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四十章 厚臉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章 厚臉皮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readx 內視丹田的時候,東華羽凡心裡頓時一跳。

怎麼回事?為什麼那些魔氣突然出現在了她金丹的周圍,原本有些暗淡的金丹竟然有種被滋潤的錯覺。

東華羽凡頓時小心翼翼了起來,不敢貿然的將靈力匯入丹田,而是嘗試著將這些魔氣剝離開來,但是失敗了,這些魔氣彷彿沒有任何攻擊性一樣,非常的隨和,竟然和她的靈力非常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這讓東華羽凡恐慌的時候,又有了一種別樣的感覺。

似乎她並不討厭這些魔氣。

但是對於一個一進入修真者這一行就接觸靈氣的人來說,魔氣對她無疑是陌生的。而隨著慢慢的成長,經過周圍人的熏陶,對於魔族或者是魔氣便有了一種自然而然的排斥。

可是此時的場景有些詭異,她似乎對於這些魔氣並不排斥。相反,心裡覺得這些魔氣對她並沒有惡意。不然也不會在金丹有損的情況下突然出現了。

東華羽凡不知道別人有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魔氣入體,還能和自己體內的靈力友好相處,不分你我。這就算了,在她丹田裡面,還能夠滋潤靈力投資過度的金丹。

要知道,她體內可有兩個金丹呢。

這兩個金丹對於魔氣一點反應都沒有埃

東華羽凡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如果說她對於魔氣並不排斥,或者說魔氣對她並沒有傷害的話,是不是代表了她也能夠通過魔氣來修鍊呢。

不過,這個念頭剛起,東華羽凡就否決了。她沒有見過被魔氣入體的修真者,但是有見過被魔氣如題的妖獸。東華羽凡到現在都還能記得那群疾風狼幼崽清澈濕潤的眼神,體內因為魔氣入侵而破敗不堪。若不是她將魔氣吸入丹田,只怕它們挨不過一個月,就掛了。

但是隨後,東華羽凡又有些茫然了,她的狀況應該已經算是魔氣入體了吧。為毛她一點事都沒有。反而還有一種自己得了天大的好處這種錯覺呢。

想了半響,東華羽凡仍舊不知道該拿這些魔氣怎麼辦。剝離不了,但是若是真的煉化又有點害怕。畢竟是一個正統的修真者,自詡名門正派。萬一哪天被師傅發現了的話。或者是被其他任何一個人知道的話,等待她的絕對不會是好結果的。

最後,乾脆一咬牙,東華羽凡直接將經脈裡面的靈力全部匯入丹田裡面,也不管魔氣神馬的了。直接和靈氣一樣煉化了。

原本以為應該會失敗的,沒想到,這些在別人眼中桀驁不馴的魔氣,在她體內居然如此的聽話,乖乖的被煉化之後,然後匯入了金丹之中。

東華羽凡心都快要跳出去了,幸好金丹的顏色沒有什麼變化,依舊是一個藍色一個綠色,外表看上去也沒有任何的異樣。發現這樣的狀況,東華羽凡總算是放心了。原本還以為金丹會變成黑色呢。這下,東華羽凡終於放下心來,準備調息好了之後就為莫離護法。

沒想到,這樣一放鬆,丹田裡面的兩個金丹像是突然受到了什麼刺激一樣,開始瘋狂的吸取她手心中靈石的靈氣,法決運轉的飛快。東華羽凡暗道糟糕。

她這是要突破的節奏埃

好在不過是突破到結丹期中期,也幸好還有李霸天和莫離為自己護法,只不過迷宮可真不是一個突破的好地方。

只是此時突破在即,東華羽凡縱然不願。也只能無奈的將神識收回,專心的突破以及鞏固修為。

等到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東華羽凡驚訝的發現,周圍居然不止莫離一個人。還有韓溪和失去了一隻手比的譚萬從。

「恭喜師傅突破了。」韓溪率先跑到東華羽凡的身邊,臉上的喜意很是真切。

「恭喜東華師叔。」譚萬從的聲音也從旁邊傳來,不過語氣卻十分的冷淡。

東華羽凡自然不會同他計較,失去了一隻手臂之後,譚萬從這樣的表現已經算是不錯的了。至少突破元嬰還有重塑的機會,只是不知道譚萬從有沒有修鍊到元嬰期的那一天了。東華羽凡看了他一眼之後。便站起身,不予理會。

李霸天不知道瘋到哪裡去了,就連莫離都不見人影。

「他們人呢?」東華羽凡神識探測不到他們,想來應該是離開的有些遠,便開口對著身邊說話欲很強的韓溪問道。

韓溪這兩天倒真的是被憋住了,東華羽凡一提問,便馬上回復道:

「莫師叔和葉師叔一起查探前面了。」

葉師叔?應該是葉迦了。

見韓溪沒有提及別人,東華羽凡猜想,這些人應該是沒和葉迦他們一起的。

這樣一來,也就只有東華羽仙和辰逸兩人了。

東華羽凡盤腿坐回原地,感受著經脈的力量,頓時覺得底氣十足,就連空間進不去這樣的顧慮也都消散了不少。

儘管她一直覺得應該不要過於依賴空間,但是實際上,有空間這個作弊器在,就算是不想依賴,心裡也總會覺得有後路,應該做起事情來也比較的大膽,直到現在,空間用不了了,東華羽凡才真正的明白,不依賴空間這幾個字,真是說起容易,做起來是千難萬難。

但是,東華羽凡相信,經過這一次的事情之後,自己也算是真的學到一些教訓了。

依賴這個詞語是絕對不能出現在修真者的詞典裡面的,在這裡,若是不依靠自己,結局一定不會太好。

吐了口氣,東華羽凡神色一動,眼神望向某個地方。

莫離他們回來了。

果然,沒過一會,李霸天的身影就率先出現在他們的視線裡面。李霸天這貨一臉驕傲,就連莫離的臉上都帶著笑意。

「怎麼了?這麼開心」東華羽凡站起身,走了上前。

李霸天變小之後,回到了東華羽凡的身邊,自豪的說道:

「本大爺剛剛小勝一局,不用誇獎我,我是個很低調的魚。」

東華羽凡聽得雲里霧裡,還是莫離在旁邊笑著說道:

「師姐。剛剛我們遇到一隻高階妖獸,幸好有霸天兄在,不然我們肯定會費一番功夫。」

葉迦抿著嘴,點點頭。算是認同了莫離的話。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直接走吧。」東華羽凡敲了敲李霸天的頭,然後一把將它夾在腋下,對著眾人說道。

韓溪和譚萬從看向了葉迦的方向,葉迦點點頭。然後眾人這才往莫離他們回來的方向走去。

只不過,葉迦卻在眾人信步往前的時候,突然走到了東華羽凡的身邊,沉默不語,但一直並肩。東華羽凡覺得有些尷尬,想要加快速度,但是葉迦的速度並不比她慢。神情未變,眉眼間彷彿有著一股淡淡的憂鬱。東華羽凡不敢再看,腦子裡面卻突然出現在幾年前的結丹大典上面,葉迦神色溫和。舉止有禮,一步一步走進大殿裡面的場景。

那時候的葉迦混山上下都散發著一種如同朝陽一般的活力,愁容不適合出現在他的臉上。

東華羽凡嘆了口氣,還未說什麼,一晃一晃的李霸天倒是率先開口了:

「老兄,你長這麼帥,是不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說出來讓我們開心一下可好?」

東華羽凡差點腳下一滑,這傢伙胡說八道些什麼呀,長的帥和開不開心有幾毛錢的關係?簡直讓東華羽凡更加的尷尬了。

「葉師兄。不好意思,我的這個妖獸,太無禮了。」說著,東華羽凡一把將李霸天換了一隻手帶。心裡萬分後悔為毛自己不準備一個靈獸袋。

「無妨,霸天兄實力高強,本就是前輩。」葉迦因為李霸天的話,臉上的愁容倒是消散了,看著東華羽凡的眼睛,淡然的說道。

東華羽凡拿不準葉迦這個眼神究竟是什麼意思。只能幹笑一聲。

「聽到沒?聽到沒,我是前輩,這是前輩該有的待遇嗎?」李霸天屬於蹬鼻子上臉的魚,葉迦一說,頓時覺得身為前輩被夾在一個女人的腋下簡直是一件丟人的不能再丟人的事情了,於是大著膽子對著東華羽凡喊道。

東華羽凡瞥了它一眼,沒有搭理它。

李霸天喊了一會,見東華羽凡無動於衷,心裡默默的鄙視她小氣。對於這些,東華羽凡依舊是沒有任何的反應。李霸天無聊,便開口說道:

「葉帥哥,你今年多大了,家裡還有什麼人啊,會不會……」

「你查戶口啊?」還沒等李霸天說話,東華羽凡就忍不住打斷道。

一路這樣走,倒是很順利的走了大半天,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

或許是人多壯膽,東華羽凡也覺得有底氣多了。

不過沒走多久,幾人就再次遇到了麻煩。

「師姐,是那幾個人。」莫離的語氣有些不太好。

東華羽凡望過去一看,尼瑪,果真是冤家路窄。竟然遇到了天山派的三個弟子,這三個人正巧是和他們一起從妖獸園傳送出來的那三個人。

雖然東華羽凡和莫離沒有收到什麼傷害,並且還因為狂暴裂地虎一起省去了不少的麻煩,但是東華羽凡討厭被別人利用,更加不喜歡這三人。雖然她也很清楚,遇到危險的時候,這三人和他們無親無故,逃跑了也屬於正常,但是東華羽凡就是咽不下這口氣。

她不佔別人便宜,但是也不想別人占他們的。

所以,眼見這三人遇到了幾隻玄變蠶,卻沒有想要上前的意思。

不用東華羽凡說,莫離就將這三個人的事告訴了葉迦他們三個。韓溪是聽東華羽凡的,因此站在東華羽凡的身邊沒有動,譚萬從更是漠不關心,神色冰冷,估計就算是東華羽凡叫他上前去幫忙,他都不會去的。

葉迦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堅定的站在東華羽凡的身邊,已經算是表達出了自己的意思。

「師兄,師兄,救命埃」

又是這樣的台詞,東華羽凡故意掏了掏耳朵,一臉玩味的站在不遠處看著。

玉晚清匆忙的轉過頭看了一眼,並沒有注意到東華羽凡,而是看到了葉迦,葉迦還算是比較有名氣,因此玉晚清很容易就認出了他,急忙呼救。

只可惜,玄變蠶是一種比較纏人的妖獸,一旦被它纏上,不是它死,就是對方死。所以修真者很少有去主動沾惹這種妖獸的,除非是有必勝的把握。畢竟玄變蠶的蠶絲是一種上等的煉器材料,一般都是用來煉製靈器以上級別的武器。

這裡有五六隻玄變蠶,蠶絲定然是不少。實際上只要修真者不主動挑釁,玄變蠶是不會主動攻擊的。看這樣子,應該是這三人先招惹的。基於此,東華羽凡更加不會救人了。玄變蠶雖然算得上是高階妖獸,但是攻擊力低,攻擊手法又很單一。非常容易躲過它的攻擊,唯一讓人頭疼的就是纏人。

「葉師兄,葉師兄,在下乃天山派目琳峰弟子玉晚清,懇求葉師兄出手相救。」見葉迦不為所動,玉晚清再次開口,這一次自報家門的同時,同時也挑明了自己的身份。

目琳尊者在天山派可算是一個比較厲害的角色了,雖然是女子,但是為人冷硬,出手狠辣,非常護短。玉晚清之所以會提起,也是有這個原因在。

葉迦看向東華羽凡,並沒有回話,也沒有任何的動作。東華羽凡抿著嘴,調侃道:

「師兄,美人相求,你不去英雄救美嗎?」

葉迦苦笑道:

「師妹竟然會打趣我,實屬難得。」

「呵呵。」

最後,東華羽凡他們還是出手了,只不過是在三人實在是堅持不住的時候出手的。

當然,戰利品東華羽凡他們各自平分了。天山派的三人打了半天,一絲蠶絲的影子都沒有撈到。雖然被救了性命,但是寧志靜和容雲鶴兩人的臉上都是忿忿不平。只可惜此時靈力不足,實力不夠,又因為東華羽凡看向他們的神色帶著嘲笑,三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理虧,最終什麼也沒說。

倒是玉晚清,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就連辛苦半天打怪卻沒有得到蠶絲這件事情都沒有放在心上。而是直接跑到了葉迦的身邊,小喬的身軀顯得非常楚楚可憐。

「晚清多謝葉師兄出手相救。」

什麼叫欲說還休,什麼叫楚楚動人,什麼叫眼帶春色,東華羽凡總算是見識到了。

突然就想起自己在風傾塵面前的形象來了,似乎太過於鬆散了一點呢。不進不溫柔,不動人,連撒嬌都沒有吧。

「看吧,是不是覺得自己出了長了一張女人的臉,哪裡都不像女人。」李霸天陰魂不散的聲音不適時宜的響起,說完,甚至還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平整的胸口。

然後居然垂著頭,長長的嘆了口氣。

「」東華羽凡狠狠敲了一下它的頭,然後,將被這貨厚厚的皮震得生疼的手指背在了身後。

靠,這貨臉皮真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