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五十三章 莫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三章 莫名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沒事吧?」風傾塵見東華羽凡沒有焦距的眼神,心裡一緊,忙問道。

感覺到摟著自己的手緊了緊,東華羽凡回過神來,搖了搖頭。

實際上她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剛剛突然有一瞬間腦子裡面閃過了以幕飛快的畫面。不過儘管如此,東華羽凡還是注意到,那個畫面似乎是有人在渡劫。

想到這裡,東華羽凡突然回憶起千古尊者,也就是自己師傅在渡劫的時候,她也稱恍惚看到某個快速閃過的畫面。不過由於場景不同,所以東華羽凡也不確定是不是同一個事情。甚至她很迷茫,這個畫面究竟是幾個意思。

抬頭看著風傾塵擔憂的目光,東華羽凡不知道怎麼的,心裡莫名的有些煩躁,不是針對風傾塵,而是心裡突然就生出了這種感覺。遂,原本還想將這件事情告訴風傾塵的,結果缺什麼也沒說。

風傾塵以為東華羽凡只是一直下降有些不適應,也沒有再多問什麼,只是用另外一隻手輕輕拍著東華羽凡的後背。

靠在風傾塵的肩膀上面,東華羽凡呼吸了好幾下,這才將心裡的那絲莫名的煩躁平息下去。只是心裡卻一直在疑惑,那個畫面究竟是什麼意思?

要知道,修真者通常能夠突然感應到一些未來會發生的事情,這種感應鎖著修為的提升,也會更加的准。東華羽凡覺得這會不會是什麼警示呢?還是說這是未來會發生的事情。

想著想著,東華羽凡漸漸的靠在風傾塵的肩膀上面睡著了。

夢裡面一直重複這這兩個一閃而過的畫面。

第一個便是在千古尊者渡劫之時突然出現的,不過也僅僅只有一瞬。只是那個時候東華羽凡以為是自己產生的幻覺,因此也沒有在意,所以記得也不算特別清楚。只記得是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站在濃厚的黑色劫雲下面,口中似乎呢喃著什麼。只是她不記得那個男子的長相,畢竟那個男子渾身是血,就連臉上也是一條一條的血痕。

第二個,便是剛剛恍惚的一瞬間。

似乎有一個女子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往後退了一步。胸口穩穩噹噹的插著一把長劍,紅色的血液順著刺穿的傷口流到了長劍之上。

之後,東華羽凡便不知道了。

夢裡這兩個畫面不時的交織,東華羽凡想要掙脫。不去想,可是越是不想,腦子裡面就越是混亂。

驀地,東華羽凡睜開了眼睛,眼中的紅光一閃而過。回過神來之後。東華羽凡抬起頭,正巧對上風傾塵擔憂的目光。

看到東華羽凡醒來,風傾塵鬆了口氣,拭去她額頭上的汗水,輕聲說道:

「可是做噩夢了?」

噩夢?要說噩夢也確實。這兩個畫面如同附在了東華羽凡的夢裡一般,無論東華羽凡怎麼做,都沒有辦法擺脫。

「師傅,你總算是來了。」

就在東華羽凡從風傾塵的懷裡出來,剛站起身,就聽到韓溪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轉過身一看。不只是韓溪,就連葉迦譚萬從還有東華羽仙和辰逸都在此列,不僅如此,天山派玉晚清和寧志靜還有他們天山派其餘的三位弟子也在。猶記得天山派似乎派出了八個人,此時居然只剩下五人。再看看自己這邊,也是八個人,如今張韻身隕,譚萬從少了一隻手臂。

其餘的……

突然,東華羽凡睜大了眼睛。

「莫離呢?」東華羽凡抓著韓溪突然大聲問道。

由於東華羽凡這麼一喊,東華羽仙和辰逸都看了過來。辰逸直接走了過來。臉上沒有以往的溫和笑容,而是帶著陰沉,問道:

「莫師弟沒在。」說完,看了一眼東華羽凡身後的風傾塵。這才沉聲說道:

「師妹沒和莫離在一起?」

他和葉迦他們相遇的時候,就聽說莫離和東華羽凡在一塊的,可是此時莫離不在,倒是看到了在山頂遇到的那個擊退魔人的前輩。

由於看出了這個前輩和東華羽凡的關係匪淺,辰逸縱使在擔心,也不能對東華羽凡質問什麼。

「我先通過一個發光的巨門。可是之後等了許久,都沒有等到莫離過來。」東華羽凡也看出辰逸的著急,忙說道。

「這麼看來,莫師弟應該是被傳送到了別處,辰師弟不用擔心,想來莫師弟應該無事的。」葉迦不動神色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身後默不作聲的風傾塵,這才抓著辰逸的手說道。

辰逸皺了皺眉,最後無奈的嘆了口氣,點頭道:

「但願如此吧,剛剛太過著急,忘師妹見諒。」

辰逸說完,對著東華羽凡拱了拱手,面帶歉意。

東華羽凡擺手,辰逸擔心莫離,她也理解,畢竟她也擔心莫離。莫離沒有雷峰塔的地圖,也不知道會不會遇到什麼危險。不過心裡擔憂,但是還是仔細的看了看四周。

果然,四周不僅是玉虛宗和天山派,五大門派的弟子基本上都有。只不過人數上縮水了不少,看來大多數都是在迷宮出折損的。不過這樣一來,東華羽凡也明白了,迷宮的出口似乎有好多呢。只是一想,東華羽凡也大概明白,那麼大的迷宮,若是只有一條路的話,估計也不會有這麼多的弟子到這裡了。

只是,東華羽凡的臉上凝重不已。

這麼多弟子都達到了這裡,那麼等會肯定會有一場惡戰的。

葉迦作為領頭隊長,自然是看的比較的清楚,將玉虛宗的幾個弟子招在一起,在周圍設下禁制,準備開個小會。當然,風傾塵也在此列,不過大家都默契的沒有和風傾塵說些什麼。畢竟風傾塵臉上的冷淡是顯而易見的。

東華羽凡趁機觀察了一下周圍,他們所處的這個地方環境算得上是惡劣了,四周都是山,沒有任何的綠色靈植,觸目所看到的也都是黑色的石頭。除了腳底下的這塊土地稍稍平整一些,其餘的地方和灰暗空間差不多了。

大多數的弟子都聚集在某一處山壁前,東華羽凡仔細聽了之後,才發現那裡似乎有一個艱澀深奧的陣法。

由於在場的眾弟子實力大多都不是什麼高階弟子。對於陣法的理解和認識也很有限,所以決定強行破陣,也就是武力破陣。

畢竟這個地方存在這麼多年,陣法運轉這麼久。靈力定然是有所損失的。強攻的話,肯定是有機會的。

只是此時大家不知道究竟要攻擊多久才能將這個陣法破除。

「想來大家也都了解了此時的狀況,我們玉虛宗如今有六個弟子,在五大門派當中算是實力較強的一隊了。」葉迦說完之後,隱晦的看了一眼風傾塵。不過風傾塵壓根沒有抬眼過。葉迦是故意沒有將風傾塵算在此列的。不過見他無動於衷,眼中還是閃過一絲黯然。原來人家根本就沒有將他放在眼睛,頓了頓,這才轉過頭繼續說。

不過葉迦沒看到,風傾塵在他轉過頭的時候,眼中露出不屑,轉瞬即逝。

事實上,東華羽凡也沒有將風傾塵夾在他們隊伍裡面,畢竟她很清楚,風傾塵不能使用法術。只要一動靈力,就有可能被強行傳送出去,或者遭到反噬等等。所以她寧願風傾塵只堅強的陪在她的身後就好了。

大家都在認真的思考葉迦說的話,並沒有多少人注意到葉迦的狀況。

只是,除了東華羽仙。

東華羽仙這段時間一改以往的風格,走的全是陰沉路線,整個人變得深沉了不少,不像之前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這樣的東華羽仙無意識讓東華羽凡感覺到緊迫的,只是此時東華羽凡倒是沒有過多的精力放在東華羽仙的身上。

在這個地方,東華羽仙也不會選擇對付她。

「這個陣法太過於艱澀。以我們如今的見識,根本沒有辦法破解,因此只能強攻。」葉迦說道這裡,沉默了一下。才繼續說道:

「如今佛門無忘寺還有五名弟子,天山派也有五名弟子,御器宗只有三名弟子,朝雪派四名弟子。不過我玉虛宗一向與朝雪派親厚,因此等會我們可以和朝雪派的弟子暫時聯合。」

葉迦說完,看向大家。眾人點頭,覺得可行。

雖然說五大門派同氣連枝,但是私底下的摩擦其實並不校事實上,玉虛宗除了和朝雪派來往比較多之外,與其餘三大門派都來往不大。

如今大家進入秘境,實際上都是競爭關係,萬一一時邪念升起,人多的話,也好有個照應。

決定之後,幾人再仔細的商量了一下。然後葉迦便去了朝雪派弟子所在的地方,似乎也是說妥了,朝雪派的四名弟子便走了過來。

這一動作頓時引起了其餘三個門派弟子的注意,御器宗弟子的三名弟子臉色頓時一變,幾人隨即商討了一番,便前往天山派五名弟子所在的地方。兩方談論了一會,似乎也決定聯合起來。隨後御器宗的弟子便一直和天山派弟子呆在一起。

至於佛門無忘寺的弟子,一直不悲不喜的呆在自己的地方,並沒有往什麼地方去。

東華羽凡看過去的時候,正巧看到了靜安也看了過來。靜安微微一笑,點頭對東華羽凡示意了一下,東華羽凡同樣如此。只是看到靜安,東華羽凡突然想起之前在山頂的時候,靜安的那句莫名其妙的話。

『是緣亦是劫』

這是幾個意思來著?

由於大家來到這個地方,多多少少都損耗了一些靈力,因此大家決定先修整一晚,然後再破陣。東華羽凡巴不得,因此直接靠在風傾塵的肩膀上面,手中握著一顆上品靈石,口中喃喃道:

「唉,這破地方,靈氣都若有似無的,若是多呆一段時間,我就要破產了。」

風傾塵輕笑,然後說道:

「我這裡有不少,我給你就是了。」

東華羽凡一喜,可是隨即癟了癟嘴,說道:

「不要,我不要你的靈石,我要的東西,我自己會想辦法得到的。」

說完,東華羽凡得意的挑了挑眉。風傾塵一愣,隨即微微一笑,口中輕輕的說道:

「好。」

東華羽凡不再說話,靠在風傾塵的肩膀上面,閉上眼睛,決定好好調息一番。

四周安安靜靜的,就連風傾塵都閉上了眼睛,睡覺沒睡覺估計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而在黑暗空間當中的莫離,此時才真正算是苦不堪言。好不容易以蝸牛的速度上升到沒有辦法在上升的地方之時,突然眼前一陣金光大亮,莫離的眼睛遊了好一會的失明,若不是感覺到四周並沒有任何的危險,莫離估計想哭的心情都有了。

不過等到他眼睛能夠看到之後,這才發現,眼前有一個成年男子巴掌大小的小塔,小塔懸在他的面前,輕輕的轉動著,周圍的金光稍稍淡了一些。

莫離好奇的伸出手,想要用手去觸碰。可是剛一茨時候,小塔微微一震,似乎是想要掙脫莫離的手。

莫離嚇了一跳,手也順勢收回來了。過了一會或許是小塔覺得莫離沒有什麼威脅,這才繼續慢慢的轉動了起來。

莫離不死心,總覺得這個小塔似乎很重要,因此在此試探性的伸出手,不過在要碰到小塔的時候,停住了手。小塔似乎有靈性一樣,見到莫離的手過來,微微往後面退了一小步,不過又見莫離似乎並沒有繼續往前。

好奇的往前面移了移,莫離輕輕一笑,突然一把將小塔抓在手裡。

小塔開始劇烈的掙扎,莫離都是死死的抓著,絲毫不放開。漸漸的,小塔掙扎的力度越來越小,甚至最後就好像是認命了一樣,居然不動了;可是莫離還是不敢掉以輕心,他知道好多有靈性的武器都已經產生了靈智。好不容易在這個黑的地方看到一個東西,萬一一放手就跑了,他哭都開不及。

可是或許是因為知道莫離不放開,小塔突然放了一個大招,不僅是突然發出一道強光,讓莫離不得不閉上眼睛;更加拚命的掙扎,手中的力度越來越大,突然莫離感覺到手心一疼。

手心居然被刺破了。

可是隨後,莫離腦子裡面突然一陣刺疼,此時有什麼東西想要強行的擠進他的識海裡面。手頓時一松,捂住自己的頭。

原本還在掙扎的小塔不知什麼時候停止了,小塔外面的光芒也越來越淺,到最後居然變成了一個普通的小塔懸在莫離的頭頂。

只是此時的莫離已經早已經承受不住那股龐大的力量,昏迷了過去。整個人晃晃悠悠的飄在黑暗的空間裡面,而小塔則不離不棄的呆在莫離的頭頂。甚至才散發出一道柔和的光芒將莫離籠罩在其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