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七十章 可憐之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章 可憐之人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東華羽凡神識發現鶴峰到不遠處的小溪邊去了,因此快速的和曲華裳往山洞跑去。

期間更是小心的將腳下的痕抹去。

或許是第一次做這種小偷小摸的事情,曲華裳的心情還十分的激動。

走到山洞口,曲華裳率先走上前,扒開門口的樹藤。東華羽凡慶幸曲華裳和她一起過來的,不然她也不能保證會不會觸及陣法讓鶴峰發現,雖然她不怕麻煩,但是如果能夠避免還是盡量避免比較好一些。畢竟如果對方不知道是她們兩的話,以後也不會擔心會被人惦記。

曲華裳對於陣法的造詣反正比東華羽凡要厲害,因此東華羽凡和李霸天就負責放哨,原本以為這麼多層陣法需要一陣呢。東華羽凡還考慮要不要猛個面去敲鶴峰的頭,沒想到曲華裳拍了拍手,爽快的說道:

「好了,趕緊進去拿東西。」

東華羽凡和曲華裳都不準備進山洞,就讓早就已經摩拳擦掌的李霸天鑽了進去。

畢竟裡面還有一個大活人,雖然現在昏迷了,但是保不齊進去了就人家小白花就醒了。

況且小白花還認識她。

李霸天先是對著東華羽凡用尾巴做了一個敬禮的動作,隨後找著曲華裳所指示的地方往裡面爬去。別看李霸天是一條電鰻,但是爬行的速度又快而且還非常的安靜,都沒有發出什麼太過於響動的聲音。洞口距離小白花躺著的地方估計有幾十米的樣子,東華羽凡一邊警惕鶴峰的動靜。

「搞快點,你幹嘛呢?」東華羽凡見李霸天扭到了小白花的面前,卻半天不動手,忍不住開口提醒道。

李霸天得意的對著東華羽凡擠眉弄眼,然後突然壞心眼的將被子掀開,在東華羽凡和曲華裳好奇的目光下,將小白花腰間的腰帶解開了,再將小白花的衣服弄得稍稍有些凌亂的樣子,最後更是變態一樣的將人家小白花的頭髮也整的亂七八糟的。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看向小白花的腰間。

「是哪一個儲物袋?」李霸天見眼前的儲物袋都差不多。問道。

「次奧,姓鶴的要回來了,你傻啊,都拿回來啊?」沒等東華羽凡回答。曲華裳小聲的對著李霸天喊道。

李霸天不知道怎的,似乎就吃曲華裳這一套,一點也不計較曲華裳罵它傻逼的事,反而笑嘻嘻的將小白花腰間的三個儲物袋一起咬了出來。

東華羽凡伸出手,將三個儲物袋扯了過來。然後一把夾起李霸天。

「先過去等我,我善後。」曲華裳知道東華羽凡不擅長陣法,見東華羽凡沒拒絕,快速的將陣法還原,但是並沒有將門口的樹藤還原。

不僅如此,李霸天在山洞裡面的痕他們也沒有想過抹去。如今東西已經到手了,又沒有留下什麼腳印,此時不溜之大吉,還待何時?

只是東華羽凡和曲華裳都沒想到,居然會這麼順利。只是浪費了一點點時間跟蹤人而已。還免費的看了一場瑪麗蘇大戰『惡毒』女配的好戲,這趟出來值了。

等到和曲華裳匯合之後,東華羽凡將手中三個儲物袋揚了揚,說道:

「大豐收。」

曲華裳挑了挑眉,突然轉到李霸天這邊,然後豎起了大拇指:

「太陰險了,佩服佩服。」

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正準備提醒快點離開之類的,突然靈機一動,指了指某個方向。小聲說道:

「有人追過來了。」

「那個姓鶴的也回來了。」曲華裳小聲嘀咕道。

兩人對視一眼,又有好戲看了。乾脆也不離開了,找了一處隱秘的地方,兩人往哪兒一蹲。心情居然有一種激動的趕腳。

之前李霸天惡作劇,不知道鶴峰迴去看到渾身凌亂的小白花會不會狂暴。剛好這個時候黑衣男子那一隊的人也追趕了過來,嘖嘖。

「來了來了來了。」李霸天自己動手的惡作劇,自然比她們兩個還要期待。

此時正好鶴峰趕了回來,看到門口凌亂的樹藤,已經能夠清晰的看到山洞口了。心下一驚,快速的躍了過去,感覺到陣法沒有被破壞,鬆了口氣的同時,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圍。似乎並沒有發現黑衣男子他們幾人的樣子。

黑衣男子他們似乎停住了,估計已經是發現了鶴峰的蹤跡了,不過卻沒有貿然的過來。

「誒,又有人過來了?」東華羽凡驚奇的望著和黑衣男子他們不同的方向。

似乎是李風和李雨兩兄弟呢,神識探測到這兩兄弟呼吸急促,衣服凌亂,顯然是逃跑的時候太過於匆忙了,只是沒想到陰差陽錯居然跑到這裡來了。這果然是猿糞埃

正巧,追趕這兩兄弟的人就遠遠的吊在他們兩個身後,兩人顯然也發現了有這一點,因此一點也不敢停留,沒過多久,東華羽凡就察覺到黑衣男子也發下了李家兩兄弟。

隨後便是一陣輕微的靈力波動,東華羽凡一直關注著那邊,因此很清晰的感覺到了。

「那個黑衣人在給手下傳音。」東華羽凡給曲華裳傳音說道。

曲華裳將頭湊了過去,雖然眼睛看不到,但是也能夠想象那個畫面,況且此時她的神識也能夠發現,只不過對於那個黑衣男子有些警惕,所以她的神識範圍都縮得很校

「啊,玲兒,玲兒你怎麼了?是誰幹的,是誰。」

沒過一會,從山洞裡面傳出一道慘烈的吼叫。

兩人一魚忍不住偷偷笑了笑,肇事者李霸天更是小的前仰后翻的。

「這傻逼,真的上當了。你說如果他出來發現了那個黑衣人的話,會不會和他拼了。」曲華裳樂道。

東華羽凡聳聳肩,此時跟蹤李家兩兄弟的人已經撤了轉而和黑衣男子那邊匯合了,就連那名方姓女子也在人堆裡面,不過眼神黯淡,並且整個人顯得格外的沉靜。

鶴峰見小白花一直未醒,心痛不已,仔細的將小白花餓衣服整理好,此時鶴峰的眼睛已經有些微微的發紅。心裡的憤怒已經衝上頭腦,之前的最後一絲理智頓時消失殆盡,不過他並不笨,之前是一直關注著小白花。所以才么有注意。

此時卻發現山洞裡面有一條彎曲的痕,似乎是某種爬行的妖獸。

可是他明明檢查了周圍,並沒有什麼厲害的妖獸才是。強忍住心裡的刀割,小白花這是有些痛苦的皺了皺眉頭,嚶嚀了一聲。

「玲兒。你怎麼樣了?」

鶴峰的理智被小白花突然的出聲拉回來了一絲,也因此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離去不過片刻,就算有人佔便宜也沒有機會的,因此突然掀開小白花的被子。

果然,儲物袋都沒有了。

小白花恢復了一些神智,原本鶴峰猛然的行為牽扯了一絲疼痛,可是下一刻。

「啊~~~~~~我的儲物袋呢?我的儲物袋呢?」

小白花慌亂的抓著鶴峰的手臂,消瘦的手臂勁還挺大,鶴峰掙脫不開。也沒想掙脫,只是用力的將小白花抱住,怒火再次升起,可是見小白花此時茫然無措的模樣,心痛卻是更多一些。

「玲兒,玲兒,冷靜一點,你傷了神識,不能這麼激動的。」難得鶴峰此時還這麼擔心小白花,只是李霸天的惡作劇到底還是被人家看出來了。

「我的儲物袋?我的儲物袋……」小白花失去了儲物袋。口中不停的喊著,就連被鶴峰死死的抱在懷裡,仍舊不停的問道。聲音一聲比一聲大,眼淚不停的流出來。往常欲說還休的美感徹底的消失,眼睛血紅,指甲更是毫不客氣的掐著鶴峰。

鶴峰沒有因為小白花如此模樣就放開,雖然對於她此時的模樣有些詫異,可是還是輕拍著她後背說道:

「沒關係,沒關係。失去了就算了,我的給你,我的都給你,玲兒,不要激動,冷靜一點。」鶴峰一邊安慰,一邊將自己的儲物袋取出來,往小白花的面前放去。

「不要,我不要,我要我的儲物袋,是不是你拿的,是不是你?」小白花一把將鶴峰推開,不僅如此,還將眼前的儲物袋重重的往鶴峰的面前扔去。眼睛血紅,神色中更是帶著仇恨。

鶴峰一驚,小白花此時的模樣太過於嚇人。不過也僅僅一瞬,鶴峰便再次上前,這一次是死死的抱住小白花,不讓她在掙脫。

「怎麼了?玲兒如何了?」

逃到此地的李家兄弟聽到一聲尖銳的女子尖叫嚇了一跳。可同時也聽出來是小白花的聲音,心裡擔心小白花是不是出了意外,快速的往聲音發出的地方跑來。

「走開,放開我放開我,我的儲物袋,我的儲物袋、你放開我……」李家兄弟進來的時候,鶴峰正緊抱著小白花,小白花更在努力的掙脫。

「你放開她。」

「放開玲兒。」

兩人看到此情此景,以為是心愛的姑娘出了什麼意外,滿臉怒火上前,一把將鶴峰扯開。

鶴峰被扯開后,心裡的怒火更是達到了頂點,奮力的起身,一拳打到左邊的李雨身上。

「都怪你們,若不是你們讓玲兒出來拿什麼天雷珠,玲兒也不會變成這樣。」

「你還怪我們,是你害的玲兒如此,若不是你的未婚妻過來,玲兒也不會傷及神識。」

……

尖叫聲和吵鬧聲不停的從山洞傳出。黑衣男子那一隊人悄無聲息的往山洞的地方靠近。

東華羽凡聽這山洞裡面不時的悶哼,想來裡面應該是打起來了。神識一探,果然如此,曲華裳因著黑衣男子的關係,也只能聽這東華羽凡這邊的現場直播。

「誒,姓鶴的和那個弟弟打起來了。哎呀呀,老大居然趁機靠近了小白花,他抱住小白花了,抱住小白花了。」東華羽凡一邊轉播,一邊探查著黑衣男子的進度。

「然後呢然後呢?」曲華裳見東華羽凡隔一段沒有說話了,激動的問道。

「玲兒,你怎麼了?告訴風哥哥,風哥哥來了。」

李風和鶴峰不同,上前直接抓住小白花的手,然後輕輕的摟進懷裡,小白花哭鬧了一陣,覺得腦子越來越痛,慢慢的聲音也小了下來,看清楚眼前的幾人之後,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我見猶憐。

紅紅的眼睛,淚水的痕,蒼白的臉,怎麼看怎麼讓人心疼,李風此時恨不得以身替之。

握著拳,想要將她臉上的淚水拭去,又怕自己將她弄疼。

小白花只默默的流著眼淚,眼神空洞,什麼也沒說。

可是這個樣子,更加讓山洞內的上個男子不忍。

「玲兒,我求求你,不要難過了好不好,你如今受了傷。」李風輕輕拍著小白花的背,輕柔的說道。

「風……哥哥,我儲物袋丟了,我什麼都沒了,我什麼都沒了。」小白花語氣有些沙啞,可是那配上那蒼白的面容,莫名的讓在場的三個男子悲從心起。

「我知道我知道,沒關係,沒了風哥哥有,你要什麼風哥哥都買給你,就算是搶,風哥哥也要搶給你好不好。」李風聽到小白花說話,心裡一喜,忙不迭的開口承諾。

隨後三人又是一陣溫柔的安慰,生怕聲音一大就嚇住了小白花。此時的小白花就好像是一哥脆弱的洋娃娃,需要好好的保護起來。

東華羽凡不停的摸著手臂,只覺得這些瑪麗蘇的對話讓她忍不住雞皮疙瘩起一地。雖然她不喜歡瑪麗蘇,但是講別人整的這麼慘,心裡總覺的還是有點什麼。

「那什麼,我們要不然走吧。」東華羽凡開口對曲華裳說道。

「為什麼?好戲還沒開始呢。」

「可是我總覺得我們這麼對一個女孩子會不會不太好。」東華羽凡靠的近,神識能夠清晰的發現山洞裡面的一舉一動,小白花那副模樣不像是裝出來的,就連她一個女的都覺得有些可憐的模樣。

可是讓她將得手的東西還回去,也是不可能的,所以這才想著,乾脆離開。

「呵呵,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可是修真界哪有什麼真正的可憐人。要知道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說完,搖了搖頭,拍著東華羽凡的肩膀,半是陶侃,半是教導:

「孩子,修道之人,切記心軟。須知上一秒你覺得可憐之人,下一秒就能夠要了你命。」

東華羽凡怔怔的看著曲華裳那一張毫不做作,嬌艷明媚的臉,絲毫不覺得她這些話有什麼不對,隨後揚起一張笑臉,深吸一口氣:

「謝謝你,華裳姐姐,你又給我上了一課。」

「好說好說,要交學費啊1

「啊,那我不直播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