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五十四章 強行傳送出秘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四章 強行傳送出秘境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轟轟轟」

就在東華羽凡他們休息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身下突然微微震動了一下,之所以是微微震動,也不過是四周的山石晃動了一下,便停止了。

可是所有人頓時清醒過來,站起身,各自團隊圍在了一起,取出武器,警惕的觀察者周圍。

然而,四周安安靜靜的,沒有任何的動靜出現了,也沒有地震了。

眾人鬆了一口氣之後,原本想要繼續休息,腳下卻又再一次震動了起來,不過這一次比上一次還要輕一些,只是輕輕一震,便又結束了,這一次大家沒有在站起身,而是傾耳聽這有什麼聲音。並且神識大開。

風傾塵皺了皺眉頭,突然將東華羽凡圈在自己的懷裡。東華羽凡想要開口說些什麼,風傾塵小聲的在她耳邊輕輕『噓』了一聲。

並且對著周圍玉虛宗和朝雪派的弟子說道:

「不想死就靠近一些。」

風傾塵突然開口說話,讓所有人都是一愣,不過一想到風傾塵的修為,眾人也只是微微一頓,便快速的聚集在一起。一點猶豫都沒有。

東華羽仙趁機走到了葉迦的身邊,深吸了口子,瞥了一眼被保護在風傾塵懷裡的東華羽凡,眼中閃過一絲怨恨,不過卻快速的低下頭,除了瞥了一眼東華羽仙的風傾塵,沒有任何人發現。

剛一聚集在一體,突然更大的震動突襲而來,這一次的震動可不僅僅是震動兩下了。周圍的山石毫不留情的滑落下來,遠遠的看著光禿禿的高山,都能夠清楚的看到高山起伏不定,搖晃不已。由於早有準備,玉虛宗和朝雪派倒是沒有什麼傷害,幾人快速的圍攏到了山腳下一個可以遮擋的地方蹲下。盡量的捂住自己的頭,東華羽凡感覺到風傾塵附在自己頭上,將自己整個抱在他的懷抱裡面。除了感覺到腳下不停的晃動之外,心裡竟然莫名的鎮定。

耳邊不時有女弟子突然的尖叫聲,似乎是不小心被滑落下來的石頭砸到身上,完全忘記了自己是一名修士這件事情。

慌亂、害怕、奔跑;不停在上演。

可是過了許久。晃動還是沒有停止,東華羽凡抬起頭,從縫隙中看到了頭頂不停顫動的山石,想著這個震動越來越激烈,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遂突然扒開風傾塵的手,說道:

「我們不能躲在這裡面,趕緊出去。」

說完,東華羽凡率先拉著風傾塵的說,一邊解釋道:

「震動沒有減小,我們最好還是飛在空中比較好。」

葉迦微微一想,便也想明白了,原本以為震動只是一段時間就結束了,可是一刻鐘過去了,一直都很強烈。甚至越來越強烈。這讓原本躲在這裡的幾個人心裡都很不安,此時經過東華羽凡一體,覺得在外門說不定會更安全一些,便也拉著身邊的人依次出去了。

風傾塵不能使用靈力,東華羽凡便祭出靈劍,帶著風傾塵一起升空。其他門派的弟子堅持,也都各自祭出自己的武器紛紛往空中飛去。

剛升到身後這座山的一半高度時,突然一道更大的轟隆聲傳來。

東華羽凡下意識的想要往後看,風傾塵輕輕捂著她的耳朵說道:

「別回頭,繼續往上升。」

回過頭看的弟子頓時大驚失色。慌亂之中,有的竟然飛的歪歪扭扭的,差一點就掉了下去。更有的弟子居然直接掉下去了。

東華羽凡看不見後面,但是神識卻能夠探測到。實際上她的心裡也有些焦急,更何況還帶了一個人。因此儘管再慌亂,也不停的讓自己的心裡平靜下來。

身後的這座山,在他們御劍飛起沒多遠便突然轟塌了,發出的聲音巨大無比,但是這並不是最危險的。最危險的是大山轟塌所產生的一道罡氣,往四周波及的時候,更是衝天而起,飛在後面的弟子首當其衝,其中心性比較好且御劍飛行能力較強的弟子堪堪穩住身形沒有掉下去。

那些御劍飛行一般般的弟子也掉了下去。

東華羽凡御劍算是最快的了,畢竟修為較高,神識也比較強大,對於御劍飛行的本領也比築基期的弟子熟悉得多。罡氣越往上威力便越弱,因此東華羽凡也不過感覺到身後微微一震,便消失了。

非得夠高之後,東華羽凡便穩住了身形,這下往後看的時候,風傾塵沒有阻止。

只是一回頭,東華羽凡就震住了,神識探測到的到底沒有眼睛看到的能夠深入人心。此時已經看不到陸地了,整個地面一片朦朧,全是高高飛揚起來的灰塵,周圍零星的站立這幾個弟子。玉虛宗的弟子除了譚萬從和韓溪比較狼狽之外,其餘的人半點損傷都沒有。

但是其他門派的弟子損失就有些嚴重了,最開始震動的時候,他們並沒有像東華羽凡他們那樣躲在山下,有的也想要御劍飛行,但是高山上面的碎石紛紛落下,更何況四周都是山,有的飛起來的也都被碎石大落在地上,這下子這些弟子才想著躲起來。

可是震動了許久沒停,東華羽凡他們發現不對勁,想要離開,這些弟子又慢了一步。

這下子,除了玉虛宗和朝雪派,其餘門派均是損失慘重呢。

葉迦仔細的找了找自己門派的弟子,發現都在,這才鬆了口氣。只是天山派和御器宗損失最為嚴重了,天山派只剩下兩個人,御器宗也只有一名弟子狼狽的站在半空;要說實力最完整的,可能就是佛門無忘寺的弟子了,來的時候只有五個人,到現在依舊是五個人。

但是,眾人看到他們的實力之後,也不得不感嘆,他們確實有自己的本事。佛門是唯一沒有加入任何一隊的門派,地震之時幾人也是最淡定的。五人手中的佛珠纏繞在一起,金光一閃,身上便浮現出一道金色的屏障,如同一道堅硬的城牆一樣。

一瞬間,天昏地暗,大地毀滅。不僅是腳下這塊地方,入目所看到的都是一片狼藉。黑色的灰塵漫天飛揚。怎麼看怎麼有一種世界末日的感覺。

所有人的表情都很震驚,可是又有些不知所措,原本他們還在討論休息好了便破陣。但是為什麼突然一下子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怎麼回事?」東華羽凡喃喃的說道。

風傾塵沒有回答,葉迦他們也是一臉的沉默。

佛門弟子靜安一副悲天憫人的表情,雙手合十,長嘆一聲。

「阿彌陀佛」

靜凡同樣是嘆了口氣,對著御器宗和天山派的弟子安慰道:

「阿彌陀佛。人死不能復生,諸位節哀。」

東華羽凡看了一眼獃獃的玉晚清,原本清麗的臉上也帶了好幾個傷口。東華羽凡真心忍不住感嘆,這女人的生命力可真強,天山派另外三個弟子都嗝屁了,這貨如同打不死的小強,居然沒事。不過此時東華羽凡對她的恨意減少一些了,天山派的弟子也算是倒霉了。

不過寧志靜這一次沒有躲過了,站在玉晚清身邊時是另外一個陌生的面孔。東華羽凡沒有在看了,而是對著葉迦說道:

「師兄。我們還是趁早離開這裡吧,畢竟不能一直在空中。」

也不知道其餘的地方是不是一樣滿目瘡痍。

正當眾人決定離開的時候,震動停止了。可是隨即天上便出現了一道一道的黑色漩渦,這些漩渦快速的往下壓來。原本心就沒放下的眾人頓時又被高高的提起。

御器宗的那名男弟子當下大驚失色,失聲喊了一聲,然後忙不迭的御劍往外飛去。可是天上的某一個漩渦卻彷彿認主了一樣,直接跟著他而去,甚至黑色漩渦下降的速度比之前快了許多,沒多久,便將那認籠罩在裡面。

隨著一道白光一閃。整個人消失在了原地,就連漩渦也不見了。

「這是什麼?」東華羽凡對著身旁的風傾塵問道。

「這是要將我們強行傳送出去。」風傾塵也有戲而狐疑。

他並沒有使用靈力,怎麼會出現這些。就算是使用了,也僅僅是將他一人傳送出去罷了。如今有多少個人,就有多少個黑色漩渦。究竟是什麼地方出現了問題呢?

「那我們怎麼辦?要不要到下面躲著?」東華羽凡不確定的看著腳下朦朧的一片,說道。

「不用,越掙扎,傳送的時候會越痛苦。」風傾塵輕笑一聲,說著便繼續說道:「不過不用擔心。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東華羽凡聽完,睜大了眼睛看著之前那個消失餓御器宗弟子,不確定的說道:

「那豈不是說,那名弟子有可能……」東華羽凡沒有將最糟糕的話說出來,但是看到東華羽凡的表情,也明白結局是什麼了。

心裡頓時一沉,沒想到御器宗居然全軍覆沒了。

雖然和御器宗的弟子並沒有什麼交集,但是東華羽凡心裡仍然有些悲哀。

悲哀的並不是死去的弟子,而是突然深刻的感覺到,這才是真正的修真界。

心裡隱隱有些感想,只是知道這個地方並不適合想這些,東華羽凡只能打起精神來,將這些想法壓在心底。

不過她知道,若是能夠好好調整一番,心境肯定會突破,到時候突破到結丹期後期便水到渠成了。

閉著眼睛,東華羽凡看著越來越靠近的黑色漩渦,還是忍不住將頭埋進風傾塵的懷裡。每一個聽到風傾塵話的人,都沒有跑。特別是有一個御器宗的前車之鑒。更是沒有人敢掙扎,只是心裡到底還是有些不甘,這一次一點收穫都沒有,並且損失了那麼多弟子,還不知道回門派怎麼交代呢。

被黑暗吞噬,東華羽凡只覺得頭痛欲裂,難受異常。緊緊的抓著風傾塵的衣服,只感覺到背後有人輕拍著自己。

從進入秘境之後,一幕幕開始在腦子裡面不停的流轉。

從灰暗空間、妖獸園、密密麻麻成群的刺蚊、六翼幻蟒、被天蒼青蟄追殺、出妖獸園又遇到狂暴裂地虎、黑珠、迷宮、烏龜多頭怪、太液池……

可是到最後,這些畫面全部消失了,東華羽凡只覺得眼前一亮,腦子裡面變得清明了許多,整個人彷彿身處在一個很玄妙的地方。

突然,前方出現了一名男子,傲然而立,渾身白衣,冷冷清清。背對著東華羽凡,因此東華羽凡並不知道這男子的長相,只覺得從背後看就感覺很冷。

沒多久,在男子的遠處,為了不少的人,就連東華羽凡的周圍都圍了不少的人,可是令她震驚的是,這些人無一不是從她的身體直接穿過去的。

東華羽凡伸出手,看著自己白皙的手臂,輕輕捏了一下,果然不疼,看來真是在做夢啊?

不多時,人群突然騷動了起來,東華羽凡抬起頭,也往裡面擠去。隨後突然想起,她在做夢,所以乾脆飛升而起,躍在半空,朝下面看去。

正巧看到一名美妙的女子,女子眼中帶著深深的擔憂,東華羽凡被女子的眼睛吸引了,根本沒有看清楚女子的容貌,在想要靠近的時候,突然覺得身體一頓。

驀地,睜開了眼睛。

看著風傾塵焦急的面孔,東華羽凡問道:

「怎麼了?」

「你醒來便好。」風傾塵舒了口氣,不知道怎麼回事,剛剛那一會,他突然有一種東華羽凡馬上就要離開的感覺,雖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這種感覺可是從未有過的,因此風傾塵才會格外的緊張。

坐起身,東華羽凡這才發現,他們好像回到了之前的山頂。周圍橫七豎八的躺了不少的人。

葉迦和東華羽仙都在其列。

東華羽凡站起身,感覺到身上似乎很疲憊的樣子,微微一個踉蹌,差一點就摔倒,好在風傾塵站在身後扶住了她。

「強行被傳送會有一段時間的後遺症,等會好好休息一下便沒事了。」

東華羽凡點點頭,先是走到了韓溪的身邊,發現他只是陷入了昏迷,便鬆了口氣,在去看了一下其餘幾個人的情況,都沒什麼問題,東華羽仙這才鬆了口氣。

剛一坐下,佛門弟子靜凡便走了過來。

「阿彌陀佛,東華師妹無事便好。」

「還是你們佛門弟子厲害,居然沒有一個倒下。」說完,繼續苦笑著說道:

「若是你們是壞人的話,只怕我們這些人能夠平安出來,都不一定更能夠回到門派呢。」

靜凡靦腆的笑了笑,說道:

「東華師妹說笑了。」

然後環顧了一下四周,這才說道:

「既然東華師妹無礙,在下與師兄準備先行離去尋找我寺忘財長老。」

「哦,好的。」

靜凡點頭示意了一下,在對著風傾塵行了個禮,便飄然而去了。

不過,他剛剛說的什麼長老?

旺財?

旺財不是狗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