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六十八章 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八章 殺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readx 原本東華羽凡是可以不用將自己發現的東西告訴曲華裳的,畢竟就算感覺再親厚,也不過是剛成為朋友的人。可是鬼使神差的,東華羽凡仍舊告訴了她。

一放面心裡有種踏實感,另一方面或許也是想要試探吧。

好在曲華裳雖然猜到了一點什麼,但是並沒有說出來,也沒有因此就改變臉色,就連看向東華羽凡的神色都未改變。

由於使用了隱匿符,兩人雖然靠的不太遠也並沒有被人發現,東華羽凡為了保險,利用神識將兩人包裹在裡面,算是徹底的隔絕了別人的探查。

兩男子似乎也見到了小白花,兩人臉上均是一喜。

男一快速的降落在小白花的面前,欣喜的一把將小白花抓住,鶴峰皺了皺眉頭,最後卻沒有說些什麼。東華羽凡已經第鶴峰吐槽過好多次了,這貨簡直內心太強大了,自己心愛的人被別人手把手的抓住訴說衷請,他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男二見男一如此,不甘示弱,同樣將小白花的另外一隻手抓祝

曲華裳看得是目瞪口呆,最後忍不住嘖嘖了兩句,對著東華羽凡小聲的說道:

「這女子可真厲害,後宮如此和睦。」

東華羽凡被曲華裳的話驚呆了,不過隨即猛然意識到,這裡是修真界。

實力為尊的世界啊,自己還拿以前的觀念看似乎有些過時埃

雖然這裡同樣男尊女卑,但是若是女子的實力強大,同樣也能三宮六院的。在現代看了許多種馬文,也看了不少女主類的後宮文。莫非這小白花實際上也是某部小說的女主,難不成她串戲了?

東華羽凡頓時覺得有些凌亂了。許多女主後宮文裡面不都是醬紫嘛,後宮和睦,男子們全部都在為女主的各種打算,一心一意,一起消滅任何對女主不利的存在,哪怕是真心實意愛慕者自己的女配,難道小白花就是瑪麗蘇文當中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女主?

東華羽凡忍不住抖了抖。想想就覺得有些難以接受。

小白花什麼的。果然是口味最重的。

不過想到小白花在自己手中吃了兩次虧,東華羽凡還是很得意的,管你是什麼小白花西蘭花。這部戲已經被打亂了,在打亂一部也無所謂了。

「先別說這些了,東西呢?」鶴峰見兩個男的一直在關心著小白花,雖然有人和他一起關心著玲兒他不介意。但是心裡還是不舒服。

畢竟自己的女人心裡不僅僅只有自己,還是讓人有些沮喪的。因此拉著臉,不樂意的說道。

兩男子也不在乎鶴峰的不愉快,男二直接取出一個黑色的儲物袋,放到小白花的手中。神色頓時凝重了起來,說道:

「天雷珠你要收好,這樣你也多點保命手段。」

「千萬收好。不要被人瞧見了。」男一也不放心的叮囑道。

小白花手中握著黑色的儲物袋,眼裡頓時泛出一陣霧氣。臉上帶著惹人憐愛的表情,看的男一和男二心裡癢酥酥的。男二更是慌亂的將手湊到小白花的臉上,笨拙的給她擦著眼淚。

隨著小白花的眼淚一掉,鶴峰也著急了,直接推開男一和男二將她摟在懷裡,焦急的問道:

「玲兒,怎麼了?」

小白花抽泣了兩,掙脫鶴峰的懷抱,淚汪汪的看著男一和男二,軟軟的說道:

「風哥哥,雨哥哥,你們對玲兒太好了,玲兒真的……真的……」小白花說道最後,都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了。

男一男二看的頓時心疼了,一人抓著一隻小白花的手,男一更是深情的為小白花拭去臉上的淚水,柔聲說道:

「玲兒,我們都是心甘情願的對你好,只要你安全,我們才放心。」

「是啊,傻玲兒,雨哥哥會保護你的。」

……

聽這這些瑪麗蘇的對話,東華羽凡徹底的石化了,這對白這名取得,敢不敢再簍一點。她聽得都快要吐了;而此時的曲華裳已經忍不住在乾嘔了。

「我受不了了,讓我動手吧。」

曲華裳說著,就取出了自己的武器,作勢就要上前,東華羽凡連忙拉住她,安慰道:

「別激動別激動,總有人會忍不住的。」

東華羽凡說的是實話,因為後面跟著他們的五個人已經有人看不去了。

眼見鶴峰也加入了三人的對白當中,四個人仍舊繼續訴說著自己的心情,五個人悄悄的散在他們的四周,東華羽凡神識已經掃到他們越來越近了,不到一千米的距離了。

也不知道這四人是不是吃屎了,那五個人肯定是進入了他們的神識範圍內,可是這四個人愣是沒有一個人發現,依舊一臉深情的看著滿臉感動的小白花,而小白花此時彷彿深陷在這三雙深情的眼神中,無法自拔。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她怎麼沒有被這眼神淹死。

「他們來了。」曲華裳已經不耐煩看了,瑪麗蘇看多了會有陰影的,因此曲華裳重點關注跟蹤的那五人。

東華羽凡已經隱隱能夠看到那五人的身影了,可是這四人依舊沒有發現。

「你說他們是怎麼活到現在的。」東華羽凡有些無語的說道。

「妥妥的狗屎運埃」李霸天打了個冷顫,眼前的一幕看的他雞皮疙瘩四起。由於他變成魚的時候,瑪麗蘇還沒有流行起來,因此如此乍一看到,著實有些令他反胃,況且李霸天玩過的女人雖然多,可是對這種類型的從來都是敬而遠之。因為一旦沾上,就好像牛皮糖一樣,甩都甩不掉。

「還真是一出好戲呢。」第一個跳出來的是一名女子,長相中等偏上,一襲綠衣。頭髮高高的束起,雖是女子,但是看上去卻有一種難得的英氣。不過說話的時候帶著一點咬牙切齒的感覺,特別是『好戲』兩字,就好像從牙齒縫裡面磨出來的一樣。

女子一出來,就死死的盯著鶴峰,眼中滿滿的怨氣。隨後看向小白花的時候。一股恨意奪眶而出。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小白花估計已經被這姑娘千刀萬剮了。

東華羽凡和李霸天對是一樣,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一絲八卦。

「有隱情。」這句話是曲華裳說的。原本東華羽凡也有這樣的想法,沒想到被曲華裳先說出來了,當便覺得她們果真是有默契的。

「是你,你來幹什麼。我告訴你,我是不會喜歡你的。你死心吧。」

或許是東華羽凡她們八卦之心太強烈,鶴峰突然站起來,一臉正氣的將小白花擋在自己的身後,語氣有些不耐煩。對眼前的女子更帶著滿滿的厭惡。

說實話,東華羽凡覺得小白花的長相真心比不上這個出現的女子,這女子一看就是努力向上的好姑娘。可是小白花就好像是一株菟絲花,依附在男人的身後。用那楚楚可憐的眼神將男人的心牢牢的拽在自己的手中。東華羽凡實在是搞不懂了,偏偏這種女人最能得男人心。

「鶴峰,你自己看看你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她哪裡比我好了,既和你在一起,又何別的男人,她就是千人枕的賤人,你醒醒吧……」女子心裡對鶴峰依舊有情,時至今日,仍然想要將鶴峰罵醒,可是鶴峰怎麼可能容忍有人污衊自己心裡的女神,當便破口大罵道:

「你給我住口,玲兒那麼單純善良,你這個惡毒的女人,哪裡都比不上。」

鶴峰這句話頓時將女子驚住了,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男子。她實在是不願意相信這句話是從他口中說出來的;兩人原本一同長大,青梅竹馬,雙方家族也是門當戶對,雖然不是什麼修仙大家,但是家族底蘊也不算弱,都是修真界的中等家族;從小兩家就有意將他們湊成一對,她從小就知道自己長大了要嫁給眼前這個男子,慢慢長大,一顆芳心更是慢慢的放在了鶴峰的身上。

雖然鶴峰的回應並不十分熱烈,但是也並不反感她的靠近,她原以為鶴峰的性格本來就冷淡,因此也沒有太放在心上,一心等到兩人築基之後就成親的。

可是如今,卻被一直放在心上的人狠狠的踩在地上。

「你說我惡毒?你居然為了她說我惡毒?」女子眼中頓時溢出了淚水,可是這淚水卻沒有激起眼前的人任何的心疼,反而更加的厭惡。

「我們一起長大,我才是你的未婚妻子,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歡你,她是別有用心,你……」女子到了此時都還想要挽回,可是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整個人再次愣住了。

『啪』

鶴峰眼中帶著怒火,狠狠的上前,一巴掌將女子打得跌倒在了地上。

這子,隱藏在周圍的另外五人紛紛露面,其中一個身穿黑衣的男子沉默的走上前,將女子從地上扶起,雖然沒有說什麼,東華羽凡的東華羽凡卻感覺到這個男子身上的怒火。

「八點檔啊八點檔,有沒有瓜子啊,讓我磕一磕。」李霸天有些激動的在東華羽凡的肩膀上扭在扭去,說完,頓時感覺到一隻手出現在自己面前,手上正好是自己想要的瓜子。

曲華裳眨了眨眼睛,同樣也是激動不已,說道:

「我有我有。」

東華羽凡也覺得這場狗血劇不錯,但是眼前這兩個實在是有些誇張了,因此壞心眼的直接將瓜子放在了自己的手裡,一邊嗑瓜子一邊看著好久沒有看過的狗血劇。

眼見又出現了五人,男一和男二皆是神色一變,不著痕的將小白花護在自己的身後,警惕的防備著將他們圍在中間的幾人。

「你到底要幹什麼?」鶴峰神色一變,語氣不善的盯著女子,眉頭深深的皺起,已經將自己的武器握在手中。

「醒了嗎?」將女子拉起來的那名黑衣男子語氣淡淡的問道。

女子有些恍惚的看了一眼一臉不善的鶴峰,不知道怎麼的,只覺得心裡崩塌的難受,可是想哭卻沒怎麼也哭不出聲,只是眼淚一顆一顆的從眼睛裡面竄出來。

直到黑衣男子的那句話,這才將她拉扯回來。

自己喜歡的人厭惡她,恨不得她死;而自己一直以來就不屑的人卻將不堪的她緊緊的拉著。

突然子,女子覺得有些好笑,更有一種悲從心來的感覺,為自己可悲,也為此時的鶴峰可悲。一時之間倒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

「沒醒又能如何,醒了又能如何。」女子喃喃的回道。

黑衣男子沒有說什麼,而是突然將女子手中的劍奪了過來,將劍鞘扯掉,鋒利的劍印出他的臉,他神色淡淡的瞟了一眼鶴峰,眼中帶著一絲譏諷,最後將劍放在女子的手中,冷聲說道:

「殺了他。」

女子被黑衣男子的話嚇了一跳,意識的就不去接劍柄,可是黑衣男子一直將她的手拽著,更本不給她掙脫的機會。

感覺到手腕有些生疼,女子不知道怎麼的,心一狠,就真的握緊了劍柄。

可是握緊之後,才覺得心裡有些慌亂,手中的劍有些哆嗦的對準了鶴峰。眼前是從小到大喜歡的人,雖然此時背叛了她,可是讓她親手殺了鶴峰,還是有些無從手,心裡頓時亂了起來。

「殺了他,你就醒了。」正當女子心慌的時候,黑衣男子的聲音更加的冷了起來,音也提高了一分。

「我,我……」女子想要說些什麼,可是話到嘴邊,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殺了他,殺了他。」

「我不,我不要……」女子顫抖著雙手,手中的劍也在跟著顫抖。最後『啪』的,劍頓時從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而她此時也無力的跌坐在地上,捂住臉,眼淚順著手指縫流了出來。聲音帶著壓抑,氣氛頓時帶著一絲沉悶。

東華羽凡怔怔的看著眼前逆轉性的一幕,這一幕彷彿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不知道怎麼的,腦子突然有些隱隱作痛,那一句『殺了他』就好性被按了循環播放一樣,一遍又一遍不停的在她腦子裡面回想,一聲比一聲大,慢慢的變成了一道陌生的聲音,就好像一把利刃,一遍一遍的在划著東華羽凡的神經。

眼前似乎又出現了之前的畫面,那名渾身是血的男子的臉彷彿越來越近,那雙帶血的眸子彷彿帶著一絲深情,可是再一看卻又覺得冷到徹骨。鮮血蒙上了那雙眸子,東華羽凡只覺得自己的頭越來越痛,最後忍不住捂住頭,想要將這股痛壓去。

可是一瞬,只覺得腦子裡面突然一陣清涼劃過,東華羽凡眼中紅光一閃,有些莫名其妙的抬起頭,剛剛的疼痛就好像是幻覺。

「你剛剛怎麼了?」曲華裳好奇的問道。

就連李霸天就不明就裡的看著東華羽凡。

「我,我沒事埃」東華羽凡眨了眨眼睛,最後還是沒將這件事情說出來。

不過等她再將頭轉到小白花那邊的時候,心裡卻莫名的犯嘀咕。

自己這是怎麼了,難道剛真是幻覺了,可是那股刺痛實在是有些令她心驚。未完待續。

ps:後面有所更改,等會大家可以刷新一遍重新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