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七十四章 魔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四章 魔人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正是。」掌門點點頭,表情嚴肅的回復道。

說完,也不等眾人說些什麼,繼續道:

「如今唯有我玉虛宗與朝雪派未遭受攻擊,但五大門派同氣連枝,因此決定共同討伐妖冥域,將魔人徹底趕回魔域。」

話音剛落,底下的眾人頓時嘩然。

要知道這麼多年妖冥域能夠屹立不倒,其本身的實力自然是不俗的。不然妖冥域與天山派、佛門以及御器宗為鄰依而居又怎會卻毫髮無損。只是妖冥域距離北域與東域較遠,因此倒是沒有多少機會能夠碰到魔人。就算偶有遇見,一方面是不知其本生;另一方面這種情況也非常少。

因此,掌門的話,並沒有得到底下多少人的回應。

最後一位修為較高的長老與眾人傳音交流了一下,這才皺著眉頭,恭敬的說道:

「掌門,在下認為不可與妖冥域全面開戰。且不說不知妖冥域深淺,妖冥域能夠屹立於千年不倒,底蘊定然非凡,若是貿然開戰,於我宗門十分不利。況且,我北域位置遙遠,魔人就算想要攻擊也不易。」

這位長老的話,大多數人都有這樣的想法,畢竟修仙不已,一旦發生戰爭,肯定是不死不休的狀態。很有可能自己辛辛苦苦修鍊幾百上千年一朝就回到解放前了。

大家不傻,雖然也知道妖冥域的存在是一個隱患,畢竟如今妖冥域的魔人可不是千年以前的魔族人,能夠與繁天大陸的人類修士和平相處。

在則,玉虛宗地處北域,原本宗門建立的地點就比較偏。就算魔人真的想要攻擊玉虛宗,也會很費勁,畢竟要穿越大半個繁天大陸才能趕到。

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大多希望能夠遺世獨立,不要參與到這一件戰事當中。

「不可,掌門。在下的想法和於長老不同。五大門派同氣連枝,若是其他幾派被妖冥域攻破,唇亡齒寒,只怕我玉虛宗也無法置身事外。」說這句話的正是之前那位聲望不錯的長老。貌似姓劉。

「劉長老此言差矣,五大門派自建立以來傳承不下萬年,底蘊非凡豈是妖冥域隨意能夠攻破?」於長老冷哼一聲,譏諷的說道。

「於長老既然知曉,若我玉虛宗置身事外。其餘四門派會善罷甘休?說不得還會聯合討伐我玉虛宗。」劉長老同樣不甘示弱,回頂回去。

「你……」於長老神色陰鬱的看著劉長老,還待說什麼,掌門突然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好了,兩位長老所言皆有理。但劉長老說的也對,唇亡齒寒,我玉虛宗雖地處較遠,但是近來也發現不少魔人的蹤跡,想來我玉虛宗也是不能倖免的。若能將魔人徹底趕回妖冥域,雖會傷及元氣。但卻能保我宗門幾千年無憂。」

掌門說完,便對著無極老祖拱手說道:

「如今各派已傳訊息過來,預共同商討討伐妖冥域一事,還請老祖坐鎮,以保全門下弟子安危。」

一個門派的底蘊不是指門派裡面有多少的強者,而是門派裡面還在成長的弟子,宗門的延續也是在這些弟子的身上。

因此內門弟子的安危被放在了首位。畢竟內門弟子既然享受了宗門的供給,自然是需要出戰對付妖冥域的魔人的,不過生死難料,若是有大乘期修士坐鎮的話。也能夠避免內門弟子更多的損耗。

無極老祖半響沒有說話,而是在沉思這什麼,大殿裡面更是靜悄悄的,都在等到這位神居殿裡面修為最高的回話。

「老夫既屬玉虛宗。自然也該盡綿薄之力。但妖冥域的實力遠非你們想象的那樣簡單。魔界之人若想修鍊需通過魔界轉生池化成人類,但到底和本生人類有所不同。多年以前老夫曾結識一位魔族修士,得知若要通過轉生池難如上天,猶如遁入輪迴一般。

但一飲一啄,莫非前定,能夠通過轉生池的魔人卻能得天道寬容。修鍊之時不會有心魔。亦不會有瓶頸。無論資質如何,其修鍊速度都是人類修士的兩倍。」

無極老祖說道這裡,停頓了一下,留了讓下面的人驚嘆的時間。

果然,聽了這話,就臉東華羽凡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氣。

十倍是個什麼概念,假設一個正常人類修士在二十年築基,而它們只需要十年,這還是資質最差的。若是那種單靈根且資質非凡的,豈不是要逆天了。想想東華羽凡都覺得不可思議。

魔人果然是一個神奇的種族,不過聽無極老祖之言,也知道轉生池似乎不是那麼容易通過的,所以心裡也算平衡。

只是總覺得心裡莫名的有種怪異的感覺。

「這是為何?若說修鍊之時無心魔、無瓶頸產生,倒是可以理解,但為何修鍊速度會如此之高?」底下以為長老臉上難看的問道,顯然天道對於魔人的寬容讓所有人都震驚不已,若真是如此,也難怪妖冥域能夠屹立不倒這麼些年了。

五大門派就算是真的聯合也只怕奈何不得的。

「人類修士修鍊需要充盈的靈氣,但是魔人無須如此,只要是天地間的力量皆可用作修鍊。」

此言一出,就連尊者以及掌門都震驚不已。之前的一些言論他們倒是有所耳聞,但是這件事情卻算得上是魔人的辛密了。

可是,這句話卻讓東華羽凡心裡一震。

她體內貌似就有魔氣來著,並且這些魔氣不僅沒有傷害她,反而還被她不知不覺的煉化了,然後乖乖的匯入金丹之中,並且沒有任何的不適。而且,隱隱的,東華羽凡甚至覺得,自己對於魔氣的契合度比靈力還要高上許多。

因為之前將幼疾風狼體內的魔氣吸入體內的時候,這些魔氣似乎非常的柔順,就好像是被煉化過後的靈氣一般。

「若是真如此,勢必不能讓魔人留在繁天大陸。任其成長,只怕有天繁天大陸將會成為魔族的領域了。」

無極老祖此言一出,之前那些反對討伐妖冥域的人頓時有了危機感。他們能夠呆在內門,其本身的資質自然是不一般的。至少也是有前途的。若魔人正如他所言,自然不能任由他們存有繁天大陸了。

慕掌門此時這才驚覺,這警世鐘敲的實在是太對了,此時討伐妖冥域已是必然。更是有關於繁天大陸眾修士的存亡問題了。

隨後他們的話,東華羽凡都沒有聽進去,實在是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回事。同時心裡也在慶幸,幸好她沒有問師傅她不小心吸收了魔氣的事情,若是說了。師傅聯繫此時所聽到的,只怕第一時間就會懷疑她是魔族之人了。

可是東華羽凡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她看過原著,原著當中的東華羽凡可不是什麼魔族人,而是實實在在的人類修士,雖然沒有看後面,但是東華羽凡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怪異感。

她有預感,自己能夠利用魔氣修鍊的事情一定不能告訴任何人。

突然,東華羽凡想到了這具身體的生母——玉玲瓏。

雖然不知道她是何人,但是既然能留空間這種至寶給她。同時又有凝華決這種逆天的功法,肯定不是平凡人,為何會嫁給東華凌這樣的人呢?又為何突然死去,東華羽凡覺得若是能夠搞清楚這一點,可能她就距離真相不遠了。

還是說玉玲瓏實際上就是魔族之人。

東華羽凡微微皺了皺眉頭,決定不再像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正巧此時聽到了掌門和眾人商討要派一隊人去中域,介時其餘門派也會派遣修士前去,並且到時候也會有不少二流門派和一些小門派加入這一場驅逐戰。

之前還決定討伐的,可是如今居然就變成了驅逐了。

中域便是大家聯合的地點。同時也是戰鬥開始的地點。

隨後的一些詳細的事情,東華羽凡他們就不便知道了,因此也就讓他們先回千古冷了。

東華羽凡離開的時候,見師傅皺著眉頭。一副沉思的模樣,而飛雪尊者更是眼中帶著一絲絲的涼意,東華羽凡估計,玉虛宗的各峰尊者想來應該都會出戰才是。

不過自古以來,戰爭當中最倒霉的就是生活在底層的存在。東華羽凡如今勉強能夠算得上是中等水平的。可是饒是如此,遇到一個元嬰期以上修為的魔人估計就得掛。所以不管怎麼樣,自己的修為才是更重要的。

雖然一部分弟子聽到要開戰有些惶惶,但是更多的是摩拳擦掌,誰都知道,戰鬥才是提升修為最快的途徑。

並且,利用戰鬥提升修為既不會有什麼瓶頸,突破更是水到渠成,有的甚至能夠從戰鬥中獲得感悟。

東華羽凡倒是沒有什麼期待,對於一個從來都生活在和平年代的現代人,戰爭這種事情離她還是有些遙遠,所以此時戰爭在她腦海裡面的狀況還是看過戰爭片的場景。

回到千古冷之後,東華羽凡簡單的和雲梨還有韓溪講了一下大殿發生的事情,想來各峰尊者和親傳弟子回去之後,也會告訴內門其餘弟子。

畢竟內門弟子大多都需要參戰,至於有哪些要參戰,這就不知道了。

果然,沒過多久,千古尊者就回來了,此次派遣的人員也出來了。令大家都沒有想到的是,此人正是戰堂堂主張闊天,隨行的人員裡面除了千古冷,各峰都有兩到三名聲望不錯的長老。

千古尊者回來之後,便招了東華羽凡他們,這還是第一次將千古冷所有的弟子都招集在一起呢。

「估計過不了兩天,為師便要趕去中域,介時你們也會和我一起。內門弟子,凡是築基期以上都必須要參與此次戰鬥。」千古尊者說到這裡,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

「我們千古冷弟子原本就少,沒想到此次戰鬥居然全都要上。」

「不過無論怎麼樣,保住性命才最重要。」千古尊者說完之後突然一揮手。

東華羽凡三人面前頓時出現了一塊玉牌,玉牌漂浮在三人的面前,東華羽凡好奇的看向了千古尊者。

「這塊玉牌你們收好,裡面封有為師一縷神識,若是遇到危險,可捏碎玉牌。唯有一次,因此不到萬不得已,切記不可使用。」

東華羽凡幾人聽聞,神色鄭重了幾分,將玉牌收好之後,東華羽凡有聽千古尊者普及了一下於魔人戰鬥需要注意的一些事情。

心裡透露出幾分古怪,師傅似乎對於和魔人戰鬥非常的熟悉。甚至叫了東華羽凡三人不少如何辨識魔人與人類修士的區別。

其中一項更是讓東華羽凡心裡一跳。

魔人的眼仁是深紅色的,修為越高,紅的就越深,甚至有的修士眼睛顏色和人類修士無疑,紅的發黑了,乍一看和人類修士沒有任何的區別。

她突然想起,自己之前服用了定顏丹之後,照水鏡的時候,曾發現眼仁外面一圈帶著一絲紅色。也幸好她很小就跟在千古尊者身邊,不然的話,說不定就要被人懷疑了。

可是她眼睛的顏色在門內似乎沒什麼,但是若是真的到了戰場,說不定就會被人誤以為是魔人,若真是到了那時,只怕自己百口莫辯,甚至還回引起別人的懷疑。

所以,等到雲梨和韓溪離開之後,東華羽凡躊躇了好一會,這才硬著頭皮說道:

「師傅,前幾日弟子曾在門派坊市拍下兩顆定顏丹。」

說完,東華羽凡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千古尊者。

「女為悅己者容,師傅可以理解。可是有何不可?」千古尊者自然知道這樣的事情,自家小弟子是不可能特別提起,並且還是背著雲梨和韓溪兩人。

「原本弟子是不用如此苦惱的,可是師傅可有發現弟子有何改變?」東華羽凡苦笑著說道。

說完,便抬頭看著千古尊者的眼睛。

千古尊者微微笑了笑,說道:

「嗯,我們家凡兒長大了,好看……」

說著說著,突然一頓,突然站起身,看向東華羽凡的眼睛,隨後這才瞭然,說道:

「原來如此,難怪你會如此。」

「弟子未服用定顏丹之時還好好的,服用了定顏丹之後,眼睛裡面就有點發紅。師傅怎麼辦啊?」東華羽凡有些焦急,期待的看著千古尊者,就不知道他有沒有辦法可以遮掩一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