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五十六章 李霸天醒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六章 李霸天醒了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雖然東華羽凡知道事情沒有那麼糟,畢竟千古尊者對她好是事實。

東華羽凡將自己關在房門裡面,深深的反思了一下自己以往的所作所為。從洗靈丹之後,東華羽凡就對千古尊者比較的信任了。可是如今想想,才驚得一身冷汗。也幸好她從未在千古尊者面前透露過空間的事情,也沒有將七星劍這樣的神器露出來過。

就算是使用七星劍的時候,周圍都是自己信任的人。

可是如今想來,自己確實太天真了,修真界哪裡有什麼真的可以全然信任的人,哪怕是親戚之間都有一些別人不知道的齷蹉。

還好,七星劍這件神器,別人也不認識,不然也不會在拍賣行那麼久都沒人買。若不是自己看過原著,估計也不知道用途。

東華羽凡回想了一下自己所獻給千古尊者的貴重寶物,除了最開始的七彩花瓣之外,還有一瓶生機水,這兩樣東西,隨便一樣拿出去都能夠震驚修真界大多數的修士。當時自己拿了一整朵出來,可是最後還給自己的時候,就只有兩三片。

要知道,七彩花的每一片都非常珍貴。

若是在需要的人手中,哪怕是傾家蕩產都願意得到一片。

東華羽凡也非常不想這樣想千古尊者,可是由於金棒的事情,還是讓東華羽凡敏感的發現了一些什麼。突然想起自己獻生機水給師傅的時候,當時的他表情晦暗不明,最後雖然推遲,可是還是收下了。不知道這個金棒究竟是什麼品階,會讓一向淡定的師傅如此。

連生機水這樣逆天的東西都可以不放在眼中,卻對這麼一個金棒起了覬覦之心。

好在東華羽凡現在也知道好奇心不能過重,因此自己在房間裡面關了一陣之後,便不再想這個問題了。

不管怎麼樣,師傅就是師傅,這個身份是不會改變的。自己想再多也於事無補。只能徒增煩惱,反正心裡明白就行了。

只是越是想要讓自己入定,東華羽凡的腦海裡面就越是浮現出師傅對自己好的時候。

特別是哪一張似笑非笑的臉,弄得東華羽凡煩得很。乾脆坐在床邊,發著呆。

這樣一來,東華羽凡現在也不好將自己夢到的某些畫面講給千古尊者聽了。有些東西註定了要自己承受的,告訴別人始終不安全。

摸了摸同心結,心裡稍稍覺得平靜了一些。這才試探性的給風傾塵發了一道傳訊。

「老大,你在不在?」東華羽凡實在是喊不出什麼親密的昵稱,最後還是這樣喊道

沒等多久,傳訊玉簡就亮了起來。

「怎麼了?不高興?」

這傢伙怎麼知道的,東華羽凡詫異。

「我……沒事啦,就是想你了。」

東華羽凡原本想要說的是,『我現在都不知道可以相信誰了。』可是一想到風傾塵也是一個修真者,雖然如今兩人的心意表明,可是東華羽凡還是不敢百分之一百的去信任他,只能講這句話吞了下去。不過她也確實是有些想他了。

風傾塵那邊隔了一小會。才回復的東華羽凡:

「乖,我們應該很快就會見面的。」

聽到風傾塵的話,東華羽凡都知道這貨現在一定是面帶微笑的。

不過他說什麼?

很快就會見面?

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他要來北域嗎?

東華羽凡再次發訊息過去的時候,便如同石沉大海,過了好久都沒有回復。東華羽凡這才悻悻的將傳訊玉簡放回儲物戒指裡面。心裡鬱悶不已,覺得還是現代的手機方便,好歹還能和對方視頻一下。就算是摸不到對方,還能看到對方的臉。

被這麼一打岔,東華羽凡也沒心思思考師傅的事情了。反正有些事情自己心裡明白就好了,甩了甩腦子裡面亂七八糟的東西。東華羽凡乾脆回想了一下自己進入秘境的經歷,這段時間就閉個小關,爭取將實力突破到結丹期後期。

如果心境沒有問題,突破也是順其自然的問題了。

隨後。東華羽凡就準備去想強千古尊者說一下,結果千古尊者似乎也在閉關,東華羽凡也只好去跟韓溪講一下,若是他沒事,是不是去山下看看,有沒有什麼傳訊符。

沒有雲梨在。東華羽凡總覺得整個千古冷有一點怪怪的,索性將自己的院子鎖上。帶了一些食物,直接跑到後山的水潭處,這個地方幽靜,空氣好,視覺又開闊,東華羽凡覺得在這個地方閉關也是一種很不錯選擇。

先練習了一下逍遙訣,以東華羽凡如今的修為修鍊逍遙訣的第一階段『身輕如燕』並沒有太大的問題,不過此時東華羽凡沒有打算立馬就學習第二階段『大步流星』。畢竟自己剛接觸這個功法並不太久,若是太冒進也不太好。可是將逍遙訣的基礎打牢一些,以後學習第二階段也會更加容易上手。

隨後,東華羽凡再將自己如今所會的法術一次演練了一邊,除了『清雪』不是特別滿意之外,其餘的幾個法術都還算滿意。

特別是荊棘術,控制起來比冰系法術要順手多了。東華羽凡估計或許是自己對於木靈氣的親和度比較高,所以使用木系法術比冰系法術要數量不少。當然,防禦法術木網也算不錯。只是東華羽凡如今有了一件防禦衣衫,因此木網的使用率降低了不少。

特別多練習了幾遍『清雪』,東華羽凡感覺到體內靈力一空,心裡不憂反喜。

沒想到自己如今的實力施展『清雪』這個法術居然可以多來一次,並且體內的靈力還不至於被抽取一空。

盤腿坐在水潭邊,東華羽凡沒有忙著恢復靈力,而是決定整理一番這一次的際遇。從最開始上山的時候開始,自己無意之間和眾人走散,然後遇到東華羽凡和如今已經身隕的張韻。開始倒霉之後,才找到去山頂的路。之後到了山頂又遇到了魔人,然後風傾塵出來……

東華羽凡閉著眼睛,腦子裡面的每一個畫面就如同她重新經歷了一次一樣。這一次就彷彿自己是一個局外人一般。看著自己分離的逃跑,看著莫離的堅持。看著同伴的隕落等等。東華羽凡突然心有所悟,只不過暫時估摸不到,因此只能繼續冥想。便也不著急,整個人群輕鬆不少。

到最後自己和莫離走散。遇到風傾塵,東華羽凡便沒有繼續回想了,睜開眼睛。獃獃的看著眼前的某一處,思緒不知道飛到什麼地方。

半響,才嘆了口氣。

她不知道自己從那一本書看到過的一句話:修行本就是與天爭命。

與其說不甘願如凡人一般。死後遁入輪迴之苦,此苦苦掙扎;倒不如說妄想將命運捏在自己的手裡,哪怕會灰飛煙滅,哪怕連輪迴都不能。逆天而行,可以說每一步幾乎都是萬般辛苦。歸根結底,也就為了兩個字『長生』。

可是實際上,就東華羽凡自己所知,許多人踏入修真界,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她最初修真是為了不被女主炮灰,因此提前認主了空間。最後因為靈根資質上佳收入尊者門下,成為親傳弟子。

莫離修真是為了吃飽,莫離原本就是一個乞丐,氣運好,被測出是單靈根弟子,直接被尊者收為親傳弟子,成為所有人羨慕的對象。

東華羽凡記得,當時前去測試靈根的那群孩子,基本上每一個臉上都帶著憧憬以及希望。

所以他們憧憬希望著什麼呢?是想要某一天也能夠自由自在的在天空飛翔,想要有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本事。所以哪怕他們根本不知道通過測試靈根之後自己所面臨的什麼。還是來了。只因為若是有靈根,他們便能在一夕之間身份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從此和凡人便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的區別。

東華羽凡的臉上帶著一些迷茫,她如今的修為比女主高,有空間在。有厲害的妖獸,有一個厲害的師傅做靠山,有不錯的朋友,有一個修為高深的未來伴侶,實際上她都恍惚的覺得自己就好像別人眼中的人生贏家一樣。可是這樣一來,她以後修鍊修真是為了什麼呢?

為了成仙?

為了長生?

事實上。東華羽凡並不覺得活太長有什麼意思,只要自己努力修鍊,以後的歲月多的簡直能夠讓她活的不耐煩。

為了什麼呢?東華羽凡總覺得這個答案會對她非常的重要。對了,她曾經想著,若是好好修鍊,說不定有一天能夠找到回現代的辦法,這也算是一個答案吧。可是東華羽凡總覺得不對。這個答案並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或許是因為越是修鍊,東華羽凡對於現代的想念已經淡了不少了。只是心裡偶爾還是會有一些執念罷了,畢竟若是真的有機會回去,說不定那時候早已經滄海桑田,認識的人還在不在都是一個問題。退一萬步說,就算是還在,他們也不可能永遠的陪伴自己,她擁有無盡的生命,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在乎的人離她而去。

況且,這裡已經有了她在乎的人在了。

那麼她努力修鍊是為了什麼呢?

東華羽凡不停的問著自己這個問題,幾乎都快要入魔了一樣。

眼睛帶著微微的紅光,口中喃喃自語。突然感覺到腦子裡面傳來一陣歡喜,東華羽凡驀地回過神,想到了空間裡面的小青,好奇的將小青取出來。

小青還不會說話,一出來就在東華羽凡的腦袋上面蹭了蹭,眼睛很是清澈,就像是一個天真的小孩子一樣。或許是感覺到周圍的環境不一樣,小青的心情似乎很高興呢,在東華羽凡的面前撒撒嬌,然後懶懶的躺在東華羽凡的手掌上面,居然就這麼趴著準備睡覺了。

東華羽凡頓時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小傢伙還真是無憂無慮呢,還真是讓人羨慕。

突然,東華羽凡一怔。

無憂無慮!

對啊,修鍊不就是希望哪一天能夠活的無憂無慮,自由自在嗎?不受拘束,肆意瀟洒,想要怎樣就怎樣,想去哪裡就去那裡。這樣的人生,難道不正是自己應該追求的嗎?

就這麼一下子,東華羽凡彷彿是豁然開朗,只覺得剛剛困得自己快要發狂的問題頓時就解決了。她雖然擁有了很多,但是實際上並不自由。沒有足夠的實力,便沒有足夠的自由。

突然,東華羽凡感覺到自己丹田之處暖洋洋的,識海頓時一片清明。便知道心境突破了,不僅如此,更加驚喜的是,或許是自己這一次的執念太深,而想通之後,心境居然直接突破到了元嬰期,這樣的話,她突破到元嬰期便沒有什麼瓶頸了。

只需要一步一步踏踏實實的修鍊,然後尋得一個契機突破便好了。

東華羽凡趁著這一次心境突破,準備恢復體內靈力。將小青放在自己的腿上,東華羽凡便閉上眼睛開始修鍊。千古冷的靈氣充裕,東華羽凡沒用多長的時間就恢復了實力,

可是這一次東華羽凡準備好好鞏固一些之前突破的修為,所以並沒有馬上結束,而是開始不斷地壓制體內的靈力,將金丹上面的金紋越來越密集,兩顆金丹懸在丹田之上,不斷地吸收著東華羽凡壓制的靈力,但是東華羽凡又控制著不讓自己突破到結丹期後期,這對於神識的掌控力和靈力的控制度非常熟練才行。

不知道過了多久,東華羽凡感覺到金丹已經達到了極限,不能再繼續壓制靈力,這才作罷。

醒來之後,一低頭便對上了小青黑亮的小眼珠子,小青或許是有些餓了,有些不高興,眼睛裡面帶著滿滿的控訴,東華羽凡心虛不已,不知道自己入定多久,早知道就先將這小傢伙放空間了。

東華羽凡靈機一動,取出一片小傢伙的蛋殼,放在小青面前,小青這才埋頭『擦擦』的吃了起來。

「你還真是吃了睡睡了吃呢。」

不過說到這裡,東華羽凡覺得自己還真是好久沒有吃過東西了,如今還沒有完全的辟穀,不過也不用天天吃了。雖然不餓,但是看著小青吃的真香,東華羽凡突然也有了食慾。

乾脆跑到山下的森林裡面弄了一隻野雞,準備弄個烤肉來吃。

不過最後東華羽凡還沒有將野雞烤好,空間裡面再次出現了異動。

李霸天那貨終於有動靜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