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六十六章 因果之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六章 因果之說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這一次出來坊市,東華羽凡也沒有想這麼早就回去,因此便準備邀請曲華裳和自己一起逛逛。

沒想到東華羽凡還沒說這話,李霸天倒是屁顛屁顛的湊到曲華裳的面前,開口便道:

「美女,要不要一區逛個街,順便吃個飯呀。」

曲華裳見到李霸天,倒是沒有像其他人那樣被嚇一跳,反而饒有興緻的打量了李霸天半響。李霸天雖然臉皮厚,但是被一個大美女這麼盯著看,最後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故意將頭埋進東華羽凡的頭髮裡面,羞羞答答的說:

「討厭,色鬼。」

次奧,東華羽凡真想一把將李霸天扔進空間。

原本準備道歉來著,但是曲華裳反而大笑了起來,臉上的笑容不似作假。反而覺得甚是有趣的樣子:

「哈哈哈哈,羽凡,你這妖獸到和你一樣,妙得很吶。」

東華羽凡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

「讓姐姐見笑了,這貨被我慣得無法無天了。」

「無妨,我覺得這樣到有趣。漫漫修仙路,若是一直循規蹈矩,那多無趣。」曲華裳不在意的擺了擺手,說完,看了一眼東華羽凡身後似乎欲言又止的雲梨一眼,這才繼續說道:

「這位師妹似乎有話想說?」

東華羽凡轉身,正巧看到雲梨對自己使眼色。東華羽凡帶著歉意看了一眼曲華裳,對方搖了搖頭,指了指一旁。東華羽凡點點頭,便走到了雲梨那邊去了。

「何事?」東華羽凡見雲梨似乎一臉焦急的模樣,因此臉上帶著一絲關切。

雲梨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咬咬牙說道:

「師姐,我要去購買一些符紙,不知你們是否要一起前往?」

說完,低下頭,有些不敢看東華羽凡。東華羽凡意味深長的看著雲梨。這話是在想要跟自己分開走呢。若是為了符紙,這附近多得是賣符紙的店鋪,非得要特意說一下?

神識掃不到走位有江家兩兄妹在,東華羽凡心裡頓時瞭然。眼中帶著一些失望,不過最終還是點點頭。有些牆壁,要自己撞了才知道疼。這是雲梨自己選擇的道路,她雖然和雲梨親厚,但是到底不是雲梨本人。是苦是甜,要自己品嘗了才能知道喜歡哪種。

得到東華羽凡首肯的雲梨驚喜不已,連連說過不了多久就會來找她。

東華羽凡直接拜拜手說道:

「不用,等會我自己回去,你逛完也早些回去。」

雲梨眼中更是一喜,點點頭,然後歉意的對著曲華裳扶了扶身,跑開了。

等到雲梨離開,東華羽凡原本面帶微笑的臉頓時一豎。

「她走了?」李霸天站在東華羽凡的肩膀上,有些不明白的呢喃了一句。

「是埃總要自己經歷才能學會什麼叫疼。」東華羽凡有些悵然的說道。

不過經此一事之後,東華羽凡也決定,以後若非必要,不能再干涉雲梨的事情了。別人的道要如何悟,要如何走,這是別人的事情。她只要堅持自己的道就行了。她不是救世主,更不是別人的依靠。

「不好意思,讓華裳姐姐久等了。」

「沒事,走吧,我正好也要去買一些陣盤。」

說道陣盤。東華羽凡也想起手上似乎沒有了,於是兩人一路相伴走過去。越是和曲華裳聊天,東華羽凡便越加覺得曲華裳性格爽朗,說話也比之前隨意多了。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雖然奇怪為什麼這種感覺會在一個女子身上感覺到。

不過兩人剛一走過一個拐角,東華羽凡便詫異的輕呼了一聲。

『咦,是她。』

曲華裳就在東華羽凡的身邊,自然是聽見了東華羽凡的低喃,好奇的問道:

「怎麼了?」

「無事,一個無關緊要的人罷了。」

東華羽凡來到這個世界。並沒有認識太多的人,但是眼前走過的這個人卻讓她記憶很深刻。先是送了自己一顆七星劍上面的珠子,再是送了自己一株青龍參。不知怎的,東華羽凡覺得這一次說不定還能有所收穫,因此笑了笑,對著曲華裳說道:

「華裳姐姐,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一出好戲埃」

曲華裳也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愛湊熱鬧的主,當下眼睛一亮,說道:

「那還等什麼,走吧。」

東華羽凡沒有忙著過去,而是取出兩頂帷冒,自己和曲華裳一人一頂,帶好了之後,這才悄然的跟在小白花的身後,小白花正是冉玲兒。

此時的冉玲兒也是帶著面紗,不過一雙眼睛柔情似水,東華羽凡只見過兩次,便記住了。畢竟這是她在這裡遇到的第一株白蓮花。

此時小白花隻身一人,神色雖然鎮定,但是不時用眼睛看向四周,修為更是突破了築基期,不過周身氣息不穩,想來突破沒多久的樣子。

跟了沒一會,小白花便進了一家客棧。

雖然師傅說最近外面不安全,但是宗門坊市依舊是人來人往。客棧裡面更是魚龍混雜,就連店小二都是鍊氣期的修士,不過大多資質不好,多數五靈根,並且靈根質量不太好的。

小白花進去沒多久,店小二同志就帶著她進入了樓上的某間包房。

東華羽凡利用神識掃到她進入了哪一間之後,便讓要了旁邊的包房,也幸好剛好有一邊沒有人,因此東華羽凡給了兩顆下品靈石之後,便麻溜的被請了上去。

「羽凡,究竟是何好戲?」曲華裳搞不懂東華羽凡的意思,不是說看戲么?為毛到客棧裡面來了?

「呵呵,雖然看不到什麼好戲,但是說不定今日能夠得到一些機緣呢1東華羽凡買了個關子,沒有馬山告訴曲華裳。

這更加讓曲華裳好奇了,若說是好戲,看看也無妨,若是有機緣的話……曲華裳心裡一動,便沒有繼續問下去,而是悠然的品著眼前的靈茶。

東華羽凡沒有說話。神識籠罩在身旁的包房,雖然被下了禁制,但是下禁制的人修為沒有她高,神識沒有她厲害。因此東華羽凡悄無聲息的偷聽人家講話居然沒有被發現。

李霸天知道東華羽凡此時在幹嘛,見到旁邊的大美女,一路上東華羽凡一直掐著它不讓它講話,如今倒是逮著機會了。

好在因為如今身為魚身,曲華裳倒是沒有將李霸天當成什麼色狼。只覺得這個妖獸著實有趣,也不介意跟它逗趣的話。李霸天泡妞無數,自然不可能一來就將自己的形象樹立的太差,給曲華裳講了幾個消化之後,李霸天膽子便大了起來。最後居然到了曲華裳的身邊,一人一魚聊天倒是蠻和諧的。

等到東華羽凡聽完最想聽的東西之後,眼睛一亮,嘴角忍不住咧開。

沒想到這個小白花果真是自己的幸運女神啊,每次遇到她總會有好事。

回過神,就準備將這個事情說一下。沒想到正巧看到非常和諧的一幕。李霸天捏著嗓子,非常有禮貌的和曲華裳將著笑話,若是忽略一身醜陋的鱗片,彷彿真的是一名男子一樣。反觀曲華裳,不時的笑兩聲,與李霸天交談似乎很投入的樣子。

「嗯哼,那什麼,先聽我講個事。」

「何事?」曲華裳總算是等到東華羽凡開口,當下也顧不得李霸天,詢問道。

李霸天有些受傷的張著嘴巴。最後也只能無奈的回到東華羽凡的肩膀上。

「華裳姐姐聽聞過天雷珠吧?」東華羽凡先是喝了口茶,這才開口說道。

說到這個天雷珠,東華羽凡之前就吃過這個的虧。當時想要襲擊黑衣人,結果黑衣人魚死網破。居然在臨死的識海引爆了天雷珠,結果整個山谷化成了灰燼,她也差一點掛掉,若不是在最後關頭進入空間,只怕墳頭長草好多年了。

不過之前也了解到,天雷珠對於元嬰期一下那是必殺技。

「天雷珠?這玩意你能搞到?」曲華裳的反應比東華羽凡預想的大多了。聽到這三個字居然激動的站起身。一把抓著東華羽凡的衣袖。

「華裳姐姐你還真是激動,不過我可沒有那麼大的本事搞到這個,坊市唯一的一顆天雷珠都不出售的。」東華羽凡見她這樣,居然有點忍不住想要逗一逗她。

「行了,別繞圈子了,若是搞不到這個東西,你又何必說出來。」曲華裳雖然和東華羽凡接觸不長,卻覺得此女即對自己胃口,因此也不對她客氣。

東華羽凡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

「華裳姐姐果然是耿直,好吧,確實有關於天雷珠的消息,並且數量應該不少。」

東華羽凡吃過天雷珠的虧,所以也想要得到這玩意觀一觀。不過此時天雷珠不在她手中,也不在小白花手中,不過小白花在隔壁確實有提及這個。

隔壁和小白花碰面的並不是什麼陌生人,同樣也是熟人。只是這個『熟』是東華羽凡單方面的。因為此人正是身心都拴在小白花身上的鶴峰,要說起來,這貨還真是痴情,從東華羽凡遇到他們開始,鶴峰低於小白花就是萬分的將就。

總之就是小白花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小白花的敵人就是他的敵人。

更詭異的是,原本那兩個追殺小白花的到最後都拜倒在小白花的裙擺下。這也就算了,鶴峰居然一點都不介意,甚至眼見情敵關心小白花還一副很自然的樣子。

此時的包房裡面正好只有鶴峰和小白花兩人,兩人先是聊了一下關於天雷珠的事情。似乎是有人要送一批數量不少的天雷珠到他們這裡來,小白花在和鶴峰商量,想讓鶴峰陪她一起到坊市外面的某處山腳下取此物。

東華羽凡沒有聽到是何人送天雷珠過來,但是想起天雷珠的威力,也想要湊湊熱鬧,畢竟這玩意的威力她親眼見過。如果自己不知道就罷了,知道了還不去看看,豈不是太對不起一直給她送機緣的小白花了。

隨後兩人講完話,便是敘舊的時候了。東華羽凡原本還準備聽一聽兩人還會講點什麼,結果兩人就親上了。東華羽凡還是純潔的好孩子,自然不會幹這種偷看人那啥的事情,只能收回神識,自在他們門口留了一絲神識,若是有人出來,他們便可以行動了。

沒有將全部是親告訴曲華裳,直說多一會有人要去某處取天雷珠。想來之所以將交貨地點設在哪裡,估計是因為有其他人也要這個,不然直接來坊市多好,在外面交易是最不安全的。

「照你這麼說,我們等會直接跟蹤,然後等他們交貨的時候,在出面?」曲華裳絲毫沒有因為這件事情的行為不太好而有所顧慮,反而一副興激昂的樣子,恨不得馬上就去一樣。

東華羽凡吃驚的吞了吞口水,果然女神神馬的都是幻想,女神和女漢子果然只有一線之隔呢。

「不著急不著急,我已經在那取貨人身上留下神識印記,等會只要跟在後面就好了。」

修真界,強者為尊,殺人奪寶這種事情天天都會上演。想要得到天雷珠這件事情東華羽凡覺得自己並沒有什麼過錯。畢竟這樣的寶物已經被她知曉,若是不知便罷了,知道的話,沒有什麼作為。以後心裡也會心心念念的,還不如順應心意。

反正她修的道便是洒脫自在,為自己找好借口之後,東華羽凡心裡的顧慮便一掃而空。看著一臉不在意的曲華裳,東華羽凡好奇的問道:

「華裳姐姐,你覺得我們這樣去搶奪天雷珠會不會是總不太好的行為?」

問完,東華羽凡心裡竟然隱隱遊戲而緊張,不知道曲華裳究竟會怎麼回答。

可是曲華裳確實一臉怪異的看著東華羽凡,半響之後,心裡有些瞭然,頗為理解的說道:

「為何這麼想?寶物有能者得之,既然被我們得之,靠我們能力搶奪有何不可?」

「會不會被沾染上什麼因果呢?」東華羽凡對於因果一說算是有些怕了,之前因為這一事已經走火入魔了,最後甚至將自己死裡逃生搶得的洗靈丹扔了,雖然後來後悔了,也去找過,不過卻再怎麼樣都找不到了。

「哈哈,因果這東西,也要看你怎麼認為。因果,謂因緣和果報;根據佛門輪迴之說,種什麼因,受什麼果;今日我搶奪他們的天雷珠,便是種了因。既然有因,便會有果。會有什麼結果你我尚不得知,但是也能猜測一二。

其一,他們不知道是我們所為,這個果便不會存在;雖然天道會記得,但是你我坦蕩蕩,又有何畏懼,修道原本就是逆天而行,若是畏懼天道,趁早收心早日遁入輪迴,又何必去與天爭命?

其二,他們知道是我們所為,想要來找我們報仇;這也分兩種結果:第一種便是打敗我們,取得天雷珠甚至我們的身家性命,當然,若是我們能夠在他們手中搶奪天雷珠,這個結果微乎其微。第二種結果則是自知不敵,放棄報仇,這和我說的第一條差不多;

至於其他的結果,你既然做了這件事情,難道還怕結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