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二十六章 秘境入口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六章 秘境入口現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不多時,翻滾的黑雲漸漸的消散,朦膿間,只看到一道身影立於黑霧之中。

東華羽凡及眾人頓時網上天上,心裡祈禱著千萬不要是那魔人。

終於,黑霧也散去了。天地間,彷彿只看到那襲白影,孤立於世一般,漠然的站在半空。東華羽凡不知道為什麼,看著他的背影,心裡莫名的有些難受,難受中又帶一點奇怪的煩躁感。努力的將這絲煩躁感壓下去,東華羽凡夾著李霸天往前面走了兩步。

正巧,這個時候,風傾城一個轉身。那雙冷清的雙眼頓時撞上了東華羽凡擔憂的眼眸。莞爾一笑,只覺得寒冬似乎都變成了春天一樣。

「好像一個仙人。」

不知是誰感嘆了一句。

聽在東華羽凡的耳中,油然而生的有一種自豪感。可是隨即也帶著一絲自卑,總覺得自己的樣子配不上他。

「在想什麼?」不多時,風傾城已經出現在了東華羽凡的面前,見她斂著雙眼,似沉思這什麼,撇了一眼李霸天之後,問道。

李霸天身體一抖,雙眼望天,身體往後面縮了縮。

東華羽凡被李霸天的動作驚動,頓時反應過來,忙回道:

「你沒事吧?那個魔人死了嗎?」

風傾城搖了搖頭,眼裡似乎有些狐疑一閃而過,嘴上卻回道:

「他雖然不是我對上,但是我也殺不死他。」

「逃了?」

風傾城淡淡的點了點頭。

「這位前輩,不知如何稱呼。」葉伽沒有上前,辰逸覺得好歹人家也算是救了他們一場,不過去說一下有一些過意不去,雖然人家幫忙或許不是因為他們的緣故。

「他姓風。」東華羽凡知道風傾城不太愛打理別人,因此幫他回答道。

隨後玉虛宗的眾人紛紛走了過來,表達了感謝,佛門無忘寺的弟子也過來表達了深刻的謝意。最後天山派的弟子也過來了,天山派的弟子也有八人,其中有兩個女子。六個男子。

只見一位身著偶粉色長衫的女子臉上帶著羞怯,跟在同門師兄弟身後,道完謝之後,並未忙著離開。而是低聲的問道:

「晚輩天山派弟子玉晚清,不知前輩如何稱呼?」

東華羽凡瞥了她一眼,心理面感嘆道,修真界的美女果然是很多,眼前這個雖然沒有東華羽仙清麗。但也算得上美艷了,眼含媚絲,語氣嬌怯,身形柔弱。這個樣子的外形,加上軟軟糯糯的聲音,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

只可惜,美人計是木有用的。

不然之前他也不會對東華羽仙這麼冷淡了。

果然,風傾城連個眼神都沒有給她。

風傾城問道鼻見傳來的陣陣香氣,忍不住屏住呼吸,將頭轉向東華羽凡的身邊。神色之中略有委屈的說道:

「這個味道好刺鼻。」

東華羽凡一頓,騙人,修真界的女子所用的香粉都是用上好的靈植製成的,呼吸間能夠提神醒腦,特別是在面對某些低級幻術的時候,還能夠令人立馬清醒。這樣的東西不貴,深受不少女修士的喜愛。

這玩意怎麼可能會刺鼻。

不過東華羽凡轉而一想便明白他的意思。

正巧看相那位名叫玉晚清的天山派女弟子的時候,她眼睛微微泛著霧氣,輕咬著嘴唇,委屈的看著風傾城的模樣彷彿他就是天底下最大的負心漢一樣。

東華羽凡忍不住汗了一個。

這種隨時都能夠散發出來的演技。她估計要等過幾十上百年才能夠學得會吧。這種演技,拿奧斯卡影后完全是妥妥的沒問題。

或許是東華羽凡吃驚的樣子太明顯,玉晚清直接轉向了東華羽凡的位置,剛好就看到東華羽凡的手被風傾城握著.

頓時眼神再次變了變。嫉妒,憤恨,鬱悶等等負面情緒頓時集於一身.東華羽凡只覺得身體抖了抖.李霸天幸災樂禍的傳音道:

呵呵呵,又有情敵了喲,看來是恨上你了。」

說完了之後,還晃了晃腦袋。感嘆道:

「唉,這年頭,找個找個大帥哥也不容易,關鍵是還不一定守得住哦」說道最後一個字的時候,還脫了好長一截音。

東華羽凡瞥了一眼看著自己的風傾城,心裡微微一安,同樣也不理會玉晚清。反正估計已經恨上自己了,管她做什麼,原本還想給她解圍來著,現在看來,應該是沒有必要了。

沒好氣的拍了一下李霸天,說道:

「說什麼糊話呢,我相信他。」

東華羽凡天真的說道,然後看向風傾城,彎起嘴角,甜甜一笑。

「咦,東華師妹。」

一道熟悉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東華羽凡好奇的忘了過去,頓時一喜。

「柳道友。」東華羽凡差異的喊道。

只見不遠處,一身綠色長衫的清秀女子快步走了過來,臉上帶著驚喜。東華羽凡只看到她眼睛裡面亮亮的,走進了之後,柳如煙對著東華羽凡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旁邊的風傾城,臉上也是驚訝,然後壞笑的看著東華羽凡說道:

「難怪幽妍師妹會如此,饒是我都覺得驚艷。」

「呀,還沒恭喜你修為大漲呢。」東華羽凡嘿嘿一笑,然後驚訝的發現,她的修為居然一下子打到了築基期中期巔峰的樣子了,估計就差一個契機就能夠突破後期了。她記得在那個大殿裡面看到她的時候,她才不過築基期初期的樣子。當時東華羽凡還覺得她修為不穩,沒想到如今居然有了這麼大一個驚喜。

「和你是比不了的,我還得叫你一聲師姐呢。」柳如煙提到這個,臉上雖然不是得意,但是也是有幾分自豪的。

說完之後,對著風傾城點點頭,然後看了看身後。

「別師姐了,聽著彆扭,我們是朋友,喚我羽凡就好。」

「那也行,你直接叫我如煙好了。」柳如煙爽快的同意。看著身後說道:

「對了,溫師兄也來了。」正說著,就看到溫子然面帶微笑,溫潤如玉般走了過來。

先是對著風傾城拱了拱手說道:

「見過風前輩。」

溫子然也算是熟人了。風傾城也不像對待陌生人那樣漠然,淡淡的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儘管如此,溫子然也很高興,眼中的笑意更深了。

「還未恭喜問溫師兄突破結丹呢。」東華羽凡驚訝溫子然這麼快就突破結丹。不過見他氣息不穩,想來突破的時間也沒有太久。

有了幾個熟悉的人之後,東華羽凡感覺心情都好了許多,將溫子然和柳如煙介紹給了莫離他們認識,幾人性格都好不錯,很快便熟識了起來。

在東華羽仙醒過來沒多久,五大門派的弟子基本上全部來齊了。

大家聚在山峰,可是眾長老居然還未到。於是便變成了玉虛宗、無忘寺以及朝雪派的弟子坐在一起,另外兩派各自一邊。紛紛都在討論著究竟是何意思,『鏡花水月』秘境的入口究竟在哪裡。

似乎什麼都沒有交代吧。每個人心裡都是曠曠噠。

***

「怎麼樣了?什麼時候才能破解這個陣法?」雲峰道人神色焦急的問道。

圓臉和尚此時臉上的笑容早就消失了,滿頭的汗水,看著身後的四人好像不管自己的事的樣子就來氣。可是他們幾個都不懂陣法,真要讓他們來幫忙的話,圓臉和尚自己都不放心。只能憤憤的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估計還需要幾日的時間。」

「玉牌都放上去了,秘境入口隨時都有可能出現。萬一那群孩子都還沒有上山頂的話,不就前功盡棄了嗎?」朝雪派的無塵道人雖然沒有動手幫忙,但是臉上也急出了汗水了。心裡暗暗焦急,悔恨不已。早知道就不和這些人打什麼賭了,直接將他們帶上山頂不久完了嗎,如今整出這些事情,簡直讓他腸子都悔青了。

最冷靜的就當數玉虛宗的張闊天張堂主了。御器宗的於長老也是幽幽的嘆了口氣。看了一眼身旁連呼吸都沒有改變的張闊天,心裡羨慕不已,反正他是沒有這麼蛋定的,便開口詢問道:

「張堂主為何絲毫不急。」

張闊天連眼皮都沒有抬,冰冷冷的回道:

「進不去,那是命。」

張闊天距離飛升的時間還長。再則說了,能不能知道仙界的情況他一點都不擔心。他只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知道的太多反而不一定是好事,原本他就不贊同,這是仙界對於修真者的吸引力簡直致命,所以儘管如此他也什麼都沒說。

一句話,噎得於長老不想說第二句話了。

冷哼一聲,走到無塵道人身邊,決定不理會張闊天了。

「好了,你也別惱了,如今的狀況也實屬無奈,誰也不知道這裡居然會有一道這麼利害的陣法。」

「也信號忘財和尚略懂一二,若是我們強行攻破,還不知道要攻到猴年馬月。」無塵道長也只這麼安慰自己了。

「唉,看來也是天意如此。」雲峰道人聽到幾人如此說,看圓臉和尚也是一臉焦急的模樣,最後長嘆一口氣,說完,找了個地方盤腿坐下。

***

『轟隆爐

就在眾人越來越浮躁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腳底下的山峰開始了劇烈的顫抖。

「地震了嗎?」李霸天率先開口喊道。

「不是。」風傾城眼神一轉,清冷的眉間帶著一絲狐疑。

「啊,中間好像裂開了。」突然人群中,不知道誰人開口說了一句話。

穩住腳跟的眾人紛紛往山峰的中間看去。

果然,中間的地方微微有了一些裂縫,再然後裂縫中突然傳出來一陣淡藍色的光芒,光芒照射而出,形成了一道長方形的框架。一人高的模樣,當然,這個高度和風傾城的高度差不多了。隨後光芒越來越亮,最後這個框架突然變得凝石了不少。

「這好像是一道門。」李霸天將頭從東華羽凡的手臂伸出來,好奇的說道。

它這麼一說,東華羽凡自己也覺得似乎還真有些像,只不過從門這邊往那邊看去並沒有什麼異樣,連一點波紋都沒有。透過這個門,看多面就只是看到對面所站著的人,是不是真的,有待商榷。

李霸天看出來,其他的弟子也有看出來的。只是大家都沒敢上前去,這樣一個莫名其妙出現的光芒,究竟是不是秘境的入口,沒有一個人知道。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有一個人願意第一個上前去。

最後還是佛門的弟子靜凡率先走了出來,其餘的四個弟子也跟在身後,臉上不悲不喜,彷彿這個嘗試對於他們來說算不得什麼一樣。

「靜凡,你們……」東華羽凡看他這麼堅定,仍不住開口喊道。

「不用擔心,這個應該是秘境的入口了。」

說完,淡淡一笑,轉而看向大門的時候,直接邁出腳下的步伐,踏過那個門框。

奇的一幕出現了,靜凡的腳明明踩了過去,但是對面並沒有看到他腳出來,直到靜凡的整個身體消失不見。大家這才確定,這個似乎真的是秘境的入口。

隨後,靜安緊隨其後,再然後是靜清、靜寂、精心。

東華羽凡深吸一口氣,看了一眼葉伽,只見葉伽點點頭,玉虛宗的幾人決定隨佛門之後進去。

只可惜風傾城的修為沒有辦法進去,東華羽凡看著他有些不舍,風傾城同樣如此,只不過他也知道東華羽凡是不可能不進去的,因此淡淡一笑說道:

「去吧,我等你。」

一句話,東華羽凡的心裡頓時安定了不少,帶著李霸天直接跟在他們身後,排在後面,走了進去。

雖然風傾城沒有說什麼很甜的話,但是這一句已經足矣。

玉虛宗之後,便是朝雪派了。在之後才是天山派以及御器宗。

等到山峰上面只剩下風傾城的時候,風傾城的神色才突然變得凝重了起來。

腦子裡面全是那個絕色魔人說的話,卻不敢仔細深想,因為一想便覺得腦子裡面鑽心的疼,一些陌生的畫面像是片段一樣,一幕幕的,陌生的讓他一點都不敢去想究竟是什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