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一百七十八章 選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八章 選擇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莫離冷著臉,看著雲梨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突然覺得自己這麼跑出來特別沒意思。

畢竟雲梨不過一個記名弟子,築基期修士,他雖然不是什麼高階修士,但是真的犯不著和她計較什麼。見過老虎對在自己眼前打架的螞蟻生氣過嗎?

只是如今既然出來了,若是什麼都不做,自己都咽不下這口氣。

「回來。」東華羽凡的聲音冷冷的響起。

這話是對著莫離說的。

不過,雲梨聽到這個聲音頓時大驚失色,東華羽凡的聲音她可是最熟悉的。一瞬間,整個人的心頓時沉了下去。心裡想的第一句話便是完蛋了,自己所做的事情全部暴露了。

下意識的往聲音發出的地方看去。

東華羽凡提著李霸天,一步一步的從亭子走了出來,淡漠的看著眼前驚恐望著自己的兩人。

「師姐,你。」莫離原本想要勸東華羽凡不要生氣的,可是東華羽凡連半個眼神都沒有給雲梨他們,直接轉身往外走去。

莫離見此,也懶得理會兩人,直接追了過去。

「師姐,師姐,您聽我解釋。」雲梨心裡一涼,突然像是被人從頭淋了一盆冰涼的水,東華羽凡那一眼沒有絲毫的感情,冷的讓她忍不住打哆嗦。

可是她知道若是真的讓東華羽凡就這麼走了,以後東華羽凡絕對不會管她了,甚至若是這個事情被師傅知道了,她絕對不可能在待在千古冷了。一想到被趕出千古冷,雲梨的恐懼都不斷的湧上心頭。她才不想做沒有後台的外門弟子,每月供給沒有多少不說,還需要經常做任務才賺取靈石。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雲梨習慣了外門弟子對她恭敬擺笑臉,如何受得了被人看不起的日子。外門弟子普遍過的艱難,因為大多資質不太好。

雖然她如今好運築基了,可是若是沒有千古冷在身後支撐。恐怕以後結丹無忘了。

外門的資源根本就沒有內門的豐厚,想到這裡,雲梨心亂如麻,更是後悔不已。可是她並不是後悔私自偷取東華羽凡的丹藥。而是後悔自己不小心被東華羽凡聽到了她和江影同的對話。

眼看就要觸碰到東華羽凡的衣袖,突然感覺到東華羽凡周圍似乎有一道軟軟的屏障,一下子就將她震開了。

東華羽凡淡淡的看了雲梨一眼,之前雖然有想過給雲梨機會。可是聽了雲梨和江影同的對話,東哈羽凡突然覺得自己似乎有些傻得可笑。一個被愛情沖昏了頭腦的女人,給再多的機會都不可能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恐怕她的心裡此時懊惱的應該是不該這麼著急在這裡打開儲物袋吧。

「解釋吧?」東華羽凡沒有理會雲梨的哭訴,冷淡的回道。

雲梨有些語塞,東華羽凡從未對她如此清冷過,如今這樣像是對陌生人一樣的對待她,頓時讓她下意識的一滯。知道東華羽凡肯定對她失望之極了,一時之間倒是不知道該如何跟她解釋了。

見雲梨支支吾吾的一句話不說,東華羽凡心裡頓時一陣煩躁,只覺得自己果真是浪費時間,當下便準備轉身離開。

「師姐。師姐,不要走,我錯了,我不該拿你的丹藥,師姐對不起。」雲梨頓時有些慌亂了,她不敢想象若是東華羽凡真的不管她了,她該如何。

她很確定,若是東華羽凡不管他的話,師傅也不會怎麼理會她的,畢竟這次的事情說起來是她理虧。況且千古尊者原本就不太重視她。雖然已經相處多年。但是雲梨知道,她在千古尊者的心裡恐怕及不上東華羽凡的一根手指頭重要。

雲梨這才恍然發現,她所有的一切都是東華羽凡帶給她的,若是沒有了東華羽凡。她只能做一個沒有背景,在外門苦苦煎熬的普通弟子。

不,她不願意呆在外門。外門靈氣沒有千古冷充裕;資源沒有千古冷豐富;更加不會有人對她如現在和善。

「你是偷,不是拿。」李霸天聽到這話可樂意了,這認錯都沒有一個端正的態度,居然還歪曲事實。是把誰當傻小子呢。

「我,我沒有,師姐不用丹藥,況且往常……」雲梨見李霸天都是一臉不屑的望著她,心裡暗道枉她平時對李霸天那麼好,關鍵時刻居然也不幫著她。

可是她原本就是故意那麼說的,若是承認自己偷的話,這個罪責可就大了,到時候只怕真的別想留在千古冷了。

「唬誰呢唬誰呢,唬傻小子埃」李霸天見雲梨居然還跟自己狡辯,頓時不樂意了,直接從東華羽凡的手上掙脫下來,直接到了雲梨面前,整個身子頓時立了起來,冰冷的眼睛看著雲梨。

雲梨還是第一次見李霸天這麼生氣的模樣,配合著李霸天那醜陋有恐怖的外表,雲梨嚇得頓時往後退了退。撞到了身後江影同的身上,雲梨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得,這才拉著江影同的手,一輛悲戚的跪在東華羽凡的面前。

「師姐,對不起,我也是擔心江大哥。師姐已經是結丹期的修為了,自保肯定沒問題的。可是江大哥才剛剛築基,若是真的去了中域,只怕有去無回。師姐,我只是一時鬼迷心竅,你原諒我好不好。」雲梨此時梨花帶雨,手中卻死死拉著自己的情郎。

不過她這句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除了雲梨自己,就連李霸天心裡都開始不舒服了起來。

江影同此時也有些呆愣,彷彿還沒有從之前的驚嚇中反應過來。不過聽到雲梨這話還是下意識的皺起眉頭,雲梨這話讓人一聽就不舒服。他還沒去中域,就在咒自己有去無回了。

東華羽凡自然是第一時間發現了江影同的異樣,見他眼中雖然迷茫,眼底卻仍然留著一絲清明。證明對方並不是真的還在發懵,而是根本就不敢面對。心裡定然也有自己的計較的,將這一切都給了雲梨一個人來承擔。

這樣的男人,不知道雲梨究竟怎麼會喜歡。

這讓東華羽凡突然想起了在現代的一句話,女孩子就應該富養,讓她見多識廣、眼界開闊。不然以後被某些男人一根棒棒糖就哄走了。

雲梨婢女出生。雖然後來身份高了,但是性格已經養成,到底見識不夠,被人這麼一哄騙連心都丟了。更何況是她給的恩情,只怕早就忘到爪窪國了。

「原諒你什麼呀,你擔心你的情郎,就置你師姐於不顧,你可真是好樣的呢。」李霸天到底也不好當著東華羽凡的面對雲梨怎麼遭。可是心裡有奇異為東華羽凡眼不下這口氣,若不是它現在是條電鰻,真想為雲梨的忘恩負義點個贊。依著他此時的心思,真想乾脆一把雷電下來,直接把兩人電暈作數。

「我、我、沒有,師姐。」雲梨不敢惹李霸天,她是知道李霸天的厲害的。因此想著東華羽凡對她向來寬厚,就希望東華羽凡能夠看在她這麼可憐的模樣原諒她。

「你擔心你的情郎,想讓我原諒你?」東華羽凡沒有看過去,淡淡的開口問道。

「是、是的。」雲梨拿不準東華羽凡此時的心思。遂小心翼翼的回復道。

「要我原諒你也不是不可以。」東華羽凡挑了挑眉,輕聲說道。

「老大你氣傻了?」李霸天不可置信的扭頭看著東華羽凡喊道。

就連莫離都不確定的看向了東華羽凡。

倒是雲梨臉上一喜,看著東華羽凡滿是期待,快速回道「

「師姐真的嗎?我就知道……」

還沒等雲梨說完,東華羽凡手一揮,阻止了她繼續說下去,嘴角勾起一絲笑,慢慢的走到雲梨的面前,每走一步,臉上的笑容便溫和一分。見到這樣的東華羽凡。雲梨頓時鬆了口氣,心裡慶幸不已,她就知道東華羽凡不會生她的氣,遂沒好氣的瞪了一眼李霸天。

東華羽凡彎下腰。輕輕的將頭湊到雲梨的耳邊,低聲道:

「不過,這世上可沒有兩全其美的事情,你既然可以為了你的情郎背棄我,那你應該清楚被我知道的後果。我可不是一個大度的人。」

東華羽凡說著,抬起頭。有些漫不經心的捏著李霸天鋒利的鱗片,餘光一直在大量雲梨和江影同的反應。

雲梨臉色一變,不過到底不敢回話,咬著牙沒有說話。江影同卻是身體一顫,這一動靜頓時被捏著他手的雲梨發現了。只是雲梨此時被卻沒有看過去,心裡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

東華羽凡瞥了她一眼,這才繼續開口:

「在我和你情郎之間,你選擇了你的情郎,我可以理解。但千古冷弟子的身份和你情郎,你想要怎麼選呢?你想獲得我的原諒,就做一個選擇吧。」

東華羽凡說完,就直接轉過身,絲毫沒有感覺自己說出的這句話對於雲梨有多殘忍。她也是在這一刻才突然明白,對別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這句話的真正的含義。

雲梨既然都不顧她的安慰,她有何必對她仁慈。

將心比心,但凡雲梨對她有那麼一絲感恩之心,也不會一點都不考慮她而毫無顧忌的將自己的東西私自給了江影同,甚至還報著想要隱瞞她的想法。

霎時,雲梨臉色變得慘白。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她原本就害怕東華羽凡會說出這麼一句話,畢竟以她對東華羽凡了解,也不是不可能。可是偏偏怕什麼來什麼,她認識江影同多年,心悅他也很長時間,如今兩人的感情好不容易才確定,若是放棄了,她不甘心。

可是千古冷弟子的身份她也不想這麼輕易的放棄,畢竟這代表了她身後會有一個強而有力的靠山,若是遇到什麼危險別人也要掂量一下能不能惹得起。若是失去了這層身份,她就什麼都不是。甚至連普通的外門弟子都不如。雖然師傅對於她的存在可有可無,可是別人卻不這麼想,只道她是千古尊者的弟子。

「想好了嗎?」東華羽凡沒有給雲梨思量的時間,見雲梨垂著頭,挑著眉問道。

不知道怎麼回事,看到江影同臉上的慌亂一閃而過,心裡竟然覺得特別的解氣。

她向來恩怨分明。

別人對她好一分,她都能一直記在心裡。

當然,她若是對一個人有好感,有什麼好東西,她也比較大方。可是若是對一個人沒有了好感,就連自己的半顆下品靈石被人家拿到手裡,心裡都覺得膈應。

如今對於雲梨東華羽凡便是如此,剛來這個世界的時候,雲梨是第一個給她溫暖,關心她的人。可是她引雲梨入道,讓她擁有千古冷弟子的身份,平時更是對雲梨異常大方。她自覺恩情已經還盡了,甚至在人看來,雲梨欠她恩情更甚。

自然無需顧忌太多。

「師姐,我。」雲梨有些手足無措的緊握著江影同的手,兩者是在難以取捨。

江影同在這一刻突然爺們了起來,眼中恢復了清明,像是突然驚醒一樣。看著雲梨,滿滿的柔情和心疼,甚至眼裡也泛起了霧氣。

雲梨更是滿眼不舍,她不想放棄江影同,可是江影同卻不想雲梨為難,故意將兩人牽著的手舉起,用另一隻手,一根一根的掰開雲梨緊握的手。

「不,江大哥,不要。」雲梨慌了,淚雨連連的用另一隻手緊緊握著兩人握著的那隻手,拚命的搖頭,場面顯得異常的凄涼。

也幸好這個地方原本來的人就少,不然說不定還會引得不少人同情。

「梨兒,聽話,我、我配不上你。」江影同故意帶著悲戚的語氣,語氣深情,同樣也帶著不舍。可是這樣卻將他自己樹立成一個為了愛人甘願犧牲的角色。

看的李霸天嘖嘖不已。

「好一出情深大戲埃」李霸天翻了個白眼說著,就跺了上去,繼續道:

「既然捨不得,那就甭分開了唄,整這麼一出給誰看埃」

「看來,你已經做出選擇了。行,我也原諒你,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你私自拿去的丹藥我也不要了。以後,你自己好自為之。」東華羽凡將『拿』這個字說的很重,說道最後的時候,看行雲梨的時候已經一片漠然,彷彿眼前就是一名陌生人。

既然雲梨捨不得這個江影同,千古冷記名弟子這個身份自然也沒必要要了,她索性也做一個好人,不在死咬著不放,原本就不在乎那些丹藥,她在乎的只是雲梨的態度。

以雲梨如今的身家,足夠支撐她修鍊五十年了。她沒有要回被雲梨拿去的東西,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只是,她能不能保得住就不關她的事了。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轉身離開一瞬間,東華羽凡心裡長舒一口氣。

這樣也好,雖然她不欠雲梨什麼,可她到底是一個現代人。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也幸虧有雲梨照顧她。若是雲梨一直在身邊,就算不該去干涉她,可她到底做不到不聞不問,總有一天也會出大事。

如今這樣,她也能夠問心無愧的修自己的道了。未完待續。