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六十四章 八卦女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八卦女王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或許知道丹藥到手了,雲梨心裡的石頭算是徹底的放下了,微不可及的往江影同的方向看了看,臉上的笑意更加明顯了,隱隱還帶著一絲羞紅。

東華羽凡不動聲色,踢了一腳李霸天,傳音讓它注意江影同的臉色,不著痕的捏著一顆靈果,狀似不在意的說道:

「雲梨,師傅不是說不能過多服用丹藥嗎?」

雲梨心裡一抖,見東華羽凡似乎沒有其他的意思,心裡稍稍安了安,看了一眼給她使眼色的江影同,這才說道:

「師姐,我的資質太差,築基時師傅給了我一瓶築基丹,此丹藥正好可取去除體內的丹毒。」雲梨自認自己這句話說的還算合情合理,不知道怎麼回事,明明東華羽凡比她小,可是她心裡對東華羽凡總有一股懼意,特別是現在,東華羽凡這幅漫不經心的模樣。

「哦?是嗎?」東華羽凡輕輕瞥了一眼雲梨。

這孩子,額頭都冒汗了,真是不會撒謊。

正巧,這個時候,李霸天給她傳音過來了。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那小子在給雲梨遞眼色,女的在鄙視我家雲梨丫頭,哎喲我這暴脾氣……」李霸天說著說著就準備要上前,東華羽凡直接踩住它的腳,將它拖到自己的身邊,固定李霸天的身子,臉上淡淡的。

「給我淡定點。」傳音給李霸天之後,東華羽凡這才聽到雲梨回道:

「是啊,師姐,你也知道我資質一般,若無築基丹,僅靠自己力量築基想來是不可能的。」

雲梨越是找借口,東華羽凡的心裡就越是失望,這傢伙現在居然都會為了別人來騙她了。心裡淡淡的憂傷,臉上卻沒有半點表情。

「不過一顆五階下品丹藥,且丹藥質量不純。為何不求師傅賜你品階更好的?」還不用花錢呢。東華羽凡這麼說,可是神識卻直接籠罩在雲梨的身上。

果然,雲梨心裡一抖。她哪裡是不去求,是不敢在師傅面前撒謊。師傅的威壓太大。若是心裡坦蕩蕩的去求師傅,可能不會心慌可是若是為別人求得丹藥,恐怕說完就得露餡。此時被東華羽凡這麼一問,雲梨頓時慌亂了。

平時的冷靜一瞬間消失不見,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可是臉上的汗水確實不停的往下冒。

眼睛更是不停的往江影同的地方飄去,江影同身體一僵,假裝看向別處,可是在東華羽凡的神識下,早就發現這一幕了。

雲梨心裡一暗,可是此時既然已經撒了謊,不可能在講實話了,因此咬了咬牙,說道:

「師姐,我身份卑微。在則也不好用這種事情去打擾師傅。」

東華羽凡深深的看了一眼雲梨,看的雲梨更是心驚膽戰,東華羽凡的表情太過於平淡。但是那道目光彷彿能夠直接攝入她的內心,看的雲梨感覺毛毛的。

「你是在怪我?」東華羽凡淡淡的一句話不僅是雲梨,就是江家兩兄妹此時心裡都是一沉。

莫非她已經看出來了?

江影意沒好氣的瞪了一眼雲梨,真是成事不足。可是面上卻不敢太過於明目張,畢竟雲梨還是千古冷的人,況且此時千古冷的親傳弟子正在這裡。

「師姐,我沒有,我只是不想太麻煩師傅了。我絕對不會怪您的。師姐。」雲梨嚇了一跳,急忙解釋,見東華羽凡無動於衷,甚至上前拉了拉她的衣袖。

「你這不是亂花錢嘛。師傅又不是小氣的人,不就是一個五階下品丹藥嘛,師傅就我們兩個弟子,你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東華羽凡說道『下品』兩字的時候加重了音,她這是故意說給江影同聽的。沒想到居然有人膽敢利用咱千古冷的人,雲梨這傢伙不會是以為遇到自己真愛了吧

雲梨臉白了白。然後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東華羽凡之後便沒有再說話了,看似認真的看著下面進行的拍賣會,實際上卻在和李霸天傳音:

「你不是說你能感覺到別人的想法嗎?快感覺一下雲梨現在在想什麼?」

李霸天鬱悶的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次奧,以前能,現在這功能好像不太靈了。」

「你做了什麼?」東華羽凡詫異的問道。

「我還想問你對我做了什麼,自從這次進階之後,我感覺自己渾身都不得勁。老實教導,你是不是對我下藥了。」李霸天瞥了一眼江影同之後,嘴巴就開始和東華羽凡打仗了。

「下你妹,當我很閑埃」東華羽凡毫不退讓。

「是埃」

東華羽凡突然瞪了一眼李霸天,把原本心裡都在想事的另外三人嚇了一跳,東華羽凡一把將李霸天扔到了對面的椅子上面,冷哼了一聲。

也沒管雲梨他們詫異的目光,東華羽凡眼神頓時被一樣東西吸引了。

來了來了,最重要的東西總算是出來了。

「接下來的這件拍賣品,相信今日過來的仙子們早就等不及了吧。沒錯,這便是定顏丹。」女子嘴角帶笑,對於這個定顏丹同樣也是很火熱,也幸好在拍賣之前就自己單獨購買了一顆,雖然花費巨大,但是心裡卻已經覺得值了。

將手中的托盤高高的舉起,頓時感覺到好幾十道炙熱的目光看了過來。這才繼續說道:

「這裡有三個玉瓶,每一個玉瓶裡面有兩顆。分拍三次,那麼……」

女子說到這裡,突然停頓了一下,東華羽凡急的都想罵娘了,我次奧,這老娘們故意的吧。或許是感覺到在場女人的怨氣,女子急道:

「每瓶起拍價一萬……上品靈石。」

隨著女子將價格說出來,在場的人皆是倒吸一口氣,若說起拍價一萬顆下品靈石他們還能夠接受,特別是不少男修士的心裡更是鬱悶。畢竟他們對於能不能有一個好的容貌並沒有女人那麼熱衷,因此非常不能理解有誰會花這麼離譜的價格購買這個。

報完價之後,又是一陣安靜,除了外面有幾個男修士竊竊私語之外,沒有任何一個女修開口。

負責主持的女子並沒有擔憂,定顏丹這種玩意。多貴女人都會買,雖然價格確實定的高,但是能夠將顏值永遠留在巔峰時刻,她相信總會有人會出手的。

果然。沒過多久,一道聲音就從樓上的包房裡面傳了過來。

東華羽凡微微往旁邊看了看,實際上並不能看到旁邊包房究竟是誰,輕笑一下,直接摁下旁邊的按鈕。低聲說道:

「三萬上品靈石。」

這個價格一處,全場嘩然。

三萬上品靈石是個什麼概念,一顆上品靈石等於一百顆中品靈石,就等於一萬顆下品靈石,三萬顆上品靈石究竟有多少下品靈石,不少人連想都不敢想。就算你拿一萬顆下品靈石,估計都沒人願意換一顆上品靈石給你。

這下子,樓下的議論聲就更大了。

特別是坐在身後的江家兩兄妹,更是對視一眼,眼中帶著震撼。此時東華羽凡一臉悠閑。似乎並沒有因為花去了三萬上品靈石心疼的額樣子,江影意吞了吞口水,埋下頭,眼中的嫉妒更深了。

過了好一會,才深吸了一口氣。他們這些外門弟子為了幾十塊下品靈石都要精打細算,可是這些內門弟子,卻輕輕鬆鬆的拿出幾萬的上品靈石。果真是任何人不能比的。

隨著東華羽凡的價格甩出去,女修士當中又是一片安靜,或許是被東華羽凡這個價格嚇住了,沒有人在開口了。女子問了好幾遍。都沒人再開口,也知道不能繼續問下去了,出價的是千古冷的包房,得罪一個普通弟子沒什麼。但是千古冷的這個包房除了千古尊者本人,便只有親傳弟子才能夠進去了。千古尊者幾千年才收得這麼一個親傳弟子,同樣得罪不起。

一鎚子就定下了這個交易的成功,東華羽凡取出一個儲物袋,將三萬上品靈石放了進去,等會就有人將自己所拍下的東西拿過來。雖然說能買到定顏丹花再多錢也值了。但是一想到這可是整整三萬啊,手都在發抖,心都在抽痛。

雲梨深吸一口氣,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她同樣也被東華羽凡的大手筆嚇住了。實際上她也知道定顏丹的價格不會太低,但是也沒有想到會標這麼高,原本還準備競價的,可是現在卻歇了這個心思了。

沒過多久,就有侍者將定顏丹拿了過來,同時還將東華羽凡之前拍下的避水珠以及雲梨拍下的丹藥拿了過來。東華羽凡將儲物袋遞過去的時候,那侍者微微給東華羽凡扶了身,這才笑著說道:

「前輩,老闆說這避水珠就當是送與您了,只收取定顏丹的靈石就好。」

東華羽凡也不推辭,一便講那一千顆下品靈石取出來,一邊漫不經心的說道:

「那就多謝你們老闆了。」

實際上,因為有了那三萬上品靈石在,一千下品靈石真心不多,能夠跟千古冷的弟子較好,也算不虧。就好像東華羽凡此時心裡對這個傲天拍賣場挺有好感一樣。

侍者離開之後,沒多久,又進來了,不僅將東華羽凡的儲物袋還了回來,同時還送了東華羽凡一張紫色的卡片。這一次東華羽凡沒有錯過侍者臉上的表情,似乎比之前更加的恭敬了起來。這倒是讓她感覺挺新鮮的,客氣的說了句謝謝之後,東華羽凡隨意的將這張紫色的卡放進了戒指裡面。

東華羽凡就將儲物袋收好,可是隨即,愣住了,儲物袋裡面居然還有一萬顆上品靈石。

難道是打折么?

第二瓶定顏丹一出來,出價的人比剛剛多了許多,或許是因為定顏丹越來越少的緣故,競價比之前要激烈多了。不僅如此,價格慢慢的超過了東華羽凡之前出的價格,東華羽凡心裡得意不已,幸好她之前有先見之明,學著以前看過裡面的方法,先用高價震住想要購買的人。價格一高,她們大多都想著反正還有兩瓶,因此便不會在和東華羽凡競爭了。

可是第二瓶競價開始之後,大多數人這才反應過來,定顏丹是越來越少了,先拍到的絕對是保險的。

「三萬七千顆上品靈石。」隨著某個包房的價格甩出來,緊接著又有人開口了。

「三萬八千顆上品靈石。」另外一個包房的女子緊隨其後。

到了最後,基本上就只有這兩個包房的女子在爭了。

低下的普通修士隨著每一吃價格的攀升,小心肝都顫動一下。這價格越高,他們就越是心疼,這可是上品靈石埃

對比與別人的心情,台上主持拍賣會的女子才是真正的高興。

「四萬顆上品靈石。」包房一裡面的女子冷哼一聲,甩出一個整數,萬分後悔自己為什麼不在第一瓶拍賣的時候就拍這個價格。

隨著這個價格一出,頓時安靜了下來,明眼人大概都看出了,這兩個包房的女子好像有仇啊,不然這麼有錢,其中一個放棄了買最後一瓶就是了埃可是有個人偏偏不,等了好一會,就在大家以為包房二裡面的女子放棄的事後,一道幽幽的聲音頓時響起。

「四萬一千顆下品靈石。」

「五萬顆下品靈石。」

這個價格還真是平地起驚雷的感覺,不僅是台上的女子,就連東華羽凡都是一驚。

槽,這是拼了呀。

包房二的女子似乎慫了,幽幽的嘆了口氣,輕笑了一聲,說道:

「華裳姐姐的脾氣還是這麼火爆,既然姐姐真心想要,那師妹我便不與姐姐爭了。」

東華羽凡一愣,華裳?這名字好熟悉啊!

「雲梨,這華裳是哪一峰的弟子?」

「師姐你忘了,這女子是迦南峰坐下的弟子,曲華裳1

雲梨這麼一說,東華羽凡的倒是想起來了,之前一直沒聽出來,由於聲音透過房間傳出去有些變化,倒是一時之間沒有聽出來,只覺得有些熟悉。東華羽凡對於這個曲華裳還是有印象的,當日小比之時對手正巧是東華羽仙。雖然輸了,但是東華羽凡很喜歡這位女子的性格。

或許是因為曲華裳是迦南尊者坐下的弟子的緣故,而迦南尊者之前曾想收東華羽凡為親傳弟子,因此東華羽凡倒是很想和她結識一番。

不過包房二裡面的女子同樣也覺得有種熟悉感,就是不知道是哪一位。東華羽凡記得曲華裳在宗人人緣還是很不錯的,性格爽朗,不管男弟子還是女弟子對她印象都還挺不錯。將價格抬這麼高,也不知道是誰。

「對了,你知道這位曲師姐在門內和誰最不對付?」東華羽凡問出這話的時候其實對於雲梨能不能答出來報的期望不大。沒想到,雲梨果然不愧是八卦女王,居然連這都知道:

「師姐,我聽說這位曲師姐和飛雪峰的夏冬春夏師姐最不對付。」說完,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身後的兩人,這才傳音說道:

「而且,聽說這位夏師姐和大小姐關係很近。啊對了,曲師姐和大小姐的關係也不怎麼樣。好像是因為上次小比的事情。」

東華羽凡詫異不已,忍不住對雲梨伸出一個大拇指。

雲梨你果然好樣的,不愧是她親封的八卦女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