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七十一章 再不相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一章 再不相見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readx 黑衣男子那一隊人慢慢的靠近山洞。

鶴峰他們此時滿心都是小白花,因此居然忽略了這一點。好在並不是三個人都這樣,李雨是不是的用神識探查著周圍,畢竟他們如今也在逃命的,也不能太過於放鬆了。

「我們要趕快離開這裡才行。」李雨雖然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經的地方,可是心裡總覺得有種不太好的預感,因此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對著另外兩人說道。

小白花再一次華麗麗的暈了過去,這一次李風將小白花緊緊的抱在手裡。

鶴峰想要接過來,可是被李風和李雨攔住了,李風更是瞪了鶴峰一眼。心裡萬分後悔,早知就不該將小白花交到鶴峰手裡,閆建新小白花比之前還要蒼白的小臉,心裡更是恨他到不行。

「等會安全之後,我要一個解釋。」李風說完,眼中冷光一閃,抱著小白花直接快速的往外走去。

李雨同樣冷哼一樣,緊隨其後。

鶴峰的向前攤出,小白花已經被別人抱在懷裡,想到這裡,鶴峰的心裡簡直後悔到不行。如果可以他寧願此時倒下的是她,想起小白花之前絕望無助的樣子,鶴峰的心就不住的痛。眼見李家兩兄弟走出了山洞,鶴峰深吸一口氣,儘管自己心愛的女人在別人的手裡,可是此時他卻不能將她要回來。

壓下心裡的怒火和焦急,跟了出去。

可是一走到外面,三人正更是準備御劍飛行,哪知道突然感覺到一股威壓襲來。

措手不及的頓時大驚。

隨後,一道黑影一閃,頓時出現在了三人面前。

「跑的倒挺快。」黑衣男子冰冷的聲音頓時在他們耳邊響起。

說完之後,對著身後一揮手,幾個人影頓時出現,將他們團團圍祝

此時的狀況又變成了之前的樣子了,不過此時小白花已經昏迷了。若是小白花沒事的話,說不定還有一拼之力。

「東西已經不是被你們拿走了嗎?你們還要如何?」鶴峰此時異常的憤怒,一想起自己剛進山洞的時候看到小白花的場景,頓時衝上前。憤怒的指著黑衣男子說道。

說完,突然看到黑衣男子身後的方秋善。

紅這樣,指著方秋善質問道: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拿的。」原本他還想問她為什麼要如此對待玲兒,可是看到身後的李家兄弟。頓時住了口,若是他說出來,只怕李家兄弟更加不會講玲兒交給他了。

方秋善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雖然眼中仍舊有情義,但是卻黯淡不少,想來心裡應該是對此人死心了,只不過長久的感情,不是想忘記就能夠忘記得了的。轉過頭,沒有回答,也不再看他。

「哼。我的東西,豈是想拿就能拿的。」黑衣男子見鶴峰指著方秋善,臉上帶著不悅,說話的之時,更是加重了語氣。而方秋善的不回答,倒是讓他鬆了口氣,心裡更想要了卻此事了。

「廢話少說,東西確實不在了。」鶴峰心裡也泛苦,小白花之前那麼痛苦的模樣不似作假,況且她之前一直昏迷。山洞內又有什麼闖進去的痕,不像是人類修士,反倒像是妖獸。

此時就算是說出來,估計對方也是不信的。畢竟周圍並不像是有妖獸居住的痕,這裡雖然是在山林裡面,但說不過外圍,根本沒有什麼厲害的存在。

「你以為我會相信?」黑衣男子嗤笑著說道。

「那你要如何?」鶴峰也知道此時的局面對自己很不利,可是有沒有辦法,他倒是可以離開。心裡卻又放不下小白花。

「將你們儲物袋都交出來。」

意思就是要搜儲物袋了。

可是這種事情怎麼可能,不僅鶴峰下意識的拒絕,就連李風和李雨都怒目而視的等著黑衣男子。

「不可能,你們這些卑鄙小人。」鶴峰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哼,沒關係,那我就自己來搜。」黑衣人也懶得和他們廢話,此時的局面對他是有利的,哪裡還有他們討價還價的餘地,當下不客氣的祭出武器,直接就像鶴峰招呼過去。

鶴峰早就有了準備,到不至於太過於狼狽,只不過黑衣男子這一次想要在方秋善的勉強將鶴峰擊敗,因此手上根本沒有留情。

鶴峰險險躲過黑衣男子的攻擊,不過散在身後的頭髮卻被削下來了一絲。

往後退了好幾步的鶴峰心裡吃驚不已,黑衣男子的動作乾淨利落,一把長劍使得非常靈活,顯然是戰鬥經驗非常豐富的人。

鶴峰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雖然已經築基,但是戰鬥經驗上灰機上並沒有太豐富,沒有離開鶴家的時候,每次外出,家族都會派人跟隨,實際上自己動手的時候少之又少。

黑衣男子不給鶴峰一丁點的喘息機會,再次往鶴峰的地方襲去。

『鏘』

鶴峰用自己的劍擋住了黑衣男子的劍,可是慢慢的,鶴峰感覺到對方的劍越來越用力,而鋒利的劍尖更是距離他的鼻尖越來越近,第一次,鶴峰心裡有了恐懼的感覺。恍惚間,彷彿感覺到這把鋒利的劍似乎已經砍到了自己的脖子上面一樣。

感覺到那股冰冷,鶴峰大喊一聲,使出渾身的力氣,頓時將黑衣男子的劍擊開。

不過自己卻再次後退了好幾步,不僅如此,胸口更是悶哼一聲,口中頓時感覺到了一股腥甜。用力的將胸口奔騰的感覺壓下,這下子,鶴峰看向黑衣男子的時候,嚴肅了許多。

既然一戰已經無法避免了,他倒是認真了起來。只是餘光突然看到一隻皺著眉頭看著這方的方秋善,心裡一頓,下意識的不想子在這個前未婚妻面前露出自己狼狽的一面,因此恨恨的看著黑衣男子。不其然卻看到對方眼中的不屑,心裡怒火一起,突然手中快速的捏起一道法決,由於築基之後並沒有如何的練習法術,對於法術的應用並沒有太熟練,一道最基本的防禦土牆居然花去了好幾秒的時間。這還是在黑衣男子沒有攻擊的狀況下。若是對方攻擊的話,只怕這幾秒之後,鶴峰一驚是一具屍體了。

顯然,鶴峰也知道這一點。心理更是又驚又怒。

偏偏黑衣男子似乎就是故意讓鶴峰使出這一道法術出來。眼中的不屑更加深刻了起來。

「你好了嗎?」

「你不要得意。」鶴峰說完之後,突然將手中早已經捏好的法決往前面一甩。一道黃色的土牆頓時出現在了鶴峰的面前。

黑衣男子見鶴峰鬆了口氣的模樣,突然笑了起來,隨後便是一道殘影。

『啪,嘩啦啦……』

土牆直接碎了。

「你……」鶴峰握著劍。不可置信的望著一臉冰冷的黑衣男子,心裡頓時有了退縮的感覺。

可是隨後感覺到一道鄙視的目光,退縮的感覺直接消失了。

他雖然修為不濟,劍法不行,但是由於之前還算在家族受重視,手裡的好東西也不少,各種符咒也不少,此時慌亂間竟然想起了這一點。

從儲物戒中取出一沓符咒,看也沒看,直接往黑衣男子那邊揮去。

黑衣男子皺了皺眉頭。沒想到這個草包居然還能想到用這個來對付他,冷哼一聲,快速往後退了退,長劍往後一方,手中突然出現一把油紙傘的防禦寶器,用力將油紙傘撐開。頓時一道白光一閃。

符咒引爆之後所有的攻擊竟然全部被油紙傘擋開了,同時,油紙傘上面竟然一丁點痕都沒有出現。等到符咒的攻擊消失之後,黑衣男子收起油紙傘,不等對方有什麼不信的反應。快速的上前,靈活的長劍頓時三下五除二的將鶴峰擊倒。

此時他的劍只要再往前一厘米,鶴峰的小命就沒有了。

「等等。」方秋善終究還是忍不住開口了。

黑衣男子心裡暗罵,若是再快一點就好了。就可以將這個草包滅了的。

可是方秋善已經開口了,他只能停下。

鶴峰原本緊閉著的眼睛睜開,聽到耳邊這個猶如天籟一樣熟悉的聲音,心裡頓時有些複雜起來。

如果說他最不想將自己狼狽的樣子展現在一個人面前的話,首先是小白花,其次便是眼前這個令他無比厭惡的女人了。

可是此時方秋善出生讓黑衣男子手下留情。他心裡慶幸的同事,又覺得被羞辱了,可是他此時竟然連開口反駁的勇氣都沒有了。

只是因為,他還不想死。

「現在可以叫出來了嗎?」黑衣男子強忍住努力,收了劍,冷冷的說道。

既然失敗了,鶴峰也只能將手中的儲物戒和儲物袋取了出來,臉上有些灰敗。

李家兩兄弟對視一眼,臉上都有些難看。如果鶴峰都沒有一戰之力的話,他們兩個逃跑了這麼久,之前又因為和黑衣男子周旋浪費了不少的靈力,後來找到小白花之後有沒有來得及恢復,此時根本沒有什麼餘力,丹田裡面的靈力根本不足以支撐他們兩個逃離。

暗罵鶴峰沒用,也不得不將身上的儲物袋取出來,只是這種羞辱的事情也幸好沒有讓小白花看到,畢竟這關於一個男人尊嚴的問題。

他們身上一顆天雷珠都沒有放,全部放到了給小白花的儲物袋裡面了,不然的話早就用天雷珠來對付他們了。

解除了認主之後,黑衣男子並沒有上前查看,而是示意距離他們不遠處的一個修士上前。

那個修士點點頭,直接上前,一個一個的將神識探查進去。

最後對著黑衣男子搖搖頭。

黑衣男子此時皺著眉頭,最後將眼神放在了小白花的身上。

離家兩兄弟收好儲物袋之後也發現了黑衣男子的視線,頓時緊張的將小白花抱在懷裡,沉聲說道:

「玲兒身上的儲物袋都遺失了。」

「你去看看。」黑衣男子畢竟是個男子,況且他也不屑去觸碰別的女人,因此對著方秋善說道。

對於他這麼說,李家兩兄弟自然是憤怒不已,可是打又打不過,只能將心裡的憋屈吞下。

方秋善雖然對鶴峰死心,但是對於這個搶了自己未婚夫的女人是很定恨之入骨的,因此毫不客氣的走了過去。

不屑的看了看怒瞪著她的李家兩兄弟,隨後毫不客氣的將小白花的身體掰了過來。

「你給我小心點。」李雨顧忌著黑衣男子,到底也沒敢說重話,他倒是不怕死,可是卻不想連累小白花。

「哼,不過一個人盡可夫的女子,難得你們居然這麼寶貝。」

「你這個賤人,你說什麼?」李雨推開方秋善,眼神不散的盯著她喊道。

「你給我閉嘴。」李風更是緊緊的將小白花抱在懷裡,兩兄弟的眼神簡直一模一樣。

就連鶴峰都滿臉通紅並且恨恨的看著方秋善。

方秋善嘴角勾起一絲笑,看向鶴峰的時候面無表情,可是鶴峰卻從他的眼睛裡面看到了一絲鄙夷,突然想到他之前在黑衣男子手上輸的一點餘地都沒有的樣子,憤憤將頭轉到了另一邊。

方秋善站起來,回到黑衣男子身邊的時候,搖了搖頭。

黑衣男子臉上跟冷了,想著他們偷去了天雷珠,如今浪費了不少的時間,天雷珠卻不見了,便不悅的對著鶴峰問道:

「剛剛究竟發生了合適。」

鶴峰原本剛想說活該,可是又想起自己如今不過階下囚,便只能一五一十的將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只是隱瞞了小白花衣衫被弄得很亂的這件事。

黑衣男子看著眼前幾人,頓覺心裡煩躁,對其餘的隊友說道:

「看好他們。」

說完,便大步往山洞裡面走去。

果然能夠看到裡面似乎有什麼妖獸的痕,從印子上看,應該是蛇類或者爬行類的妖獸,可是這種妖獸為何會出現在這裡,還能躲過他的神識探查?

在則,李家兩兄弟將地點選在這種地方,就是因為人跡罕至的關係,按理來說應該是沒有人發現才對。可是既然消失了,證明在場絕對有第三方的人在。

想到這裡,黑衣男子眼睛一凌,知道今日估計是不可能將天雷珠要回來了。

心裡不甘的是不知道究竟是和人將東西取走的,既然能夠如此神不知過不覺,應該是修為高過他們的人,不然也不可能令他一點都不察覺。

只是如此高手居然做這種偷盜之事,實在是令人不齒。

若是東華羽凡知道黑衣男子的想法,估計也是不屑的,她又不是君子,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取得的東西,為什麼非要花費大力氣呢。

黑衣男子出來之後,神色不善的看著鶴峰等人,當下恨不得進眼前這幾人滅了,可是一想到那個取了東西的人說不定還在周圍,便生生忍下。

只是路過鶴峰跟前的時候,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說道:

「今日暫且放過你們,下次……哼1黑衣男子微微眯了眯眼,冷冷的看了一眼方秋善之後,率先離去了。

方秋善鬆了口氣,最後看了一眼鶴峰之後,同樣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此次離開,便是真的再無瓜葛,再不相見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