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六十七章 跟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七章 跟蹤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曲華裳一口氣說了好些話,說完之後,看著目瞪口呆的東華羽凡。

而此時東華羽凡的心裡簡直是掀起了濤天巨浪,這就好像說是給她打開了另一扇大門。不過這一個說法,和她想要洒脫自在的或者不謀而活。

是的,她修道,原本就不畏懼天地,何況小小因果。頓時,東華羽凡的心境再一次提升了,因為曲華裳的一席話,東華羽凡覺得自己的眼界頓時豁然開朗,甚至比以往還要更加廣闊了起來。

以前師傅曾說過依本心走,直到這一刻,東華羽凡才恍然明白當時師傅所說的話真正含義是什麼。事實上,她雖然總覺得自己身為修真者,逆天而行與天爭命,這個人為不過僅僅是一種認識罷了,從來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理解。

如今曲華裳的一席話,東華羽凡倒像是頓悟了一樣,只覺得眼前的道路比以前更加的寬廣了起來。

不知不覺的,功法變運轉了起來,比以前多了一絲從容和行雲流水。

一直以來她都告訴自己要低調,要扮豬吃老虎啊,可是這樣的認知卻在無形之中讓她變得有些束手束腳。明明應該肆意,卻總是因為某些顧忌而不得不隱忍。

如今就連自己的真實修為都不能光明正大的表現出來。既顧忌著修鍊時間短就有如此高的修為,又擔憂因此會遭人惦記,說不定會被人以為自己得到了什麼逆天的寶物。

這樣矛盾的自己,如何能夠尋到自己真正的道。

隨著東華羽凡的深入思考。只覺得眼前一道金光飄在眼前,一伸手便能夠觸及。

渾身上下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似乎看透了什麼。可是用語言卻又無法言語,就好像你明明身處在世間,可是卻又似旁觀者一般。

曲華裳被東華羽凡的動靜嚇了一跳,不過隨即便在房間周圍設下幾道厲害的禁制,這還不算,她原本對於陣法就極其擅長,東華羽凡的樣子明顯就是頓悟了。雖然羨慕對方有這麼逆天的氣運,可是身為好友,卻不得不為她的安全著想。

儘管覺得奇怪。明明第一天認識,卻沒有那種生疏感。

這個想法剛一流轉,打量了東華羽凡恬靜的臉,飛快的打出法決。手中的動作也不慢。靈石一塊接著一塊的從她手中甩出,每一個都恰到好處的落在某個地方。沒多久,小小的包房裡面便設下了不下三個陣法,並且陣法環環相扣,卻又各不相干。

等到做好之後,曲華裳這才鬆了口氣,只覺得自己的背心都是汗水。

隨後悄無聲息的坐在東華羽凡的身側,盤腿冥想了起來。

雖然是東華羽凡頓悟。但是在東華羽凡的身旁打坐也是有好處的。她也不想放過這個時機。

一時之間,包房裡面倒是沉寂了下來。東華羽凡雖然並不像這麼快就突破。因此雖然感覺到自己處於一個玄妙的狀況但是也下意識的想要控制修為。

之前突破太快,雖然根基並沒有不穩,但是東華羽凡還是心有惦記,下意識的便一遍又一遍的鞏固了起來。

曲華裳比東華羽凡先一步睜開眼睛,雖然沒有突破,但是卻覺得自己似乎也抓住了一絲什麼東西,沒有忙著修鍊,而是將這一絲感覺細細的品味了一下,當下也不著急。

等到回去之後在好好閉關,說不定這一次會有收穫。看向東華羽凡的時候,眼中帶著暖意。

東華羽凡睜開眼睛之後,退出那種玄妙的感覺,一時之間還沒有反應過來。直到曲華裳將手在東華羽凡的面前晃了晃,東華羽凡這才不好意思的說道:

「不好意思,讓華裳姐姐擔憂了。」

「我可不擔憂,還因此得到了好處。」曲華裳半點不介意的說道。不過隨後,曲華裳倒是神情一變,頗有些神秘的說道:

「倒是羽凡,莫非已經結丹了?」

東華羽凡詫異不已,實際上她並沒有想隱瞞,不過明明自己有戴師傅給的防禦武器,為何曲華裳還能夠看出來。不過一想或許是自己之前頓悟的時候沒有察覺。原本這一次之後,東華羽凡也沒有那種再想隱瞞修為的想法了,便點點頭。

這一次頓悟對東華羽凡的修為倒是沒有提升什麼,但是心境的提升那就不是一星半點了,東華羽凡感覺,自己說不定突破元嬰期都不會有心境的困擾了。

「太逆天了,折讓我們自詡天才的怎麼活埃」曲華裳先是一驚,不過隨即忍不住感嘆,眼中坦坦蕩蕩,並沒有什麼嫉妒。

別人的修為如何,是別人的事情,曲華裳為人耿直,對於別人的機遇雖然羨慕,但是從不嫉妒,該是自己的,怎麼都跑不了。

「華裳姐姐可別這麼說,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有些事情確實難以言喻。」東華羽凡說著,語氣也頗為感嘆。雖然修為提升快,但是實際上自己所遇到的危險也絕對不少。

想起在秘境當中突破,若不是當時運氣好,沒有遇到什麼厲害的妖獸,不然今日是什麼狀況還不得知呢。

「不管怎麼說,還是恭喜羽凡妹妹修為精進了。」曲華裳真誠的說道

「多謝華裳姐姐了。」東華羽凡同樣一臉笑意的回復道,雖然此次沒有趁機提升修為,但是東華羽凡一點也不著急。

修鍊就好比是建大樓,打好基礎最重要,若是下面歪歪扭扭的,這棟樓遲早有一天會垮掉,所以東華羽凡比任何一個人都注意這一點。不過饒是如此,修為就是比別人要提升的快一些,東華羽凡心裡也會有些狐疑的。

自己只是一個雙靈根資質。雖然是變異雙靈根,但是眼前的曲華裳同樣是雙靈根,雖然不是什麼變異雙靈根。但是資質絕對不差,可是如今也沒有突破築基期。

就連原男主葉迦,也是在三十歲的時候突破的結丹期,萬年難得一見的變異雷靈根,雖然同樣是變異靈根,葉迦的修為似乎並沒有東華羽凡的提升的快呢。

壓下心裡的這些想法,東華羽凡神識探測出去。這才發現周圍被設置了好幾道陣法,料想應該是曲華裳的傑作,當下對於這個朋友好感更多了。

曲華裳撤下陣法。說道:

「怎麼樣?我們的天雷珠跑了沒?」

見到曲華裳一臉急促的樣子,東華羽凡笑了笑,忙回到:

「華裳姐姐放心,跑不了。」

說完。東華羽凡抿了抿嘴。不過最後,神色一凝,對著曲華裳眨了眨眼,說道:

「他們走了,我們也走吧。」

東華羽凡說完,便起身,取出帷冒,現代在頭上。曲華裳也同樣如此,不僅如此。兩人還換上了一套平常的常服,將表明身份的東西全部收起來。雖然東華羽凡此時已經不在乎什麼因果,但是能夠少一點麻煩也是好的。

一路悄悄的跟在小白花的後面,東華羽凡將第一次遇到小白花的場景慢慢的講給了曲華裳聽,反正一路上也無聊。曲華裳身為女子,認識的人也不少,小白花倒也認識幾個,可是還沒有見過如此厲害的小白花。當下心裡對於她有了一絲先去,想要湊近看看究竟長成了何等模樣。

東華羽凡見曲華裳興緻勃勃的樣子,微微一笑,餘光往旁邊一掃,突然神色一變。

正好瞧見了雲梨和江家兩兄妹走在一起,雲梨和江影同平肩而立,江影意在他們身後,臉色憤憤,看向雲梨的時候更是眼中帶著怒火。

雲梨臉帶嬌羞,看著江影同的的眼中帶著掩藏不住的情意,因此並沒有發現。江影同背對著東華羽凡,因此她也不知道兩人在說些什麼,由於是在坊市裡面,東華羽凡也不好將神識伸的太遠。

「怎麼了?」曲華裳發現的東華羽凡的一樣,問道。

東華羽凡嘆了口氣,深深的看了一眼雲梨,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感覺。不過一想到,雲梨也修鍊多年了,自己心裡肯定也有一把尺子,她也只是雲梨的引路人,對於她的人生道路,實在不應該干預太多。因此也只是搖了搖頭,說道:

「沒事,我們走吧。」

將頭望著前方,不再去看雲梨的方向。

人各有命,這句話東華羽凡從小就聽父母說過。她已經算是改變了雲梨的命運,以後的什麼她可以幫助,但是決不會幹預了。

不過一想到這裡,東華羽凡便想起當日師傅說過雲梨已經欠下自己天大的恩情了。再一想起曲華裳所說的因果之說,只覺得有些煩躁。原著裡面雲梨並沒有踏入修真界,她如今也算是將原著改的亂七八糟的了,雖然不知道後續,但是此時自己的命運也是未知。不過東華羽凡此時並沒有和以前一樣茫然,眼中慢慢變得堅毅了起來。

曲華裳見東華羽凡不願意多說,也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因此也不問。而是突然說道:

「他們要出城了。」

東華羽凡也不再胡思亂想,還是天雷珠的吸引力要大一些。

「對了,把這個貼到身上。」曲華裳走到坊市口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什麼,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從儲物戒中取出一張黃色的符紙,遞到東華羽凡的面前。

東華羽凡雖然不會製作符紙,但是也買過不少,所以也認識這個符紙。

隱匿符,兩個時辰之內,只要不使用靈力,別人都不會發現他們的蹤跡。

好在小白花和鶴峰兩人除了坊市並沒有御劍飛行,而是依靠自己雙腳前行,這倒是讓東華羽凡他們驚喜不已。

兩人的修為不弱,速度更是不慢,原本東華羽凡的修為就比他們兩個強,如今跟再後面更是不費吹灰之力。實際上就算沒有這隱匿符也沒事的,只不過曲華裳的一番好意,東華羽凡怎麼都不能拒絕就是了。

坊市外面群山很多,高矮不一,兩人摸不准他們要到那一個山腳,因此也只能耐著性子跟著兩人的腳步。剛開始的時候,耐心還很足,可是慢慢的,便有些煩躁了起來。這兩個趕路就好好趕路吧,一路上親親我我的,饒是東華羽凡活了這麼久都有些臉紅了起來,倒是曲華裳,果然是女漢子,竟然還看的饒有興緻的樣子。

不時的評論了一下鶴峰的樣貌,雖然鶴峰看上去男子氣息不足,但是臉白容貌俊俏,這種類型的男子往往能加能夠逗得女修喜歡。

好不容易到達了他們交貨的地方,東華羽凡已經滿臉的不耐煩了,反倒是曲華裳,笑著拍了拍東華羽凡的肩膀,打趣道:

「羽凡妹妹不要在意,男女之情乃是天性,等你以後尋得如意人便了解了。」

「華裳姐姐這麼說,莫非是因為姐姐已經尋到了?」東華羽凡心裡一動,故意順著她這話說下去。

曲華裳一愣,隨機臉上帶著微微的紅暈,故意『哼』了一聲,仰起頭,得意的說道:

「那是自然。」不過隨後就有些泄氣:

「不過我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啊1

「哦?是何人這麼好運,能夠得到華裳姐姐的青睞?」東華羽凡此時是真的好奇,曲華裳容貌美麗,性情爽朗,更讓東華羽凡親近的是,她也很高,和她站在一起不遑多讓。

好吧,東華羽凡承認,因為曲華裳也是一個高個女子,所以和她在一起頗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覺。他們的身高都快要到一米八了,不過修真界男子大多一米八或者一米九的,兩米的也不在少數,或許是因為修鍊的緣故。不過女子的身高卻沒有男子的身高這麼誇張,反而更趨向於東華羽凡在現代的樣子。高個的不多,大多都在一米六幾的樣子。

難道一米六幾才是官方身高嗎?東華羽凡想了想無語的想道。

「先不告訴你,等到有結果了再說吧。」曲華裳警惕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閃爍的眼睛,堅決不提人名。

東華羽凡無奈,只能錯過這個話題。

但是卻讓她想起了風傾塵,好歹自己和風傾塵也算是結髮了,可是如今兩人斷了消息,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面了。

想到這裡,摸了摸手腕上的結髮,東華羽凡嘆了口氣。

不過隨後,東華羽凡便沒有多餘的心情想這些了,和曲華裳對視一眼,兩人悄悄的將身形掩近了樹葉當中。

有人過來了。

東華羽凡神識一掃,發現有兩名男子快速的往這邊御劍過來。

還沒等她將神識收回,又是一凝,兩名男子後面似乎還有人;大概五六人的樣子,修為都在築基期中期的樣子。前面的兩個男子也是熟人,就是之前追殺小白花的兩人。看他們此時的樣子好似並不知道後面後人在跟蹤他們。

東華羽凡將這一發現告訴了曲華裳,曲華裳表情不變,但是心裡卻在驚訝東華羽凡的修為,似乎並不是簡單的結丹期。因為她此時的神識當中並沒有掃到跟在後面的五六人。

不過她也沒有懷疑東華羽凡話里的真假,有時候認識一個人,只一眼便知道能不能夠深交。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