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七十七章 暴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七章 暴露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師姐,可是發生了何事?」莫離不是瓜的,東華羽凡一言不發,帶著他到了這裡,又是沉默不已,定然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是。

「沒事,只是想是否真的世事易變。」東華羽凡表情淡淡的,看不出息怒,莫離也拿不準東華羽凡此時究竟是怎麼了,也只能耐著性子陪著她坐在這裡。

索性原本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這兩日不少弟子已經知道要去中域,因此大多都在做準備,各峰尊者及掌門也沒有太過於勉強他們,倒是難得清閑了兩日。不過說到底,以後也不一定工會有這麼清閑的時候了。

揮手取出之前就泡好的靈茶,然後取了一些吃的出來。

李霸天在一旁無聊,看見有好吃的,自己從東華羽凡的肩膀下來,坐在莫離的身邊。

莫離和李霸天也算是舊識,見李霸天吃的挺香,不時的從儲物戒中取出自己預備好的東西。

東華羽凡垂著頭,神識卻一直留在執事堂外面。

果然,沒有等多久。

就看到雲梨和江影同兩人一前一後的往這邊過來。

雲梨面含春色,雙頰泛紅,眼中更是羞怯不已。眼睛裡面更是不時的滿含情義的看著微微靠在身後一點的江影同。而他身後的江影同更是一臉柔和的看著雲梨,只是眼睛裡面到底還是有一絲清明的,笑意更是不打眼底。

只是雲梨此時滿心傾付於他,自然是發現不了這些的。

倒是東華羽凡這個局外人,一眼就能夠看得出來。若真是情深之人,兩人相處的模式怎麼可能會如此。

修真界可不想古代那樣,強者為尊,又何必在意別人的眼光。可是這個江影同此時的做派根本就不像對雲梨深情的樣子。雙手背在身後,臉上的笑容看似親近,實則疏遠,只怕對誰都是這幅樣子。東華羽凡見過江影同看江影意的模樣,雖然兩人是兄妹。可是江影同眼裡的寵溺和笑意一點都不會作假。

若雲梨真的是他心愛的女子。又怎會臉他妹妹都比不上?

只是東華羽凡此時到底對於雲梨的做法失望不已,所以也沒想過要提點雲梨什麼了。若是沒有發生這個事情,東華羽凡說不得在以後會稍微隱晦的提點一下。如今看來,卻半點這種想法都沒有了。

「喲。雲師姐過來了。」之前接了東華羽凡靈石的那名男弟子在雲梨一走進執事堂的時候,就眼見的看見了。臉上堆著笑臉,迎了上去。

「是啊,我來領取我師姐的供給。」雲梨溫和的笑了笑,身後有江影同的存在。雲梨也想在心愛的男子前面留下好映像。

那弟子頓了頓,雲梨雖然算不上大美人,但是也算小家碧玉了。在則因為修鍊的緣故,身體雜質沒有凡人那麼多,皮膚也算是白白嫩嫩的,這麼一笑,倒是有一點晃眼。不過隨即變反應過來,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將早就準備好的儲物袋取了出來,說道:

「千古冷的東西。弟子自然是早就準備好了。」

雲梨笑著將儲物袋結果,沒有馬上打開,畢竟這裡還有外人在。

接過東西,先是道了謝,這才和江影同一起走了出來。

雲梨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兌現自己在情郎面前的承諾,而江影同更是想喲快點得到那些高階丹藥。兩人竟然是想要往東華羽凡他們所在的地方走過來。

東華羽凡皺了皺眉頭,倒是莫離率先發現這個,直接大手一揮,一道禁制頓時籠罩在亭子周圍。

也幸好雲梨他們沒有想要到亭子來,只是找了一個稍稍隱秘的地方。莫離對著江影同說道:

「江大哥,這個便是我師姐的供給了。」

說著就將手上的儲物袋揚了揚,臉上帶著得意。

莫離此時也算是明白東華羽凡為何要如此了,只是沒想到雲梨看著是一個好的。對東華羽凡也算不錯,沒想到居然私下是這樣子的。說不得東華羽凡平時的許多東西都被她私下昧了去,東華羽凡之前又如此的信任她,如今發現這種事情,說不得有多失望,心裡更多的恐怕也不舒服吧。

這樣想來。莫離反倒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他是一個乞丐出生,了無牽挂,進門之後,除了凌雲峰的師兄弟們,也就和東華羽凡的關係親近。又因為身份的關係,除了對東華羽凡比較信任之外,對於周圍的任何人都下意戍保留。所以從沒有體會過這種事情。

「真是太好了,多謝你梨兒。」江影同眼見東西已經到手了,心裡也鬆了口氣。

雖然對於雲梨利用佔了多數,但是一兩年和雲梨接觸,也不是對雲梨沒有一點感情的。只是若真的要找雙修伴侶,也肯定不會找雲梨的。

「江大哥,我們都已經是這樣的關係了,何必說謝。」雲梨說到這裡,臉上的紅暈更甚了,甚至就連耳朵就微微發紅,倒是顯得人更加嬌艷了起來。

就連江影同心裡都跳了一下,不過丹藥沒有落到自己的口袋,到底還是不放心,便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便不說了,還是先看看裡面吧。」

雲梨點點頭,笑著將儲物袋打開,神識探測進去。

可是隨後,臉色一變。

怎麼回事,裡面什麼高階丹藥都沒有,都是一些低階的丹藥,甚至連一顆極品丹藥都沒有。那些符咒和陣盤也同樣都是一些低階的,雖然質量都還不錯,但是品階不高,若是遇到高自己一級的對手,這些東西拿來根本沒有用處。

下意識的,雲梨就覺得是不是執事堂的人貪墨了東華羽凡的東西。

可是隨即就否定了,往常她每月都會來領取門派供給,沒道理這些人會這麼做。況且,此時東華羽凡出關,雖然沒說修為到達了什麼境界,但是只東華羽凡站在那裡,就有一種令人壓迫的感覺。雲梨相信,沒有人敢。光是千古冷三個字,就令人仰望了。

更何況是如今這麼一個大戰一觸即發的時刻。

雲梨想著東華羽凡畢竟是親傳弟子。還是千古尊者唯一認蘢櫻身份又高,資質又好。所以東華羽凡的供給非常的豐厚,每每雲梨領取了之後。說不眼紅是不可能的。

每一次發下來的丹藥都不少,甚至每一次都會有不少的極品丹藥。

剛開始的時候,雲梨自然是全部都拿去給的東華羽凡,可是東華羽凡每次都將丹藥全部給了她。後來雲梨將儲物袋給東華羽凡的時候,便將丹藥放自己兜里了。見東華羽凡沒說什麼。鬆了口氣,自覺得到了她的信任,膽子也就稍稍大了一些。後來供給裡面不時會有極品丹藥,雲梨想著東華羽凡不服用丹藥,便也自己留著了,然而這事也並沒有過告訴東華羽凡。

不過雲梨的隨著年紀的增長,見的人多了,心眼也跟著增多了。

雖然東華羽凡什麼都沒說,但是雲梨也不想東華羽凡對她不滿,有的時候在外門領取了供給。將裡面的高階丹藥和一些能用得上的東西留下。然後才給東華羽凡,東華羽凡不用丹藥,自然還是會給雲梨。雲梨什麼都不虧,既得到了自己需要的東西,有讓東華羽凡對她信任不已。

特別是東華羽凡閉關的那五年,雲梨得到了不少好東西,雖然以她的修為用不上某些東西,但是能夠留下一兩樣預備著也是好的。說不定到時候也能夠當做一件底牌。

拿著手裡的儲物袋,雲梨臉色越來越白,心裡莫名的有了一絲恐慌。

起身就往執事堂走。江影同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想來應該是有了什麼變動,至於什麼,定然是那丹藥了。心裡頓時有些恨恨的,想著自己為了這些高階丹藥費盡心思。心裡極其不甘。

因此雲梨站起身,江影同沒有阻止,反而跟了上去。故作關切的問道:

「發生了何事?」

「裡面的東西根本不是親傳弟子的供給,根本……」雲梨說到這裡,沒有說下去了。不過她下一句便是『根本就是普通弟子的供給而已』。想到這裡,雲梨想著。這些人許是以為她是去領取自己的的東西了。可是她去的時候明明說了是領取東華羽凡的東西,她來過不知道多少次了,這些人不可能弄錯的。

可是為什麼東華羽凡的東西少了那麼多,並且缺少的全是高階的東西,丹藥、符咒、陣盤等,儲物袋裡面全部都是一些低階的,雖然也算豐厚,但是這根本不是一個親傳弟子的待遇。況且,明明與魔人的爭端就要開始了,宗門更加不會在此時弟子。

「什麼?」江影同聽到這裡,頓時臉色一變。

心裡對於雲梨頓時有些惱火,畢竟雲梨之前還信誓旦旦的說著丹藥一定會給她,可是如今居然沒有。可是到底估計這雲梨的身份,也不好胡亂髮火。

實際上他因為雲梨得到了不知道多少的好處,不然憑藉它的資質和外門弟子的身份如何能夠築基。光是他外門執事長老的弟子這個身份根本沒有多大的用處,外門執事長老那麼多,他師傅自己也要修鍊,哪裡有那麼多時間管他。

可是人心是永遠不會滿足的,輕而易舉的從雲梨那裡得到那麼多東西,江影同想要的就更多了。

「江大哥,你放心,肯定是那些弟子見師姐的東西好,所以強取了去,我去告訴師姐。」雲梨想到這裡,眼睛一亮,說著就準備回去。

江影同大驚失色,一把抓住雲梨,此時臉色也沒有那麼好了,語氣都加重了一下:

「不可,若是你這樣去了,你師姐知道有這丹藥,只怕也不一定會給你,畢竟這可是六品丹藥。況且過不了多久便要去中域,你師姐自然也要為自己做打算的。」

說到底,江影同還是有私心的,只不過是為了自己罷了。

雲梨一停,心裡也清明了不少。

她自然是知道若是去了中域的話,這場和魔人的戰鬥不是那麼快能夠結束的。手中如果多一點好東西,說不定在關鍵時刻能夠保命的。

想到這裡,雲梨對於東華羽凡生出了一絲絲愧疚。畢竟她和東華羽凡算是一起長大的,相處了那麼久,怎麼可能沒有感情,心裡對於東華羽凡還是有關切的。畢竟東華羽凡帶她修行,這份恩情可是她永遠都還不清的。

如果東華羽凡能夠多一份保命的資本,她也是願意的。

一邊是情郎,一邊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情分。雲梨頓時有些作為有難了。

可江影同此時就在她眼前,到底是情郎戰勝了從小到大的情分。

雖然感覺對不起東華羽凡,心裡卻想著東華羽凡的修為不弱,如今她都不知道東華羽凡究竟有多厲害,東華羽凡自己也沒有透露過。但她的情郎江影同卻沒有那麼高的修為,若是去了中域也不知道會遇到什麼危險。

當下雲梨沉吟道:

「那我去問問執事堂的弟子,說不定是他們拿錯了也不一定。」

兩人的對話與表情分明的被東華羽凡看在眼裡,同樣也被莫離看在眼裡,心裡頓時生處惱怒。供給之事他也有所耳聞,領取之後也知道有多豐厚。可是若是真的和魔人起了爭鬥,這些東西有哪裡夠。

所以這才心裡憤怒不已,猛的站起身,還未東華羽凡有所反應,頓時從亭子走了出去,一瞬間便到了兩人的面前。

憤怒的看著雲梨,但是卻沒有給江影同半分臉色。

這些外門弟子還沒有資格讓他正眼相看。

可是雲梨不同。

雲梨是婢女出身,得東華羽凡寬容,引她入道已經是天大的恩情了。這種事情,和背叛已經沒有分別了。

「雲梨,見過莫師兄。」雲梨見到莫離的一瞬間便慌了神,幸好江影同捏了一下她的手,這才強壓下心裡的恐慌,對莫離行禮。

「弟子見過莫師叔。」莫離能夠叫師叔,江影同卻不敢,並且此時也容不得他多想,雲梨身上恐怖的威壓頓時將兩個人死死的壓制祝

「莫師兄,怎會在此?」雲梨見莫離怒氣沖沖的樣子,就知道有可能暴露了,覺得他肯定是聽到了什麼。想著他和自家師姐關係親厚,便道要遭。

心裡害怕莫離將這些事情告訴東華羽凡,一邊又在想自己剛剛說過什麼,可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可是又不甘心,想要試探一下莫離究竟聽到了多少,若是只是後面一些,她還能夠解釋一二的。

可是莫離只是怒目等著她,並沒有說些什麼。

莫離此時也有些後悔這麼衝出來,東華羽凡自己都沒有說什麼,他這麼出來,好像有點不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