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三十六章 詭異 降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六章 詭異 降落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儘管覺得眼前的一幕覺得詭異又違和,五人還是踏入了裡面。

每個人的神識都盡量的在探查著每一個地方,可是在剛剛踏過兩個木頭支撐起來的大門時,每一個人都覺得身上一震,神識彷彿縮水了一樣,最多只能探測到幾百米的距離。雖然看上去村子似乎並不大,但是為了保險起見,五個人全部都聚在了一起。

不僅是神識受到了限制,東華羽凡隱約覺得自己剛剛似乎觸碰到了什麼,總感覺身上被附了一層看不見的東西。

「你們快看,那是什麼?」就在幾人尋找著身上到底有什麼的時候,突然李霸天的聲音在他們耳邊響了起來。

順著李霸天目光看了過去,一顆一顆黑色的發著黑色光芒的珠子突然懸挂在存在裡面的上方,隱約有五六米的高度。雖然不密集,但是卻非常的有規則。

此時暫且不知道這些黑色珠子有什麼作用,但是東華羽凡下意識的就覺得有種危險的感覺。

「這些黑色珠子不會是什麼寶物吧?」譚萬從見大家表情凝重,因為他修為算得上幾人當中比較低的,因此一直以來跟在葉迦和辰逸後面沒有吃過什麼虧,因此表情也算是最輕鬆的了。

東華羽凡暗自癟了癟嘴,卻沒有說什麼。

倒是葉迦,搖了搖頭,說道:

「我有種不好的預感,就算是寶物,也不是輕易可以奪得的。還是先去找東西吧。」

東華羽凡也比較贊同,辰逸和莫離自然不會有什麼問題。

譚萬從看了看不遠處的珠子,有些不甘。可是東華羽凡他們都沒有對珠子有覬覦,也只能咬牙跟在他們身後了,畢竟寶物雖然吸引人,但是生命更加的重要。憑他一個人,得到寶物的機會並不大。

進入村子,要經過珠子的下方,可是東華羽凡直覺並不像走下去。或許是因為修真者天生靈敏度比較強。因此幾個人紛紛從珠子的縫隙往裡面走去。譚萬從因為警惕心較弱,因此一直沒有發現大家腳下所踩的地方並不是一條直線的。

「礙…」

剛踩到葉迦所踩過的位置,後面突然傳來了譚萬從慘叫。

莫離是最先轉過珊每吹攪頌吠虼擁氖直郾涑閃撕諫的灰燼,掉落在地上。

「是黑珠子。」莫離在譚萬從手臂消失的一瞬間,便突然抬頭看著頭頂的黑珠子說道。

眾人雖然沒有看到,但是神識卻一直注意著四周。因此也都清楚。譚萬從的手臂究竟是怎麼沒的。當他站在黑珠子的正下方的時候,黑珠子突然朝下射出一道黑芒,猶如一道激光一樣,瞬間就將他的手臂變成了渣渣。

沒有流血,所以場面並不震撼,但是就是這種非常詭異的感覺讓四個人頓時心裡一跳。

譚萬從的慘叫聲沒有停止,幾個人忌憚這頭頂隨時隨地的危險並沒有貿然的上前。

「師兄,你們怎麼了?」

就在此時。一道清麗的聲音從村子外面傳了過來。

正好是張韻和東華羽仙還有韓溪三人,他們身後還跟著幾個御器宗的弟子。

張韻和譚萬從還有韓溪三人都是從外門進來的。但是因為韓溪拜入了東華羽凡的門下,張韻和譚萬從的關係比和韓溪的關係稍稍好一些,因此她快速的跑了進來,都沒來得及看到上方的黑色珠子,便朝著譚萬從的地方奔了過來。

「小心。」東華羽凡雖然對張韻沒什麼感覺,但是在這種時候,肯定也是要提醒一下的。

可是哪裡知道張韻的速度太快,根本停不下來。

只看見她突然跑到了譚萬從的右側,而右側的上方正巧有一棵黑色的泛著光芒的詭異珠子。

「快躲開。」東華羽凡見她還是跑了過來,著急的喊道。

可惜已經晚了。

珠子突然爆射出一道圓形的光芒,正巧對了身下的張韻,隱約間耳邊似乎傳來了什麼轟塌的聲音。之間張韻的大半個身體頓時化成了一粒粒黑色的塵埃,只留下光芒外面的一隻腳和幾根手指。

直視了張韻消失的場景,不僅是站在村子外面的人驚呆了,就連東華羽凡他們幾人都是獃滯的。之前神識並沒有這麼只管的看到。如今正好是刺激了他們整個視覺之後。東華羽凡狠狠的吞了吞口水。

這個珠子真的太兇殘了,張韻的肉身被毀,就連元神都泯滅了。也就是說,她整個人是真的消失在天地間了。

一時間,鴉雀無聲。

直到過了好一會,才從村子外面傳來一道驚叫聲。

是御器宗的某個女弟子,剛好目睹了張韻消失的全過程。沒想到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不過這麼詭異的一幕,真的是非常的讓人難以忘記的。

東華羽凡的心都被提在胸口了,深深的壓下一口氣,告訴自己,這就是修真界,這就是殘酷的事實。既然已經進入了秘境,生死便已認了。

可是儘管如此,東華羽凡還是有一種對於未來的迷茫和害怕。

「妹子,小心點。」

東華羽凡因為張韻直觀的消失,精神還是受了一絲影響,若不是李霸天死死的纏住自己的手,說不定下一個消失的就是她了。

看到險險必過的黑色光芒,東華羽凡總算是精神一震,看了看擔憂的望向自己的莫離和葉迦,東華羽凡扯了扯嘴角,說道:

「沒事了,先離開這個地方吧。」

後面的東華羽仙和韓溪還有御器宗的四個弟子也紛紛的進來了,之前葉迦在東華羽凡愣神的時候。就已經將這個黑色珠子的危害告訴了他們。

通過這個黑珠,他們已經深刻的明白了,這個村子絕對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麼平靜。很有可能 ,接下來他們還會遇到各種各樣匪夷所思的危險。所以此時人多才是硬道理,畢竟人多力量大。

好不容里總算是走過了黑珠地帶,同時也穿過了村子,結果發現他們的前面是一片白茫茫的雲海,不用往下看,就知道下面肯定是望不見底的懸崖。

左右看了看。都是如此。

「沒路了?」東華羽凡不可思議的看向了同樣狐疑的莫離。

莫離攤了攤手,對東華羽凡傳音道:

「地圖上面似乎並沒有說明村子的裡頭是一個懸崖。」

特別是剛剛通過的時候,大家都注意著黑色珠子了。哪裡還會分出心神來觀察之後是不是沒路了。

隨著後面的人都走出了村子,大家回合在了一起,但是同時,也都發現了此時的狀況。

「太液池在哪邊方向?」東華羽凡悄悄的走進了莫離的身邊。皺著眉頭傳音道。

莫離想了想。隨後朝著雲海的某一處輕輕一指,然後不動神色的看了一眼神色各異的眾人,這才說道:

「如果那裡原本不是雲海的話,應該便是太液池的地點。」

這麼說,這裡面已經發生了改變?所以地圖此時已經做不得准了?

看莫離緊皺的眉頭,東華羽凡估計應該是這樣的。

但是想想,又覺得有些奇怪,將頭微微往前面伸了伸。低下白茫茫的一片,根本看不到下面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狀況。可是如今除了下面似乎並沒有其他的出路了。

隨後,東華羽凡無意間往後面看了看,隨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好嘛,後路都沒了。呵呵。」李霸天代替東華羽凡直接說了出來。

眾人聽到之後,也都往後面看了看。

只見原本還有規律的黑色珠子全部聚集在了一起,排列成了好幾排,這下子直接是將幾個人返回的路封死了。誰敢從黑珠下面通過?除非修為逆天了,否則之前張韻的下場還深刻的印在他們每個人的心面的。

這下子,不少的人臉色都難看了起來。

之前雖然知道前方沒有路,許多人都並沒有太過於擔心,打不了回去重新找入口就是了。可是如今似乎就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下去。

「看來,也只能御劍下去了?」葉迦看了看御器宗的四個人,隨後對著玉虛宗還活著的七個弟子小聲的說道。

譚萬從因為失去了一隻手,神情陰鬱了許多,原本一個開朗的人,似乎一下子就變了一個樣子。東華羽凡嘆了口氣,能保一條命也是好的。畢竟總還有機會重塑身體的,可是失去了一隻手,意味著接下來的時候,要更加的小心謹慎的保命才行了。

御器宗人少,因此聽了葉迦的同意,決定暫時和玉虛宗的弟子聯合,一起下去。這樣的話,也不用擔心別派的弟子偷襲。當然,畢竟不是一個門派的,肯定不可能全然放心。就算是一個門派的,都不一定能夠將後背交給別人呢。

所以聯合也不過是因為此時正處於一個特殊的狀態下,若是看到寶物的話,分分鐘就將刀劍相向了。

東華羽凡這次沒有祭出靈劍,而是將自己的一件飛行法器取了出來,雖然因為抵擋了一次攻擊,變得有些破損,但是對於飛行還是勉強可以的。

好在這裡面限制了神識,卻並未限制飛行。

葉迦是最先提出來的,因此也是最先一個御著劍一頭扎入雲海的人。

當然,他扎進去了之後,便沒有了音訊,更加沒有一個聲響。

這下子原本想要跟著下去的人都有些猶豫了起來。

「哎呀,我去,快飛快飛,那些黑色激光居然在移動了,槽。」

原本東華羽凡也是猶閱一員,可是李霸天突然緊緊的纏住了她的手臂,慌亂的喊道。

眾人一回頭,尼瑪,果然。

這些黑珠的目的莫非就是想要將他們逼得跳下去嗎?

來不及多想,東華羽凡只要一想起張韻消失的瞬間,毫不猶豫的踩在了手帕上面,一頭鑽進了雲海,進去的一瞬間還不住的對韓溪傳音,讓他自己小心。

當然,一紮進雲海之後,東華羽凡就顧不上別人了。

因為手帕觸碰到了白茫茫的雲團時,突然像是有了重力一樣,開始急速的下降,難怪之前葉迦下來之後連個浪花都沒有就沒有聲息了。她還以為葉迦已經遇到不測了。

因為下降太快,東華羽凡的臉上被風吹得有些疼,李霸天更是誇張的將尾巴纏到了她的脖子上面,東華羽凡頓時差點一口氣上不來。

騰出一隻手將它那肥肥的身軀往外面拉了拉,喊道:

「你要夾死我呀,你妹的。」

李霸天張開嘴還想要說些什麼,但是突然一陣風灌了進去。

「哇啦哇啦哇啦」

說了一陣,沒聽明白。

東華羽凡也知道,李霸天不會飛,對於這種不受控制的飛行有著本能的恐懼,因此才會像是溺水的人一樣,抓住能夠抓住的一切。

「行了行了,別怕別怕,我會抓穩你的。」

不知道為毛,東華羽凡總有一種感覺,李霸天好像越來越弱了,並且現在簡直弱爆了。

忍不住想要鄙視它,結果這個眼神正巧被李霸天看個正著。

李霸天心裡不高興,突然將頭埋進了東華羽凡的胸口,東華羽凡嚇一跳,差一點將它扔了出去。

「嘁,什麼都沒有的人,有什麼好擋的,西瓜那麼大的哥哥我都玩過。」

「你。。。去屎。」

東華羽凡沒好氣的瞪了它一眼,雖然真的沒有,但是也不要說出來埃真想一把將它扔下去,反正它肉身強悍,說不定摔下去也會活蹦亂跳。

不過想到這裡,東華羽凡發現他們似乎已經下降很久了,並且周圍的白色雲團居然都沒有消失過,這個雲層究竟是有多厚啊,難道下面不下雨的嗎?

「喂喂,你又幹嘛?」

感覺到胸口再次一層,東華羽凡滿頭黑線,李霸天這貨,居然再次蹬鼻子上臉,又將頭埋到了她的胸口,甚至還非常嫌棄的癟了癟嘴。

「唉,一點都不軟。」

「你是真的想要自由降落嗎?」東華羽凡一把將它扯開,然後捏著它的身子,將它的頭掉在下面,急速下降所產生的衝力頓時將李霸天整個魚都凌亂了。

「我靠…咕嚕嚕…最毒…咕嚕婦人哇啦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