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四十二章 大殺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大殺陣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咦,這裡有個水潭,真是太好了。」

這聲音是緊隨其後到來的玉晚清的。

不過玉晚清的話剛說完,一身狼狽不堪的容雲鶴直接越過玉晚清,突然沖了過來。

此時的容雲鶴滿臉通紅,頭髮凌亂,就連隨身的衣衫都變得破破爛爛的,衣服上面甚至還掛著零星的火星。哪裡看得出現在這副尊容是之前的翩翩公子,或許是眾人的眼神太過於直接,容雲鶴臉更紅了一些。

只見他渾身上下大汗淋漓,玉晚清的話音剛落,就直接往水中跳去。

眾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想要阻止已經晚了。

「礙…」容雲鶴的慘叫聲響起之時,身上頓時『轟』的一下,整個人一下子變成了一個火人。原本一片平靜的水面頓時泛著一陣遲鈍的漣漪。容雲鶴的慘叫聲不過幾秒鐘,便消散了。只剩下慣性的掙扎,沒有一分鐘,整個水面除了微弱的漣漪,就什麼都沒有了。

站在岸邊的幾個人還在發愣。

直到一道尖銳的女生尖叫聲想起,眾人這才面面相覷。因為有了之前張韻的事情,再一次看到死人,東華羽凡已經沒有之前的不安了。或許是因為原本就不喜歡天山派的人,因此心裡甚至還默默的對容雲鶴的勇氣點贊。

明明看到沒有一個人主動說起這個水潭,偏偏一點防備都沒有,直接跳下去,這種勇氣可不是李霸天這個慫貨所擁有的的。

「礙…容師兄。」玉晚清跪在岸邊,伸出手想要上前,可是手伸出一半,頓時縮了回來。

臉上期期艾艾,悲傷不已,可是東華羽凡連她一滴眼淚都沒有看到。癟了癟嘴,覺得無趣。便對著一旁早已經嚇傻了的李霸天說到:

「你猜對了,果然堅持不到一分鐘。」

李霸天此時的心情已經不能用悲傷來形容了。原本信心滿滿的。想著憑它肉身的強悍,哪怕這個太液池是刀山,它也敢跳下去,哪成想到。這裡居然是火海。還是一個超越了火海的存在。頓時心生退怯,認慫了。但是心裡肯定是失落的,畢竟它的靈魂是一個人類,面對這種自殺的行為,若是沒有足夠的實力。哪裡敢真的往下跳埃

因此,默默的安慰自己。以後等東華羽凡飛升了仙界之後,還有機會的。

便沒心沒肺的繼續和東華羽凡扯東扯西的了。

東華羽凡一直都知道李霸天是一個心大的傢伙,見它確實沒什麼事,再次將它夾在腋下,也不管它正大與否。

幾個人都沒有說完,只剩下玉晚清抽泣的聲音,再次看著這一面水潭。東華羽凡竟然有一種背心發寒的感覺,是物極必反嗎?明明看上如深幽的水潭,竟然比最炙熱的岩漿還要恐怖。因此。大家全部都各著水潭遠遠的。

隱隱的,東華羽凡或許有些明白為什麼高階妖獸需要進入這裡面才能化形了。或許是這個秘境的主人原本就沒想過讓秘境裡面的妖獸能夠化形,但是又怕這些傢伙破釜沉舟,畢竟修鍊原本就是為了能夠飛升,若是連飛升的機會都沒有了,存在與否又有什麼意義呢?太液池雖然兇猛,但是只要實力足夠,並不是沒有機會從裡面走出來。

不過東華羽凡只要想想火焰燃燒身體那種切膚的痛,就冒冷汗。

拍了拍胸口,幸好她的穿越比李霸天正常多了。

「離開這裡吧。」葉迦見玉晚清總算是停止了哭泣。實際上他並不是不知道玉晚清在假哭。眼淚都是用法術變出來的。之所以等這麼一會,不過是讓心裡平復一下而已。

東華羽凡他們自然是沒有意見的,能夠早一點尋得想要的東西,也能夠早一點出去。

只是東華羽凡跟在後面的時候。卻一直在和莫離還有李霸天傳音討論著尋找太液池的狂暴裂地虎。按理說,它既然自己獨自離開,肯定是知道如何到太液池的,可是他們來到這裡,竟然連半根毛都沒有看到,更別說本尊了。

東華羽凡回頭看了一眼水潭。水潭早已經恢復了平靜,只是不知道狂暴裂地虎是不是真的在這裡面,還是說它已經變成了水潭裡面的灰燼。

踏入一條漆黑的山洞,感覺到周圍似乎有什麼異動,東華羽凡他們這才停止傳音,眾人靈敏度都不低,因此紛紛都提高了警惕。

「突然感覺好壓抑啊1東華羽凡對著莫離傳音道。

莫離同樣也感覺到了,這種壓抑不是說因為山洞很矮的緣故,而是有一種若有似無的威壓一直籠罩著他們。神識探測到周圍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東西。莫離伸出手將靈劍放在頭頂的石壁上碰了碰,發出幾道低沉的『鏘鏘』聲之後,莫離這次放回劍。

「發現什麼了嗎?」東華羽凡好奇的問道。

「師姐,我們可能遇到麻煩了。」莫離神色不是特別好。

「什麼麻煩?附近有什麼妖獸嗎?」東華羽凡聽此言,自然而然的想到了這個。

「我們似乎進入了一個連環陣中。」說完,看了一眼周圍小心翼翼的眾人,這才繼續傳音道:

「並且這個連環陣極其高明,令入陣之人完全感覺不到自己進入了陣法裡面,非常真實。並且等會越往裡面走,越是看不到盡頭,這樣一來,每個人心裡都會有想法。想到什麼,說不定等會就回出現什麼。」

東華羽凡驚訝不已,槽,這簡直就是一個幻陣加殺陣以及心魔陣的大合體嘛。

若真是如此,找不到陣眼的話,豈不是一直都走不出去了。走不出去的話,心裡會更加怕,越怕,說不定就越是走不出去。

而此時,東華羽凡心裡已經在亂想了。

她最怕的是什麼,最怕的是鬼。可是如今成為了修真者,知道鬼魂不過是人生前的怨氣所化,就連鍊氣期的修士都能夠對付的存在了。可是東華羽凡就怕因為這個陣法的緣故,讓出現的東西厲害百倍。心裡默默的念著清靜經,直到心裡的雜念消除為止。

此時明明知道身處於陣法中。東華羽凡和莫離都很悲催的不敢直接說出來,就怕這些傢伙心裡會突然想起什麼。

「可知道陣眼在什麼地方?」東華羽凡問道。

「地圖上面根本就沒有標記陣眼。」莫離也在為這個事情煩心。

可是不知道陣眼就很麻煩啊,這個陣法一看就是極其高明的陣法,不過想來過了這麼多年。其威力肯定是大打折扣,東華羽凡和莫離此時就只能祈禱因為時間長遠,陣法的靈力所剩無幾。否則就算是只有一層的威力,他們也不一定能夠匹敵。

除非他們能夠幻想出非常厲害的對象,因為若要出現這樣厲害的東西。也是非常損耗靈力的,這樣就能夠加快陣法的轉動,只要靈力消失殆盡,他們也算是能夠破陣了。

原本他們是準備等走過幾個時辰,再將這個陣法的事情說出來的,可是突然一聲巨吼,徹底打亂了他們的步伐。

「吼……」

這個聲音是……東華羽凡和莫離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震驚。

這是狂暴裂地虎。可是吼聲雖然依舊,但是似乎總有一種怪異的感覺,似乎吼聲所產生的威壓並沒有之前的強烈呢。

「埃有高階妖獸。」玉晚清一瞬間就衝到了葉迦的身後,神情怯懦,緊緊的抓著葉迦的衣袖,希望葉迦能夠保護她。

葉迦皺了皺眉頭,不悅的將衣袖收回來,卻並沒有走開。取出靈劍,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周圍。

狂暴裂地虎是只聞其聲,不見其影。因此他們只能停止往前走,眾人圍成了一個圈,背對著對方。警惕的注意著周圍的每一個細節。

「嗖」的一聲想起,寧志靜突然喊道:

「在那裡1

眾人朝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確實看到一個火紅的身影突然而過,身上泛著微微的光暈。只不過一瞬間的時間。便消失不見了,若不是幾人都看見了,說不定真有可能被當成眼花,因為神識根本就沒有探測到周圍有任何的生物存在。

「大家小心。」葉迦眼神一凌,握劍的手緊了緊,率先跟了上去。

東華羽凡緊隨其後。隨後便是莫離以及韓溪他們。玉晚清原本有些害怕,聽這這個聲音也覺得十分的耳熟,因為她走著走著的時候,就正想著在妖獸園偷襲狂暴裂地虎的事情,沒想到耳邊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下意識的就覺得害怕。腦子裡面全部都是狂暴裂地虎那一雙猩紅的雙眼。因此就忽略了不對勁的地方,剛好這個不對勁的地方,東華羽凡發現了。

所以東華羽凡這才毫不猶豫了跟上了葉迦的腳步,她心裡猜測或許是有人想到了什麼,所以才出現的這個東西。但是畢竟是陣法幻化出來的,神韻上面定然是比真的相差許多。

既然陣眼不知道在哪裡,破陣就只能放在這個上面了,只要打敗了幻想版狂暴裂地虎,也算是離破陣進一步了。

只不過,東華羽凡想不明白,究竟是哪一個這麼想不開,居然幻想出了狂暴裂地虎這種殘暴的生物。

玉晚清見玉虛宗的幾個人不怕死全部都沖了過去,和寧志靜面面相覷。他們之前被狂暴裂地虎追趕,心裡后原本就有陰影了,可是跟上去又害怕。

隨後還是寧志靜說道:

「我們也跟上吧,師妹。」

說完,似乎是看出了玉晚清的不情願,這才繼續勸說道:

「我們兩個留在這裡,說不定也會遇到危險,還不如和他們呆在一起。」反正只要他們象徵性的出手一二就好了。

再說了,寧志靜覺得如今玉虛宗的人這麼多,保護他們兩個人也不是不可以。遂兩人咬了咬牙,還是跟了上去。

葉迦的速度很快,東華羽凡的速度當然也不慢,可是跑了半天,都沒有發現幻想版狂暴裂地虎的蹤跡。因此東華羽凡不得不再次讓莫離科普一下了。

「你知道幻想出來的對象會出現在什麼地方嗎?」

實際上東華羽凡對於這個問題的回答也不抱任何的希望,莫離又不是百度百科,況且原本地圖就很簡略,這種問題很有可能它並不知道。

可是這一次,東華羽凡想錯了,莫離說道:

「幻想出來的對象,會一直圍繞著幻想著周圍,直到被消滅為止。」

好吧,東華羽凡這下子知道了。神識籠罩周圍,發現,除了兩個人沒有跟上隊伍之外,玉虛宗的弟子基本上都在一起的。

答案不言而喻了,既然他們追了這麼久都沒有追到,肯定是追不到的了。

「不知道是他們兩個的哪一個想到的。」東華羽凡對著莫離傳音道。

莫離癟了癟嘴,說道:

「師姐,我們不管他們了吧,反正他們也不是什麼好人。」

莫離的說法有些賭氣,不過他也是因為知道東華羽凡不喜歡他們,因此才么說。可是這種話是肯定不能說出來的,不過葉迦肯定不同意,就臉東華羽凡都不會贊成的。

要破除這個陣法的話,他們還就必須要消滅這些幻想出來的東西才行。不然一直被困在不知名的陣法裡面,還真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師兄,先停一下。」東華羽凡叫住了還欲往前的葉迦。

葉迦沒有問為什麼,直接停了下來,看向了東華羽凡。

「還有兩個人沒有跟上來。」東華羽凡直接說道。

葉迦往後面一掃,頓時臉上帶著一絲厭惡的神情。對於玉晚清他定然是沒有任何好感的,可是既然一路了,肯定是不能不管的,除非是對方主動離開。況且,明知道這個地方很危險,葉迦就更加不會真的丟下他們離開的。

「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去看看,速速就來。」葉迦丟下一句話之後,整個人化成一個黑影,轉眼便不見了。

「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莫離對著東華羽凡問道。

東華羽凡搖搖頭,決定暫時先不動。這才對著一旁的韓溪說道:

「韓溪,背兩遍清靜經來聽聽。」

「啊,師傅,現在嗎?」韓溪被東華羽凡突然的一出嚇了一跳,詫異的問道。就連譚萬從都狐疑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

「叫你背你就背,哪兒那麼多話。」李霸天伸過頭,語氣頗為不好的說道。

如果說韓溪對東華羽凡是尊敬的話,對於李霸天就是害怕的,因此李霸天一說,韓溪就縮了縮脖子,開始念起了清靜經。

畢竟現在大家處於一個封閉的狀態,東華羽凡也是怕他們在心裡東想西想,想出一些別的東西。特別是譚萬從,因為被那些黑珠毀去了一隻手,她就怕譚萬從停下來就想起那一幕。如果黑珠真的出現了,那他們也不要往前走了,直接去跳太液池好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