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四十一章 死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一章 死水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雖然東華羽凡很不情願,但是沒辦法。天山派的三個人還是跟著他們一路往前了。

玉晚清不敢招惹東華羽凡和莫離,但是卻一直呆在葉迦的身邊。

葉迦屬於謙謙公子哪一類型的人,雖然不喜歡對方,但是長久以來形成的習慣還是讓他臉上掛著公式般的笑容。只不過眼底的不耐煩還是出賣了他。東華羽凡對此也表示理解,葉迦是被當做未來掌門培養的,因此不可能像他們那樣,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接觸。

「好悲催的葉師兄。」東華羽凡走在後面,看著臉色再一次變得尷尬的葉迦,無比同情的說道。

「嗯嗯。」李霸天非常認同的點頭。

雖然它以前也愛玩美女,但是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心機girl。並且,你明明知道她是心機girl,還要強顏歡笑的對付對方。李霸天也覺得葉迦此時很可憐,遂難得沒有說一些難聽的話。

「師姐,前面應該會進入太液池。」莫離神色晦暗的看了一眼前方黑茫茫的通道,悄無聲息的到了東華羽凡的身邊,然後沉聲說道。

太液池……

東華羽凡一頓,沒想到太液池居然伸出迷宮當中。也不知道哪個狂暴裂地虎有沒有到太液池。

「有沒有辦法略過哪個地方?」東華羽凡對著莫離傳音道。

莫離搖搖頭。隨後不再說話,垂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東華羽凡不善的看了一眼天山派的三人。其實若只是他們一行人的話,東華羽凡倒是不怎麼擔心,畢竟狂暴裂地虎之前並沒有傷害他們,只是直接走了。所以,等會就算是碰上了,也沒什麼大礙。可是有了這三人就不一定了。他們原本就是被狂暴裂地虎追趕著到了傳送陣,雖然裂地虎沒有追他們而去,但是從裂地虎憤怒的神色中。東華羽凡猜測這三人肯定是做了什麼事情讓裂地虎不爽了。

知道沒有辦法躲過,東華羽凡也就準備面對了。若是等會狂暴裂地虎為難的話,他們最好還是明哲保身。若是太液池真的能夠讓裂地虎成功化形的話,他們就更加的沒有勝算了。

不過。想到這裡的時候,東華羽凡突然眼睛一亮,看向了李霸天。

「太液池得水既然能夠讓妖獸化形,不知道你泡了會不會也變成人形啊?」東華羽凡下意識的喃喃說道。

莫離剛好就在一旁,正巧這句話就傳到了他的耳朵裡面。

便說道:「也不是沒有可能。只不過妖獸進入太液池,並不只是泡一泡那麼容易,化形猶如脫胎換骨,肯定是艱難無比,更別說……」更別說李霸天這種修真界從未有記錄的妖獸。

「不管怎麼樣,試一試也好。」

東華羽凡知道,李霸天最大的願望估計就是化成人形了,不然也不可能孤獨萬年了。電鰻的樣子哪怕再強大,估計就比不過當一個普通人來的痛快,所以東華羽凡才會這樣說。

果然。當東華羽凡將自己的猜測告訴李霸天之後,李霸天彎曲是頭尾都贊同。

「雖然是有希望,但是你也要做好心理準備,也有可能並沒有什麼卵用。」東華羽凡盡量說的比較的輕鬆,她甚至都能夠感覺到李霸天的身體有一絲微微的顫抖。

接下來想要說的話,東華羽凡甚至都沒有勇氣說得出口了。

李霸天它……好像是真的很想化形成人。想想也理解,原本就是一個生活優渥的富家少爺,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一朝成為了一個連找個美女魚朋友都要擔心會不會將對方電死的魚,怎麼想怎麼都很憋屈。當然,東華羽凡也知道。李霸天想成為一個人,並不完全是這個原因。

「其實,就算是太液池的水對你沒有用,並不是完全沒希望的。」莫離從未見過李霸天這麼認真的樣子。可是又怕沒有希望會讓李霸天受打擊,這才開口說道。

「什麼意思?」李霸天問道。

「只要飛升仙界,脫離了這個位面的限制,說不定就有可能化形。」莫離對於此也不算是特別了解,不過地圖上面倒是有一些關於仙界的東西,只是都很模糊。他也說不上來。

李霸天的神色頓時黯淡了不少,這個雖然也算是一個希望,但是它忍不住看了一眼東華羽凡,還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才能飛升呢。但是心裡到底是平緩了一些。

「快看,前面有一扇門?」

就在此時,玉晚清的聲音突然從前面傳了過來。

眾人這才抬頭,看向了前面。隱隱約約見,似乎看到了一扇暗黑色的大門。

「這裡便是太液池的大門。」莫離對東華羽凡傳音道。

東華羽凡沒有回答什麼,但是看著這個隨便的大門,真的有種很玄幻的感覺。太液池的入口設置成這樣,會不會太草率了一點呢?

玉晚清是一個謹慎的人,因此當所有人都好奇的圍了過去的時候,她反而往後退了兩步,直接退出了人群當中。

最為幾個人當中的領頭羊……啊不,領頭者,葉迦當仁不讓的將門推開了。

圍在外門的幾個,頓時祭出武器,做好了隨時攻擊的準備。

『嘎吱』

門開了,但是並沒有什麼東西出來,打開門之後,裡面也是黑暗的一片。葉迦在身上籠罩著靈氣罩,然後試探性的扔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火團進去。

同樣也沒有任何的異樣,這才將門徹底打開。對著身後的人點點頭,便直接走了進去。

隨後是譚萬從,再然後東華羽凡走了進去,她的後面跟著莫離和韓溪。天山派的人是最後才進去的,這一次,玉晚清沒有像之前那樣跑到最前面的葉迦身邊,而是非常保險的走在自己門派隊友身邊。東華羽凡鄙視的看了一眼之後,便沒有在關注了。

門後面便是一條漆黑的樓梯,樓梯呈螺旋狀往下。一路上都是靜悄悄的,直覺告訴東華羽凡,似乎這裡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平靜。

果然,沒過多久。突然傳來了一聲什麼東西掉落的聲音,眾人一頓,然後屏住呼吸,仔細傾耳聽著。

「是、是什麼聲音?」玉晚清走在身後。突然這一下,還是將她嚇住了。聲音雖然有些顫抖,但是東華羽凡還是發現了她實際上並沒有她表現的那麼緊張。

「沒什麼,繼續走吧。」葉迦淡淡的瞥了一眼玉晚清,見東華羽凡似乎並沒有異樣。這才放心的走在前面。

越往下走,石梯就越是陡峭,沒有幾分鐘,便走到了平地上面了。

眼前是一條筆直且非常寬敞的通道,地面很是乾燥,甚至隱隱還有點亮光。要知道這可算是地底下了,沒想到這下面反而是有一絲絲的亮光。眾人收起月光石,似乎都沒有影響視線。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越往前面走,就越有一種燥熱的感覺。空氣中的火靈氣似乎更加的活躍。東華羽凡悄悄流轉自己的冰靈力,看著其餘的幾人似乎都有一樣的感覺,唯獨莫離是最自然的,反而臉上還隱隱有些開心。

「師姐,我沒事。」或許是察覺到東華羽凡的視線,莫離微微一笑,兩隻清亮的眼睛在這昏暗的山洞裡面顯得格外的清澈。

「太液池是什麼樣的存在?」東華羽凡好奇的問道。

莫離再次搖搖頭,表示不知道。雖然地圖上面顯示了太液池,但是並沒有將之用繪圖的方式描繪出來。不過感覺到越來越濃郁的火靈力,莫離心裡也有了一種隱約的猜測。

這一條寬敞的通道並不長。沒有一個時辰的樣子,幾個認就走到了頭了。

而此時,幾個人早已經熱的滿頭大汗了,就連東華羽凡的額頭都是帶著微微的濕潤。就連火系單靈根的莫離都有些受不了了。

更別提其他幾個築基期的弟子了。此時早已經利用起了各種散熱的方法了。

「哇,這是火海啊1韓溪看著眼前的場景,忍不住讚歎道。

通道出口,入目的便是一片巨大的火海。不過從他們此時的腳下,一直延伸到火海中間,有一條一人寬的路。當然。不時的有火星跳上石路上面。

「這裡不會就是太液池吧?」李霸天狠狠的吞了口水,然後不確定的對著莫離問道。

莫離狐疑的看了看四周,然後說道:

「應該不是吧。」

葉迦神識大開,並沒有在周圍發現什麼有危險的妖獸或者其他,便放心的率先走了過去。腳步剛踩到火海中間的石路上面時,只聽到耳邊發出一道輕微的『滋滋』聲。一滴火星剛好跳到葉迦的腳前,就差幾厘米的距離,就沾到葉迦的叫上了。

葉迦祭起靈氣罩,腳步飛快的望著火海更深處走去。

隨後的幾個都有些由於,就連一直冷著臉的譚萬從都不敢貿然的進去。他已經吃了一次虧了,所以這一次不敢這麼隨意了。東華羽凡同樣祭起靈氣罩,逍遙訣飛快的運轉,對著莫離點了點頭,然後緊隨其後。

實際上,這些火星的威力並不太強,不過打在靈氣罩上面,卻能夠將靈氣罩穿透。

東華羽凡眼見右邊的靈氣罩出現了一個漏洞,剛補上的空隙,突然聽到身後一聲慘叫。沒有回頭,但是也知道並不是玉虛宗的弟子,放心下來,不再停留,腳下的步伐卻更加的輕快,甚至看不到腳下的蹤跡了。不過身後的弟子就沒有那麼好運了。

莫離因為身具火靈根,對於火星倒是並沒有太過於懼怕。算得上是最輕鬆的一個人了,甚至還能分出心神幫助韓系和譚萬從。不過讓他詫異的是,譚萬從竟然取出了一件上品防禦法器,一件黑色的斗篷。穿上斗篷之後,身上隱隱出現了一道黑色的屏障,頓時將那些不時跳上來的火星抵擋住了。

莫離倒是更加的輕鬆了。

「這位師兄,不知道能不能帶著人家?」譚萬從剛跟著韓溪走上去,就聽到身後一個柔弱的女聲。

譚萬從冷漠的轉身看了一眼,整個人被黑色的斗篷包裹著,倒顯得有點神秘的樣子。不過他此時的神經比較敏感,因此比平時能加能夠發現病人眼中的意味。因此,並沒有錯過玉晚清眼中一閃而過的貪戀以及不屑。

直接轉身,兩個表情都沒有留下,直接走了。

玉晚清不甘心的跺了跺腳,心裡卻打定了注意,等會一定要跟在葉迦的身邊。同時,將譚萬從恨上了。

寧志靜同樣也取出了一件防禦法器,雖然比不上譚萬從的,但是通過這條路也算是合適了。因此玉晚清也只能跟在身後。容雲鶴是最後一個,但是還沒有走出幾步,容雲鶴突然慘叫一聲,一團火星居然悄無聲息的濺落在了他的腿上。

原本還以為是普通的火星,結果一瞬間火焰便將腿上的布料燒透,那股炙熱的疼痛簡直深入心底。

玉晚清眼看玉虛宗的幾個人越來越遠,可是又不能真的丟下容雲鶴不管,原本他們天山派此時人就少,若是在將容雲鶴拋棄,只怕他們最後什麼都得不到。

玉晚清隨即對著容雲鶴丟了一個水團,竟然沒有將火撲滅,這下子玉晚清只能認真的捏著法決。

「好熱埃」李霸天張著嘴,不停的哈氣,整個魚顯得非常的沒精神,雖然東華羽凡不停的往它的身上撒這水,但是並沒有什麼用。原本想要將它丟入空間,可是悲催的發現,空間的裂縫似乎再次變小了,李霸天根本進不去了。

「葉師兄好像在前面,估計我們應該快到太液池了。」東華羽凡遠遠望見葉迦的身影,對著李霸天說道。不過東華羽凡心裡已經不抱希望了,這個地方這麼熱,還不知道那個太液池究竟是怎麼樣的存在呢。估計比火海只高不低,李霸天敢跳進去就怪了。

可是走到葉迦身邊之後,東華羽凡的臉色完全變了。

尼瑪,那麼是火海,這邊是什麼。竟然是一片不算特別大的水池。他們站在水池邊上,東華羽凡對著李霸天示意道:

「那邊有一個石碑,去看看寫的什麼。」

李霸天雖然不情願,但還是過去了。東華羽凡也走了過去,可是看到石碑上面的字之後,無語了。

這上面居然寫著『太液池』三個字。可是太液池面波瀾不驚,沒有一絲漣漪,如同過一灘死水。看不清下面,因此看上去就黑黑的。也不知道狂暴裂地虎有沒有來到這裡。

東華羽凡想要蹲下去仔細觀察一下水,可是手還沒有碰到水面的時候,葉迦突然開口喊道:

「別碰這水。」

東華羽凡眨了眨眼睛,詫異的看著葉迦。葉迦也知道東華羽凡的狐疑,隨機隨後撕了一塊衣角丟入了水中。

『嘩』

衣角燃了起來,沒有兩秒,變成了灰燼,然後水面再次恢復了平靜。我擦,東華羽凡和李霸天同時被這個現象驚呆了。同時驚呆的還有剛巧到達的莫離、韓溪和譚萬從三人。他們剛剛看到有水的時候,還有一種想要觸碰的衝動呢。此時正好慶幸不已。

這一攤死水居然這麼**。同時慶幸的還有東華羽凡,看著自己完好無損的手長舒一口氣,還好沒有手賤的伸下去。不過東華羽凡立馬轉頭對著旁邊的李霸天說道:

「去吧皮卡丘,這裡就是太液池。」

說完,還不懷好意的笑了笑。

李霸天往後退了兩步,警惕的望著東華羽凡:

「不帶這麼玩的啊,我下去估計撐不到一分鐘就變成渣渣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