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六十九章 逃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九章 逃跑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哼」鶴峰冷冷的瞥了一眼痛哭的女子,別過頭。

小白花這才從鶴峰他們身後走出來,眼中帶著一絲霧氣,看了看黑衣男子,又看了看女子,這才小心翼翼的說道:

「方姐姐,這件事情都怪我不好,可是我和鶴大哥是真愛,求你成全我們吧。」小白花淚雨連連,簡直就將自己的位置放到了塵埃的位置,一臉的真誠。

說完,還沒等女子說什麼,鶴峰頓時一臉疼惜的將小白花摟在懷裡,溫聲說道:

「玲兒,你不用如此,我和她原本也只是因為家族的關係才有婚約的,如今我為了你已經離開家族,你應當知道我的心意,我們的愛情不用任何人成全。」

面對兩個女子,兩種不同的態度,看的東華羽凡都忍不住感慨,更別說一旁滿臉鄙夷的曲華裳了,更是憤憤不平的說道:

「真是無恥。」

「渣男。」這是東華羽凡在曲華裳說完之後介面說的一句話。

曲華裳深以為然,點頭同意,說道:

「羽凡這個詞語非常的貼切。」

「看到了嗎?如今你還不醒?」黑衣男子等到鶴峰將小白花摟在懷裡、表白了心意之後冷冷的對著跌坐在地上的女子說道。

女子原本有些空洞的神色慢慢的有了一絲神采,不過眼神變得越加的灰暗了,拾起身旁的長劍,慢慢的站起身。

看著眼前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鶴峰,女子突然大笑了起來,笑聲停在眾人的耳中只覺得異常的悲切。

「既如此,那我便成全你們,此生此世,我和你再無瓜葛。」女子說完,神色再次暗了一分。

可是這話停在鶴峰的耳中,簡直如同天籟,眼中頓時一喜。他回過頭,第一次沒有用那厭惡的目光看著女子。可是也好不到哪裡去,口中仍舊不落下風:

「如此最好。」

說完,更是對著眼前的小白花喜道:

「玲兒,這樣我便能娶你了。等我回去求得家主原諒,我定然不負你。」

女子心裡一陣陣的而悲哀,此時已經有些麻木了。剛說完解除婚約,前未婚夫居然就迫不及待的當面求娶另外的女子。

雖然之前也不曾收斂過,可是那股悲涼怎麼也擋不住的湧上了心頭。

隨後便是怒氣從心頭湧出。奮力的扯下胸口所掛上的碧綠吊墜;

可是扯斷之後,才有些心疼,這是當日定親只是的定親信物,也是她最寶貴東西,可是此時捏著這個,只覺得就好像是一場笑話。

遂,眼中一冷,往鶴峰的前面扔去。

「此物還你,將我方家信物歸來。」

鶴峰下意識的就將吊墜捏在手中,心裡更是一喜。可是聽到女子的話,眼中頓時有些為難了起來。

方家的定親信物乃是一件玉佩,這件玉佩既然能夠當做定親信物定然也不是凡品。乃是一件非常不錯的上品輔助靈器,修士佩戴之後,修鍊途中能夠凝神靜氣,不易產生心魔;不僅如此,還能夠幫助煉化靈氣,對於修鍊有很大的好處。

可是就是如此,他已經將此無送與了小白花玲兒。

如今既然解除了婚約,依禮應當將此物歸還。可是玲兒十分喜愛這件玉佩,並且因為此物對她修行有很大的好處,時時佩戴於身,從未取下過。

如今她提及。鶴峰也只能為難的看著小白花,說道:

「玲兒,可否將那龍鳳玉佩取出,這吊墜也是一件不錯的輔助靈器。」

不過鶴峰沒有說完,這件玉墜並不及玉佩,不過是能夠抵擋幾次結丹期修士的攻擊。幾次之後,也就沒有效果了。

鶴峰雖然在家族裡面還算受重視,但是也畢竟只是一個旁支,因此交換的定親信物也算不得是非常貴重,頂多讓人挑不出什麼錯來。

只因為當時小白花對於鶴峰有情意,方家便也沒有多言其他。

小白**里一緊,下意識的就捂住胸口,心裡不願意,可是此時騎虎難下。

心裡對於鶴峰還是有喜歡的,畢竟鶴家也算是修真世家,雖然比不上什麼大門派和頂級世家,但是也是有底蘊的;若真的能夠進入鶴家,好處也不少。既不用受門派的束縛,也不用擔心修鍊資源,此時心裡說不心動是假的。

雖然心裡再不情願,還是將龍鳳玉佩從懷裡取出,有些不舍的放在了鶴峰的手裡。

鶴峰自然是看出了小白花的意願,可是此時對方有那麼多人,若是只有方姓女子一人,他拼著不要臉也要將這枚玉佩留下,可是此時顯然是不行的。他雖然喜歡小白花,可是對於自己的臉面還是在意的。

結果之後,鶴峰心疼小白花的不開心,對於方秋善更加沒有好臉色,更甚至將小白花的不開心怪罪在了女子的身上,沒好氣的將龍鳳玉佩扔了過去。

方姓女子冷著臉接下,對於他此時的態度還是讓她心裡一疼,只覺得呼吸都有些難受了起來。不過雖然身體晃了晃,一個轉就將龍鳳玉佩捏在手中。

隨後又想起這個玉佩被小白花放在懷裡,只覺得說不出的噁心,索性取出一個水壺,當著幾人的面,直接在玉佩上面沖洗了一下,隨後對著旁邊的黑衣男子說道:

「麻煩你幫我解除認主可以嗎?」

她沒有將小白花解除認主,就是故意的。

小白花臉頓時煞白,她同樣是故意沒有解除認主的,就是膈應這方秋善就算拿到也沒有辦法使用。可是她突然想起,若是有人實力高過於她,是能夠強行解除認主的。

可是還沒等她來得及阻止,只覺得腦中一疼,臉頓時白的像紙一樣,只覺得痛的眼前都有些模糊了起來,身體軟軟的倒在鶴峰的懷裡。

「賤人,你對她做了什麼?」鶴峰緊張的將小白花摟在懷裡,惡狠狠的對著方姓女子吼道。

就連男一和男二都一臉焦急的上前,面帶不善的盯著方秋善。方秋善此時心裡竟然覺得舒爽不已。小白花裝模做樣騙了鶴峰,如今自討苦吃,她自然心情舒暢,因此頗有一張揚眉吐氣的感覺。說道:

「哼,我能做什麼,莫非你以為我方家的東西是好拿的?」

說完,結果黑衣男子遞過來的龍鳳玉佩,不過眼中依舊有些嫌棄。雖然上品靈器稀少,但是她方家既然能夠成在繁天大陸多如牛毛的修真世家中立足,底蘊有,靈器自然也有。

隨意的放入儲物戒指,方秋善對著黑衣男子說道:

「多謝。」

黑衣男子並沒有回答,而是微微點了點頭,便不再多言,此時他們過來並不止解決鶴峰的事情,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如今既然方秋善退了親他心裡鬆了口氣,不過該解決的事情可不會因為事情變成現在這樣就放棄的。因此對著其餘的幾個看了半天戲的人使了個眼色。更是傳音讓他們注意。

方秋善也知道他們追過來是另有其事,雖然她和鶴峰沒有了關係,可是那麼多年的感情不是說斷就能斷的,只是對方只一心擔憂著懷裡臉色慘白的小白花,硬著心腸,轉過身,沉聲道:

「我先走開。」不過走了兩步,卻又頓住腳,說道:

「可否不要傷他性命?」

黑衣男子身上的氣息突然一滯,方秋善只覺得他似乎生氣了。不過咬了咬唇,固執的看著他,男子最後無法,只能微微點點頭。

當然。只要不傷及性命,這個要求說簡單也簡單。

方秋善鬆了口氣,卻沒有在道謝了,知道對方似乎有些不耐,便快速的離開了此地,只是心裡究竟作何感想。也只有她自己心裡清楚了。

「這姑娘真是弱爆了,要是我,肯定要把渣男大卸八塊。」東華羽凡嘖嘖的說道,不過別人的感想她到底是不清楚的,也僅僅是說出來發泄發泄罷了。

不過剛剛看到之後,東華羽凡很清楚,小白花這是傷了神識了,之前她曾贈了一支青龍參,就是不知道還有沒有其餘的能夠修復自己神識了。東華羽凡心裡一動,眼見黑衣男子似乎要動手了。扯了扯曲華裳的衣袖說道:

「他們要動手了。」

曲華裳點點頭,不過卻回過頭對東華羽凡說道:

「等會我們出手的時候不要對這渣男心軟。」

東華羽凡詫異的看著她,曲華裳眼神閃了閃,見東華羽凡看過來,連忙解釋道:

「誒誒誒,不要誤會啊,我只是心裡覺得很不爽,想要出出氣罷了」

她當然沒法解釋為什麼心裡莫名的生處一絲煩躁和不爽,只覺得這個鶴峰讓她無比的看不順眼,真行在他那張深情的臉上狠狠的打上兩拳。

好吧,東華羽凡也覺得這人有些欠揍了。

也不知道這小白花周圍的三個男的是不是傻了,明明知道周圍還有敵人,可是卻因為小白花神識受損就忘記了,轉而關切小白花去了。看得東華羽凡直搖頭,真不知道這些瑪麗蘇男主怎麼活下來的。

黑衣男子突然冷笑了一聲,手上卻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張黑色的網,此時的網還沒有被激活的樣子。可是此時小白花突然幽幽的睜開眼睛,眼見黑衣男子過來的,驚叫了一聲,喊道:

「小心。」

鶴峰雖然是渣男,但是也有築基期的修為,當下心裡一凜,暗罵自己不小心,也沒好氣的瞪了一眼男一男二兩人,兩人或許也是想到了什麼,臉色都有些不太好,若不是小白花突然醒過來,他們說不定已經糟了這些人的道了。

可是卻讓小白花再一次暈厥了過去。

看到這些人不懷好意的盯著他倆,男一男二便知道是為什麼了,定然是為了那天雷珠才來的。

男一男二是兩兄弟,皆姓李,男一名叫李風,男二名叫李雨。這也是為什麼小白花要交他們風哥哥、雨哥哥什麼的。兩人之前交給小白花的天雷珠原本也不是他們的東西,也是從別處取得的。

只是手段卻不正常,原本以為自己夠謹慎的,沒想到還是將這些人引過來了。只不過之前出了鶴峰和那名方姓女子的事情打岔,所以一時之間倒是沒有太警惕。

「交出來。」黑衣男子不想和幾人廢話,直接冷聲說道。

小白花如今昏迷,沒有戰鬥力;不僅如此,反而還是拖累。說起來,也只有男一和男二才能夠對敵。

「哼,閣下說的是何物,我們一直在此處,可從來沒有見過幾位。」

男二李雨冷哼一聲,下意識有些擔憂的看了一眼小白花。

心裡一狠,和男一李風對視一眼,兩兄弟多年來互相做伴,早就默契十足,僅一個眼神便知道對方所想。一咬牙,便想著,反正此時東西已經在小白花的身上了,他們雖然實力比不上這些人,但是攔下他們拖延一段時間倒是可以的。

男一李風取出武器,突然出其不意的像黑衣男子襲去,黑衣男子的修為東華羽凡看得出來,算得上他們幾人最高的,居然是築基期後期的樣子,只不過似乎突破沒多久,身上的氣息還有些攝人。

黑衣男子快速的抵擋,雖然知道眼前的男子不敵自己,可是大家都是築基期的修士,雖然他修為比之較高,但是李風打鬥詭計多端,不時扔出一些符紙。一時之間黑衣男子倒是沒奈何他。

趁此機會,李雨快速的對鶴峰傳音,讓他帶著小白花快速的離開此地。

鶴峰沒有猶豫,雖然他知道小白**里有李家兄弟,但是作為一個男人的私心,還是希望自己喜歡的人心裡只有自己。因此也只是感激的看了他們兩眼,不猶豫,一頭扎進了後方的山林裡面。

見到他們想逃,黑衣男子傳音讓人去追,李雨頓時趁機攔住了兩人,另外兩人想要去追,李雨更是扔了幾張爆破符過去。

勉強算是幫鶴峰他們爭取了一絲逃跑時間,山林裡面地形複雜,並非沒有逃離的可能。攔了一會,兩人再也看不到鶴峰的身影,也知道繼續下去他們估計就要交代在這裡了。李雨從儲物袋中取出一顆白色的珠子,冷笑了一聲。

東華羽凡他們在鶴峰離去的時候,就和曲華裳離開了。

反正他們也知道東西在小白花的身上,跟上去,趁鶴峰放鬆警惕的時候,取了東西就走,當然如果曲華裳想要打鶴峰一頓出氣他也是沒有意見的。

鶴峰抱著一名女子,東華羽凡跟在身後,簡直是不緊不慢,一點不擔心的樣子。不過鶴峰躲藏的本事還算不錯,一邊離開,一邊卻將兩人的痕抹去,若不是東華羽凡神識一直鎖定,還真有可能更丟,不過實力決定一切。也怪他們運氣不好遇到自己了。

鶴峰此時心裡又驚又怒,雖然還有一絲理智,但是精神也崩的緊緊的。跑了百里地之外,確定身後沒有人跟著,便也放鬆了一些。

找了一個小山洞,四處查看了一下,發現沒有什麼危險,便將小白花放了下來。眼見小白花此時縮倦著身體,身上更是不時發抖,心疼個不停,乾脆咒罵出了聲,一會大罵李家兄弟,一會又罵方姓女子,可是手上卻依舊輕柔的摟著小白花不放。怕小白花冷,更是將小白花摟的緊緊的。

「玲兒不怕,有峰哥哥在。」

說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得,對著身後平坦的地上一揮手,將小白花放在毯子上面,蓋上被子。最後仍舊不放心的掃了一圈,在山洞口設下了不少的陣法。這還不算,一揮手,看了不少的樹藤擋在山洞口,這樣看上去也不顯眼。

最後神識在掃了一遍四周,確定沒有什麼人和妖獸,便快速的往不遠處的消息跑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