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宗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宗門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東華羽凡等到玉虛宗眾人清醒之後,也算是鬆了口氣。

誰也不知道這山頂究竟安全不安全,雖然風傾塵在這裡,但是東華羽凡知道風傾塵被強行傳送出來,肯定也有所損傷,萬一這時突然出現一個魔人的話,對他們可是非常不利的。

也幸好他們安全的出來了。

只是莫離還是沒有出來,東華羽凡心裡說不擔心是假的,也不知道莫離是不是遭遇到了什麼不測。東華羽凡不敢亂想,只是心裡還是有些沉沉的。

如今被強行傳送出來,大家都沒有完成任務,只收穫了不少的靈植,也算是有所交代吧。

其他門派的弟子葉接二連三的醒了過來,大多醒來之後都是一驚,然後看了看自己的財物,確定沒事之後,看向早已清醒過來的幾人時眼中稍稍帶著一絲溫度。

值得一提的是,東華羽凡竟然發現了倒在不遠處的御器宗的那個最後一名弟子,不過此時的這名弟子渾身上下都是血,衣服也都破破爛爛的,除了身上的幾個儲物袋完好無損。神識微微一掃,東華羽凡有些詫異,此人居然還有氣息。

原本東華羽凡不予理會的,她不是什麼爛好人,況且和御器宗原本就沒有什麼交集,可是此時不知道怎的,竟然有了一絲惻隱之心。想了想,取出碧水瓊漿,掰開他的嘴,滴了一滴在他口中。若是能夠活下來的話,也算是他的造化了。

收好碧水瓊漿,東華羽凡看了一眼這名弟子,便不再理會,直接回到了自己宗門弟子這邊。

葉迦也算是先醒過來,環顧了一下四周,原本一起進入秘境的大部分人都永遠的消失了。雖然大道無情,但是想想不免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師兄,無忘寺的弟子已經下山了,我們也要趕緊下山才是。」東華羽凡見葉迦醒來。便開口說道。

「可是莫師弟還未出來。」辰逸不等葉迦回答,直接打斷說道。

隨後,三人的眼神都有些黯然。

「先回宗門查看莫師弟的命牌是否破裂,若是沒破。到時再派人來尋便是。」葉迦站起身,拍了拍辰逸的肩膀,認真的說道。

辰逸也只能無奈的點點頭,實際上心裡也沒有太大的希望。

見剩下的幾個人都醒過來了,葉迦便集合大家。說道:

「我們要儘快離開這裡。魔人之前已經來到過這裡,這裡已經不安全了。」

葉迦的話一說完,每個人都感覺到背後一陣涼涼的,之前那個魔人所帶來的陰影讓每個人心裡都有些沉重。因此葉迦的話頓時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

這一次下山倒是比上山要順利得多。

不過快要到山下的時候,風傾塵便傳音給東華羽凡。

「山下有人,不是魔族人,我暫時不離開這裡,所以我便不下山了。」

東華羽凡心裡有些失落,可是也知道風傾塵定然有自己的理由。縱使不捨得,也只能無奈的點點頭。只能囑咐道:

「你自己小心。」

風傾塵揚了揚手中的同心結。笑著摸了摸東華羽凡的頭便道:

「放心吧,我沒事。」

隨後,不知不覺中,風傾塵便悄然的離開了幾人的隊伍。等到眾人發現少了一個人的時候,已經到了山腳了。

果然,山腳有好幾個長老。張堂主也在此列,除了佛門的那個旺財長老之外。東華羽凡覺得有些可惜,原本還想那個叫旺財的長老究竟長什麼樣子的。

葉迦代表大家將大概的情況講了一下,張堂主面無表情的點點頭,也沒有說什麼。直接祭出飛船,也不和幾個長老打招呼,率先上了飛船。東華羽凡他們可不能和張堂主一樣,禮貌的對著各門派的長老行了一個禮。才上飛船。

各長老也不在意,仔細的問了一下自家門派弟子的情況,東華羽凡他們皆是對視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確實不知道怎麼說。除了朝雪派稍稍好點,另外兩個門派就只剩下一兩個人。

東華羽凡他們也只是看了一眼葉迦。乾脆全部躲了進去。葉迦嘆了口氣,便說道:

「各位師叔稍後便知道了。」

說完,不待對方繼續發問,趕緊上了飛船。

張堂主瞥了一眼葉迦,一句話也沒說,直接啟動飛船。

隨著飛船飛到高空之中,東華羽凡回過頭看了一眼越來越遠的山峰。只希望莫離能夠平安歸來才是,東華羽凡有種直覺,莫離或許並沒事,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會消失不見。就連被強行傳送出來都沒有影子。東華羽凡是不相信莫離會有不測的,畢竟凌雲尊者的親傳弟子是不可能沒有任何的保命手段的。以凌雲尊者對莫離的重視程度,東華羽凡才不信他會那麼容易就身隕。

東華羽凡回過頭,不在看。閉上眼睛,調息內息。

不管怎麼樣,如今已經出來了,也算是鬆了口氣了。

回去的路程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就連一直陰沉沉的東華羽仙都是一臉沉默的望著不斷飛過的雲層。不時的看著葉迦,眼中的情意隱藏的很深,不會像以前那樣直白。可是偶爾掃過東華羽凡的時候,還是會有微微的怨恨。

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的危險,也沒有遇到魔人。

東華羽凡不時的摸著同心結,離宗門越近,距離風傾塵就會越遠,也不知道風傾塵會不會想念她。東華羽凡嘆了口氣,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了,自從這一次和風傾塵分別之後,老是會想到他。莫非真是同心結的緣故?

幾人回宗門並沒有驚動任何人,直接到了神居殿的大殿裡面,掌門以及各峰尊者都在。東華羽凡都不敢去看凌雲尊者了,總有一種是自己將莫離弄丟的感覺。

「師傅,弟子回來了。」葉迦對著掌門說道。

東華羽凡他們同樣也行了個禮,抬起頭便看到千古尊者看過來的神情,雖然淡淡的,但是東華羽凡還是從千古尊者的眼中看出了一絲擔憂。

東華羽凡笑了笑,表示自己沒事,知識接下來凌雲尊者講話之後。東華羽凡就笑不出來了。

「莫離呢?」

「師傅,弟子有負師傅之命,莫師弟下落不明。」辰逸硬著頭皮走上前,低著頭。不敢看凌雲尊者的眼睛,回來的喜悅也被沖淡了不少。

半響,凌雲尊者都沒有說話,東華羽凡他們也不敢抬頭,都垂著頭。過了好一會,掌門這才說道:

「師弟,令徒命牌未碎,想來應該是另有機緣。」

凌雲尊者還是沒說話,不過卻嘆了口氣,坐在上座不再說話了。

隨後由葉迦帶頭講了一下自己此行的一些經歷,東華羽凡這才知道,她和莫離所經歷還算是比較幸運的了。

最後葉迦隱晦的提了一下收穫的問題,掌門也是半響沒說話,不過最後還是獎勵了幾人沒人一樣上品靈器。東華羽凡選了一件飛針,看上去小巧鋒利,倒是一個偷襲的利器。

收好之後,掌門留下葉迦,其餘的人便散退了。

東華羽凡和韓溪原本還準備在外門等千古尊者一起回去的,沒想到在門口的時候,收到了千古尊者的傳音,只能先回去了。

回到千古冷,並沒有感覺到雲梨的氣息,並且雲梨的房間裡面被下了禁止。想來雲梨應該是外出歷練了。東華羽凡只能回到房間,倒在床上,舒了口氣。

望著窗外的綠葉,不知不覺便睡著了。

等到醒來之後。東華羽凡便受到千古尊者的傳音,只能換了一身普通的內門弟子服飾,往大殿走去。

此時韓溪已經先在大殿了,不過此時大殿之內的氛圍似乎有些僵硬呢。東華羽凡好奇的看了一眼臉色有些尷尬的韓溪,再看了一眼千古尊者。

千古尊者對著韓溪揮了揮手,韓溪如蒙大赦。趕緊離開了。

「師傅,你欺負我弟子了?」東華羽凡好奇的問道。

千古尊者沒好氣的看了東華羽凡一眼,這才說道:

「嘖嘖,有了弟子忘了師傅。」

東華羽凡惡寒,不過也不想說這個話題。知道千古尊者叫自己來的用意,東華羽凡這才簡單的說了一下自己進入秘境所經歷的事情。同時也提到自己和莫離大多數時候都是一起的,不過並沒有提地圖一事。

「師傅,莫師弟失蹤和我也有一部分的關係。」

說到這裡,東華羽凡有些黯然。

「命牌未碎,或許如另有際遇,人各有命,大道無情,一飲一啄自有天定,無需介懷過多。」千古尊者知道自己這個弟子和莫離是一起進入宗門的,和別人比自然是不同的,便開解道。

「師傅,這一次進入秘境雖然沒有得到你們所說的關於仙界的東西,但是弟子也得到了不少的好東西。」說完,取出了不少年份很長的靈植,這些都是東華羽凡自己用不上的。

千古尊者也不跟東華羽凡客氣什麼,將自己能夠用得上的直接大手一揮就收起來了。東華羽凡一看剩下的,只能聳聳肩,收好,決定拿到去門派的坊市換點靈石。

隨後東華羽凡想了想,又將在疾風狼處得到的一個怪異的鐵棒取了出來,好奇的放在千古尊者的面前問道:

「師傅,這是弟子在疾風狼處獲得的一樣東西,雖然看起平凡無奇,但是弟子曾試過將神識探入其中,沒想到居然被反彈回來。」若不是她機警,估計神識都有可能受損,因此東華羽凡估計是一件寶物。

千古尊者瞪了一眼東華羽凡,叱喝道:

「不知何物便敢將神識探入其中,你是嫌命長嗎?」

面對千古尊者的叱喝,東華羽凡一點都不害怕,反而笑嘻嘻的說道:

「師傅,弟子知錯了,快看看只是什麼?」

由於不知道是什麼,東華羽凡也不敢貿然的將這東西滴血認主,萬一是一個魔物的話,豈不是找了一個麻煩。

千古尊者仔細的看了看,隨後皺著眉頭,手指輕輕的摩擦著鐵棒,隨後手一震。

『啪』鐵棒突然咧開了一個口子,隨後嘩啦一下,鐵棒上面的片頓時紛紛落下。千古尊者輕輕一甩,整個鐵棒如同脫胎換骨了一樣,呈淡金色,泛著淡淡的金光,一看就不是凡品。

「師傅,這是?」東華羽凡瞪大了眼睛,看著師傅手中的鐵、不對,金棒嗎。

千古尊者沒有忙著回答,而是仔細的看了一下金棒上面的字體,由於是上古文,東華羽凡這個文盲加半文盲頓時閹了,只能焦急的看著千古尊者變幻莫測的神色。

東華羽凡心裡反而咯,想來這個寶物定然來歷不凡了,不然千古尊者何至於有此神色。若是普通的武器千古尊者自然不看在眼裡,若是這個武器的品階是仙器,更或者是神器的話,只怕就算千古尊者這個師傅對她再好,也不可能沒有想法了。

修真者實力為尊,同樣面對至寶,也不可能做到無欲無求,哪怕是師徒也一樣。

因此,東華羽凡稍稍一想,便有了決斷,遂大方的說道:

「師傅,弟子如今寶物眾多,這件寶物弟子就獻給師傅了,師傅您可不要嫌棄哈。」

東華羽凡說著的時候,故意拍了拍自己的儲物戒指,裝出一副財大氣粗的樣子。

千古尊者原本有些凝重的神色頓時一松,看著東華羽凡的時候有試探同時也有一點不相信。若是東華羽凡知道這是何物的話,不知還會不會如此大方?不過一想起自己這個弟子一向財迷的性格,估計知道的話,只怕會肉疼好久。甚至有可能一輩子都記著這個事情。

並非千古尊者不想告訴東華羽凡這是何物,而是此物非同凡響,在東華羽凡的手中並不安全,甚至很有可能有性命之憂。如今見東華羽凡坦蕩蕩的模樣,似乎一點都不肉疼,反而有些好笑,收起之前的那些想法。

嘆了口氣,小徒弟雖然笨,但是很識時務。

千古尊者承認,他是有一瞬間的失神,甚至想要據為己有,可是沒想到就這麼一下子,就被這小徒弟看出來,並且直接送給了自己。

不過既然送給了他,他焉有不收之理。不過收了之後,確實大方了給了東華羽凡不少的上品靈石。想著小徒弟手中靈器不少,給武器還不如給靈石讓她開心。

果然,看著東華羽凡眼睛一亮,笑眯眯的收好了儲物袋,千古尊者捂著額頭,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東華羽凡忙著回去數靈石,同時她也知道千古尊者肯定是要研究一下這個金棒,因此識趣的說要回去修整一番。

千古尊者確實有心想要研究一下,便讓東華羽凡先回去。

不過東華羽凡在轉身的時候,臉上的笑容頓時淡去了。

雖然師傅對她確實很好,但是她在此時才突然驚覺;師傅先是玉虛宗的千古尊者,是一個想要飛升仙界的修真者,其次才是她師傅。她果然還是太嫩了,師傅對她好,便對他不設防了,可是修真者又怎麼可能不為寶物動心。在深的師徒情誼,在足夠的利益面前都是可以拋棄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