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七十二章 煉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二章 煉化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黑衣男子和方秋善一前一後的離開了。

今日當著方秋善的面羞辱了鶴峰,並且又那樣的讓他沒有面子。黑衣男子的心裡算是徹底的放下來了。雖然如今方秋善仍舊對此人還有些念念不忘,但是只要不再相見,他相信,她的心裡終究有一天會裝下自己,而他更會將她心裡鶴峰的痕一點一點的抹去,時間充足,他不急。

且不說那群人離開之後,光是鶴峰此時的心裡都是複雜得很。

雖然他確實不喜歡方秋善,但是卻也不想讓自己不好過的模樣落在她眼裡。畢竟從前那女子眼中全是他,鶴峰心裡說不得意那是不可能的。

長嘆了一口氣,神識已經探查不到黑衣男子那一群人了。

李家兩兄弟是如何都不肯再將小白花交給鶴峰了。

如今鶴峰一驚出了鶴家,同散修無疑,讓小白花他在一起,還不如自己兩兄弟保護呢。畢竟再怎麼樣他們也是兩個人。

因此,兩人均是冷冰冰的看了一眼鶴峰,抱著小白花直接離開了。

鶴峰想要伸出手,可是不知道怎的,心裡竟然有些心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兩人將自己心愛的女子帶走了。

見沒什麼好戲看了,東華羽凡和曲華裳也沒有想要繼續待下去了,等李家兩兄弟也離開了之後,她們倆這才悄然的離開了,只留下一臉頹然的鶴峰。

「嘖嘖,怕是這小白花的道心今日也被毀去了。」好不容易回到坊市,曲華裳突然感嘆的說道。

「姐姐何出此言?」東華羽凡詫異的問道。

曲華裳如今也算是知道東華羽凡的小白,別看修為高深,但是對於修真界的某些常識也不算太了解,因此也耐著性子說道:

「道心、亦指追求世間法則至理之心。修真原本就是追求自己的道,可是如今小白花身受重傷,那李家兩兄弟憐惜她,以後定然要處處保護。一個依賴他人的人如何能夠尋得自己的道,可不就是道心被毀了。」

曲華裳說完。笑了笑,見東華羽凡神情有些嚴肅,下意識的問道:

「作何如此表情?」

「今日得華裳姐姐的提點,這才恍然大悟。」當下東華羽凡也不對曲華裳避諱。講了自己早年讓雲梨入門修鍊,後來又因為和雲梨關係密切,尋了靈藥想要幫助她修鍊,結果被師傅大聲斥責之事。

「當時我確實多處不明,雖然想通了一些事情。可是到底沒有想得太遠,又因為師傅生氣,也不敢多問。如今聽得華裳姐姐談及,這才覺得自己做的過了。若是讓雲梨依賴於我,不僅讓她欠我的恩情加重,只怕也會毀了雲梨的道心。」東華羽凡一邊感嘆一邊說道。

「也不算晚,我看那雲師妹如今已然築基,以四靈根的資質能夠走到這一步,已經是天大的氣運了。」曲華裳瞭然的點點頭,不過這話倒是說的很對。四靈根的資質實際上比五靈根好不到那裡去,在修真界更是被稱為廢靈根。能夠有氣運築基已經是天大的恩澤,有千古冷的資源,只怕以後結丹也是可以的。

「算了,如今也不想太多了,我們趕緊找個地方『分贓』吧。」東華羽凡突然陰險的笑了笑,揚了揚手上的儲物袋,笑的十分明媚。

寶物誰會先多啊,曲華裳見到這個儲物袋也是眼睛亮了不少,話不多說。趕緊催促東華羽凡去客棧。

只是剛一進入客棧,東華羽凡便再次遇見了要從客棧出來的雲梨。

雲梨見到東華羽凡的時候,神色閃了閃,似乎有些心虛的模樣。不過最後還是揚起笑容,上前說道:

「師姐,你們去哪裡了。」

東華羽凡聽了曲華裳的話,自然不可能干涉雲梨過多,雖然知道她如今有問題,可是也只能任其發展。以後種出什麼果,也該是她自己嘗,說不得這邊是命運呢。

「無事,你要回去嗎?」東華羽凡不過隨後一問。

哪知道雲梨卻是愣了愣,對著曲華裳行了個禮之後,臉上微微有些泛紅,說道:

「還有一些東西沒有購買,還需要留一陣」

原本還以為東華羽凡定然要拉著她說上一通的,可是東華羽凡也只是輕輕點點頭,囑咐了一句注意安全,便拉著曲華裳進去了。

雲梨鬆了口氣的時候,看著東華羽凡的背影,不知怎的,心裡竟然莫名的有些慌亂。

只能強壓下心裡的異樣,轉身離開。

兩人找了個僻靜一點的包房,進去之後,先設下禁制,也沒有過多的談及天雷珠的事情,而是現將裝有雷靈芝的儲物袋拿出來,這個儲物袋還沒有認主,東華羽凡很輕易的就知道裡面有多少的天雷珠。心裡倒吸了一口氣,心下也明白為什麼黑衣男子那一群人緊追不捨了。

將儲物袋拿給了曲華裳,曲華裳神識探測進去,和東華羽凡的表情一樣。

「這裡面竟然有一千多顆,難怪了。」曲華裳也非常謹慎,雖然她倆並沒有在那群人面露面過,但是該有的小心還是不能少的。

「飛來橫財,分了吧。」東華羽凡雖然說得簡單,但是眼睛裡面的笑意都沒邊了。

曲華裳自然同意,不過最後卻看了一眼李霸天,說道:

「也行,不過也要算李大爺一份才行。「

李霸天聽到曲華裳提到自己的名字,頓時從東華羽凡身邊竄起,得意的對著東華羽凡挑挑眉,這才悠哉的到了曲華裳的身邊,說道:

「那是,大爺我可是出了大力氣的。」

「不成,華裳姐姐,它又沒法使用這個。」東華羽凡搖搖頭,臉上帶著認真。

「聽我的,我們三個平分,我也沒將我們李大爺當成妖獸,再說,最後還是它拿出來的。」

東華羽凡原本還是不同意的,可是曲華裳硬要堅持,東華羽凡沒辦法。只能無奈的點點頭。

兩人一魚很公平的平分了這些天雷珠,每個人分得了四百多顆,東華羽凡拿到之後,想都沒想就放了一大半在空間裡面。另外一半才分別在每一個儲物戒指裡面放了點。

至於李霸天的部分,東華羽凡放入了一個儲物袋裡面,李霸天樂滋滋的收了起來,東華羽凡見他竟然是藏在了嘴裡,想著它嘴裡本來就有一顆珠子。便也不再管它了。

分完了天雷珠,兩個一魚心裡都還激動不已,這可是一筆從天而降的橫財,拿到手了之後,才覺得心裡突突的跳,也不知道這些天雷珠出自何人之手。

曲華裳也將這些天雷珠妥善的放好之後,心裡的石頭這才算是落下來了。

別說,兩個人因為這一次『順手牽羊』的事情,看對方越加的親切了起來,女人之間的友情往往來的都很奇怪。但是撕破更快。所以若是有一些共同經歷的事情,反倒是會越來越好。

東華羽凡笑著將另外兩個儲物袋拿出來,放在桌子上面,說道:

「這兩個儲物袋都還沒有接觸認主,小白花的修為一般,想來你要接觸也容易,我們一人選一個吧。」

這兩個儲物袋東華羽凡沒有看過,也不知道裡面有什麼。因此這麼摸瞎了一人選一個,也算得上公平。

不過小白花知道沒有儲物袋之後那副要死要活的模樣,估計這兩個裡面都有好東西。所以東華羽凡倒是挺期待的。

曲華裳見到這個,搖了搖頭,對著東華羽凡說道:

「今日之事,原本也是因你才有這等氣運的。太過了變不好了。」

東華羽凡怔了怔,想起她說的因果,最後也沒有強求,淡淡的點了點頭。

曲華裳見東華羽凡這個樣子,倒是笑了,說道:

「因果之事。你不必太過於在意,只要你自己無愧於心便好。」

說完,淡淡的看了一眼桌子上面的儲物袋,也沒有提出讓東華羽凡現在就打開。她是人,因此也會有貪慾,若是裡面真有什麼逆天的寶貝,說不得真的就動心了。傷害兩人之間的感情事小,若是令她一直心心念念說不定會產生心魔。

「華裳姐姐果真是豁達,能夠與姐姐結識,也算是我的幸運了。」東華羽凡無比真誠的說道。

「嘁,你這傢伙比男子都會說話,若你是男子的話,我倒是想要與你結成雙修伴侶吧了。」曲華裳笑著點了點東華羽凡的額頭。

「那幸好我不是男子,若我是男子的話,只怕玉虛宗大半的男修都要恨我了。」東華羽凡將儲物袋收起,給自己倒了杯茶,悠然的說道。

如今既然機緣取得了,兩人這才想起之前在拍賣場獲得的那定顏丹,頓時兩人都有些迫不及待了起來。

「說起來,居然差點忘記了,不說了,我們趕緊回去吧。」東華羽凡看著曲華裳說道。

兩人對視一眼,起身離去,隨後又快速的往宗門飛去。

不過在分別之時,曲華裳留下了一枚傳訊玉簡給東華羽凡,東華羽凡欣然接受,同時也留了一枚自己的傳訊玉簡,兩人這才愉快的分開。

東華羽凡回去之後,便去大殿找了千古尊者,只可惜千古尊者並不在,整個千古冷也就韓溪一人在,雲梨也並沒有回來。

東華羽凡見韓溪此時正在山腳的桃花林修鍊,因此也沒有打擾,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雲梨的院子。

回到自己的院子,東華羽凡設下禁制,取出裝有定顏丹的玉瓶。

吐了一口濁氣,打開玉瓶的蓋子,見裡面裝有兩顆泛著金光的定顏丹,心裡忍不住狂喜。

毫不猶砸豢牛另外一顆更是珍重的放進了空間裡面。

手心的丹藥沁人心脾,光是味道都讓人精神一震,東花羽凡聽聞服用了定顏丹之後,不僅容顏長存,而且還能夠增漲修為。

留了一隻傳音紙鶴在門口,東華羽凡寫明了要閉關。

並沒有直接服用,而是調息了一下內息,直到她感覺到自己如今的狀態非常好了之後,這才將定顏丹含入口中。

定顏丹的品級不能定個確切,在女子眼中似無價之寶,在男子眼中便是無用之物。可是煉製定顏丹所需要的靈植皆是年份非常高的,不僅如此,許多靈植還很難尋見,因此這次會拍賣的如此昂貴。

定顏丹入口,東華羽凡便感覺一股幽香的味道直接沖入腦心。

說不出什麼感覺,似刺痛,又好像有一種讓人輕飄飄的感覺。不過如今煉化定顏丹,因此東華羽凡並沒有聞到周圍濃郁的香味。

這股香味從東華羽凡吞服了定顏丹之後便從她身上蔓延出來,不過這味道卻又一直環繞在東華羽凡的周圍,絕不超過十丈之外。

香氣微微泛著粉紅色,就好像如今山腳下桃花的顏色一樣,慢慢的,東華羽凡原本白皙的臉慢慢的發生了一絲改變,露在外面的皮膚甚至都帶了一絲粉嫩的顏色。

而此時而此時丹藥裡面的靈力更是順著經脈進入了丹田,兩顆圓圓的金丹不住在旋轉,東華羽凡並不像在此時就突破,因此謹慎的將靈力全部壓縮,讓靈力更加的精純。只是定顏丹所用的靈植年份十分大,導致定顏丹裡面的靈力同樣不少,東華羽凡光是不斷地壓制這些靈力都花費了不少的時間。而這些靈力匯入金丹之後,更是小心翼翼的。如今她沒有半分把握能夠破丹成嬰,可是這麼大一團精純的靈力若是進入金丹很有可能讓金丹變成飽和狀態。

這樣就很有可能會破丹,這可不是東華羽凡想要的局面,因此乾脆將那兩顆金丹再次煉化,不斷地壓縮。

事實上,這兩顆金丹已經十分餓精純了,東華羽凡為了以後更加的水到渠成,也不得不加大力度再次將靈力提純。

一遍又一遍,東華羽凡彷彿不知疲倦,全身心的將精神力放在丹田,倒是忘記了自己如今正在煉化定顏丹,而自己此時的樣貌更是發生了一些改變。

不知過了多久,東華羽凡睜開眼睛,長舒了口氣。

總算是有驚無險,如今還沒有準備好突破元嬰,況且突破元嬰有天劫。東華羽凡雖然不懼怕,可是每每一想起天劫,腦海裡面總會出現那個渾身是血的男子,孤身站在黑壓壓的雷劫之下。

那一聲聲的『殺』更像是魔咒一樣,總覺的有一種詭異的不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