顏色。

「礙…」

「要、要死了嗎?」

……

尖叫聲,驚恐聲從天山派弟子那邊傳了過來。玉虛宗這邊或許是因為人比較多,心裡感覺稍微安全一點,雖然也同樣害怕,但是卻並未如同天山派弟子那般失態。

幾人中,唯一不害怕的就是東華羽凡了,還沒有靠近風傾塵的時候,便被一股輕柔的力量帶了過去。

風傾塵一把將東華羽凡的手捏住,臉上的清冷似乎有所柔和,手上力度不大,似乎還記著當初東華羽凡手被他捏手上的事情。

「你怎麼在這裡。」東華羽凡臉上帶著紅暈,咬著嘴唇問道。

結果風傾塵還未回答,頓時天昏地暗。

一轉身,東華羽凡便看到變了個模樣的絕色魔人。

眼前突然有些恍惚,只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好像在很多年前有看到過,可是她很確定很多年前她還是現代的白領一枚,來到這個地方滿打滿算也不到十年。

難不成是在夢裡?

風傾塵將東華羽凡護在身後,高大的身體頓時擋住了東華羽凡的視線。很好很強大。

東華羽凡對於風傾塵的身高還是挺滿意的。她就很高,自然不想找一個不是特別高的。

「為什麼不把李霸天放出來保護你。」風傾塵並沒有理會絕色魔人,而是微偏著頭問道。

「啊?」東華羽凡茫然的看著他。

如今他不是應該認真的對敵嗎?

「它嘴碎,煩人。」東華羽凡嘟著嘴,說道李霸天就是一陣鬱悶。

風傾塵嘴角一彎。忍不住摸了摸東華羽凡的頭。

東華羽凡一陣鬱悶,把自己的當小狗呢。

乾脆一揮手將李霸天甩了出來。

「哎喲我擦,大爺我正洗澡呢。」

李霸天咕咚一下子被東華羽凡甩到了地上,東華羽凡吐了吐舌頭,趕緊過去將它抓起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手偏了。」邊說邊拍了拍李霸天光滑的腦袋,頓時覺得心爽了。

「這啥狀況啊,天黑了啊?」李霸天詫異的看著天上的黑雲,不可思議的說道。

說完之後,眼睛一轉。頓時看到了冷著眼的風傾塵,一下子就彷彿被噎住了一樣。

「你竟然敢來這裡,膽子可真不校」絕色魔人冷眼盯著風傾塵,語氣一改之前的婉轉,變得生硬又刺耳了起來。

「我為何不敢來?」風傾塵將一隻手放在身後,雲淡風輕的回道。

「害我魔族至此,你有何臉面來這裡。」見風傾塵竟然不知悔改,絕色魔人只覺得氣極,想起血棺中早已無聲息的女子,恨不得將眼前的人碎屍萬段。可就算碎屍萬段也除不去他心頭的恨。

風傾塵皺著眉頭,對他此話有些不明白,他的記憶雖然恢復了一些,但是對於眼前的魔人所說的卻是半點印象都沒有。

「不過今日你自己送上門來。那本座就絕不會放過你。」魔人說完之後,突然張大了嘴巴一陣怒吼。那些漂浮的黑雲如同得到了指令一樣,頓時洶湧的翻滾了起來。

風傾塵神色微變,對著東華羽凡說道:

「先回那邊,等會我來找你。」

說完,整個人凌空而起。一瞬間沒入了黑雲當中。

東華羽凡心裡微微有些擔心,但是對於風傾塵的實力有一種絕對的信任,因此夾著李霸天回到了葉迦他們身邊。

此時的東華羽仙已經被張韻帶了回來,只是因為被魔人所傷,如今竟然昏迷了過去。看著她下巴她越加發紫的手指印,東華羽凡將頭扭過。

不管怎麼樣,她們兩個都是敵人,她沒有在這個時候暗自加害已經不錯了,是不可能出手就她的。子說了,東華羽仙雖然只是三靈根,但是靈根中也有木靈根,對於自身的傷勢同樣也是有作用的。

「羽仙師妹沒事吧?」辰逸見東華羽凡冷著臉走到另外一邊,對於她們兩個的事情也算是了解一些,不過此時好歹還有其他門派的人在,便開口對著葉迦問道。

葉迦搖搖頭說道:

「並無大礙,只是被震暈過去罷了。」

說完,站起身,走到另外一側,餘光看著盯著雲層的東華羽凡,心裡發苦,眼睛也不由自主的看著翻滾的越來越劇烈的黑雲。

此時的他心裡忍不住有一種邪惡的想法,若是風傾塵戰敗了該多好。只是想想又搖搖頭,若是他失敗了,說不得整個山峰的人全都得死了。

「槽,感覺上面的兩人好激烈埃」李霸天饒有興緻的抬頭看著。雖然什麼也沒有看到,但是這翻滾的這麼劇烈的雲層,讓他頓時有了一種很猥瑣的幻想。

東華羽凡無語的瞥了他一眼,都這種時候了,這傢伙還能夠有這麼邪惡的思想。不過東華羽凡也覺得這雲層也太激烈了,若不是早知道兩人在上面打架,她也覺得這一個鏡頭有些讓人忍不住歪歪。

「誒,你有沒有覺得,這一層黑雲就像是一床巨大的黑色棉被,嘿嘿嘿嘿。」李霸天見東華羽凡瞪大了眼睛,湊了過去,小聲的說道,然後還發出一陣奸笑。

呃,被李霸天這麼一說,還真有些像。

東華羽凡的腦海裡面頓時出現了一個非常腐的畫面。

甩頭,將腦中的畫面清除,東華羽凡狠狠的敲了一下李霸天的頭,沒好氣的說道:

「別用你那齷蹉的思想來影響這麼純潔的我。」

這句話收穫了李霸天的白眼一枚。

當然,李霸天也沒有在說什麼讓人誤會的話了。

百般無聊的看著一直沒有停歇的戰鬥。只可惜被黑雲擋住了,若是能夠撥開看一看就好了,就算看不懂,也能夠長長見識嘛。

靜安走到了東華羽凡的身邊,驚訝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身側的李霸天,欲言又止。

「有和尚找你。」李霸天斜眼看著靜安走進,傳音給東華羽凡說道。

「靜安師兄可是有話說?」東華羽凡直接問道。

靜安先是看著東華羽凡的雙眼,眼睛裡面似乎以一個金色的小圓點。東華羽凡往後縮了縮,這樣的靜安好像有點神秘的樣子呢。

「靜安師兄?」東華羽凡見他一直不說話,出聲提醒了一句。

「阿彌陀佛。」靜安突然閉上眼睛,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一張俊秀的臉上似乎有了一點變化。可是具體哪裡變了,東華羽凡也說不上來。

「靜安師兄若是有事,不妨直說。」東華羽凡不知道靜安是什麼意思,難道有什麼難以啟齒的?於是東華羽凡傳音說道。

靜安過了好一會,才睜開眼睛,眼中的圓點消失,看著東華羽凡,認真的說道:

「是緣亦是劫。」

說完這麼一句沒頭沒腦的話,直接走開了。

東華羽凡睜大了眼睛,看著靜安的背影,和同樣摸不著頭腦的李霸天對視一眼。東華羽凡聳了聳肩,無奈的說道:

「我沒聽懂。」

「我也是。」未完待續。

PS: 不好意思,晚上要去機場,字數只能比著4000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