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五十八章 認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八章 認可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東華羽凡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李霸天這是要準備完美蛻變嗎?

雖然過程血腥了點,但是東華羽凡還是睜大了眼睛,希望能夠見證這一時刻。

尾巴上面就剩下幾片鱗片了,遺憾的是東華羽凡感覺到李霸天似乎已經筋疲力盡,此時竟然連連眼睛都睜不開了。更別說彎過頭去拔那些搖搖欲墜的鱗片了。

『槽,卡殼了?』東華羽凡心裡忍不住吐槽道。

心裡一面擔心著李霸天,一面又很著急,自己又不敢在這個時候進去。

慌亂在戒指當中翻來翻去,最後,東華羽凡將生機水拿了出來。現在她手中有兩瓶生機水,一瓶是之前得到的,另外一瓶是在疾風狼的收藏當中找到的。如今李霸天的這個樣子,東華羽凡也顧不上心疼了,直接收入空間。

神識控制著將生機水往李霸天微微張開的嘴巴裡面倒去,倒了差不多一半的樣子,東華羽凡頓了頓。李霸天不是人類,不知道一半夠不夠。可是看它那巨大的身形,東華羽凡由於了。決定再往裡面倒了一點。看這還整下一丁點的瓶子,東華羽凡這次是真的心疼了。

不過剩下這麼一點,東華羽凡也不浪費,直接收好,然後小心翼翼的觀察著李霸天。發現它此時的呼吸似乎已經平緩了一些,想來應該是在慢慢的修復,東華羽凡也就放心了。

退出空間,收拾了一下周圍的東西,往山上走去。

這一次東華羽凡沒有從傳送陣上去,而是一步一步的慢慢往山上走。這一次和剛開始來的那一次不同,剛開始那一次自己嘿咻嘿咻的爬上去,累的像個傻子似得,結果後來才知道有傳送陣這一回事。當時可以憤憤了好久。如今有了修為,走這一段路,不會覺得累,反而心裡有一種別樣的感覺。

實際上拜入千古冷的那一刻。東華羽凡就知道,原著裡面關於東華羽凡的命運已經悄然的發生改變了。她相信,她以後的命運絕對不會是一個女配該有的命運,或許之前還會有特別警惕東華羽仙。可是隨著慢慢的修鍊。越來越多的接觸這個世界。東華羽凡發現,這個世界實際上是真是存在的,書中描述的不過是一小塊地方而已。

這些描述不能將所有人的命運概括在裡面,而她想要自由,恣意。便是要脫離原著的影響。就好像原著就是一個世界。而她此時要做的就是努力的跨出這個世界的範圍。

這個世界所認識的每一個人,都是有血有肉,有感情,有喜怒哀樂的。和看書的時候不一樣,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獨特點。

東華羽凡深吸了一口氣,站在大殿之前,看著腳下長長的階梯,不知道怎麼的,只覺得心裡充滿了希望。

「師傅,你怎麼在這裡。剛剛師祖有到您院子來找您?」

東華羽凡正在感嘆的識海,韓溪突然煞風景的出現了。

東華羽凡臉上表情淡淡的,瞥了一眼韓溪,咂嘴說道:

「知道了,師傅叫我幹嘛?」

「啊,我不知道啊1韓溪懵懵的搖了搖頭。

東華羽凡也不過隨口一問,韓溪不知道也不再繼續問了,突然想到之前在大殿看到韓溪和師傅兩人表情怪異的樣子,遂開口問道:

「你之前在大殿裡面和師傅說了什麼?」

韓溪身體一抖,最後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學著東華羽凡的樣子聳了聳肩,回道:

「師祖只是問了弟子一些關於秘境的事情,並無其他1

東華羽凡並不相信韓溪的說辭,半眯著眼睛。狐疑的看著他。韓溪越是這麼若無其事的樣子,東華羽凡就越是覺得有問題。這貨在從去秘境到回宗門,一路上對自己恭敬有加,也努力的讓自己的性格表現的憨厚老實的樣子。

可是一個這麼大年紀的人,從外門那麼一個地方取得第一名,怎麼可能真的是一個憨厚老實的人。況且。能夠得到第一名的人,雖然資質一般,但是哪一個不是心理有傲氣的。偏這個韓溪還故意如此。東華羽凡怎麼想都覺得有問題。

之前由於去秘境這個事情,東華羽凡一直沒有細想,如今心境大漲,東華羽凡看著韓溪的時候,不知不覺的就帶著一點威壓。

韓溪感覺到身上的沉重,心裡詫異到不行。

原本他以為自己這個小師傅的修為不過築基期巔峰的樣子就頂天了,可是這個威壓的威力,似乎不僅僅是築基期的樣子,甚至更高。

她才多大?充其量都沒有二十歲。

沒有二十歲的結丹期修士?想想都覺得不可能,可是這個威壓明明讓他都快要站不穩了。

「韓溪,你不要忘了,我才是你的師傅。」東華羽凡沒有將自己的真是修為表現出來,施加在他身上的威壓也不過築基期巔峰的樣子,可是因為心境達到了元嬰期,威壓便比原本的築基期巔峰大了不少。東華羽凡不咸不淡的說完,瞥了一眼額頭冒汗,死咬著牙堅持不倒下的韓系一眼,便離開了。

相比於其他峰座下,千古冷確實是一個好去處。

而當時自己被雲梨硬拉著去確實是一個機會。

年紀不大的女孩子,最容易心軟了,不是嗎?

走到大殿的時候,千古尊者已經坐在上首了,手中握著煥然一新的金棒,眼睛望著往外的雲海,怔怔發神。東華羽凡到了大殿都沒有察覺。

東華羽凡好奇的看著師傅,只能出聲道:

「師傅,您叫我啊?」

東華羽凡雖然故作輕鬆的想要將自己的語氣說的和以前沒差,但是千古尊者活了這麼大把年紀的人,怎麼可能聽不出來,從東華羽凡一進來呼吸微微放緩都聽出來了,更別說此時了。

可是他卻不能說些什麼,畢竟金棒此時已經被他煉化了,想要還給弟子,別說他不願意,就連小徒弟自己都不會收吧。

「怎麼樣,這兩天有沒有什麼收穫?」千古尊者將金棒放在旁邊的架子上。發出微微的磕碰聲。

東華羽凡裝著沒有聽到的樣子,說道:

「心境上突破了,不過還需要在鞏固一段時間。」

千古尊者在架子前面背對著東華羽凡站了一會,聽到東華羽凡的話。疑惑的輕聲回了一句:

「哦?」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東華羽凡見他似乎看著金棒,原本不想提起金棒的事情,可是人機餉疵饗粵耍如果她什麼都不提的話,千古尊者肯定會知道她此時心裡對他有了隔閡。硬著頭皮說道:

「師傅。這個金棒已經被您煉化了嗎?」

千古尊者側著臉,挑了挑眉,嘴角微微一彎,然後淡笑道:

「是啊,這可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貝呢。」

「那真是恭喜師傅啦,這樣的話,以後師傅面對天劫的話,也會輕鬆不少。」東華羽凡驚喜的說道,臉上的笑容怎麼看怎麼真誠。

千古尊者怔了怔,看著東華羽凡的笑容。一時之間分不清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不過微微一頓,便轉身回到了座椅上面,對著東華羽凡說道:

「那倒是,有了這一件神器,天劫確實沒有問題了。這幾年為師四處搜集幫助渡劫之物,如今有了這個金棒,倒是省去了不少的麻煩。」說完,還輕笑一下。

東華羽凡臉僵了僵,整個人有一瞬間的冷聲。

『尼瑪啊,尼瑪埃尼瑪啊,神器啊,神器埃』

神識這玩意誰會嫌多?

她手中也有一柄神器,但是不完整埃七星劍如果是完整的七星的話,一定能夠發揮出巨大的威力,可是此時不完整,此時也不過剛剛達到仙器的水準,而東華羽凡能夠使出的力量就更小了。

成功的看到了小徒弟臉上裂開,千古尊者突然大笑了起來。心情似乎極其暢快。最後笑的東華羽凡都有些尷尬了。

至於這麼開心嗎?

如果不是她找回來,如果不是自己這麼傻兮兮的獻上去,估計也輪不到他開心了。

「行了小傢伙,為師佔了你這麼大一個便宜,也不會讓你白吃虧的。只是如今的你修為淺薄,為師這裡早就沒有低階修士能夠使用的東西了,只有給你靈石了。」說完取出一枚精緻的儲物戒指,手一揮,戒指就出現在了東華羽凡的面前。

東華羽凡伸出手將戒指放在手中,這個戒指已經解除認主了,東華羽凡神識探測進去一看,隨後嘴巴長的大大的。

師傅可真是難得大方一次呢。

東華羽凡也知道千古尊者很有可能是補償自己,可是這裡面的靈石數量真的好多埃

並且,居然全部都是上品靈石,目測有好幾萬的上品靈石,還有一小堆極品靈石。東華羽凡忍不住感嘆,果然活了多年的老妖怪身上寶貝就是多,就連靈石都多得讓人驚嘆,也不知道這些靈石在千古尊者的財產當中佔了多大的份額呢。

餘光瞟了瞟千古尊者手中的戒指上面,千古尊者一下子就猜出了東華羽凡此時的想法,沒好氣的說道:

「為師雖然有不少好東西,但是靈石也就這些了。」

嘁,小氣,那可是神器啊,神器埃一想起神器兩個字,東華羽凡的心裡就在滴血,看著自己的手,真想剁了。

『叫你手賤,叫你手賤了吧/

「師傅,這可是你第一次對我這麼大方哦,我好感動呢。」東華羽凡捧著戒指,這一次確實是非常的真誠,也算是收下了千古尊者對於自己的補償,不過雖然看似兩人相處回到了從前,但是千古尊者自己也很清楚,東華羽凡從此刻開始,已經慢慢的開始**了。

而東華羽凡也知道,她再也不可能和以前那樣全心全意相信師傅了。或許這也是一件好事,讓她更早的明白要在修真界生存下去,就不能對任何一個人太過於純粹了。畢竟人心隔肚皮,再高的修為都沒有辦法看透這一點的。

「為師一直很大方的。」

「嘁,最開始才給人家一點點的靈石。」東華羽凡故意一臉嫌棄的說道,然後手指還比了比。

「你這小傢伙,果真是貪心得很吶1千古尊者無奈的說道,臉上帶著寵溺。

兩人似乎已經忘記了還放在架子上面的金棒,也忘記了之前心裡的不愉快,又恢復到了之前。

千古尊者更是大方的問東華羽凡有沒有什麼修鍊方便的疑問,東華羽凡確實是有些修鍊上面的疑問,也不客氣,直接將幾個疑問問了出來。

說道修鍊的事情,千古尊者倒是知無不言,並且講解的非常的詳細,東華羽凡也算是獲益良多。不得不說,千古尊者在這種方面還是很到位的。

窗外的浮雲悄悄飄過,韓溪坐在大殿外面不遠處的石倚上面,嘆了口氣,眼睛望向大殿的識海,晦暗莫測。

千古冷的資源比外門完全不可同日而語,雖然不過是一個普通弟子,但是就算以後東華羽凡收了親傳弟子。身份比他高,也得叫他一聲大師兄的。

只是他確實很不甘心,這些不甘心在之前收徒的時候藏的很深,並不敢表現出來,畢竟能夠獲得一個進入千古冷的機會已經十分難得了。千古尊者一直在門派裡面十分神秘,上一次千古尊者渡劫更是在門派威信上升了不少,熊子都將千古尊者當做努力的目標。

所以面對千古尊者,韓溪是一點都不敢有任何不好的想法。

東華羽凡雖然資質很好,修為比他高,但是韓溪自認自己若是使出渾身解數仍然能夠打敗她的,可是剛剛的那一瞬間,韓溪頓時被震撼了。

東華羽凡那輕輕的一瞥,彷彿一把利刃一樣,頓時將韓溪心裡所有的輕視都打落了。

原來這個比自己小一輪的師傅,也不是個省油的燈呢。

「你怎麼還在這裡?」東華羽凡一出大殿,就看到韓溪坐在外面。

「師傅,弟子只是、只是……」韓溪嚇了一跳,猛地站了起身,頓時恢復了之前老實的模樣。可是隨後,韓溪就是一怔,真是習慣成自然了,在東華羽凡面前裝老實都已經裝成下意識的行為了。

「行了,沒事我回去了。」東華羽凡沒興趣和韓溪扯,經過師傅的一些講解,她感覺自己這兩天修正一下,便可以閉關一段時間了。

轉過身之後,東華羽凡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得,對著身後的人說道:

「對了,這兩天有什麼問題就找師傅去吧,我要閉關了。」

說完,也不等韓溪說什麼,直接離開了

「師傅。」韓溪等東華羽凡走開十幾米的樣子,突然叫住了她。

東華羽凡好奇的轉過頭看去。

「師傅,您永遠都是弟子的師傅。」說完,對著東華羽凡深深的行了一個禮。

東華羽凡扯了扯嘴角。

這算是認可她了?

可是,東華羽凡原本就沒想過收弟子,收韓溪還是趕鴨子上架沒辦法的事情了。因此韓溪如此,東華羽凡也只是翻了個白眼,直接施展逍遙訣離開了。

真是孔雀的傢伙。未完待續。

PS: 孔雀:孔雀開屏,自作多情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